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6月4日 星期四

【廣播】一代妖姬…白光(下)愛情波折


一代妖姬…白光(下)愛情波折
粟子

「現在少女少男們的戀愛速度太快,像是坐噴射機,缺少愛的過程,過去的戀愛卻像坐轎子一樣的慢,結論是戀愛還是慢慢的好。」白光的愛情史不輸電影,有時比精心設計的劇情還要引人入勝,正因為如此,記者影迷常問她對戀愛的看法,往往能得到輕鬆卻富饒哲理的答案。白光不只幽默,也很瞭解觀眾的喜好,知道大家好奇她的幾段感情,索性每次訪問時透露一點,言談介於坦白與吊胃口間,實在是高手中的高手。
過去雖不似現在有許多八卦節目與雜誌,仍有講述明星私生活的小書。這類出版品大多採拼湊式,幾個明星的戀愛故事組成一冊,但以白光的「豐富」,絕對夠「獨當一本」,多年前找到的《白光外傳》,文字彷彿親眼目睹,就是很有趣的例子。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6月4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1949年明星—白光(中)及電影「鮮牡丹」〉專輯(上、中集播出時間為5月21及28日)。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6/04
節目摘要:白光(下)
播放歌曲:「等著你回來」、「接財神」(白光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一代妖姬…白光(下)愛情波折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年少體悟
白光的初戀(或稱暗戀更精確)是三0年代中很出名的撐竿跳選手符保盧,當時念中學的她,常常藉故到燕大偷看練習。可惜還沒機會認識深談,符保盧就在抗戰爆發時加入空軍,不幸失事殉職,多年後白光坦言:「直到今天,我仍不解為什麼對他如此傾心難忘。」心儀符保盧期間,正愁不知如何接近心儀對象的白光,卻遇上音樂教師江文彬的熱烈追求,他出手闊綽,對白光的父母弟妹招呼周到,兩人不久訂婚。然而,確認關係後,未婚夫的態度卻出現轉變,不只吵架不會低聲下氣道歉,一次偶然的機會,更發現他與女學生態度親暱。白光一氣之下提出解除婚約,沒想到他竟毫不猶豫答應,「我那時太年輕……在情場的經驗也實在太嫩。」歷經世事的白光為年輕時的「衝動」下註腳。
感情失利,好強的白光很不是滋味,決定離開北平另謀出路,發憤考上庚子賠款獎學金赴日留學。初到國外人生地不熟,一切都得靠自己,正當她寂寞感傷時,碰巧遇上來此進修的世家子焦克剛,不久開始交往。只是,當他在北平的父母得知兒子和門戶不當的女子交往,便消減大半生活費,焦不耐清貧染上賭博惡習,白光不忍他墮落,決定一同返回北平。本想焦家明媒正娶,但對方壓根不同意親事,白光前去找人反被奚落,男友亦無勇氣脫離家庭,兩人從此天各一方。


事業與創痛
學業停頓、工作無著,白光由北平前往上海,由人介紹認識王姓商人,不只愛慕亦照顧她的生活。得知白光想投身影圈,他坦率稱:「我出資本,妳拍電影,一下子就做女主角,成績好,妳是一鳴驚人,成績不好,也好死了妳一番心思。」隨著〈桃李爭春〉上映,白光成為觀眾追捧的明星,對王二爺的提拔依舊點滴心頭。未料,他後來捲入政爭,以囤積居奇的擾亂金融罪逮捕,白光曾到日本憲兵隊探望,也被軟禁數日,後來查證與事件無關,才予以釋放,她的財產全數被查封,王二爺亦死於非命。
抗戰勝利,白光以演唱為主,將先前主演電影的插曲一首唱過一首,邀請她登台的國際飯店夜夜客滿,也吸引來一位外型俊俏嘴巴甜的傑米王。他一開始百依百順,但後來逐漸變調,還對前來探望白光的舊同學動腦筋。白光亟欲與傑米王劃清界限,但隨著聲譽因〈戀之火〉更上層樓,反倒被越纏越緊。焦頭爛額至極,逼得白光只得離開上海,返回北平老家躲避。
至於讓白光受創最深,亦最不想提起的傷心事,莫過與美國民航飛行員白毛的婚姻。兩人認識於四0年代中期,白毛苦苦追求年餘,終於1947年訂婚,四年後舉行儀式並遷居日本。婚後他露出真面目,不僅花光白光辛苦拍戲的所有積蓄,更時常出言諷刺甚至折磨她。為了與不肯善了的丈夫分道揚鑣,白光花費許多心思與金錢進行法律訴訟,前後開庭二十多次、糾纏數年才告完結,勞心勞力又傷神。雖然法院判前夫需償還白光十萬美金,但白毛早在宣判前離境,法律也拿他沒輒。
回憶昔日種種「感情負擔」,白光坦承自己在得意時,的確不知道珍惜感情,因此曾使許多真正愛她的男性失望,但相反的也受了太多的騙。歷經白毛事件後,白光忍不住喟嘆:「結婚幾乎毀滅了我,對於結婚與男人的愛情,說良心話,我是已經失去了信心!」她有一句說一句,當然這番話是說在認識顏良龍以前。


