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廣播】一代妖姬…白光(上、中)


一代妖姬…白光(上、中)
粟子

「那嘴唷...張得大大的,那臉唷…寬寬的有福氣,那聲音唷…低低的多迷人!」粟媽小時聽姥姥(即外婆)回味白光(1920~1999),一向用詞凌厲的她,難得流露心神嚮往的沈醉表情,心裡不禁對這位「一代妖姬」好奇非常。白光名聲響亮,不只因為電影賣座、歌聲迷人,更在隨性浪漫的作風,她從不諱言戀愛故事,亦時常發表(當時覺得)大膽的男女觀,煙視媚行惑人至極。
話說回來,粟媽記事時,白光已悄悄隱居,對她所有認識皆來自長輩一面倒的力捧,卻始終未能親眼目睹使人傾倒的風采。直到1995年,白光應邀參與第三十二屆金馬獎,過程中她挨不住要求,懶懶緩緩哼了兩句:「你不要走、不要走……」「她以前也是這樣唱嗎?」見我滿臉疑惑,粟媽腦中快速回想曾經聽過的讚美,好像不是那麼回事?!老實說,當時七十五歲的白光歌聲不復往日,但個性灑脫依舊,儘管台上台下人人捏把冷汗,她卻是老神在在,很有巨星氣派。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5月21、28日分兩集播出〈電影筆記:回顧1949年明星—白光(上)〉、〈電影筆記:回顧1949年明星—白光(中)及電影「鮮牡丹」〉專輯(下集於6月4日播出)。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5/21
節目摘要:白光(上)
播放歌曲:禿子溺坑(白光演唱)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5/28
節目摘要:白光(中)、電影〈鮮牡丹〉
播放歌曲:〈鮮牡丹〉插曲「春光曲」(白光演唱)、「四季歌」(白光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一代妖姬…白光(上、中)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白光
本名史詠芬,河北涿州人,祖輩因吸食鴉片使家道中落,十歲時舉家遷往北平,入北平市第四小學就讀,時常在遊藝會表演歌舞。母親不願女兒升學,她考取華光中學公費,才得以繼續學業。唸書時加入北平學生劇團,參與曹禹名劇《日出》,劇中飾演小東西,知名演員張瑞芳與石揮為主角,後於《復活》任女主角卡秋莎,名字逐漸為觀眾知曉。期間,結識在大學開設音樂課程的台籍音樂家江文彬(即江文也),兩人於1938年初訂婚,惜半年即取消婚約。年底,考上庚子賠款留日官費,進入日本東京女子大學藝術科進修,同時兼讀三浦環歌劇學校,研習聲樂。一次聚會中認識在日本攻讀經濟的焦克剛,不久共赴同居、一同返回北平,唯焦家雙親反對交往,戀情無疾而終。
為求發展,白光前往上海找機會,經同學介紹認識一名頗具財力的王姓商人,在他的支持下投入影圈,取藝名白光(她見電影開始於一道白光射在銀幕上,故取此名),加盟由日人支持、上海唯一一家電影公司「華影」。與陳雲裳合作〈桃李爭春〉(1943),片中飾演反派並演唱同名主題曲,造成轟動,從此無片不歌,後陸續拍攝〈為誰辛苦為誰忙〉(1943)與〈紅豆生南國〉(1944),男主角分別為梅熹和嚴化。正欲發展之際,卻因王姓商人涉入政治事件而受牽連,於是轉向歌唱發展,僅受張善琨之邀演出〈戀之火〉(1944)。四0年代,與周璇、白虹、龔秋霞、姚莉、李香蘭、吳鶯音同列上海歌壇「七大歌星」。
抗戰勝利,白光曾為「華影」拍戲恐惹漢奸爭議,只接些電台表演。1947年初,中電三廠計畫擴大製片,邀請白光加入陣容,接連主演〈懸崖勒馬〉(1948)、〈十三號凶宅〉(1948)及〈人盡可夫〉(1948),皆受歡迎,此後片約不斷,作品尚有:〈柳浪聞鶯〉(1948)、〈珠光寶氣〉(1948)等。1949年,受「長城影業公司」邀請,赴港拍攝改編自托爾斯泰著作《復活》的〈蕩婦心〉(1949),將歷盡辛酸的風塵女子演得入木三分,成為類似角色的不二人選。四0年代末,躍升最受歡迎女星,片量陡增,作品包括:〈血染海棠紅〉(1949)、〈結婚二十四小時〉(1950)、〈雨夜歌聲〉(1950)、〈一代妖姬〉(1950)、〈626間諜網〉(1951)、〈毀滅〉(1952)、〈香姐兒〉(1952)、〈歌女紅菱艷〉(1953)、〈新西廂記〉(1953)等十餘部。
事業順利發展,白光卻決定與相戀多時的美籍飛行員男友白毛互許終身,兩人於1951年二月在港結婚,六月下旬前往東京。留日四年半,與日星池部良主演一部電影〈戀の蘭燈〉(1952)成績普通,於銀座經營的頂好夜總會與川菜館又遭虧蝕,和白毛的離婚官司一拖兩年半,生活很不如意。1956年,婚姻問題解決,立即重返香港影圈,得到「國泰機構」支持籌組「國光公司」,提拔兩位自日發掘的新人喬宏與丁皓(後改名丁好),自編自導自演(羅臻聯合編導)〈鮮牡丹〉(1956)及〈接財神〉(1959)。再應金鳳公司邀請,主演中韓合作片〈多情恨〉(1958),電影由韓國籍的金火浪導演。
五0年代末逐漸淡出,低調定居吉隆坡,僅偶爾現身參與金馬獎活動。1999年8月因結腸癌病逝自宅,享年七十九歲。隱居期間,曾多次傳出不利流言,白光則藉每次露面公開澄清,稱多年來均在吉隆坡等地過著悠哉的生活,而相伴在側的顏良龍先生,則是她的影迷兼知己。白光去世後,顏先生亦為她在馬來西亞士毛月富貴山莊修建一座別緻的琴墓,供世界各地的「白迷」前往追悼。


