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7月18日 星期三

【廣播】結婚狂想…白景瑞作品〈新娘與我〉


結婚狂想…白景瑞作品〈新娘與我〉

「我們結婚吧!」喜餅公司的宣傳詞喊得震天響,好似一時興起就能完成人生大事。可惜,真實人生不像廣告那般輕鬆寫意,雙方情投意合簡單,「結婚」這道「形式」卻超乎想像的複雜。從拜見雙方父母、訂禮堂、買喜餅、送請帖……到說出「我願意」三個字,當事人及周遭親朋好友全都難逃精疲力竭的命運。如此自找麻煩卻又樂在其中的儀式,難怪會受到導演白景瑞的親睞,成就題材新穎的〈新娘與我〉。
由於劇情、呈現與攝影方式和一般電影截然不同,耳目一新的〈新〉果真叫好也叫座,除獲得金馬獎、亞洲影展的肯定,亦是該年票房第二名。這部電影的成功,不僅讓白景瑞將義大利所學和多年構想的融合實現,更促成之後的經典喜劇作品如:〈喜怒哀樂—喜〉(1969)、〈今天不回家〉(1969)的出現。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7月12播出〈回顧第七屆金馬影展〉專輯。本次將介紹該屆獲獎電影〈新娘與我〉及導演白景瑞。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第七屆金馬獎獲獎名單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7/12
節目摘要:電影〈新娘與我〉、導演白景瑞
播放歌曲:獲得第七屆金馬獎最佳音樂的電影〈水上人家〉(周藍萍)插曲「艇歌對唱」、「舢舨是我家」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新娘緣起
〈新娘與我〉是白景瑞拍攝第二部劇情片〈第六個夢〉(1969)時靈光一現的偶然,最初的題目為「太太、下女、我」,後定名為「太太與我」。電影旨在描繪今日中式婚姻下夫妻間的相處之道,為工業社會裡新出現的小家庭觀念提供「較具哲理」的意見。然而,由於故事重點在敘述結婚的過程,劇情只需發展到男女主角步入禮堂,為了更切合內容,就將「太太」改為「新娘」。
適逢「中影」主事者龔弘推動健康寫實的製片方向,導演白景瑞在接受訪問時,特別強調〈新娘與我〉的教育意義:「希望這部片子能啟發人把傳統的與現代的好的婚姻制度,保留下來,建立一個新的婚姻觀念。」話雖如此,要將生硬的倫理道德融入喜劇電影,確實困難重重,儘管白導費盡心思,還是面臨「兩邊不著」的批評。


對此,影評人黃仁先生在〈《新娘與我》的得失〉中有所評論:「不管幽默、諷刺、或啟示性的笑果都不夠強,使人笑後,沒有餘味,這是一般國片喜鬧劇的通病。」(黃仁編著,頁103)就娛樂性來說,〈新娘與我〉細膩挑出日常生活中兩性戰爭的瑣碎痕跡,部分對白也能引起共鳴,並不是完全「沒有餘味」。只是,當〈新〉使用眾多音效、配樂、特殊鏡頭烘托喜劇效果的同時,這些精心設計的「餘味」便被淹沒在眼花撩亂的畫面中。觀眾看著看著、笑著笑著……也就忘記電影所陳述(或諷刺)的主題了!
就我的觀影經驗,白導的另一部作品〈今天不回家〉似乎在處理上顯得更成熟。除〈新娘與我〉的經驗,「不回家」的題目或許也比「要結婚」來得容易呈現。畢竟結婚牽涉的範圍太廣,題材太多太雜,什麼都可以探討,反而難以取捨。


卡通片頭
開演時的片頭,往往和電影屬性有密切關連,譬如:文藝愛情片多採取靜態景物、歌舞片則喜好色彩斑斕多變……喜劇片通常對此多所著墨,希望藉此一舉命中觀眾笑穴,從頭開懷到尾。
〈新娘與我〉的片頭匠心獨具,是具中國風格的卡通,圖案設計採「剪紙窗花」形式,頗有皮影戲的味道。製作卡通的過程耗時費工,據報載,光是不到十分鐘的片頭,就需要20位工作人員花費兩個月才製作完成。所幸,卡通的效果非常好,不僅為電影增色,更成為吸引票房的噱頭之一。
除了片頭部分,還有一位老頭兒模樣的卡通人物穿插於劇情中,他與旁白魏甦的搭配相當合拍,一來一往猶如演相聲,趣味十足。


