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3月11日 星期三

【廣播】短暫出軌的成長課…〈今天不回家〉


短暫出軌的成長課…〈今天不回家〉
粟子

「今天~不回~家~~」小時,「盈淚歌后」姚蘇蓉退隱江湖多年,速食的綜藝節目難得對她念念不忘。別具風味的唱腔,幾乎每隔幾週就有號稱「小姚蘇蓉」的參賽者,半彎著腰、既唱又喊地費勁模仿。巧的是,眾人皆對「今天不回家」情有獨鍾,尤其是開場第一句,與「王昭君」異曲同工,功力無所遁形。數年後,才知這首歌原是同名電影的副產品,歌詞中「迷失在十字街頭」、「迷失在舊日情愛」與「迷失在煙霧夢境」的確有其人,不回家的乖乖牌,經歷一場出軌旅程,最後還是回歸「家的甜蜜」。
肩負「大眾影業」創業使命的〈今天不回家〉(1969),合夥人之一的導演白景瑞絲毫不敢大意,卡司堅強之餘,劇情也不落俗套,流暢連接三個看似無關卻又環環相扣的小品。影片雖是白導筆下「票房掛帥的老路」,但在台灣電影年產量突破百部且題材運鏡大同小異的六0年代末,〈今天不回家〉的義大利式寫實喜劇風格,確是新鮮的視覺饗宴。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3月12日播出〈電影筆記:全程在台灣拍攝的「今天不回家」〉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3/12
節目摘要:電影〈今天不回家〉
播放歌曲:〈今天不回家〉同名主題曲「今天不回家」(姚蘇蓉演唱)、插曲「尋夢的人」(靜婷)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短暫出軌的成長課…〈今天不回家〉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漸入佳境
〈今〉片開拍初期,並不十分順利,先是女主角甄珍被繁忙片約累病,因感冒染上急性肺炎,電影由原訂1968年11月中旬開拍,改至月底。與此同時,屬意的男主角岳陽,先接下李翰祥執導的〈鬼狐外傳〉(1970),製片胡成鼎為免撞期,遂邀請私交甚篤的武家麒入替。儘管起步稍有波折,但隨著工作越上軌道,甚至連新年都忙著趕拍,希望能在五十個工作天內完成。隔年二月中旬,〈今天不回家〉比預定進度提早十天殺青,是白景瑞從影初速度最快的一部。
推估攝製順利的原因,除是胡成鼎、白景瑞、李行等合資籌組「大眾影業」的創業作,必須加強預算管控、減少浪費,亦與演員個個是能演的硬底子關係密切。拍攝期間,導演白景瑞力求演員的表演生活化,希望帶給觀眾的不是哄堂大笑,而是回味無窮的會心微笑。實際上,從領銜的甄珍,客串演出的葛香亭、歐威、柯俊雄,到甘草型的配角素珠、韓甦、陶述以及雷鳴、李芷麟、張冰玉、錢璐、高幸枝等,皆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發揮,一如「被乾洗」的歐威與撈女高幸枝的相遇,短短不到五分鐘,就能感受兩人緊張且複雜的情緒糾葛,這樣的「好戲」在片中可謂不少。過程裡,白景瑞也對全體工作人員高度無間的合作表示由衷欣慰,他稱此片進度異常順利,是他自義大利學成返國以來,無論創作意境、劇情結構與映象光影上,最滿意的一部。


