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4日星期二

製造經典浪漫…瓊瑤原著〈彩雲飛〉


製造經典浪漫…瓊瑤原著〈彩雲飛〉

七0年代,瓊瑤原著的文藝愛情片已成票房保證,電影公司紛紛相中她的小說,願以豐厚條件購買電影版權。崛起於拍攝「健康寫實」電影的導演李行,也很欣賞瓊瑤的作品,儘管原本屬意的《窗外》已被其他公司搶先一步,使〈女學生〉計畫半途夭折,卻在瓊瑤的建議下,以四萬元港幣換購《彩雲飛》及《海鷗飛處》兩本原著。有趣的是,李行以中規中矩著稱,他注重電影的社會職責,內容及運鏡都流露敦厚安穩;瓊瑤則是浪漫聖手,劇中人超脫現實生活,不見工作吃飯,彷彿生命裡只有衝突和愛情。導演踏實、原著夢幻的組合,可謂相輔相成。
購得版權後,李行積極展開電影〈彩雲飛〉的籌備,他先請老搭檔張永祥撰寫劇本,並構思演員人選。起初,男女主角計畫由柯俊雄、蕭芳芳擔任,但兩人分別因檔期與學業問題婉拒。經過一番尋覓,剛合作〈白屋之戀〉(1973)的甄珍、鄧光榮再度湊對,兩人共同演繹如夢似幻的愛情故事,不僅是台灣當年度賣座第六名(308萬元),更成就七0年代前期最受歡迎的銀幕情侶。

甄珍「雙面」挑戰
〈彩雲飛〉裡,甄珍分飾兩位相貌相同、個性相異的雙胞胎涵妮及小眉,她們在嬰兒時分開,直到涵妮因病過世,小眉才透過男主角,與逝去的姊姊重逢。飾演兩位個性截然不同的角色,對當時入影壇六年且於1971年獲得亞洲影展最佳女主角的甄珍來說,仍還是感到忐忑不安。她不僅對媒體表示自己「演起來吃力」,更因拍戲通告太密集而累得病倒。不過,辛苦歸辛苦,甄珍仍積極參與〈彩雲飛〉的後製工作,甚至為求取好成績,忙到昏天暗地的她,還破例親自為所飾演的角色配音。
據我的觀影經驗,甄珍分飾性格南轅北轍的姊妹可說恰如其份,特別是嬴弱多病的涵妮,和她一貫活潑陽光的戲路很不相同,揣摩上更增添難度。除了利用髮型、穿著輔助,甚至連語調、動作等細微處也有所設計,使擁有相同容貌的涵妮與小眉,散發出不一樣的氣質。


鄧光榮「導演」恐懼
〈彩雲飛〉男主角最先鎖定台灣當紅小生柯俊雄,但他的檔期太滿,轉而邀請港星鄧光榮。相較於前者,有「學生王子」之稱的他顯得年輕帥氣,娃娃臉的外表也與女主角甄珍十分登對。實際上,數月前鄧光榮首次回台主演白景瑞導演的文藝片〈白屋之戀〉,他在電影裡「時時不忘賣弄帥氣,連丟可樂瓶蓋也讓手腕劃出優美的拋物線」(黃仁編著,頁170)的白馬王子形象,已迅速擄或港台影迷的目光。唯一令李行猶疑的,是傳聞中血氣方剛的浪子個性,擔心他因此延誤電影拍攝工作。巧合的是,第一次和李行合作的鄧光榮也同樣擔心得「心裡怦怦跳」,因為他早就風聞李導演拍戲時會嚴厲如「暴君」,深恐會被「修理」。所幸,與李導演正式合作之後,他才知道傳聞有些過份渲染,除了趕戲忙碌外,心情倒很輕鬆。
鄧光榮在〈彩雲飛〉裡的表演方式,較〈白屋之戀〉更為寫實,雖然仍免不了耍帥等習慣動作,但已人性化許多。這樣的改變,除了電影呈現的需求不同,李行的嚴謹指導也是重要因素。

李行「故作」浪漫
導演李行以「固執」著稱,絕不趨奉時尚、嚴肅理性,他執導的瓊瑤電影也滲入強烈的個人風格,如同其經典作品〈秋決〉,倫理觀念處處可見,因此沖淡不少「唯愛」的浪漫氣息。譬如:電影十分強調人倫親情的部分,儘管男主角會為爭取愛情而衝撞父親,最終還是要尋求家庭同意。這雖是原著裡就存在的設計,但李行卻會花費篇幅解釋父母的態度為何如此,以及兒女面對親情與愛情的掙扎,使長輩不再只是「為反對而反對」的道具。
此外,電影裡幾乎沒有慢動作追逐的鏡頭,最唯美的海邊漫步場景,也是涵妮捧著泡沫,若有所指地說:「若你手中的泡沫碎了,可以去找第二個,說不定第二個才是真正的珍珠。」隱喻自己若是因病過世,男友必須重覓真愛的箴言。最浪漫的時刻也不忘記「現實」,如此寫實的瓊瑤原著,或許也是讓李行願意購買版權拍攝的原因之一吧!

