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7年7月23日 星期一

【廣播】縱橫影壇的俏皮妞兒…甄珍


縱橫影壇的俏皮妞兒…甄珍

六0年代中期,導演李翰祥得到大馬「國泰機構」及台灣「聯邦公司」的支持,離開老東家「邵氏」,赴台組織「國聯電影公司」。他原本希望吸收當時瘋魔台灣的「梁兄哥」凌波加盟,未料,經過明爭暗鬥,僅帶來甫自「南國實驗劇團」結業的年輕演員江青、汪玲。
少了足以獨當一面的台柱,李翰祥將挖掘極具潛力的新星,視為創業後的首要目標。除簽下小大鵬平劇隊的鈕方雨及福州戲知名坤角李登惠,也公開招考演員,更由此挖掘紅遍七0年代的文藝巨星…甄珍。
圓圓的眼睛、圓圓的臉,搭配多樣可愛的表情。甄珍初入影壇時,走青春活潑路線,從〈天之嬌女〉(1966)、〈幾度夕陽紅〉(1966)到〈遠山含笑〉(1967)、〈陌生人〉(1968),甄珍飾演和自己年齡相仿的少女角色,聰明又帶點頑皮,很討人喜歡。
儘管甄珍在與江青、汪玲、李登惠、鈕方雨合組的「國聯五鳳」中年紀最輕,也不若前兩位受重視,但她獨特的氣質已獲得許多影迷的青睞。「國聯」結束,甄珍陸續參與李行、白景瑞執導的文藝片,與一線男星鄧光榮、謝賢、秦漢、秦祥林搭檔,開啟她的黃金生涯。直至七0年代中期,她芳華正茂、演技純熟,港台票房甚至擊敗戰無不勝的武俠片,奠定文藝首席女星的地位。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7年7月19播出〈明星回顧「甄珍」及其作品「彩雲飛」(上)〉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7/19
節目摘要:甄珍、電影〈彩雲飛〉
播放歌曲:〈彩雲飛〉同名主題曲「彩雲飛」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該處有更多老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甄珍
原名章家珍,浙江杭州人,1948年生於北平,泰北高中畢業,文化五專肄業。父親是軍人,母親張鳳曾是「滿映」演員。1964年,當時就讀金陵女中三年級的甄珍參加「國聯」主辦的演員考試,成為1,384名應徵者中,唯一的錄取者,李翰祥認為她是所有甄試者中的珍品,因此取藝名為「甄珍」。
甄珍在「國聯」共拍攝八部電影(其中〈女記者〉(1967)未完成),直到公司因財務問題結束,她才轉入「中影」,陸續參與〈新娘與我〉(1969)、〈今天不回家〉(1970)等電影,演技更見成長。1971年,以李翰祥導演的歷史古裝片〈緹縈〉,榮獲第十七屆亞洲影展最佳女主角獎的肯定,成為華人影圈少數兼具票房與演技的年輕女星。
1974年3月,甄珍與相戀六年的粵語紅星謝賢結婚,婚後定居香港。此時主要為謝賢創辦的「謝氏兄弟影片公司」拍片,作品不減反增,可惜的是,量的增加並未提升製作品質,票房賣座但口碑未如前期。1976年兩人宣告離仳,結束為時兩年的短暫婚姻。返台後,甄珍與導演兼作曲家劉家昌相戀。1978年隨劉赴美結婚並發展,逐漸減少電影演出,婚後育有一子。八0年代初期,正式退出影壇。目前定居美國,生活愜意自在,除了心寬體胖,外貌與過去差異無幾。