花樣手法
自首作〈寂寞的十七歲〉(1968),白景瑞的作品總不乏目眩神迷,至〈今天不回家〉多不勝數的伸縮鏡與特寫,以及反覆使用的遮鏡技巧,也都是商業電影裡少見的嘗試。一場鈕方雨和素珠的對手戲,懷疑丈夫與舊情人幽會的年輕妻子向結婚十年的鄰居太太請教「另一半如果出軌該如何是好」,兩人並肩而坐的簡單場景,透過007式的標靶鏡頭,除說話者其餘全被黑色遮蓋。待問答密集,再以類似火車車窗的流動方式呈現兩人對話,將妻子為維繫婚姻必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無奈,增添另一番妙趣。
不只導演,攝影師林贊庭同樣著力甚深,他回憶片中三個家庭的室內畫面,都經過精心設計,分別呈現父、母、女各懷心事;新婚夫妻的信心危機;和亟欲逃離柴米油鹽的平凡丈夫。早從〈寂寞的十七歲〉開始,林贊庭就是白景瑞最倚重的戰友,影評黃仁形容他「肯動腦筋實驗創新」,不只瞭解亦幫助導演靈感的發揮,將天馬行空的想像化為影像。其實,白景瑞早期的作品對於技巧的運用相當普遍,如〈寂〉片反覆的360度旋轉與女主角唐寶雲幻想時的恍惚效果;〈家在台北〉(1970)前半大量使用的分割畫面;〈新娘與我〉(1969)的特寫定格等……幾乎部部新鮮。白導的電影花招多、噱頭足,但這些外圍的技巧卻未掩蓋作品的肌理,仍能將故事說得有條理且完整,相較注重傳統倫理的好友李行,他的作品雖也有向善的規勸,卻多了份趣味頑心。特別是將多個看似無關係的人物串在一起,精彩緊湊,沒有絲毫勉強,確是白景瑞的拿手好戲。


怪腔大紅
「美黛主唱的電影歌《意難忘》(1966)是突破缺口的一首。但真正隆重登堂入室的,是姚蘇蓉的電影歌曲《今天不回家》(1969)。」長期關注香港流行音樂歷史的黃志淙先生,在其著作《流聲》中提及六、七0年代台灣歌在香港盛行的往事,文字間雖少了敘述港產的在地濃情,卻也不抹殺姚蘇蓉領軍的這股來自寶島、曾經風靡一時的「紙醉金迷」。回顧「今天不回家」引起的一連串青山、謝雷、楊燕、劉家昌乃至鄧麗君的國語歌風潮,黃志淙分析是「香港Pop sound在國、粵、英三大皆空的60年代尾至70年代初的真空期,台灣歌迅速填補空隙」的結果。長期在兩岸三地居領導地位的香港,對台灣歌手超乎想像的竄起速度頗感意外,印象中另一篇由港人撰寫的相關文章,即直指不解這些「怪腔怪調」為何會如此大受歡迎?!
成功打開香港市場的「今天不回家」,今日聽來仍極具特色,歌曲融合現代感與河南邦子的傳統韻味,搭配姚蘇蓉鏗鏘動感的聲線與表演方式,開創前所未聞的姚派唱法。相較已算轟動(北市第五名、香港票房突破七十萬)的票房,同名主題曲與插曲「尋夢的人」猶勝數籌,不只原聲帶大賣、傳唱港台東南亞,導演李行更稱:「許多有錢的太太都搶著認姚蘇蓉當乾女兒。」電影上映前後,姚蘇蓉也與作曲者左宏元合作,發行「像霧又像花」專輯,歌曲和「今天不回家」風格類似,同樣大受歡迎。
「今天不回家」歌名淺顯易懂,背後卻蘊含各式樣的想像空間,異軍突起的原因,除抓住觀眾偏好怪異奇趣的特性,也在於和電影的緊密契合。從頭到尾,時而純音樂、時而人聲演唱,不僅是豐富影像的元素,歌詞配合主題意識,呈現效果甚佳。即便四十年過去,許多人對電影的印象已經模糊,主題曲卻歷久彌新,且還是姚蘇蓉的版本最對味。
不只現聲,姚蘇蓉與另一位演唱插曲的歌手謝雷也在〈今〉片現身,於夜總會場景客串演唱。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姚蘇蓉,動作沒有模仿者誇張,外型也比想像中年輕,只有聲音如雷貫耳,不喟是獨門絕招。至於屬「長青樹」等級的謝雷,模樣變化頗大,當時簡直小男生一樣,唱著具成熟韻味的「磁性的誘惑」,感覺有些超齡。