趕拍花絮
為了搶在農曆年的黃金檔期上映,〈彩雲飛〉一直採取「急行軍」的攝製進度。即將殺青前,導演、演員更顯示忙碌緊張,李行、甄珍、鄧光榮均陷入史無前例的瘋狂趕戲,報導寫道:「他們就像一群即將抵達終點的運動員一樣:—雖然已經累得筋疲力竭,但仍咬緊牙關全力朝前衝刺。」由於每個通告都是早班接晚班,導演還得勘景、檢查道具等……一路忙下來,李行竟也「清瘦少許」。
欣賞浪漫唯美電影時,「心」陷其中的觀眾或許怎麼也想不到,畫面上恩愛甜蜜的男女主角,現實中卻被分秒必爭的「搶拍」紅線壓迫。或許就是如此,觀眾眼裡萬分登對的銀幕情侶,現實生活裡根本沒時間在一起,因為他們只是一直不停地趕戲,根本沒時間培養「真感情」。


彩雲飛(The Young Ones)
導演:李行
原著:瓊瑤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鄧光榮、紫蘭、曹健、葛香亭、傅碧輝、黃曼、韓甦
出品:香港興發
片長:95分鐘
首映時間:1973年
音樂:左宏元
主唱:鄧麗君、尤雅、萬沙浪
獲獎:第十一屆金馬獎最佳彩色影片美術設計(鄒志良)
附註:1973年台灣賣座第六名(308萬元)僅次於〈猛龍過江〉(897萬元)、〈唐山大兄〉(485萬元)、〈心有千千結〉(395萬元)、〈刺馬〉(320萬元)、〈四騎士〉(320萬元)。
劇情介紹:
孟雲樓(鄧光榮)自港來台唸大學美術系,受邀住在父親孟振寰(葛香亭)老同學楊子明(曹健)的家中,子明之妻雅筠(傅碧輝)仔細打量雲樓,說出曾認他為乾兒子的舊事,令初來乍到的雲樓頗感親切。
寒暄幾句後,雲樓到房間取出欲送給楊氏夫妻及其獨生女兒涵妮(甄珍)的禮物。未料,楊母竟直接將給涵妮的禮物拆開,轉送給涵妮的表姊周翠薇(紫蘭),並面露淒楚地問:「妳想她用得著嗎?」此舉令始終未見到涵妮的雲樓頗感不解。

夜晚,雲樓隱約聽見悅耳琴聲,他坐在樓梯間靜靜觀察,才知音樂是出自一位身著白衣的神秘女子,而她就是一直沒有現身的涵妮。其實,雲樓早對涵妮充滿好奇,今日見到更震驚於她的美麗與氣質,忍不住想和她多談幾句。雲樓不解為何家人要把她「藏起來」,涵妮回答自己是因為心臟宿疾而必須長期靜養,雲樓聞言更增添對涵妮的愛憐之情。
雲樓希望能時常聽到涵妮的琴聲,涵妮允諾每天晚上都會下樓彈琴,但希望雲樓不要告訴自己的母親。未料,兩人的交談早被楊母看在眼裡,暗暗擔心兩人會產生愛情。
隔日,雲樓向翠薇打聽涵妮的點滴,她說涵妮自小到大始終都在生病,醫師囑咐不能上學、看電影……任何可能刺激心理的活動都要避免。雲樓一個個問題都圍繞著涵妮,令陪他出遊的翠薇頗感不悅,回家後更抱怨他連杯水都沒請自己喝。在家等候的涵妮看到兩人外出回來,臉上全是羨慕,雲樓答應以後將不出門陪伴她。翠薇見狀,語帶嫉妒地說:「看來我不用來陪涵妮了!」楊母看在眼裡,心裡更是擔心。
晚間,楊母至雲樓房間談話,她提及涵妮有先天性的心臟疾病,隨時可能死亡,只有保持心理的平靜才能延長有限的生命。因此,楊母希望能讓涵妮「避免一切感情的困擾」,言下之意就是要雲樓和涵妮保持距離、疏遠一點,以免兩人發生愛情。此時,涵妮的琴聲響起,雲樓只得忍痛失約。

一連數日,雲樓在楊母的規勸下遠離涵妮,這樣的「禁令」令他很感痛苦。某日,一心想著涵妮的雲樓,意興闌珊地離開迎新舞會,回家時竟見到涵妮蹲坐在樓梯間等待。雲樓再也無法壓抑內心情感,決定向涵妮示愛,只是當涵妮聽到雲樓的表白時,卻因內心太過激動而昏倒。
楊母對雲樓非常不諒解,認為他沒有遵守「遠離涵妮」的約定,而險些造成難以彌補的遺憾。楊母原要請雲樓搬家,未料,雲樓卻說自己願意一輩子不結婚來守候涵妮,令剛甦醒的涵妮萬分感動,請求父母務必讓雲樓留下。
此後,雲樓將所有的空閒時間都留給涵妮,她也因此有了活潑健康的氣息。一天,兩人來到海邊戲水,涵妮看海上浪花激起的泡沫,突然有感而發地說:「若你手中的泡沫碎了,可以去找第二個,說不定第二個才是真正的珍珠。」