與迷偕老
1969年,半退休的白光到吉隆坡登台,認識小二十歲的忠實影迷顏良龍,從此終身相依相伴。白光於1977年再度來台,記者技巧問:「聽說您有個很好的男朋友在馬來西亞?」,她半開玩笑答:「怎麼?你們認識?他對我很好,我說什麼他都OK。」說完才(害羞?)轉移話題。又過了近二十年,白光口中「聰明,心地好」的顏良龍陪她到台灣,記者繪聲繪影描述有人問起白光想不想結婚的對話:「男朋友?不就那麼回事兒。我不想結婚嘛,麻煩。結了婚等會兒又這樣又那樣,哦?」這一聲「哦」伴著望向男友的眼神。巧的是,顏良龍強調兩人在一起就是緣分,白光則稱「緣分來了,千軍萬馬都擋不住」,互相欣賞、相互珍惜,於是能扶持共度數十寒暑。
1999年,白光因癌症過世,顏良龍的一片深厚意顯露在獨特設計的琴墓。正面刻著白光最愛的一首歌「如果沒有你」的旋律,再往上是顏良龍撰寫的墓志銘,內文寫道:「白光為人至直,夠風度、夠帥、夠豪放、夠勇敢,是位傳奇女子。」將她的瀟灑快意一語道破,最後署名為「我們決定再續前緣,生生永遠相親相愛。—夫顏良龍立」也真是夠直接、夠深情的表白。


年逾七十的白光返台參加電影資料館珍藏影片活動,快言快語不離口頭禪:「管他的呢!」記者好奇舊時恩怨,她笑言早已拋諸腦後,與其再淌渾水,乾脆雲淡風清一筆勾消。白光的直率確讓自己吃不少虧、得罪不少人,好險她對這些零零碎碎的小事不怎麼在意,否則如何渡過數不清的坎坷風雨。
白光去世後,才有幸欣賞名作〈蕩婦心〉與〈血染海棠紅〉等,發覺她將看似浪蕩無情的反派角色演得極入骨。夠辣夠狠夠放之餘,卻又醞含一顆熱烘烘的善心(〈血〉片倒是徹頭徹尾的壞女人),很少見女主角可以這般遊走正邪,不僅不討人厭,使壞時反而讓人過癮,落難時卻又得人同情。華語電影已過百年,各類女星如過江之鯽,但一直未見如此徹底且塑造獨特的惡女形象,再配上低沈魅力的歌聲,正是如此絕妙的組合,才造就令影迷歌迷難以忘懷的妖姬傳奇。