結婚多式
〈新娘與我〉開頭便呈現許多結婚方式,從當時流行於金門的「驢背結婚」到「花轎結婚」甚至是新潮的「跳傘結婚」、「摩托車結婚」,全都一網打盡。各式各樣糗態擺出的結婚儀式,搭配幽默老道的旁白,很令人莞爾。
然而,令觀眾意想不到的是,這些一閃而過的鏡頭,卻都不惜工本採實景拍攝,如「摩托車結婚」便是在已拆除的「台北市立棒球場」拍攝,除三對「假」新郎新娘,還有近200位「臨時」來賓。


眾明星客串
〈新娘與我〉可謂一部「超級大堆頭」作品,不只「中影」基本演員全數出動,亦有多位自由演員(如:馬之秦)參與演出。因此看電影時,便會不時發現似曾相識的面孔:「難道是他╱她?怎麼這麼年輕!」
譬如:坐在花轎內故作嬌羞狀的新娘子,竟是名製作人周遊;因跳傘失誤而懸在半空中的新郎,則為老牌歌星林松義;曾和女主角甄珍交往的娘娘腔男人,是成熟穩重形象深植人心的資深演員江明。此外,〈新娘與我〉裡最可愛的,莫過於飾演「好吃小姐」的張小燕。和現在綜藝大姊大的氣勢不同,電影裡的小燕姐最多二十歲出頭,滿腦子想著大餤昂貴食物,三兩下就把男主角王戎「吃」得一毛不剩。
儘管客串者眾,但〈新〉卻沒有部分大堆頭電影「主線不明」的問題。電影以甄珍、王戎的婚禮為起點,也以此為終點,其他人就是再搶眼,也只是喧鬧笑料的插曲,不至於喧賓奪主。


新娘與我(The Bride and I)
導演:白景瑞
編劇:吳桓、藍海小組
演員:甄珍、王戎、魏甦、謝玲玲
出品:中央電影公司
首映時間:1969年
獲獎:第七屆金馬獎優等劇情片、最佳導演(白景瑞)、最佳剪輯(汪晉臣);第十五屆亞洲影展金禾獎最佳錄音(林丁貴)
附註:白景瑞將榮獲金馬獎所得之四萬元獎金,全數捐助遭「中度颱風芙勞西」災害的難民。〈新娘與我〉為1969年賣座第二位,總收入395萬元,第一、三至第五位依次是〈揚子江風雲〉552萬元、〈獨臂刀王〉340萬元、〈船〉310萬元、〈今天不回家〉267萬元。

劇情介紹:
結婚的方式千奇百怪,從傳統的坐花轎迎親,到刺激新潮的騎摩托車、跳傘,總是有一堆突發狀況。方大維(王戎)和林美雲(甄珍)的婚禮也不例外,光拍結婚照就辛苦半天,儀式正式開始,新郎大維卻從賓客席裡看見自己的前任女友們,一時間頭暈腦漲。


大維的一號女友(張小燕)愛佔便宜,一連在西餐廳點了許多昂貴的食物,大維只得抵押身份證賒帳。鑑於上次的失敗,大維改追求保守的書呆子(潘琪),無奈對方不解風情。之後,大維喜歡上一位運動健將(蕭璐露),雖然沒有家庭阻礙,但女友將目標放在省運、亞運、甚至世界運動會,陪女友跑得氣喘吁吁的他,這下實在追不動了!


不只新郎,新娘美雲過去的男朋友也來參加典禮。一號男友(武家麒)是個小氣鬼,挑便宜的鞋送給女友,結帳時還叨叨絮絮地殺價。基於上次的教訓,美雲的二號男友(葛小寶)就是一個大方的人,一場電影進出販賣部七八次,只是他不僅殷勤過頭,還是個急色鬼。三號男友是個娘娘腔(江明),誇耀自己很會跳水,實際上連游泳都不會。

結婚典禮開始,神父說道:「這是天作之合,是天主暗中為你們所安排的。」兩人憶起初見面的場景。
美雲提著大包小包搭火車,正巧坐在大維身旁。大維見美雲甜美可愛,興起搭訕之意,只是從火車從新竹到台南,遲遲不敢行動。直到美雲的皮包「從天而降」打中大維,這才點燃愛情火花。大維、美雲感情進展神速,只是兩人心中依然有過去經驗造成的陰影。所幸,美雲不像大維的一號女友那般嗜吃,這使他對美雲印象更好。