誤觸銀海
甄珍在接受影評人焦雄屏訪問時,提到自己投入影圈的經過,實在有些誤打誤撞。據甄珍的說法,當時一位同學拿她的照片去應徵「國聯」考試,並替她改名「張珍珍」。數日後,通知面識的信件寄至章家,基於目睹大明星江青、汪玲的好奇心驅使,她才去參加考試。
當時十六歲的甄珍對演戲一竅不通,為應付〈辛十四娘〉的古裝考題,她回想起先前看過十一次的〈梁山伯與祝英台〉(1963):「就把它所有的東西,包括樂蒂的表情全部擺進去。」(焦雄屏,頁259)由於台詞全部忘光,她只能安靜地「走到那兒照照鏡子,繞回來往那一坐。」就在甄珍膽戰心驚地考試時,擔任主考官的李翰祥卻「看完站起來就走」,本以為希望渺茫,未料兩個月後,「國聯」職員拿著合同登門拜訪,開啟她的銀色生涯。
甄珍和「國聯」的合約長達七年,月薪1,400元。對於這紙抄長合約,她自己推估的原因在於:「李導演大概覺得我太小,演小孩又太大,演少女又太小,所以要等一段時間。」(焦雄屏,頁260)不過,加入後不久,甄珍就被納入「國聯五鳳」之一,時常出現在專屬刊物《國聯電影》。七、八個月後,甄珍陸續得到〈幾度夕陽紅〉(1965)、〈天之嬌女〉(1966)的演出機會結束「紙上明星」的生涯。


天之嬌女
甄珍考入「國聯」的演技,是揣摩樂蒂在〈梁祝〉的身段動作,而她所主演的首部電影〈天之嬌女〉,也是配合黃梅調熱潮而拍攝的古裝歌唱片。只是,導演宋存壽覺得黃梅調唱爛了,為求創新,決定改用台灣調。他找來甫自德國學成的音樂家史惟亮作曲,但他的作品學院味太濃,不夠通俗,也較難上口,(焦雄屏,頁232)經過姚敏的調整還是不太成功。附帶一提,〈天之嬌女〉內的部分歌曲與同樣改編自台灣民謠的歌曲「青蚵仔嫂」、「傻瓜與野丫頭」等相同,因此現在聽來別具親切感。
事後多年,甄珍談起擔綱演出的〈天之嬌女〉,仍是心驚肉跳,她笑說:「開始時連機器在哪裡都不知道,……我就又把〈梁山伯與祝英台〉所有的姿勢擺進去。」(焦雄屏,頁260)雖然電影成績平平,但甄珍飾演嬌女嚴蘭貞卻是刁蠻可愛,儘管稍有新人的生澀感,卻已找到適合自己的戲路。
其實,在〈天之嬌女〉前,甄珍已成功詮釋〈幾度夕陽紅〉裡恣意任性的富家千金何雙雙,證明自己的表演才華。演出前,甄珍也是揣摩其他電影裡的類似角色:「演〈幾度夕陽紅〉時正好看了〈春風秋雨〉,片中有一位十六、七歲的反叛少女仙度拉‧蒂,我從裡面套了一些東西出來,其他全憑我自己的感覺。」(同前)相較被李翰祥送至日本進修表演,演技依舊欠火的汪玲,甄珍這位只靠看電影就能學戲的超級新人,真是「國聯」的珍寶。


淘氣大胃王
「國聯」解散後,甄珍加盟「中影」,主演白景瑞執導的〈新娘與我〉(1968)和〈今天不回家〉(1969),活潑可愛的形象更為鮮明。據甄珍的說法,「小淘氣」的外號源自一場飯局,當時她捏住一位不肯喝酒記者的鼻子,硬生生把酒灌進對方嘴裡,鬼馬作風因此傳開。說到這兒,甄珍不忘加一句喊冤般地解釋:「其實我沒有那麼皮!」(焦雄屏,頁262)。之後,甄珍一連接拍數部以「淘氣」為主題的電影,如:〈淘氣姑娘〉(1971)、〈淘氣公主〉(1972)、〈淘氣夫妻〉(1972)、〈淘氣三千金〉等。雙十年華的她,露出甜甜的微笑,搭配有點兒大小姐脾氣的頑皮性格,很類似近年掀起的「野蠻」風潮。
對甄珍的頑皮,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新娘與我〉裡的一幕。劇中,甄珍為求父母答應婚事,使出絕食招數,不同於樂蒂在〈梁祝〉中由銀心代收碗筷的含蓄偷吃,甄珍一邊將餅乾往嘴裡塞,一邊大吼:「我要絕食!」當貼心妹妹送來蛋糕時,她反倒氣呼呼地喊:「快餓死啦!」說完就大口大口吞蛋糕。更可愛的是,當母親突擊檢查時,慌張的甄珍竟把油膩膩的蛋糕塞進睡袍裡,慌亂間還踢翻餅乾盒,嘴裡直嚷著「絕食」,臉上卻露出「被抓包」的心虛表情。
其實,甄珍在〈白屋之戀〉(1972)、〈一簾幽夢〉(1975)、〈真真的愛〉(1977)裡清一色有賣力大吃的戲碼,只見她迫不及待地往嘴裡塞,就像參加大胃王比賽的選手。我至今仍未見到第二個女演員,能吃得像她那麼自然隨心,沒有半點作戲的尷尬。
簡短的「暴食」演出,就可看出甄珍渾然天成的喜劇效果,自然到像是把銀幕下的自己呈現出來,既真實又可愛。喜劇演員難得,漂亮年輕的女性喜劇演員更如鑽石般稀有,甄珍兼具內外條件,配合一流的編導組合,難怪能夠在新人猶如過江之鯽的影圈迅速竄紅。