參考資料:
1.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圈 白光在東京大發牢騷」,《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5月16日。
2.本報香港航訊,「白光重返銀壇」,《聯合報》第六版,1955年10月30日。
3.本報訊,「白光重返影壇的波折」,《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3月3日。
4.鏘鏘,「藝文春秋 半年來白光的煩惱」,《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8月14日。
5.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圈 一代妖姬談愛情與猶太問題」,《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12月1日。
6.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圈 白光風塵僕僕有苦衷」,《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12月12日。
7.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圈 白光在星登台順利」,《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12月21日。
8.本報訊,「白光與喬宏重修舊好」,《聯合報》第六版,1957年7月13日。
9.姚鳳磐,「夜訪白光」,《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12月26日。
10.路拾,「白光人比黃花瘦」,《聯合報》第十四版,1966年3月19日。
11.黃北朗,「白光來了‧叫聲老友‧拋個媚眼」,《聯合報》第九版,1977年10月23日。
12.韓良憶,「一代妖姬台北行」,《聯合晚報》第十六版,1993年8月3日。
13.張夢瑞,「一代妖姬 魂縈舊夢」,《聯合報》第三十四版,1995年4月10日。
14.陳希林,「白光談人生」,《聯合報》第二十一版,1995年12月5日。
15.程榕寧,「一代妖姬白光辭世 留下魂縈舊夢」,《聯合報》第五版,1999年8月31日。
16.水晶,《流行歌曲滄桑記》,台北:大地出版社,民74,頁14。
17.楊子葳,《白光外傳》,台北:哲志出版社,民66。
18.劉晴,《銀幕千秋—七位紅星的真實故事》,台北:七十年代出版公司,民61,頁24~77。
19.魏啟仁,《世紀影歌星三腳鼎:周璇、李香蘭、白光》,台北:南天書局,2002。
20.維基百科—白光

全文完,回「【廣播】一代妖姬…白光(上、中)」。


香姐兒(黑白有聲)
導演:王引
編劇:王引
演員:白光、黃河、鮑方、劉琦、紅薇、尤光照、洪波、蔣光超、侯景夫、鄭玉如
出品:南星影片公司(香港)
插曲:夜鶯曲、安琪兒、藝術之花、意中人
首映時間:1952年12月11日(香港)
附註:別名〈夜鶯曲〉。
劇情簡介:
郊區公路旁,一棟背山面海的舊式別墅,環境清幽,路過人莫不投以羨慕眼光。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在廣告公司任職的年輕男子趙秉陶(黃河),這原是姑母的房產,過世後贈與子姪。其實,秉陶生活舒適,不需屈就作小職員,只是為博得未婚妻方秀蘭(鄭玉如)父親(侯景夫)的好感,才至方父擔任經理的公司工作。上班時,他總是戒慎恐懼,深怕得罪方經理,壞了與秀蘭的大好姻緣。
別墅裡不只住著秉陶,還有僕人阿梅(紅薇)與他的好友周逸萍(鮑方)、逸萍的愛人楊小虹(劉琦)。逸萍是位專走畢卡索風格的畫家,愛慕虛榮鬼點子多,一心想找有錢人捧紅作品,個性與老實固執的秉陶恰恰相反。


某晚,秉陶與逸萍在客廳聊天,逸萍忍不住好奇:「你真有些變了,你根本不必到什麼公司裡去當小職員,真的有些怪!」秉陶不願說出實情,只得轉移話題:「我倒以為你越來越怪了,你畫什麼東西,誰也看不懂。」未幾,阿梅遞給秉陶一封信,寫著方經理和秀蘭隔日上午十點將來別墅探望,秉陶知道準岳父一向不喜歡逸萍和小虹,只好硬著頭皮請兩人外出避風頭。「我一清早帶小虹出去玩就是了!」逸萍一派輕鬆答應,眾人回房,秉陶卻興奮得睡不著,索性打開鋼琴高歌一曲。
與此同時,富家小姐朱燕華(白光)行經此地車胎爆裂,她是五香豆大王朱慶三(尤光照)的女兒,一向嬌生慣養,稍不如意便大發雷霆,此刻正逼著司機阿宋(洪波)快想辦法。阿宋無可奈何,只得跑到一旁別墅討救兵推車,「我們只有一個男人,是這兒的主人,好意思叫我主人去替你推車嗎?」阿梅搖搖頭,阿宋見她天真可愛,竟忘記在車上等候的小姐,堆起笑臉和阿梅搭訕。燕華左等右盼不見司機,氣得直奔別墅,阿宋急急解釋:「找不到人幫忙!」燕華得知主人姓名,竟對著房內大喊:「趙秉陶!」聲音驚動秉陶和逸萍,趕緊下樓察看。