一個月後,美雲帶大維回家見父母,美雲的美玲(謝玲玲)十分機靈,一邊偷偷觀察兩人情況,一邊向爸媽回報。林父(魏甦)對此很不以為然,直說介紹各種男人女兒都看不上,竟會選到在火車上認識、不明底細的人,林母(明格)則嫌他成見太深,一切得等見面後再說。
見面前,美雲再三叮嚀大維:不抽煙、不喝酒、不交女朋友……甚至不看西醫,藉此討父親的歡心。不過見面時,大維還是因為緊張而錯誤百出,不僅險些打破古董花瓶,摔倒在沙發上,還被熱茶燙得滿頭大汗。
林父對大維在傳播公司工作很不以為然,酸溜溜地說:「只要東西好,不需要宣傳!」大維忍不住多講兩句,針鋒相對的場面令美雲既惱又急。所幸,兩人在美雲及林母的提醒下停嘴,才免去一場紛爭。為了替男友加分,美雲提起大維計畫辦「時裝展覽會」以推廣國產衣料的計畫,林母聞言大表讚賞,但林父仍是萬分瞧不起。大維不堪受辱揚長而去,美雲只得向母親訴苦。


大維希望藉由成功舉辦「時裝展覽會」,向林父證明自己的實力。美雲為了讓男友能在父親心中敗部復活,決定使出絕招,一面偷偷躲在房間吃餅乾,一面大聲宣告絕食。只是,妹妹偷來的蛋糕還沒吃進嘴裡,母親已經打開房門、識破詭計。林母深知女兒心裡,表示自己不反對交往,也會規勸丈夫同意,但前提是大維必須有出息。


大維的上司不願採用他「時裝展覽會」的提案,他決定另起爐灶,自己開一間傳播公司。為了能推出時裝產品,大維與服裝設計師張靜嫻小姐(林雁)接洽合作,她很讚賞大維的計畫。與此同時,美雲告訴大維母親同意結婚的消息,大維講求效率、說結就結;美雲則認為喜帖、場地都沒訂,不能太倉促。此外,美雲喜愛古典家居、大維熱衷新潮簡單,使兩人對喜帖樣式、房間佈置的意見大大不同。兩人大吵一架,喜事瞬間成了悲劇。


吵歸吵,婚還是要結,美雲和大維為此分別向「過來人」請益,希望能在婚姻裡佔上風。大維同學黃海文(金石)的太太劉曼婷(馬之秦)教美雲三項馭夫術,分別為:爭取主動、要他慚愧及掌握經濟大權。傳授秘訣的同時,海文對大維面授機宜:不管她鬧得天翻地覆,你應該相應不理。

大維和設計師張小姐同搭一部計程車有說有笑,此景恰巧被林父目睹,加油添醋告訴太太女兒。美雲怒不可遏,要求大維必須和該女斷絕來往,大維以公司經營為由斷然拒絕,兩人不歡而散。
美雲傷心哭泣,林母勸她應該主動和「與丈夫接近的女人」交朋友,並說這是一種戰術,如此才能確保丈夫的心。美雲決心去找張小姐,沒想到對方早就聽過她的名字,不僅直誇大維好福氣,更答應要為美雲設計新娘禮服。


大維的「服裝展覽會」已進入最後籌備階段,他特地送門票到林府,林母十分欣慰,但林父仍酸言酸語。眼見丈夫不知悔改,林母使出殺手翦,對他不苟言笑。見太太生氣,林父趕緊鞠躬哈腰道歉,立刻答應參與盛會。然而,就在父母妹妹準備出發時,美雲卻故意缺席,在門口迎接的大維以為美雲仍在氣頭上,不免有些失望。
展覽會備受好評,林父對大維的態度也為之改觀。即將結束時,美雲穿著婚紗禮服現身,眾人都感到十分驚豔,大維這才瞭解美雲心思。

回到婚禮現場,神父詢問大維是否願意和美雲結為夫妻,往事歷歷在目,美雲爭吵時的失控模樣讓他陷入沈思,過了好一會兒才應聲。此時,美雲也想起大維的蠻橫無理,轉頭跑離禮堂……
……不過,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人,夫妻的基礎是建築在相互容忍和諒解上。畫面倒回神父詢問美雲的那一刻,她終於高聲回答:「我願意!」新郎新娘攜手邁向新人生。

參考資料:
1.本報訊,「太太與我更名新娘與我」,《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5月24日。
2.本報訊,「中影開拍新娘與我 甄珍初試新娘裝」,《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5月31日。
3.本報訊,「新片『新娘與我』攝製頗順利」,《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6月14日。
4.本報訊,「『新娘與我』拍大戲」,《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8月10日。
5.本報訊,「新娘與我驢背良緣」,《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8月20日。
6.本報訊,「新娘與我卡通片頭今起上映」,《經濟日報》第八版,1969年2月8日。
7.黃仁編著,《電影阿郎—白景瑞》,台北:台北市中國電影史料研究會,20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