雲樓的父親來信,指責楊家為何讓生病的女兒與他健康的兒子談戀愛,要雲樓立刻回港,尖酸刻薄的用字,令楊父非常不滿。涵妮隱約感到氣氛不對,她向雲樓求證,雲樓卻善意隱瞞。
孟振寰拍電報指妻子(黃曼)病危,催促雲樓返港。雲樓回到家卻發現母親一切安好,心裡非常氣憤,只是,他的護照已被父親沒收,形同軟禁家中。雲樓擔心涵妮近乎發狂,甚至出言頂撞父親,母親無奈,只得將護照交與雲樓,希望他能成熟地處理此事。
雲樓立刻來到楊家,卻得到涵妮已經過世的消息。原來,涵妮在雲樓離開的當日,就因打擊太深而暈倒,就此離開人間。


一年過去,雲樓搬出楊家獨立生活,他依然深深懷念涵妮,令不時前來陪伴他的翠薇有些失落。某日,雲樓在超級市場遇到一位長相身材與涵妮非常相似的女孩,他窮追不捨地追問,對方的反應卻很冷淡。最後只問:「你是不是聽過我唱歌?」留下歌廳名稱後便消失在人群中。雲樓將此事告知楊母和翠薇,她們都認為是看花了眼,勸雲樓勿再以涵妮為念,
隔日,雲樓跑到歌廳去找「涵妮」,並約她到咖啡廳談談。女孩說自己名叫唐小眉(甄珍分飾),和父親同住在台北,從沒有失去過記憶,也沒有同胞姊妹。雲樓將繪製的數十幅涵妮畫像給她看,小眉滿臉不可思議,直說畫中人就是自己。
儘管雲樓對小眉說:「妳不該在這裡,歌廳裡沒有歌。」但他仍是天天到歌廳,小眉因此對雲樓有了特殊的感情。只是,雲樓靠繪畫的收入有限,無法負擔昂貴的門票,小眉聞言深情地說:「我是唱給你一個人聽的,你不來,連一個人也沒有了!」只是,雲樓無法接受小眉帶他進歌廳的建議,認為傷害了他的尊嚴,氣憤之餘更拋下小眉先離開。
當晚,小眉破例赴一位董事長歌迷的邀約,兩人在舞廳竟碰到雲樓與翠薇。雲樓莽撞地污衊小眉不知檢點、水性楊花,大受打擊的她因此決定離開歌廳。得知消息的董事長約雲樓見面,指出小眉是個潔身自愛的女孩,不應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她,雲樓深知自己有錯,決心請求小眉原諒。
雲樓到醫院探望小眉住院的父親唐文謙(韓甦),令小眉不甚高興。離開病房,雲樓向小眉告白,他解釋並非將小眉視為涵妮的替代品,而是真正的愛情。


雲樓帶小眉到楊家,所有人都對她們的相似感到不可思議。楊母詢問小眉父親的名字、小眉的生日,這才說出涵妮與小眉竟是雙胞胎姊妹的往事。
原來,二十多年前,楊母多次流產後生出的女兒也告夭折,醫生更說她從此無法生育,令楊母難以接受。此時,她聽到隔壁嬰兒的哭聲,雙胞胎的母親卻因難產過世,便想收養其中的一個孩子,而她就是涵妮。
楊氏夫妻將對涵妮的愛延續到小眉身上,安排她到自己的公司上班。只是,小眉很有骨氣,希望能具備足夠的技能時再去任職。

雲樓與小眉感情日增,但雲樓的父親卻聽聞兒子與歌女戀愛而趕來台灣興師問罪。他先是責備楊家未盡長輩的職責,放任雲樓墮落,後又希望以金錢逼退唐家父女。然而,小眉對他的各種攻擊不為所動,堅持維護與雲樓的感情。孟父見小眉並非愛慕虛榮的女孩,且兒子也誓言非小眉不娶,無計可施之下只得答應兩人結婚,成就美好姻緣。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參考資料:
1.謝鍾翔,「『風從哪裡來』、『路』是人走的 李行欲趁『彩雲飛』」,《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8月9日。
2.謝鍾翔,「星星點點 鄧光榮甄珍拍『彩雲飛』」,《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10月23日。
3.謝鍾翔,「彩雲飛排定黃金檔期 李行全力衝刺」,《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12月19日。
4.黃仁編著,《電影阿郎白景瑞》,台北:亞太圖書,2001。

3 則留言:

  1. 太喜欢彩云飞,无奈原版李行导演都找不到了。。

    回覆刪除
  2. 超愛甄珍和鄧光榮的組合,所以我一直無法接受所謂的二秦二林,可能先入為主吧,我一直認為甄珍是最美的,即使到現在我還是覺得她很美。

    回覆刪除
  3. 同感。甄珍確是無可取代的頂級,再也找不到這樣戲路寬廣又討人喜歡的明星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