台北風格
〈今天不回家〉雖未明說「家在何處」,但無論人物場景都散發濃濃台北味。故事開始於一棟隱藏在水泥叢林的新式公寓,鄰居表面是點頭之交,實際卻因有意無意的目視耳聞,不知不覺間加深對互相的認識,構成疏離又緊密的都會典型。主角則是以中產階級為主軸,大學落榜被父親逼促重考的獨生女、沾過洋墨水的風流痞子、留美歸國的上班族,就算是多產的中年夫妻,也過著滿地玩具、不愁吃穿的小康生活。
為求拍攝順利,劇組安排先完成台北各大夜總會、觀光飯店、旅遊場所的實景,再於台製五分埔新廠搭建一座四層樓高的龐大公寓內景,搭配高達四十萬千瓦的照明,以達成導演對光影與襯景運用的要求。外景部分,於淡水高爾夫球場舉行開鏡儀式後,陸續在台北市延平北路的波麗路西餐廳(高幸枝勾引韓甦)、民生東路民宅(片中主角之一張博的家)、錦西街的美利林餐廳(甄珍與雷鳴、李芷麟用餐)、第一飯店(武家麒與紫蘭幽會以及高幸枝詐騙韓甦、巧遇歐威)、喜臨門餐廳(夜總會高潮戲)等地拍攝,透過五光十色的畫面,為台北城增添豐富魅力。由於電影及主題曲的助瀾,連帶開啟一波觀光熱潮,據《流聲》作者黃志淙回憶,親人即受姚蘇蓉歌聲感召,自港赴台度蜜月,兩人在阿里山穿著原住民服裝的紀念照,令他至今難忘。


「今天不回家」旋律透過電影傳遍大街小巷,五個字抓住人們「有家不想歸」的難言之隱,配合姚蘇蓉既狂放又緊繃的演繹,和斯斯文文的靡靡之音截然不同,雖然這又是另一種靡靡之音?!有趣的是,歌曲高唱「今天不回家」,內容卻是勸迷途羔羊早早回歸家甜蜜的懷抱,儘管內容正確,無奈歌名犯了當局「提倡社會善良風氣」的忌諱,加上旋律、歌聲皆屬「異類」,難逃禁唱禁播命運。眼見官方三令五申,一方面是歌曲紅得發紫,公權力禁也禁不完;另一面「海山唱片」也想繼續發行賺錢,便應警備總部要求改為「今天要回家」。修改後的唱片除「要」字以外,其餘與「不」字版全然相同,意外凸顯當時看似毫無轉圜,懂門道者卻能輕易化解的矛盾。
儘管主題曲比電影紅,但〈今天不回家〉中紀錄的台北點滴,不僅令曾經度過那段時光的人會心一笑,還有著紀錄的作用,霧濛濛的街景、一棟連一棟的公寓、燈紅酒綠的夜總會……看著韓甦被乾洗後,在飯店走廊無助哭喊的模樣,不禁好奇當時有多少自以為「豔遇」的老實人,實際卻遭逢面子裡子皆失的「厄運」。


參考資料:
1.本報訊,「甄珍患染肺炎 新片延後開鏡」,《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11月21日。
2.謝鍾翔,「胡成鼎拍新片」,《聯合報》第八版,1968年11月25日。
3.本報訊,「大眾公司拍喜劇片」,《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11月26日。
4.本報訊,「新片今天不回家 今開鏡攝製」,《聯合報》第八版,1968年12月9日。
5.本報訊,「大眾公司新片 在波麗路拍戲」,《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12月11日。
6.本報訊,「山內鐵也 參觀拍片」,《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12月19日。
7.本報訊,「今天不回家 拍攝實景戲」,《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12月20日。
8.周銘秀,「閃爍的星 訴新年之願」,《經濟日報》第八版,1969年1月2日。
9.本報訊,「今天不回家 下月底殺青」,《聯合報》第五版,1969年1月6日。
10.本報訊,「今天不回家 拍餐廳實景」,《經濟日報》第八版,1969年1月6日。
11.本報訊,「新片『今天不回家』意境求創新」,《經濟日報》第八版,1969年1月16日。
12.本報訊,「今天不回家 拍內實景戲」,《聯合報》第三版,1969年1月19日。
13.本報訊,「白景瑞盛讚 歐威演技好」,《經濟日報》第八版,1969年1月25日。
14.本報訊,「今天不回家 拍夜總會戲」,《聯合報》第五版,1969年1月30日。
15.本報訊,「今天不回家 已全部殺青」,《聯合報》第五版,1969年2月15日。
16.本報訊,「新唱片」,《經濟日報》第八版,1969年2月16日。
17.本報訊,「『今天不回家』三插曲 謝雷姚蘇蓉擔任主唱」,《經濟日報》第八版,1969年1月27日。
18.徐桂生,「白景瑞的昨天、今天、明天」,《經濟日報》第九版,1969年10月18日。
19.本報香港航訊,「國片在港市場 上半年較佳」,《聯合報》第八版,1969年12月29日。
20.黃仁編,《電影阿郎—白景瑞》,台北:亞太圖書,2001。
21.黃志淙,《流聲》,香港:民政事務局,2007。


