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8月16日 星期一

新疆自助行 紅其拉甫邊境遊


新疆自助行 紅其拉甫邊境遊
粟子

不同於四面環海的台灣,中國大陸有綿延兩萬公里的超長陸路國界,與十四個鄰國接壤。記得數年前赴廣西、雲南旅遊,行程經過數個邊境城市。首次體驗「橫跨兩國」的快意,雖然明知道只是一條「人工線」,還是樂得抱著界碑跳過來、跳過去,傻傻呼喊:「我在中國、我在越南、我同時在中國和越南!」不過,並非每個邊界都是一片祥和,其氣氛也會隨著兩國關係的好壞、賦予功能的差異(軍事要塞、貿易熱點)而有所調整。儘管有的輕鬆熱鬧、有的緊張肅穆,但遊客多能直達界碑拍照留念,不需任何手續……「紅其拉甫可不一樣,咱們得先向邊防檢查站申請,拿到通行單才能上去!」聘僱的士司機陳師傅聽到粟家經驗談,笑著解釋政府對邊境的管制「一樁歸一樁」,中國和巴基斯坦交界的紅其拉甫口岸可不是想去就「一定」去得了!
紅其拉甫位於新疆喀什地區西南部、地處帕米爾高原,距離最近的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城125公里,以國道314號(又名中巴友誼路)連接,其間渺無人煙,大多數的旅客都選擇在塔縣打尖。口岸在1986年正式對第三國人員(1982~86年僅允許中巴兩國人民通過)開放,唯須辦理「前往界碑通行單」,負責審核與管理工作的「紅其拉甫邊防檢查站」,原本設在口岸附近,由於該處屬海拔高(4700公尺),惡劣氣候、嚴重缺氧,不適合人員長期駐守,1993年遷移至鄰近縣城1公里處(海拔約3130公尺)。「我之前拉過三個美國客人,死活就不讓去,也聽說日本人不大容易,台灣的應該……沒問題吧!」陳師傅邊打預防針、邊安慰,既讓我們有「不一定能去」的心理準備,又不是全然沒機會,十足「進可攻、退可守」,不愧是走跳江湖十餘年的硬底子司機兼導遊。


好的開始
一到上班時間,陳師傅趕緊帶著粟爸進檢查站辦理。「會不會很久?讓不讓去?是不是像辦美簽一樣麻煩!」粟子小姐再度發揮杞人憂天的本領,在車上叨念不停。經過女兒強力催眠,一向處之泰然的粟媽也進入「曾蔘殺人」狀態,難得露出憂慮神色。然而,不到十五分鐘,一張蓋有關防的B5大小通行單輕鬆到手。「有沒有台幣的銅板還是鈔票?」完成任務的粟爸沒有離開的意思,反倒站在路旁掏口袋、翻背包,出乎意料的問句令母女來不及反應……
湊了幾個銅板與一張百元鈔,粟爸快步折返檢查站,沒多久就掛著滿足笑容上車。他描述,檢查站的辦事員小哥十分和善,問清前往目的和停留長短,即爽快簽發公文,與想像的刁難場景天差地遠。粟爸趁空檔與他攀談,得知我們來自台灣,小哥靦腆問:「我有收集各國錢幣的喜好,其他倒好找,就是台灣的錢難得的很,想向你們買點,行嗎?」他一再強調要按匯率兌換,但「樂於助人」的粟家豈會放棄舉手之勞的機會。粟爸胡亂丟下一把數量多但金額低的台幣,轉頭就跑,小哥苦笑:「唉呀,這樣不成了『收取賄賂』,謝謝您吶!」
粟子經驗談:申請「前往界碑通行單」,每人繳交人民幣10元(約台幣46元),通常只需檢查證件(台胞證)。根據中巴兩國協議,紅其拉甫口岸於每年5月1日至12月30日對外開放,1月到4月關閉,僅供雙方郵政、貿易及特許人員使用,欲前往的旅客務必留意。資料來源:百度百科…紅其拉甫口岸。


如假包換帕米爾
小時念地理,帕米爾高原的「世界屋脊」稱號如雷貫耳,會唸會背會寫,地形、氣候、礦物、人口密度,滾瓜爛熟,卻從沒想過有「見面」的一天。連日來,陳師傅的小綠領著咱們奔來跑去,開口閉口就是高原、冰川,搭配永不更換的刀郎CD,我邊聽著第N次「2002年的第一場雪」,邊看著眼前終年積雪的壯麗景致,一切的一切實在很「新疆」。回顧整趟旅程,由塔縣至紅其拉甫一段尤其印象深刻,筆直路、永凍土,偶見塔吉克人騎著小馬悠哉現身,還有見於課本的「高原之舟」犛牛,活生生在水草蕭條的秋季努力覓食……更多的時候,路上是千篇一律的大自然,沒人、沒動物,寫實印證「好山好水好無聊」。
睡睡醒醒一個多鐘頭,終於抵達此次長征的目的地…紅其拉甫口岸。扛下攝影師重任的我不假思索跳下車,一會兒中國、一會兒巴基斯坦,東奔西跑拍個夠本,「傻妹」舉動看在刻意「放慢腳步」的觀光客眼裡簡直是「玩命」,畢竟此處海拔直逼五千,含氧量不足平地一半。就在我亡羊補牢、重新調整呼吸的同時,粟媽注意到停在一旁的兩台遊覽車裡都躺著幾位面色慘白、表情痛苦的疑似高山症患者。其中一名少女鼓起所有氣力走下車,堅持和界碑合影,只是站穩不到三秒,雙腿就不聽使喚癱軟,被同行友人七手八腳抬回座位……「好險我們都沒事,況且後車廂還有『氧氣』,就算不舒服也有靠山!」早在從喀什出發前,未雨綢繆的粟家就請陳師傅準備三大包袋裝氧氣,雖說始終沒機會登場(備而不用才值得慶幸),卻起了很大的安心作用,是兼顧精神與肉體需求的必須裝備。


