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1月28日 星期六

我愛包子


我愛包子
粟子

「誠徵包包子高手。」偶然見到常光顧的包子店貼出徵才啟事,懶惰的我難得躍躍欲試,畢竟「包包子高手」是本人多年來自不量力+自以為是+自我感覺良好的王牌稱號。從有記憶開始,熱中麵食的粟家,三不五十就會舉辦餃子包子蔥油餅韭菜盒小籠包甚至懶籠派對,麵粉撲天蓋地……相較準備餡料與各式外皮(發麵燙麵半燙麵冷水麵)的硬底子雙親,我這負責把皮與餡「包」在一起的小子,真是名符其實喧賓奪主的龍套。「包包子囉!」無論什麼餡,一律拼命往裡塞,只是站在「包」的立場,淨肉遠比花素甚至純素容易上手太多,因為肉總是團結一起,而菜則如一盤散沙。

過年期間,不能免俗得自製麵食,即使人丁不旺,還是十幾個幾十個地蒸,堆滿餐桌的包子饅頭,成為分送親朋好友的家鄉伴手禮。某個傍晚,粟爸別出心裁低頭猛切梅干菜,「難道是梅……」儘管平日愛肉成性,唯獨對包子葷素不忌,那怕梅干菜當主角也能笑納。皮餡備齊,終於輪到「包包子高手」登場,在「高高手」粟媽的四手聯包下,不一會兒就將切了一下午的梅干菜用光。剩下四張皮,偏好台灣包的娘親靈機一動,將半肥半瘦的絞肉混上胡椒粉、醬油、糖與少許的鹽,不到六十秒拌妥淨肉餡。
十餘分鐘後,外型相似的梅干菜包與肉包子熱騰騰出籠,母女倆迅速搶下後者。「還是肉包子好吃!」我由衷發出讚嘆,就連粟爸也不得不同意,坦白說,雖然梅干菜包費工又少見,但不費工又常見的絞肉包依舊大勝數籌。當然,粟媽的調味堪稱一絕,甜鹹恰到好處,讓肉包子大大加分。


說起記憶中的包子,除了家裡獨門特製,印象最深的莫過國小時福利社賣得高麗菜包。一個五元(光看價錢就知道我年齡不小),餡料是非常生硬的高麗菜與非常夠味的白胡椒粉,高麗菜包十分熱門,必須趕在第三堂上課前直奔蒸箱搶奪,否則時間一晚,就只剩下頂著紅點的肉包。
由於太愛這滋味,只是小二且非常害羞的我,為此費盡心思接近福利社媽媽,趁機偷看進貨電話。透過粟媽聯繫,終於如願訂到十個肉包與十個高麗菜包……經歷這番辛苦,吃到傳說中超好吃包子的「食神」阿姨竟是一臉困惑:「這這這,就是很生和很辣,騙小孩嘛!」她開玩笑的評語,對當時的我而言真是好大的打擊:「原來我是被騙的小孩!」之前為了包子當007的種種,突然變成一場自得其樂的騙局?!時至今日,對高麗菜包還是存有一份複雜又難以抗拒的心情,導致只要看到這四個字,就會忍不住想試試。只是,陸陸續續嘗了許多高麗菜包,卻從未曾遇到兒時著迷的「又辣又脆」的味道。或許是被自己美化的記憶欺騙,也或許是後被複雜的款式混淆,反而模糊最初的純粹喜好……總之無論餡料千變萬化,我始終是包子的忠實粉絲。

相關文章:
1.庖丁解魚
2.肉燥飯、虱目魚粥之王…台南大勇街極機密隱藏版
3.宇宙最強…台南「巧味鹹酥雞大王」
4.呼!成都好辣
5.Eating 粟子貪食記
6.About Suzi 粟言粟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