演歌雙棲
白光從小愛唱能唱,在日留學時又修習聲樂,初登銀幕,即以一把低沈嗓子擄獲聽眾,風格與當時的女高音歐陽飛鶯、李香蘭或細聲輕語的周璇等截然不同。對時代曲研究深入的水晶,曾這樣描述白光的歌聲:「白光擅長的是思春調,例如:牆,四季想郎,等著你回來,相見不恨晚,雖有怨望,尚未絕望,那一種剛健婀娜之姿,挑逗與諷刺。」女聲演唱的戀愛曲往往是被動的守候,通常藉物述情,歌詞顯得羞澀而含蓄。然而,白光的歌卻坦白說出等待的痛苦與孤獨,有時甚至暗示對方不要顧慮太多,空蹉跎大好時光。有趣的是,曾有歌迷詢問白光,為何將魂縈舊夢的「縈」唱成「榮」,她一臉恍然大悟:「是嗎?我一直以為是『榮』!」
白光擅長演出的角色與歌聲相仿,多是主動冶艷的妖姬型人物。三十幾部電影中,她較滿意一人分飾四角的〈十三號凶宅〉,而〈蕩婦心〉則是白光引以為傲的作品,此片是第一部在香港西片院線上映的華人影片,港府總督也前往欣賞。從絕望墮落到自我犧牲,白光將看似堅強實際身不由己的女人演得極好,其實類似角色有不少人嘗試,但看過她的表現後,即使別人演得再好,還是覺得缺少一股難以言傳的勁道。