言情經典
七0中期,甄珍由小淘氣轉型為「戀愛中人」,整日愛得死去活來。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夢幻劇情,在甄珍演來卻多了份真切,或許就是這份演戲功力,讓她躍升港台最受歡迎的女主角。文藝片裡,甄珍多半飾演個性開朗、獨立堅強的平凡少女,她力爭上游、自立自強,金錢絲毫不能動搖她的心智。在林鳳嬌、林青霞崛起前,甄珍是同類電影裡的一枝獨秀,搭配任何男主角都是賣座保證。
據我的觀影經驗,甄珍的優勢在於可愛亮麗的外型與自然婉轉的演技,即便劇本複雜荒誕如〈盲女奇緣〉(1975),她仍能中規中矩地詮釋自己的角色,使電影不至於荒腔走板。可惜的是,文藝片雖然開創甄珍演藝生涯的高峰,卻也壓縮在古裝及喜劇類電影的表現,對戲路甚廣的她而言,卻是得失難料。


甄珍的愛
1973年6月,電影圈盛傳甄珍與謝賢(1936~)即將結婚的消息,報導指出:「甄珍與謝賢的感情是圈內有目共睹的,兩人雖然也鬧點小彆扭,但總是很快就『煙消雲散』。」此時,甄珍主演的〈窄梯〉(1973)、〈彩雲飛〉(1973)接連在港九創造破百萬港幣的票房紀錄,行情水漲船高。結婚對她似遠又近,一方面想趁顛峰狀態再演兩年,另一方面卻又遇上「看似不錯」的姻緣,婚期指日可待。
時隔九個月,甄珍已是美麗嫁娘,與謝賢定居九龍廣播道的花園洋房。她笑說自己不是好太太,對做菜完全不在行,一旁的丈夫倒是萬分體貼:「我燒給妳吃,不一樣嗎?」恩愛羨煞旁人。婚後不久,甄珍、謝賢聯袂回台參與〈一簾幽夢〉(1974)的拍攝,巧合的是,他們在片中也是一對夫妻,還得聯袂赴韓拍攝外景,對忙於工作的兩人而言,是千載難逢的「補度蜜月」機會。
婚後,甄珍成為「謝氏」的王牌,謝賢善於利用這位紅星太太,〈盲女奇緣〉、〈大富之家〉(1976)……片子一部接著一部拍。據當時報導,身為老闆娘的甄珍,並未拿到合於身價的片酬,看似光鮮亮麗的她,實際成了丈夫公司的固定班底,長此下去,再多的愛情也有被榨乾的一天。1976年12月,兩人協議分居,銀色夫妻劃下句點。
結束與謝賢的婚姻,甄珍回到台北拍片,沒多久,就與鬼才劉家昌(1941~)熱戀。據劉近期接受媒體專訪時的說法,其實他早在甄珍加盟「國聯」時就鍾情於她,但當時甄珍年紀太小,自己也缺乏「足以展開追求」的基礎,只得無奈放棄。矛盾的是,表示「自始自終最愛甄珍」的劉家昌,卻先與同屬「國聯五鳳」的當紅女星江青相戀結婚,唯同樣短暫結束。
未幾,甄珍和劉家昌戀情浮上檯面,並於1978年宣布結婚。兩人成為生活及事業上的伙伴,甄珍減少拍片工作,轉至商業發展,赴美經營飯店;劉家昌則全力培養甄珍的妹妹銀霞(本名章家興)接班,不只為她量身訂做適合的劇本,更撰寫多首膾炙人口的電影插曲,如:「蘭花草」、「妳那好冷的小手」等供銀霞演唱。