今天不回家(Accidental Trio)
導演:白景瑞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武家麒、鈕方雨、雷鳴、歐威、韓甦、崔福生、葛香亭、柯俊雄、高幸枝、素珠、李芷麟、張冰玉、紫蘭、陶述、文逸民、潘潔漪、錢璐
首映:1969年
插曲:今天不回家(姚蘇蓉)、磁性的迷惑(謝雷)、尋夢的人(姚蘇蓉)
片長:103分鐘
出品:大眾電影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附註:大眾影業創業作
劇情介紹:
清晨薄霧間,老先生(文逸民)邊遛狗邊抱怨妻子如影隨形的跟監,妻子苦口婆心解釋:「我是不放心你呀!」老先生忍著怒氣答:「有什麼好不放心的,我又不是不回來……」


台北市區某公寓,十八歲少女張珍珍(甄珍)正和好朋友講電話,她琢磨著出門,卻擔心管教甚嚴的父親(葛香亭)反對。珍珍言談全傳進父母耳裡,母親(錢璐)見丈夫面色鐵青,擔心兩人衝突再起。用早餐時,張父閉目禱告,珍珍古靈精怪想溜,張母則無聲瞪眼提點女兒,別惹父親生氣。珍珍正欲開口,就被母親暗暗踢鞋阻斷,父親看在眼裡,故意在禱詞中加添:「只求你保佑我唯一的女兒,因為她現在的年齡,最容易受魔鬼的引誘,求你賜給她智慧,幫助她戰勝惡魔。」無視於張父虔誠,珍珍神情調皮,母親則忙著分菜,令「一家之主」很不是滋味:「等我禱告完了再吃!」妻子反駁:「等你禱告完菜都涼了,去年她沒考取大學,跟上帝和魔鬼有什麼關係?」女兒提出想去同學楊曼萍家(李芷麟)「讀書」,她也不顧丈夫反對,幫腔表示同意。
妻女皆不聽勸,張父一股腦爆發,數落珍珍接近「魔鬼」以致考不上大學,不管別人是否在意,他自己已羞愧得不知如何解釋。「你就解釋我是太妹好了……我就是去作太妹,和魔鬼在一起,也不要整天被關在家裡!」珍珍既傷心又氣憤,頭也不回離家……
下樓時,珍珍碰見正在吻別的恩愛小夫妻汪華成(武家麒)和蘇婷(鈕方雨),華成向妻子稱將去高雄出差,行前離情依依。華成下樓,隔門聽見洪家孩子們的吵鬧聲,忍不住扮鬼臉取笑。洪敬德(韓甦)是這家的男主人,他在保險公司擔任會計,每日按時上下班,妻子素芳(素珠)任勞任怨,岳父(崔福生)、岳母(陶述)也幫忙照顧四個孫子。敬德個性溫吞,但見家裡吵雜、玩具亂扔,抱怨像「菜市場一樣亂」,言詞惹來素芳嚴詞批評:「菜市場也是你的家,別老是躲著不管!」才說完,小兒子竟在客廳尿尿。敬德見太太大發雷霆,摀著耳朵說:「我今天早上加班,晚上也加班。」快步逃離雞飛狗跳的家。

華成的皮夾遺漏在家,妻子致電公司,才知他並非赴高雄出差,而是「陪一個美國回來的朋友」。蘇婷翻出丈夫相簿,找到一張他在美留學時與女性友人的合照,心底浮現懷疑。不久,華成返家取錢包,他笑稱若不是搭計程車時發現,屆時到高雄豈不「逛馬路逛到天亮」,不知謊言已被拆穿。蘇婷故意稱「差點打電話到公司」,嚇得華成一陣冷汗,她又說想與丈夫同行,華成尷尬:「我出去是公事,帶著太太,別人會說閒話。」見蘇婷對自己有所懷疑,華成只好陪笑臉提醒,夫妻相處之道第一、第二與第三都是「信任」。華成趕緊出門,蘇婷越想越不對,戴上墨鏡小心翼翼尾隨。