燕華大搖大擺進別墅休息,逸萍則趁機向阿宋詢問小姐背景,得知她是五香豆大王的女兒,隨即心生一計,不只沒幫忙把車修好,反倒將四個輪胎戳破。燕華得知消息,本欲找旅社過夜,但此地實在荒涼,逸萍建議不妨留宿趙家。秉陶原本就擔心方經理發現逸萍和小虹,如今又多了一位妙齡小姐,豈不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他幾番推託,最後還是將房間讓給燕華,但要三人務必在明日凌晨六點半離開。秉陶正欲回房,又應阿宋請求找來腳踏車,以便他到火車站乘車向朱老闆告知小姐在外過夜,而且阿宋不只自己去,還帶走了傭人阿梅。
小虹不解逸萍為何刻意留下燕華,他在女友耳邊悄悄說出計畫。另一面,秉陶既無奈又生氣,左翻又轉睡不著,於是自彈自唱一首「夜鶯曲」。同樣喜愛音樂的燕華聞聲下樓,一時興起與他合唱。


第二天,逸萍喚醒秉陶時,已是上午八點半,燕華還在房內。秉陶擔心一切被方經理發現,阿梅又被阿宋帶走,逼著秉陶只能親自為燕華準備洗臉水,氣得他一肚子火。燕華見秉陶對逸萍大發牢騷,不禁好奇箇中原因,逸萍笑答:「秉陶有一種怪脾氣,又因為他已經訂了婚,所以對其他的女人……」燕華不以為然,表示自己也是訂婚的人,但從不因此而不與男人交談,她補充道:「我討厭一般男人拼命盯住我,奉承我,說我美得像天仙一樣,我不知道他們是真心愛我,還是圖我的錢!」
此時,方經理與女兒秀蘭來到別墅門口,他見逸萍已略有怒氣,再見燕華更覺不滿。燕華本想好好解釋,但她看不慣方經理「姑妄聽之」的態度:「你不相信我嗎?這個蠢才、老頑固!」方經理怒帶女兒離開,行前稱兩人婚姻無望,秉陶見狀連忙道歉,又拉著燕華幫忙解釋,但她又話中帶刺:「方先生,我剛才得罪了你,我很後悔,可是我雖沒禮貌,總比你老頑固好一些!」「從現在起,你與秀蘭的婚約算解除了!」方經理揚長而去,秉陶呆若木雞,只有燕華爽快大笑。


方經理離去,阿宋帶著五香豆大王現身,朱父得知女兒打擾,連忙向秉陶致歉,只是秉陶還陷在先前的傷痛,對客人反應冷淡,他問明一切,很同情秉陶的遭遇。朱父稱女兒的未婚夫黃凌川(蔣光超)急如熱鍋螞蟻,亟欲帶她返家,趁燕華打扮儀容的空檔,一心認識有錢人的逸萍抓緊機會與朱父交談,見他眼珠直往小虹的性感畫像轉,猜知此人是好色之徒,遂有聯合女友坑騙錢財的念頭。
兩人故意在朱父面前以兄妹相稱,為了贏得美人心,這位五香豆大王不只給自己畫像,還出錢替逸萍開了一間畫室。朱父每天到那兒報到,實際是想見小虹一面。


自從認識秉陶後,燕華一直對他念念不忘,特別是冷淡無情的態度,更令時常被眾追求者奉承的她覺得有趣,甚至逐漸對秉陶產生愛情。她屢屢約秉陶見面,但對方總是拒絕,萬般無奈,燕華只好找逸萍發牢騷:「趙秉陶真氣死人,請他吃飯他不來,請他玩又不肯。」逸萍坦言好友就是這種個性,燕華害羞道:「我就喜歡這種脾氣!」她懇求逸萍敲邊鼓,促成兩人好事。
秉陶仍無法對秀蘭死心,特地寫下四萬字悔過書給方經理,總算得到他暫不解除婚約,但須「再監視半年」的約定,秉陶為此每日小心謹慎。這天,逸萍偷偷潛入秉陶辦公室,一邊將燕華照片押在辦公桌玻璃下,一邊又約來朱氏父女,朱父自從得知女兒壞人好事,始終想親自向秉陶道歉。燕華撇見秉陶桌上有自己的身影,吃驚問逸萍:「既然他恨我,為什麼又背地裡藏我的相片?」「這怕也是一種愛的哲學,我相信他一見妳時,一定愛上妳了,沒想到後來你們發生誤會,弄成僵局!」