復出煩惱
和白毛的官司熙攘多時,加上夜總會賠錢虧本,白光談起在日本四年,可謂作什麼蝕什麼,弄得人財兩失。1955年中旬,港台影圈傳出白光有意復出,這時她人雖在「頂好」當老闆娘,內心卻有重回水銀燈的念頭。觀眾媒體皆對她的東山再起寄予厚望,畢竟老面孔已經看膩,新星又未成氣候,相形之下,能歌擅演的白光確是一位極具票房號召力的強棒。
眾人期待之餘,白光更是一心求好,她認為要拍一部好的電影,必須先找到好的劇本與導演,而這些都需要豐沛的資金支援。儘管捧著高片酬上門的製片家不少,但白光卻以為過份提高明星酬勞,反倒佔去幕後所需,正是導致影片粗製濫造的原因。她更為文開砲,指稱部分影星幾年內翻漲數倍,難道演技也有成倍數精進?左思右想,白光決定接受陸運濤主持的「國泰機構」資助,自組「國光公司」,如此自由調配資金,若電影受歡迎,不定能拿到更高的收入。
踏出復出第一步,白光向外徵求劇本,無奈送來的都不符合理想,既然如此,她便決定自己動筆撰寫劇本《鮮牡丹》。第二步找導演,白光最先屬意曾導演〈血染海棠紅〉與〈蕩婦心〉的岳楓,他將劇本交給陶秦修改,本以為一定滿意,沒想到白光卻頗有微詞,話傳到岳楓陶秦耳裡,自不是滋味;這條路行不通,白光改找王引幫忙,事後他請荻薏(即陳蝶衣)修訂劇本,結果白光又覺得「氣氛全變」,同樣合作無望。期間,也有人建議起用易文),她仍覺不放心(是因為他導過「對手」李麗華版的〈海棠紅〉(1955)?)。第三步尋覓搭配的男主角,白光最屬意曾多次合作的嚴俊,但他卻要兼任導演,這又引起白光的不快,其他男演員如王豪、陳厚又不合適……白光樣樣求好心切,編劇導演男主角接連難產,使〈鮮牡丹〉一拖再拖。面對困局,直腸子的白光又在報紙上寫了篇「我也許錯了」,表面上責怪自己不該一昧追求完美,卻也有數落相關人士的弦外之音。可想而知,文章在港台引起軒然大波,譬如台灣《聯合報》的副刊即罕見地用數千字長文評論「究竟白光是否錯了」?
〈鮮牡丹〉陷入僵局,白光自任製片之餘,更挑起編導大樑,又得羅臻輔助,總算將電影完成。影評鏘鏘在名為「半年來白光的煩惱」文中讚:「白光為了這一張片子,不知受盡了多少閒氣和招來了多少是非。幸而她有的是堅毅不我之志。」白光的求好心切在鏘鏘眼中是「倔強得可愛」,卻也因此被部分影圈人士孤立,這或許也是白光日後感嘆自己「做人失敗,得罪不少朋友」的憾事一樁。
雨過天晴,白光闊別影壇四年的〈鮮牡丹〉排期上映,為了打響復出第一彈,她風塵僕僕隨片登台,由香港、新加坡、菲律賓、曼谷在到台灣,果然票房開出紅盤。不少觀眾認為〈鮮〉片雖拍攝認真,但並不見得突出,賣座是因為白光在影迷心中仍有相當份量。這樣的理由,似抹殺她先前的種種努力,但對不少短暫離開影圈即被遺忘的明星來說,真是最羨慕的殊榮。


提攜新人
白光回港籌拍〈鮮牡丹〉,身邊多了新人喬宏與丁皓(即丁好),兩人是「國光」全力培養的心血。喬宏身材壯碩,原在日任翻譯官後轉任推銷員;丁皓則外型佳,家世背景也好,他們皆在偶然機會認識白光,並向她透露從影願望,待白光決定再起,亦帶著前來圓夢。
喬宏先在〈鮮牡丹〉中飾演熱血營長趙彬,由於正缺這種年輕的硬漢型男演員,很快受到矚目。只是,等待開拍下部戲〈接財神〉時,「電懋」即向他招手,喬宏向白光提供兼拍兩家公司,但以「國光」為主的提議,卻不為她接受。喬宏後來仍入「電懋」,與白光關係一度緊張,幸得後來重修舊好,又合作主演〈接財神〉。至於丁皓,最初是協助白光處理身邊事務的秘書,白光談起這位小姐:「她是我的好朋友,……為了要拍戲,她的犧牲很大,她很天真可愛,有演戲的天才。」丁皓二字是白光為紀念在東京的事業…「頂好」夜總會,但後來與「國際」(後改組「電懋」)的新人丁皓(本名丁寶儀)相同,只得再改為丁好。〈接財神〉是丁好的第一部電影,和喬宏類似,等待「國光」的下部戲期間,她也被其他公司看中挖角,結果也令提拔她的白光心酸。
除了上述兩位,白光曾在1958年底一次訪談中,對時任《聯合報》記者的姚鳳磐提到樂蒂:「唷!那可真是個大美人呢!」樂蒂當時初轉入「邵氏」,還未真正穩站一線,姚鳳磐於是寫:「白光又在捧樂蒂了,可見她『獎掖後進』的熱情。」