師傅致命傷
結束界碑十連拍,粟家三口心滿意足揮別近在咫尺的巴基斯坦,返回落腳地…塔什庫爾干縣城。所有的觀光景點都已跑完,想到隔日就能回到溫暖的家,陳師傅難掩高昂情緒,一路跟著刀郎歡唱……殊不知即將面臨駕駛人最痛苦痛恨的場景。
「唉呀!完了!」他喃喃自語,眼前一切非常熟悉,開車族十有八九都會碰上…埋伏在轉角、抓超速的交通警察。「真不該大意,這下要二百元吶!」師傅下車前哀嘆,國道314號除了牛羊就是警察最多,昨天才聽同行被抓,數日辛勞大打折扣,未料今天自己也上鉤!和台灣的情形不同,駕駛人可將罰金直接交給波麗士大人,雖說馬上銷案了事,卻更加肉痛……前後不到一分鐘,就遭逢荷包大縮水的浩劫。悔恨交加的陳師傅回到駕駛座,明顯感覺一大片黑影,樂呵呵被苦哈哈取代,那怕刀郎唱得再滄桑動聽,也只剩下唉聲嘆氣。「不如,我們幫他出吧!」趁下車拍照空檔,雙親細聲討論。儘管是額外費用,但對信仰「窮家裡、富路上」的粟家尚可負擔,加上陳師傅一路行來認真可靠,算是一點小小回禮。
半推半拉收下「罰金」,陳師傅又恢復哼唱習慣,刀郎還是刀郎,心情卻由天堂掉進地獄又轉回天堂,跌蕩起伏比雲霄飛車還刺激。「金額不是重點,重點是奇蒙子呀!」粟媽結論下得巧妙。


「氧氣都沒用,太可惜了!」眼見重頭戲紅其拉甫已過,後座的母女檔使出吃奶氣力擠出袋中氧氣,反正不吸白不吸。就在我以為大功告成之際,陳師傅卻突然轉進崎嶇產業道路:「我知道一個風景很好的地方,稍微繞一下就到。」之後半小時,車子以30度仰角前行,沒有一刻停止推升高度。「這裡比紅其拉甫還高的多,(海拔)少說5500,上次有個北京的客人到這兒才不舒服……」聽著「前車之鑑」,我猛然想起一度視為「心靈支柱」氧氣袋早浪費殆盡。還沒來得及煩惱,身旁的粟媽已低頭閉眼,開始修練「龜息大法」,曾有過高山症經驗的她小聲交代:「等會我兒不下車啦!」
一路從喀什到紅其拉甫,沿途美到爆燈,隨時隨地都是停車留影的首選,因此與開車師傅建立良好關係絕對重要,別為了貪便宜殺價過頭,畢竟一分錢一分貨。正如與粟家合作的陳師傅,屢屢附送免費景點,多到讓懶惰的我幾近「無福消受」。「往裡頭走走嘛!那裡冰川可漂亮了!」穿皮鞋的他健步如飛,不只一次催促咱們把握機會「撈本」,瞭解女兒習性的粟媽代答:「這樣看看就好,其他看電視就行了!」


同時刊登於「Nownews今日新聞」
文章網址:玩家經驗/新疆自助行 紅其拉甫邊境遊
刊登日期:2010年8月16日


配圖說明:
1.中巴界碑—中國
2.赴紅其拉甫得先申請「前往界碑通行單」
3.帕米爾高原
4.讓陳師傅由天堂墜入地獄的罰款,此為面額50元的收據
5.傳說中的「高原之舟」犛牛
6.紅其拉甫口岸管制哨
7.來到界碑必拍照留念
8.載著粟家奔走帕米爾高原的小綠

2 則留言:

  1. 粟子:前不久在新疆旅游呀?很好玩吧~真羡慕你,到处一览山河风物~jxjmw2001

    回覆刪除
  2. 中國真是地大物博,怎麼看也看不完......我九月底將前往呼和浩特,或許又是一段「當時累、回憶樂」的妙趣旅程。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