珍珍來到曼萍家,兩人是不話不談的好友,曼萍向她介紹碰巧來訪的舅舅張博(雷鳴),見他上下打量珍珍,半開玩笑:「她是我的同學,請你先認清對象,不要看到一個好看的女孩子,『嘿嘿嘿』色瞇瞇的樣子……」「怎麼這樣跟舅舅說話」楊母(張冰玉)趕緊打圓場。張博風流瀟灑,雖然已到識婚年齡,卻毫無步入禮堂的念頭,不同於家人緊張催促,他倒是一派輕鬆。
趁著曼萍到浴室梳洗、楊母接電話的空檔,張博順勢與珍珍交談,他自稱一向對小姐很尊敬,並坦承「一見面就對妳印象很好」。楊母欲出門打牌,張博花言巧語祝姊姊「連九個莊、胡三把清一色」,逗得她花枝亂顫,曼萍見舅舅找珍珍攀談,再三叮嚀:「不管他說什麼,妳都不要相信,他是個非常非常壞的人!」「又再講我壞話,其實這個好呀壞呀壞呀好呀,都是一樣……壞到頂點就是好。」張博坦言舞小姐曾暱稱自己是「魔鬼」,珍珍想起父親囑咐瞬間倒抽一口氣。語畢,態度輕挑的張博約兩人吃飯跳舞,曼萍嚴厲拒絕,她卻賭氣回答:「我願意接受魔鬼的邀請!」


華成與自美返國的愛娜(紫蘭)約在高爾夫球場見面,兩人曾是男女朋友,但四年前華成決定回國,導致黯然分手。愛娜難忘舊情,一心破鏡重圓,表示想見對方妻子一面。與此同時,蘇婷躲在樹旁窺探,見他倆手牽手,直覺關係不單純,得知真相的她索性搭計程車返家。未幾,華成來到愛娜旅社,她溫柔訴說往事,試圖喚起舊情,千鈞一髮之際,華成懸崖勒馬約她外出吃飯,努力與愛娜保持純友誼。
張博坦白在美讀過四所大學,但是無一畢業,他認為學歷根本不重要,蘇格拉底、愛迪生都不是大學生,更說自己到歐洲學過美術、小提琴,一言一行被「考不上大學」壓迫的珍珍流露欽佩眼光。曼萍低頭猛吃,張博與珍珍卻十分投機,更趁姪女短暫離開時,密約珍珍看完電影時到名片上的餐廳再聚,令她不知所措。離開時,碰巧遇到華成、愛娜,珍珍與華成雖是點頭之交的鄰居,但知道彼此的家庭情況,直覺有不能說的秘密。

傍晚,蘇婷在家伏案寫信,決定留書出走,無奈她寫了又揉、揉了又寫,始終不滿意,心裡也很不是滋味。同一時間,樓下也不平靜,敬德的岳父、岳母為了是否繼續待在台北發生爭執。素芳見狀,勸父親別見外:「女兒家就是您的家,怎麼能說是添麻煩呢?你和媽永遠住在這裡,也是應該的。」素芳更說丈夫對二老十分歡迎,孩子們也喜歡外公外婆陪伴,一家人終於恢復和樂。大兒子問起爸爸,二兒子邊扒飯邊笑瞇瞇答:「爸爸在加班!」
張父在餐桌念聖經,張母致電曼萍,得知女兒即將返家,總算放下心中大石,再次叮囑丈夫:「她回來你別再說她了!」張父怒氣指責妻子,執意須透過嚴格的教育,才能讓孩子有教養、懂紀律。珍珍將張博給的紙條丟棄,打電話回家探探口風,未料卻被盛怒的父親接起,聽見他指責妻子太寵孩子、總有一天女兒變太妹的咒罵。珍珍傷心之餘,拾起張博給的「波麗路」餐廳地址,決定前往赴約。