小咪恩怨
女星不合時有所聞,但真正針鋒相對的卻不多見,白光與人稱小咪的李麗華就是典型案例。兩人原本關係不差,恩怨似從白光結婚離港開始,當時李麗華重拍白光的〈血染海棠紅〉,除片名改為〈海棠紅〉(1955)其餘完全相同,憑此展現壞女人演技,某種程度上搶了白光的拿手戲。另一面,白光欲復出時,曾多次意有所指某些明星索酬太高:「我離開香港十的拍片酬勞,每部是兩萬元,現在提高到三四倍,是不是演技也提高了三四倍?」並接著補充:「我是沒有這樣大膽的!」字裡行間不難猜出此人身份,樑子不免越結越深。未幾〈鮮牡丹〉上映,李麗華的〈黑妞〉(1956)同期對打;白光為〈多情恨〉到馬尼拉宣傳,鋒頭正健,李麗華也為〈中國嬌娃〉來此,片對片、人對人,爭奪浮上檯面;李麗華與嚴俊搭檔,白光就拉林黛同盟……一來一往互不相讓。

未完,至「一代妖姬…白光(下)戀愛波折」。


鮮牡丹(黑白有聲)
導演:白光、羅臻
編劇:白光、羅臻
演員:白光、羅維、楊志卿、喬宏、蔣光超、賀賓、紅薇
出品:國光公司
插曲:稱心如意、勸酒歌、春光曲、四季歌、月光曲
首映時間:1956年11月28日(香港)
附註:白光赴日久休復出作;由「國泰機構」支持下自組「國光公司」籌拍這部創業作;白光隨片登台演唱;編導白光:「我讀了《海濱夫人》以後對故事裡的女主人林寶茹有了特殊的偏愛,這也許她的個性與環境和我本人多少有些相同的關係吧。」《工商晚報》1956/11/29。


劇情簡介:
藝名鮮牡丹的林寶茹(白光)是紅透濟南的名伶,不少名流紳士拜倒石榴裙下,當地軍法處處長鄭福海(賀賓)對她鍾情許久,時常藉故追捧,但寶茹一顆心全在魯聲日報編輯陳小川(楊志卿)身上。某日,寶茹婉拒鄭處長的宵夜邀請,撥空與小川見面,他請女友在報館五週年的慶祝會上獻唱一曲,寶茹自然樂意應允。林母(紅薇)對小川十分滿意,希望兩人早點成親,寶茹撒嬌道:「我還得多唱幾年,存一點錢,先讓媽享享福。」


慶祝會當晚,鄭處長也是座上賓,他與貴賓賭博大贏,刻意分紅利給寶茹:「鮮老闆,妳一亮相,我就贏錢,這一份是妳的。」突如其來的舉動,令她手足無措。隔日,鄭處長又贈送人蔘、布料等昂貴禮品,本想博得美人一笑,但寶茹卻對他敷衍冷淡。鄭處長見狀,索性戳破她的心事:「妳是怕小川吃醋嗎?」


「嬌厭欲滴,令人陶醉,國色天香,花中之玉。」魯聲日報的同事都認為小川捧鮮牡丹的文章,實在精彩至極,「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有人開玩笑揶揄,急得小川臉一陣白一陣紅。此時,送來一份人事密電,稱山東督軍可能調動,新任者竟是小川的結拜兄弟褚玉璞(羅維)。同事直言小川勢必謀得一官半職,但深知義兄性格的他卻面露憂色。
未幾,鄭處長決定和小川攤牌,他以寶茹為籌碼,稱贏得賭局的人就可與鮮牡丹結婚。沒想到,小川竟以一點勝出,鄭處長願賭服輸,不僅遠走他處,行前還留下三萬元,作為給兩人的結婚禮金。寶茹正高興鄭處長離開,又得到意外之財,想著完成婚姻大事,殊不知更大的麻煩已悄悄降臨。


褚玉璞來到濟南接任山東督軍,歡迎會上,寶茹受邀演唱拿手的劇碼「虹霓關」,她的唱功身段實屬不凡,使性好漁色的褚玉璞印象深刻。寶茹表演完,褚大帥立即給賞一千,並強令她入府唱小調,鮮牡丹迫於無奈,只得勉強前往。小川雖與褚玉璞是舊識,又獲派秘書長一職,但他知道義兄不僅好色,更是殺人不眨眼的心狠手辣之徒,心裡十分擔憂與寶茹的婚事。


