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5月2日 星期日

【五月影圖專欄】善意的謊言…〈囍宴〉


【五月影圖專欄】善意的謊言…〈囍宴〉
粟子

延續首作〈推手〉(1991)得獎氣勢,李安的〈囍宴〉(1993)面市時,已躍升國際影展寵兒,未幾與謝晉執導的〈香魂女〉同獲柏林影展金熊獎,更轟動華人影壇。對於接連肯定,李安不改坦白性格:「獎是榮譽,當然越多越好,最實際的是,獎能讓我拍片空間越來越大。」答話中除了欣慰也有感慨,因為若沒有〈推手〉的成功,曾經被打回票的〈囍宴〉恐怕難逃「流席」命運。
早在1988年前後,李安就透過好友向「中影」提出拍攝〈囍宴〉的計畫。製片部門覺得題材新穎,可惜劇本太長、笑料不夠,加上涉及敏感的同志議題,憂慮國內市場的接受程度。幾番斟酌,「中影」要求李安提出外國資金證明,才願提供對等投資。無奈他當時知名度有限,根本籌不出錢,只能被動放棄。幾年過去,李安因〈推手〉大放異彩,「中影」頻頻催促打鐵趁熱,手上有一個完整劇本《囍宴》的他,卻因之前碰過軟釘子,一度缺乏信心。然而,「中影」對李安已不可同日而語,不只願意投資拍攝新片,亦給予完全的信任與授權,使他得以隨心所欲大展拳腳。李安重新修飾劇本,邀請同性戀者擔任顧問,改寫略顯生硬的情節,終於成就令影評觀眾驚豔的新作。


〈囍宴〉描述在紐約曼哈頓工作的高偉同(趙文瑄),以投資地產獲取高利,他與擔任物理治療師的男友賽門(Mitchell Lichtenstein)同居五年,遠在台灣的雙親(郎雄、歸亞蕾)不知兒子性向,一味替他張羅相親對象。為了一勞永逸,偉同在賽門的建議下,與來自上海的畫家女房客顧威威(金素梅)假結婚。本想各取所需(偉同不再被逼婚、威威得到綠卡),未料高家父母竟為此特地赴美,身為「女主人」的威威只得住進偉同家,地位被取代的賽門則以房東自處。
威威對偉同產生愛意,喜宴當晚,兩人醉後發生關係,威威因此懷孕,賽門得知後憤憤難平,在眾人面前大發脾氣。衝突過後,高父輕微中風入院,偉同向母親坦承與賽門的戀人關係,也很珍惜這段感情,高母勉強接受,但囑咐兒子勿告訴父親。高父出院,賽門日日陪伴散步復健,一天高父遞給他一個生日紅包,並以英文說:「我聽、我看、我明白。偉同是我的兒子,所以你也是我的兒子。」二老踏上歸途,雖然見證獨子的婚禮,卻也得知另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帶著高興又複雜的心情離開。


〈推手〉與〈囍宴〉的主角都是美籍華人,一個是娶了美國女人的中國兒子,一個是和美國男人同居的台灣兒子,與伴侶的對話中,兩個在美國生活多年的黃種人,都背負西方社會難以理解的「兒子包袱」,無法拋棄的家庭倫理與孝道責任。父母在電影裡都是傳統文化的象徵,〈推手〉的兒子痛苦於父親與妻子的隔閡;〈囍宴〉的兒子被傳宗接代壓得喘不過氣。他們先耐著性子安慰、以善意謊言滿足期盼……直到疲於奔命、忍無可忍,丟下爛攤子一人逃避。說來不負責任,但也是為了「負責任」,才鬧出這麼多的辛苦與麻煩。
李安受訪時表示,〈推手〉與〈囍宴〉中郎雄詮釋的角色,都有自己父親的影子,譬如:早晨起來快走運動、愛看國劇錄影帶、熱中寫毛筆字。〈囍宴〉舉行婚宴清晨,兒子提起小時候躺在父親肚子上玩的往事,也是李安幼年的寫照。透過電影,可以感受李安對中國式家庭的複雜情緒與深刻體會,暖暖的愛、深深的關懷、滿滿的期待,背後正是「不能讓父母失望」的沈重壓力,似龐大背後靈如影隨形。一如李安所說:「電影最大的樂趣是能胡思亂想,然後將它付諸實現,並獲得共鳴。」「胡思亂想」想必是謙虛,劇本裡點滴何嘗沒有他的人生體驗,或許正因為源自真實,才能真正感動觀眾。

參考資料:《聯合報》1991年11月20日~1993年11月24日,相關報導共十一則。


本文同時刊登於:
1.高雄電影圖書館五月份月訊」紙本
2.電影瘋‧瘋電影【台灣戲夢】善意的謊言…〈囍宴〉
3.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五月影圖專欄】善意的謊言…〈囍宴〉

1 則留言:

  1. 這部片的劇情很像之看的一部法文片"一個娃娃兩個爸"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