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

駕駛座上有車神


駕駛座上有車神
粟子

由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前往檳城的途徑可謂多元,汽車、火車甚至飛機,上天下地、陸空皆可。管道雖多,貼心的旅遊作家總能不著痕跡做出最佳(甚至唯一)建議,即看似選擇多、實際沒得選—火車票不好買、班次不確定;飛機票價高且需計算check in、檢查行李、起降滑行等準備時間,行文至此,便宜、多班次、隨到隨搭的汽車真是集優點於一身。於是,心領神會的粟家一早來到鄰近中國城—茨廠街的普度拉亞巴士站(Puduraya Bus Station),滿心期待買票上車到站一氣呵成……想當然爾,這只是美夢幻夢痴人說夢,充滿變數變卦變化無常的自助旅行,哪會輕易饒過我!
粟子經驗談:自吉隆坡到檳城的車次有「檳城汽車總站」與「北海汽車站」兩個目的地,後者距離市區較近,因此若要乘巴士直通檳城,必須購買「吉隆坡—北海線」而非想當然爾的「吉隆坡—檳榔線」。附帶一提,抵達「北海汽車站」後,需依循指標步行約十分鐘到碼頭,再換搭渡輪至檳城最熱鬧的喬治市。


普拉度亞巴士站為吉隆坡的交通樞紐,地面一樓(需爬一段階梯才能到達)設有各間公司的櫃臺,乘車處位在地下一樓,開往各地的巴士都匯集於此,概念類似台北車站旁的轉運中心。儘管肩負運輸重任,候車空間卻明顯不足,為數有限的座椅時時考驗乘客眼力,一不注意就會成為大風吹的輸家;部分則乾脆棄權,或坐或倚在牆邊或自家行李堆上。
經過一番比較,粟爸選中旅遊書推薦的國旅巴士(具公營背景、類似國光客運),票上寫明班次、月台與座位編號,可靠非常。「這下安心了!」我們好不容易擠到位子,計畫接近搭車時間再到空氣混濁的B1即可。只是,從接近預計開車時間、到達預計開車時間、超過預計開車時間到不知何時才是真正開車時間……和粟家同行的有緣人一等再等繼續等,始終沒消息。眾人陸續耐不住性子,紛紛向售票窗口詢問(抱怨),略顯無奈的工作人員雙手一攤:「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塞車吧。」這樣「妾身未明」地過了四十分鐘,殷切期盼的巴士這才駛入月台。或許是等得太久,所有人展現有志一同的高效率,不到十分鐘全數坐定。司機大叔俐落轉動方向盤,靈活扭出路線複雜的巴士站,見車子順利朝檳城出發,再度安心的我,怎料不久又將陷入新的恐慌……


「啥?駕駛換人!」哈欠連天的大叔側臥在副駕駛座補眠,全車的生殺大權,都交在一名我以為是他兒子(之前坐在副駕駛座)的毛線帽小哥(頂多二十歲)手上。狂踩油門的他,寫實印證我「只要坐上駕駛座,就會車神上身」的理論—覺得眼前車子都開得太慢,一有機會(即使看來沒空檔)就換車道。雖沒親眼目睹時速表,但以身旁飛快變化的景致,研判至少一百二起跳!明知道身為乘客只能任憑宰割,右腳依舊不自主頻頻使力,希望這股無形的煞車願望能影響小哥意志。
就在我驚心動魄的時刻,小哥已將車上廣播轉至電音頻道,透過後照鏡,隱約見他跟著節奏擺動哼唱。「至少不會打瞌睡!」總是活在當下、樂觀進取的粟媽好意勸。也是,開得快且靈活表示他夠清醒,畢竟我們只有兩個選擇—會睡著的大叔與太興奮的小哥,相形之下,還是後者好些。


原訂五個半小時的車程,在小哥自發的「五百里加急」下,縮減到五小時。各位或許好奇,如此飛奔,怎麼只快了半個鐘頭?答案是,巴士在休息站停留近三十分鐘,擔心被丟包的粟家只買了奶油玉米(大馬常見零食,將煮熟的玉米剝下後趁熱與奶油、糖攪拌)便趕緊衝上車,熟門熟路者不只吃泡麵還能趁機擦澡,實在厲害!
從頭到尾心神不寧的我,在踏上北海汽車站地面時才真正鬆一口氣。「看路看到眼睛痛!」不管是我杞人憂天抑或車神藝高膽大,以結局論,乘巴士就像旅遊指南寫得一樣「便利順利」。不過,對熱愛花絮多過正事的粟子小姐而言……箇中刺激才是更值大書特書的精華。


相關文章:
1.檳城飲早茶
2.馬來西亞自助行 新關仔角大開吃戒
3.馬來西亞自助行 棺材街體驗檳城人情味
4.馬來西亞自助行 巧遇性感多情刷
5.馬來西亞自助行 和檳城運將博感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