果不其然,褚大帥將寶茹軟禁大帥府,她好說歹說才能暫時返家,林母憂慮非常,小川一時半刻也沒了主意。「我看,不如把你和寶茹的事情老實告訴他……你們是拜把兄弟,總不見得會為難你吧!」小川聽到林母建議,仍舊一臉沈重,寶茹思索半晌:「小川已經告訴過我,褚玉璞的脾氣是說幹就幹,六親不認的,現在能用緩兵之計,拖一個時候再想辦法!」三人決定由林母裝病,諉稱鮮牡丹必須隨侍在側,以抵擋褚大帥的威逼。


「她母親生病了,就不能提親事了嗎?老九,你也太不會做事了,照我從前的脾氣,哼!」聽到小川的回覆,褚玉璞惡聲惡氣指責,並堅持不願等林母病好,三天後執意接鮮牡丹入府成親。小川將大帥態度轉告寶茹,她勸愛侶趕緊離開此地,珍惜大好前途,自己生死都是陳家的人,若真的難逃魔掌,甚至不惜生命。小川聞言萬分感動,與寶茹相擁痛哭。
既已拋開生死,林母提議不妨對褚玉璞實話實說,說不定對方念在兄弟一場,願意退出玉成好事,寶茹點頭稱是:「我們用苦肉計去打動他,告訴他,我們早已經訂了親……強盜也有發善心的時候,咱們現在就去碰碰運氣。」兩人相偕入府,將關係一五一十告知褚大帥,他表面平靜答:「老九,怎麼你不早說,你跟鮮牡丹訂了親,這個一件大事也不告訴二哥,二哥就是再糊塗也不能把弟妹要過來……」言畢,更應允明日就為小川與寶茹辦喜事,見他們滿臉幸福,褚玉璞內心卻浮現殺死義弟的毒計。


隔日,衛隊長帶著八名衛兵將小川自婚禮逮捕,罪名是私通亂黨謀反,寶茹第一時間趕往大帥府,參謀長(蔣光超)叮嚀她講話可得小心。「事情很嚴重!」褚玉璞故意皺著眉頭,「如果是為了我的事,請大帥開恩!」寶茹為救小川只得說出「真相」。未料褚玉璞鐵了心污衊小川,他謊稱今日早晨九點多有人密謀炸大帥府,為手下逮捕,這些人禁不住刑罰毆打,供出是廣東派來的敢死隊,此地的聯絡人正是小川。
寶茹六神無主,只得拼命懇求:「大帥,要是就了小川一條命,我什麼都答應你。」褚玉璞見目的達到,便要參謀長撥電話至負責監獄管理的賈處長。「回秉大帥,秘書長已經槍斃了!」寶茹淚水立即奪眶而出,褚玉璞得知「假戲真作」,為了安慰佳人大怒:「沒有得到我的命令,怎麼就把小川斃了!馬上給我扣留賈處長!」另一面,他又好言勸寶茹:「這也怪他自己不好,誰叫他私通亂黨呢……妳剛才的話,怎麼樣?」「什麼?」寶茹回過神,知道人在屋簷下,只得忍著憤怒假意推託:「今天小川剛死,是不吉利的日子,全城人都知道我和小川的事情,所以懇求大帥讓小川斷七以後,選一個黃道吉日,我再過門好嗎?」褚大帥大樂:「好,就這樣決定了!」


參謀長見寶茹將成大帥夫人,極盡阿諛奉承,寶茹利用此點心理,計畫先讓母親脫困。寶茹向參謀長表示母親病重,想送至青島醫院,但又無認識熟人,只好求助於他。得知有表現的機會,參謀長拍胸脯保證:「沒有問題,我馬上到鐵路局掛一輛專車,送老太太去好了!」林母終於安全離開。之後,寶茹持續遭褚大帥派人監視,她施計請在外頭守門的衛兵進來喝酒取暖,曲意款待之餘更高歌一曲。衛兵們喝了加添暈藥的酒紛紛倒地,寶茹因此順利逃脫。褚玉璞知道鮮牡丹失去蹤影,氣得大罵參謀長等人,誓言絕不放手。
與此同時,林母因旅途勞頓、心情鬱悶過世,逃至煙台的寶茹則化名徐鳳貞,向一名李大媽租屋獨居。李大媽的姪兒趙彬(喬宏)在褚玉璞手下官拜營長,是位熱誠硬派的軍人,他見鳳貞十分孝敬姑媽,心中更添好感。一晚,兩人談起「荊軻刺秦王」的史實,鳳貞問趙彬若生在當時,會有什麼作法,趙彬正義凜然:「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為,只要能為民除害,拼了一條命又算得什麼!」他又在鳳貞的誘導下,說出對褚大帥的不滿,後來更在營區對弟兄們訓話,稱荊軻雖然事敗被殺,但他的精神卻值後人佩服:「他深明大意,置生死於度外,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好漢,你們說對嗎?」因為寶茹的一席話,使趙彬和他的子弟兵都產生推翻軍閥、參與革命的決心。