燕華以為「兩情相悅」,決心等秉陶回辦公室,逸萍又致電凌川告知其未婚妻正與別人談情說愛,唯恐天下不亂。秉陶從外回來,見到燕華嚇得魂都飛了,見對方頻頻質問:「愛不愛我!」秉陶有理說不清,只得匆匆下跪請她離去。沒想到,此情此景全被方經理看在眼裡,他冷笑問:「她答應了嗎?我正來得不是時候!」秉陶本想繼續提出「書面解釋」,但對方已怒不可遏:「不必了,我本來監察你半年,現在可以自由了!」凌川剛好趕到,要找秉陶決鬥,他正仇無人宣洩怒氣,遂和凌川大打出手,兩三拳就將對方擊倒,燕華看在眼裡,忍不住更愛秉陶。然而,因為燕華失去了未婚妻與工作的秉陶,卻對她恨得牙癢癢。
燕華追求秉陶,朱父也在追求小虹。「我提拔逸萍,都是為了妳!」朱父對小虹輸誠,她藉口希望開一間店,朱父大方簽發五萬塊支票。凌川跑來向朱父抱怨遭秉陶毆打,朱父卻反唇奚落,乾脆將女兒和凌川的婚姻解除。離開前,逸萍請朱父看以他為主角的人像,未料竟是一張豬臉,氣得將逸萍感出門,但他與小虹已經拿到五萬元,目的也已達到。


秉陶失業又失戀,只得找好友逸萍訴苦,卻又不願接受燕華的感情。此時,小虹拿來一張刊登「朱燕華與黃凌川結婚啟事」的報紙,秉陶見朱父前來,立即轉身就走:「我到五台山當和尚去!」朱父稱此事未經過燕華同意,她拿出女兒的留書:「黃凌川這狗東西太侮辱人,您趕快設法把婚約解除,同時您去問秉陶,如果他還恨我,不愛我,我只要去當尼姑!」逸萍聽了大笑:「一個當和尚,一個當尼姑!」


逸萍終於找到秉陶,他雖同意與燕華交往,但有三個條件,一、先考驗六個月,如果認為雙方性情相投,才能訂婚;二、結婚之後,男方願意維持家庭,絕不依靠女方;三、女方把財產捐助公共事業。燕華與秉陶終於有情人成眷屬,每日並肩唱和、琴瑟和鳴。

3 則留言:

  1. 網主:

    你好!

    最近我偶然從香港特區政府某部門圖書館網站,找到一些他們從昔日的本地『工商日報』掃描出來的報章版頁、其內容中有關白光的報導,年份是1955至1978年期間,節錄如下:

    . 1960年12月29日:白光遊工展會。
    . 1964年12月13日:「影片排期苦處多,白光復出成泡影」
    . 1972年12月10日:「王龍驚人新綽頭,邀白光合拍甄珍」
    . 1974年7月25日:「白光有意組歌舞團」
    . 1977年10月26日:白光在台視錄音室錄音....
    . 1977年10月27日:「白光今起高雄登台」
    . 1977年10月31日:「白光登台瘋魔高雄」
    . 1978年2月14日:「你不要走」,王龍在機場表示,原定由白光與陳秋霞、劉文正的卡士,或可能有所改變....
    . 1978年3月9日:「白光迷人魅力仍在,將赴南洋巡迴演唱,不願在港作零沽性唱歌」
    . 1978年3月11日:「白光寶刀未老,花名認真風趣」

    該些報導內容掃描圖,可在以下的圖片網站內逐個點擊參閱。

    http://s1110.photobucket.com/albums/h454/macaenese5354XYZ/Bai%20Guang_Old%20HK%20Newspaper%20Clippings/?start=all

    據聞六十年代她在香港期間,是居於九龍尖沙咀區天文台道、某幢六層高的小洋房單位內,可能是以下圖片網頁內的其一樓宇中,惟該列樓宇已於去年中後期全被拆卸重建了。

    http://s1110.photobucket.com/albums/h454/macaenese5354XYZ/Miscellaneous/?action=view&current=2-,122011-06-21pic1.jpg

    回覆刪除
    回覆
    1. 感謝分享珍貴資料,會細細閱讀,日前較忙,回覆稍遲,請見諒!

      刪除
  2. 白光18歲結婚生兩子女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