餐廳內,不只張博左顧右盼,一名打扮時髦的女子(高幸枝)也在搔首弄姿、尋覓目標。女子先看上張博,經驗豐富的他謊稱太太即將前來,而且非常兇,女子聽出弦外之音,一臉厭惡離開。之後,她看上逃避回家的敬德,得知他是管錢的的會計,立刻眼睛一亮。敬德以為飛來豔福,樂得合不攏嘴,與女子相偕離開,張博目睹一切,知道老實人中了撈女計,不禁啞然失笑。
珍珍掩藏複雜情緒現身,張博帶她到歌廳約會。珍珍認為自己不比此地的女人美麗,張博殷勤道:「她們的美都是加工的,只有妳是真美!」他正營造氣氛,卻跑來一名自稱Betty的女子,埋怨「魔鬼」許久未到此捧場,惹得張博面露難色。另一面,珍珍遲遲未歸,兩個鐘頭過去,張父堅持向上帝乞求,不接受妻子報案的建議,他直言不能讓女兒在警局留下壞記錄:「讓別人知道我們家有個不良少年!」張母見丈夫篤信上帝,氣得大罵:「你又不是教徒,去年你信佛教,前年信玄元教,我看明年你該信白蓮教了!你做生意賠了錢,我又沒有埋怨你,不必裝著信教來騙自己!」她坦承原不想戳穿丈夫,但這番實話倒助兩人打開心胸。


深夜十點,敬德仍渺無音訊,素芳到樓上向蘇婷借電話。敬德公司無人接聽,蘇婷建議素芳不妨等等再打,她羨慕汪家乾淨整潔,也好奇汪先生是否常出差?得知這是他們婚後兩年來的第一次,素芳感嘆:「家裡忽然少了一個人,還怪不習慣的。」蘇婷見個性爽朗的素芳結婚十年,自己正為丈夫出軌煩惱,便問她:「萬一他在外面有點不規矩,被你知道了……」話未說完,素芳搶先道:「不會的,我先生絕對不會……」蘇婷再進一步追問:「如果外面有女人勾引他,那該怎麼辦?」素芳坦言若不傷大雅,最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她認為男人最愛面子,撕破了臉,婚姻就無法維持下去,結果吃虧的還是女人。

素芳深信的丈夫敬德,此刻正與在餐廳認識的女子在旅館房間獨處。女子非常放得開,透過電話點菜與白蘭地,她笑稱負責今晚所有開銷,敬德老實道:「哪裡的話,萍水相逢,怎麼好意思讓妳請客。」感嘆自己:「到現在還是迷迷糊糊,對我來說也許是,豔遇!」女子瞇瞇笑答:「不是豔遇,這是巧合;碰巧了你寂寞,我也寂寞。」敬德連珠砲式抱怨太太、岳父岳母、孩子與亂如雞窩的家,女子嬌休安慰:「你有一大家人是好福氣!哈哈哈……」敬德聞言道:「能認識妳才是福氣……」兩人四目相交、各懷鬼胎、笑個不停。
家裡,岳母擔心女婿安危,岳父以男人的角度勸女兒,這麼多年才「加班」一次算「老實」了,明天回來也當作沒事。說到這,素芳的母親恍然大悟,丈夫過去加班都是加假的!見太太將翻舊帳,素芳父親趕緊說好話,告訴女兒兩人四十年相處之道就是別問太清楚,儘管新鞋子漂亮,但還是舊鞋子穿起來最舒服,素芳坦然:「爸,我懂你的意思!」

敬德大享豔遇洋夢,華成的老情人愛娜也住在此地,兩人相伴下樓用餐,赴張博約會的珍珍碰巧也在這裡。珍珍半推半就收下張博贈送的旗袍、高跟鞋,在男方的邀請下入舞池,她與眾人格格不入,但張博不以為意,享受與清純小妹妹的約會。回到座位,珍珍認為自己外在已像個大人,於是猛地灌酒、大口抽煙,臉上卻露出被嗆到的表情。與愛娜約會的華成見狀,表情嚴肅規勸珍珍別再喝酒,否則將把此景告訴張父;珍珍不以為然,稱白天聽到華成向妻子說謊出差,現在卻和女朋友在一起……珍珍惱羞成怒,表示父親一點兒也不喜歡自己,恍惚間打翻酒杯,便被張博順勢帶回家。
華成打電話回家,還請櫃臺小姐假裝長途接線生,知道實情的蘇婷聽到丈夫的善意謊言,內心盡是無奈。華成聽到另一頭傳來哭泣聲,面露擔心,愛娜很不是滋味道:「她要是知道我們的關係,大概會哭死!」