趙彬偶然得知鳳貞竟是大名鼎鼎的鮮牡丹,更知悉她為夫報仇的勇氣,決定趁褚玉璞乘火車赴煙台洽購軍火時,埋伏途中為國除害。深夜,火車氣笛聲響,趙彬、寶茹等人靜靜等候,待火車行至鐵軌被撬開一段,立即發出轟然巨響,車廂重重摔落地面。
「報告大帥,我們中了埋伏!」參謀長向褚玉璞報告,「命令抵抗,命令抵抗!」褚大帥急急下令,但人帶得不夠多,只得乖乖束手就擒。褚玉璞不明白為何遭人設計,本想以錢收買趙彬一行,但當他見到鮮牡丹林寶茹時瞬間臉色青白。「冤有頭、債有主,我現在要跟你褚玉璞算帳!」寶茹恨恨道,眾人將褚玉璞押到土坡,上面放著兩根白蠟燭與陳小川的遺照,旁邊還插著一支「為夫報仇」的旗子。寶茹慷慨陳詞,怒罵他不只殺死丈夫,更不知殘害多少純樸百姓。說完,將槍口對向褚玉璞,將他槍殺。
黑夜中火炬格外耀眼,寶茹、趙彬與眾多有理想的愛國青年將跟隨光明的引領,為南方革命陣營效力。

11 則留言:

  1. 丁皓即丁好?望粟子说说一下。
    粟子看过鲜牡丹?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jxjmw2001:
    介紹丁皓時有提過這一段......白光帶原名張顯英的丁好到香港發展,當時為她取名「丁皓」,目的是紀念白光在日本名為「頂好」的夜總會。後來到了香港,發現「國際」(即後來的電懋)也有一個新人叫「丁皓」(即妳我熟悉的丁皓,原名丁寶儀),媒體索性將張顯英叫「大丁皓」、丁寶儀叫「小丁皓」,後來「大丁皓」自願改名為「丁好」,才解決兩人同名的問題。
    以上就是為什麼丁皓也是丁好的原因,唯這個丁皓並非丁寶儀,而是張顯英。

    我手邊有〈鮮牡丹〉的本事,至於拷貝本我至今還未找到。

    回覆刪除
  3. 明白了,谢谢粟子!jxjmw2001

    回覆刪除
  4. jxjmw2001:
    兩個丁皓的往事真有些離奇,大概是白光與岳楓,英雄所見略同吧!

    回覆刪除
  5. 丁好出演的电影好像没看过,但丁皓的电影现已出版的基本都看了,我很喜欢丁皓那清新可人亮丽的形象,印象深刻又很难忘怀。希望有能看到《小情人》这部电影呢。jxjmw2001

    回覆刪除
  6. 查了一下,丁好原来有演过《六月新娘》,呵呵~

    回覆刪除
  7. 原新加坡广播电台往日情怀老歌节目主持人何亚锟有个“循声寻影录”,不知粟子有看过吗?http://oldiestrail.blogspot.com/
    jxjmw2001

    回覆刪除
  8. jxjmw2001:
    我僅看過丁好的〈六月新娘〉,做為配角雖然戲少,但她演得也謂稱職。印象中,丁好星運不怎麼順,公司一間換(跳)過一間,有機會演女主角,可惜不是大公司大製作,因此未留下令觀眾印象深刻的作品。

    回覆刪除
  9. jxjmw2001:
    您提到的網站我日前曾經拜訪,何亞錕先生對時代曲的認識非常深廣。以前常收聽他在新加坡國際廣播電台的「往日情懷」,可惜該電台日前停播,連帶失去這個好節目。

    回覆刪除
  10. Anonymous4:59 下午

    白光的那首「禿子溺坑」歌詞很有趣,但究竟「溺坑」是什么意思?
    問了很多人都不知道?

    回覆刪除
  11. 我問了長輩親戚,歸納的答案是:掉進尿(糞)坑。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