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吉隆坡的印度味


吉隆坡的印度味
粟子

小朋友口味的我,向來排斥蒸煮一類清淡料理,熱中過分的炸燒燴式重口味,想當然爾,濃稠辛香的咖哩系列可謂正中下懷……寫到這,腦海立即浮現吉隆坡中央市集(Pasar Seni)周邊的印度餐廳,那怕語言不通,由辣燙咖哩挑大樑的各類食物,絕對隨便點隨便讚。有趣的是,擺滿各式餐點的自助櫃臺竟是超乎想像的「單調」?!除了米飯與拉餅,皆是深淺不同的黃,一度懷疑自己進入「黃白」世界。儘管沒有繽紛色彩,滋味依舊誘人非常。誰說色香味要素缺一不可?印度菜正是黃色旋風的最佳代言。


鄰近電車中央市集站、蘇丹路(Jalan Sultan)口,有間名為「HAMEED’s」的印度小館,日日餵飽無數飢腸轆轆的在地人。基於相信地頭蛇(沒有負面意涵)的道理,豈有不嘗嘗的道理!「HAMEED’s」裝潢類似台灣平價自助餐,店內可稱整潔明亮,雖然桌子稍油地板稍黏,卻不失為生意太好以致無暇整理的明證。食客以印度裔為主,不時可見身著傳統服飾—紗麗的老中青女性,別於一街之隔的中國城,異國風味頓升。
店內分為熟食與飲料兩個區塊,留著小鬍子的老闆來往奔波,一會兒調奶茶、一會兒舀咖哩,忙得不可開交。看著高掛最顯眼處、猶如「有字天書」的菜單燈箱,我們決定「眼見為憑」,以最原始的視覺喜好挑選晚餐。「炸雞控」如我,自然不肯錯過裹著厚厚辣椒粉的咖哩炸雞;「炒飯控」如粟媽,肯定不能放過油亮逼人的印式炒飯;「麵食控」如粟爸,當然不會忘記別具特色的印度拉餅……各有所好的粟家,東一道西一盤,三兩下累積一疊便當。
臨去秋波,又點了幾乎人手一杯的印度拉茶。老闆使出兩杯交替對倒的絕技,大器的他就算不慎灑至地面仍不改色,實在過癮。只是,當我接到老闆貼心綁妥的塑膠袋時,心底卻馬上浮現數款「繩子鬆脫導致奶茶落地炸裂」的可怕幻想。不似家鄉連同吸管整體束住,他僅用塑膠繩捆住袋子一端,其餘二分之一完全開放。妙的是,拎的位置與喝的角度彷彿經過精密計算,就像舊時的秤鉈,輕鬆保持完美平衡。


中央市集北門、巴生河(Sungai Klang)畔,可見佔地開闊的「Annene Nasi Kandar」餐廳,為對付好奇的觀光客,店家貼心提供附照片的菜譜,想吃什麼一目了然。無奈當下剛吃過午餐,胃袋已近爆滿,幾番考慮,現場製作的拉餅雀頻中選。只見印度大叔接到訂單後,瞬間將一小陀麵團甩成薄如蟬翼的麵餅,動作之快,令我想到亂馬的天津甘栗拳!
拉餅與咖哩醬汁聯袂登場,前者酥脆之餘保留清爽麵香,後者看似單調實際蘊含多種食材甜味,搭配一起,便造就絕世無雙的美味。品嘗鹹點同時,甜飲冰奶茶跟著登場,杯子雖小,內容物卻是紮紮實實的十分滿,禁不起些微搖晃。「如此為什麼不換大一點的容器?」疑問同理可證於香港茶餐廳,難道是要考驗服務生與客人的平衡感。


「HAMEED’s」與「Annene Nasi Kandar」的套餐(主菜+主食與配菜)消費都在10馬幣以內,炒飯、拉餅(配佐料)等單品為5馬幣左右,飲料則是1.5~2馬幣,算是平價且具道地的異國美食。印度餐館可用英語溝通,無須擔心雞同鴨講,菜單多以馬來文呈現,想吃咖哩飯找「Nasi」準沒錯,想嘗拉餅記住「Roti」就OK。一直以為咖哩不就是咖哩?!直到此次見識地道印度餐,才明白箇中博大精深,無怪當地人能不分晝夜一吃再吃又吃。還沒機會到印度?不妨先在吉隆坡試試這擁有千年歷史的黃色魅力。

相關文章:
1.馬來西亞自助行 新關仔角大開吃戒
2.檳城飲早茶
3.UO!吉隆坡中國城有豔遇
4.茨廠街內餤美食
5.Malaysia 馬來西亞
6.Eating 粟子貪食記
7.About Suzi 粟言粟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