張博回到家,請友人(柯俊雄)為他擋掉先前女友,好專心應付臨時碰上的珍珍,友人見女孩清純可愛,羨慕又好奇:「怎麼我就碰不上?」房裡只剩下珍珍與張博,她稱自己故意喝醉,就為不回家,還成熟問:「你帶我來你家,是什麼意思,是不是也不想我回去?」珍珍承認因為嘔氣離家,父親不准她和魔鬼一起,自己偏要和魔鬼一起。
敬德向女子表示婚後十年從未荒唐,她笑答:「這種事只有你心裡明白。」酒醉的敬德回憶十年來上班、下班、連公車都走同樣的路線,從沒遇到眼前這樣的……女子入浴室洗澡,敬德在鏡子前手舞足蹈,絲毫不知大難臨頭。
另一面,愛娜埋怨華成「應付了事」,華成坦白「只能做到這個地步」,愛娜不解為何往日種種可以一筆勾消,更試圖以兩人曾在美國訂婚的往事,威脅將告訴蘇婷。華成卻說妻子明白前因後果,也知道丈夫在美國曾有未婚妻,只是回國不久,她就與別人結婚……愛娜見華成體貼妻子,忍不住出言諷刺,逼得華成怒勸:「不要為了自己的婚姻不如意,使別人的家庭也受到損害!」愛娜傷心痛哭,無視華成安慰。

敬德在女子溫柔話語下進入浴室洗澡,又唱又笑的他,全然不知正被搜刮財物。女子正欲逃跑,卻被先前「乾洗」的男子(歐威)抓住,她依舊使出魅功,趁電梯開門時逃跑。未幾,敬德穿著內衣褲大聲喊叫,華成見此人是樓下鄰居,好意協助幫忙。敬德損失慘重、遺失公款,卻連女子姓什麼都不知道,華成不解:「汪先生,你下班為什麼不直接回家呢!」敬德後悔十年沒犯錯,就犯了這一次錯誤。
張博反覆打字、揉紙團,珍珍直言對方「沒心情打字」,又問他:「為什麼不想結婚?」「今天楊伯母還勸你和好女孩結婚,你看我是不是好女孩?」聽到珍珍問話,張博思索片刻後將她抱起,正欲進一步發展,他卻緊急離開床鋪猛灌冰水。「我不想後悔一輩子!」張博解釋對壞女人可以壞得理直氣壯,可是對珍珍卻有一種犯罪的感覺,大概是第一次良心發現。「如果我們可以結婚,你就不會良心不安了!」聽到珍珍單純的疑惑,張博急著解釋,結婚不是和爸爸嘔氣,也不是醉話,應該找一個跟妳一樣純潔的!「妳回去吧!妳太年輕了,根本不合我胃口。」張博故意說反話,珍珍既惱又氣,急急換回衣服。


珍珍乘計程車回到家門口,見父親在寒風中等候,內心感動不已,張父慈祥安慰女兒「回來就好」,母親與女兒相擁而泣,父親也向十字架虔誠立誓,從此不信其他教。敬德和華成聯袂歸來,兩人分別見到熬夜等候的妻子,流露難得的愛情。華成本想向妻子解釋「早歸」的原因,蘇婷搶先道:「我知道你是坐夜車回來的,沒想到這麼快就到家了。」
清晨又到,遛狗的老夫妻不再吵架,而是手牽手並肩同行。

1 則留言:

  1. 拍手,我最喜欢这首歌啦,很喜欢听姚苏蓉的歌,对于这种拉嗓式呐喊的唱腔很特别有意思,哈哈,朋友都笑我怎么听这种象唱京戏一样的歌啦,哈哈,有时听听特别有味道,左宏元的作品是力挺的,左大师在六十年代都是敲打电子音乐,特别好玩,这首从台湾红到香港《今天不回家》在有些香港电影都是剧人人物哼唱的,好听好听哈哈

    建议SUZI把导演的作品分类啊,我特别喜欢李行,白景瑞,他们的作品也可以做个链接,这样更能发现他们的特别,看到白景瑞的家庭伦理、留学体裁就特别喜欢,我期待更多他的作品介绍,因为有些电影没有看过,李行导演的作品只有《风从那里来《没看过,其它都看过


    我真后悔当年看此片时没有写影评,现在都快忘记了,不过甄珍与雷鸣这段很有印象,甄珍在中影和大众时期淘气可爱,真的好学生,太纯了,喜欢喜欢。白景瑞导演拍几段式的小品很有寓意。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