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

除夕旺火秀


除夕旺火秀
粟子

「今年準備的柴火特別漂亮!」早在除夕前幾日,外公已迫不及待將收集多時的木柴陸續搬至「攏旺火」預定處。和過往參差不齊的樹枝相比,今年使用粟爸整修圍牆剩下的廢料,一塊一塊宛若雙胞胎兄弟,無怪負責主辦兼放火的外公樂不可支。說起粟家的「攏旺火」傳統,源自外公綏遠家鄉(即今日內蒙古自治區)的習俗,在除夕午夜時刻放鞭炮、燃火堆,象徵舊去新來、除舊佈新。
粟媽小時,父親每年都會在家中的小院子「放火」,總惹來家中成年女眷強力反彈,畢竟烈焰沖天、水火無情,弄不好,難保大年初一無家可歸!輪到我小時,由於全家搬進公寓(附帶一提,當時建商廣告號稱是「鄧麗君的家」結果想當然爾她只是代言未曾入住,若在今日肯定被告吧?!),旺火只得被迫暫時走入歷史……直到數年後,因緣際會購入一小塊農地,停辦多時的「攏旺火」才又重起爐灶。


麻將與旺火是外公在過年期間最熱中的活動,一靜一動,交集點正是刺激!除夕的十一點四十五分,重頭戲即將登場,首先將粟媽發狠購入的一千響鞭炮掛上樹枝,再將些許汽油倒入火堆……話說外公與粟媽這對父女都屬急性子,三秒內必要點著,可謂另類劉文聰!
鞭炮準十二點引燃,劈哩啪啦響徹雲霄,接下來就是把蕃仔火丟進柴堆,在汽油的助陣下,不一會兒便火光四射、既暖又亮。空地風強,得時時注意火星與白煙,與此同時,也需適時調整木柴位置,讓火堆維持美好姿態。旺火持續燃燒約莫一個鐘頭,漂亮木柴轉眼已成黑漆漆的灰燼,我心底也浮現一種與舊日種種告別的暢快,與其說是儀式,或許更能視為是一種心理癒療的象徵。


準備放置在旺火堆上的文字時,一向重視意頭且樂於接受新知的外公,特地寫上「春福防毒」四字。「春」、「福」屬春節常用文字,但為何要「防毒」?外公解釋:「電視上說今年毒多,不可不防呀!」粟家從來寧可信其有,況且無論毒蛇毒草或毒計毒心都是防著點好!
隔天,外公致電遠在內蒙的親戚晚輩,得知對方也舉辦「攏旺火」,一派開朗道:「咱們這兒也有攏吶!」電話那頭卻傳來奇妙疑惑:「您們台灣不像咱內蒙,人多地方小,都住在高樓裡,哪兒燒旺火?」「這個小子……」外公頓感好氣好笑,為解釋旺火地點,又多費一番唇舌。聽到這,腦海浮現之前從北京返台前,當地朋友的玩笑話:「您又要回您的小島啦!」「這個傢伙……」我吐出與外公異曲同工的OS。


相關文章:
1.粟家過大年…油酥芝麻燒餅篇
2.粟家過大年…攏旺火篇
3.粟家過大年…年夜飯篇
4.庖丁解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