甄媽厲害
七0年代,記者、影迷都知道甄珍有位非常能幹的媽媽,全權打點女兒的演藝事業。或許因為自己曾是電影明星,甄媽對銀色世界並不陌生,更由於深諳人情世故,而與許多影圈人士交好。
相較於外界對她「名星媽」的印象,甄媽自己倒不很同意:「也許我跟別人觀念不同,女兒當名星照顧的責任絕不能疏忽,尤其是甄珍的體質也不是頂好,我經常陪著她是為了便於看護,沒想到這樣竟引起了這麼多的誤解。」(梁汝洲,頁63)作者坦承自己也有這樣的誤解,但文字間卻又一再強調甄媽能言善道的「四海」性格。爐火純青的她,不僅為女兒擋下許多演戲以外的應酬邀約,更和製片、導演維持好關係。


粟子曰甄珍
第一次欣賞甄珍的演出,是和鄧光榮主演的〈白屋之戀〉,劇中她滿頭大汗、手忙腳亂煮「百科全書麵」的畫面,實在活潑自然到不行。從此「甄珍真可愛」便成為的常用句,只要看她的電影,總會不自覺連說好幾次。
實際上,甄珍「能哭能笑、能靜能鬧」的本領,女明星裡堪稱一絕,譬如:〈真真的愛〉裡飾演打柔道、踢足球的獨立女孩;〈彩雲飛〉中又是心臟衰弱的文藝少女;即使是〈海鷗飛處〉裡變換多重角色,捉弄男主角的調皮千金,甄珍演來也沒有半點嬌縱討厭的感覺。
無論演出何種類型的角色,甄珍總是很自然地將劇中人內化為自己的一部份,觀眾明知到甄珍是演員,看電影時卻又完全融入。因此,每部作品裡不只有甄珍的影子,也有獨立的角色形象,而她不僅是受影迷瘋狂追逐的明星,也是善於塑造角色性格的實力派演員。

參考資料:
1.謝鍾翔,「甄珍 謝賢 好事近」,《聯合報》第九版,1973年6月27日。
2.陳長華,「甄珍回娘家」,《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6月16日。
3.本報訊,「一簾幽夢開拍」,《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8月22日。
4.焦雄屏,《改變歷史的五年:國聯電影研究》,台北:萬象,1993。
5.梁汝洲,《星媽‧導演‧娛樂圈》,台北:遠大文化公司,1977。

3 則留言:

  1. 彩云飞我相当喜欢的琼瑶小说之一,这部电影剧情 比海鸥飞处更欢快,无奈为什么一直没有正式版,因为COPY都飞了,李行导演也没有办法,连邓光荣签名都称怎么没有《彩云飞》啊,好期待清晰DVD,兴发公司老板把这部拿到哪去了嘛

    此片精彩,歌曲更是经久不衰

    回覆刪除
  2. shesely:
    〈彩雲飛〉在許多心目中都是經典,可惜一直找不到清晰版影片。儘管手邊的模糊異常,但總算還能一睹面目,可謂不幸中的大幸吧!
    近期會在節目中介紹〈海鷗飛處〉,屆時歡迎您的收聽與留言。

    回覆刪除
  3. 想要甄珍電影的海報嗎?【遠山含笑】、【淘氣xxx】、【今天不回家】等等,我都有。聯絡我吧。(eddyshkang@hotmail.com)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