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5月7日 星期一

【廣播】夫婦之道…李湄主演〈雨過天青〉


夫婦之道…李湄主演〈雨過天青〉
粟子

「夫婦之間必須相忍相諒,對小問題必須平心靜氣的處理,聽信纏言足以破壞夫妻感情,雙方都應列為戒條。」由李湄、張揚主演的家庭倫理片〈雨過天青〉(1959),講述一對再婚男女所面臨的挑戰,平凡寫實又不失戲劇性。片中,感情頗佳的兩人,因男方胞姐的挑撥而衝突頻生,相較處處忍讓、嘗試溝通的妻子,將事業遭錯推給另一半的丈夫顯得不可理喻……觀眾透過影片一眼參透的對錯,來到現實生活卻不定能如此理性,畢竟人非聖賢、誰不爭功諉過。一向極富摩登魅力的李湄難得洗淨鉛華,飾演身著粗布短衣、為家計擔憂奔忙的平凡少婦,她與小職員張揚共組家庭,不只是自己女兒的母親,也成為另一個孩子的繼母。如此貼近普羅大眾的角色與情境,銀幕上下,對這位徜徉水銀燈下的冶艷女星而言,都是新鮮體驗。
臥虎藏龍的「電懋」,自然有比李湄更合適〈雨過天青〉的人選,挑上她,是險招亦是高招—險在一不小心便可能打破性感尤物的女神地位;高在藉由截然不同的作品,展現內斂深厚的演技。事實證明,無論是神采飛揚的歌舞明星、世故獨立的女作家抑或委曲求全的母親,作為影壇才女的李湄,確有演什麼像什麼的才智才能與才華。


相忍為家
「李湄已是寡婦,既然有了一個丈夫,便全心全意去博得丈夫的歡心,她善待前妻的兒子,視同己出,對丈夫的親友,極恭順的能事。」〈雨過天青〉裡,李湄和張揚各自經歷一段婚姻,亦分別與對方死別,經由介紹結褵,彼此皆屬溫和敦厚的善良個性,加上曾經失去的痛,於是更珍惜再次來臨的幸福。光明的未來,卻因大姑「寡婦是不祥人」(難道鰥夫就不是?)的迷信蒙上塵埃,面對夫家冷面相待,背負莫須有罪名的她只得以行動挽回頹勢—將重重怒氣苦惱壓抑心底,繼續發自內心地對丈夫孩子好。
別於繽紛歌舞、文藝喜劇的外放形象,李湄以細膩平實的方式處理內心戲,不僅是從影以來的突出精湛之作,亦是令觀眾驚豔的破例。「李湄的潛能,彷彿還沒有更理想地給發揮,也未曾獲得廣泛的認可。」作家黃奇智坦言李湄的能耐絕非她的電影作品所能涵蓋,即使飾演不太適合的「中下或低下層女性」的「爛衫戲」,也一樣有「很不俗、教人入信」的表現。此外,儘管是有幾分迫於生計而再嫁的繼室,李湄也非傳統戲劇中逆來順受、柔弱毫無主見的小女子,一如黃奇智分析:「這角色有著強烈的性格,雖委婉但仍會反抗,絕對符合李湄那堅強的現代女性形象。」也就是說,李湄在保有明星光環之餘,也凸顯演員價值,為〈雨過天青〉的寡婦角色增添屬於她本人的特色與風采,無怪時隔多年,李湄仍將此片視為從影生涯中的代表作。


小宇印象
「我記得拍《雨過天青》時,在鏡頭與鏡頭之間的空檔時間,大家無事可做,李湄有時會教我們唱一些電影插曲,……我認為她不會為了易於投入角色而非常專業地跟我建立一種『母子關係』,她不會想到這個層次。」童星出身的作家鄧小宇,談起這段「電懋」生涯,言談間難掩幸運—親歷過那幾年黃金時期,見證那種海派生活方式。五彩繽紛中,也包括駕駛「美國佳士拿巨型房車」到片廠的李湄。沒有大明星的架子,鄧小宇眼中的李湄會和大家一起開飯(幾乎所有「電懋」明星都是如此,如同大家庭般),對劇組演員也很親切。
「看到鄧小宇依偎李湄左右,親密之狀,真的與親生母子無異,鄧小宇的媽媽看到了,幾乎要跟李湄吃醋呢。」平日,李湄在片廠與鄧小宇說「半鹹半淡」的廣東話,有次她問「兒子」想要什麼禮物,當聽到答案是「洋娃娃」時,鄧小宇笑言:「她瞪大眼睛望著我,似乎在想:你不是男孩子嗎?」難得的是,李湄做這些並非為了戲,沒有心機與計算,而是不自覺這樣做,就像鄧小宇的解讀:「純粹是為了大家開心。」
另一位童星陳寶珠,是日後粵語青春片的主力,和蕭芳芳、馮寶寶、薛家燕並列「七公主」。此時的她不過十二歲,已有不俗表現,鄧小宇稱讚:「在《雨過天青》演得非常好,國語也很流利,也不知道為什麼說得那麼好。」陳寶珠在片中是李湄於前段婚姻生下的女兒,早熟懂事的她很明白母親的處境,除細心照料弟弟,更瞞著家人到餐廳打工,藉此減輕繼父負擔。至於「電懋」的「永遠女配角」蘇鳳,於〈雨過天青〉中又是女主角妹妹的不二人選,鄧小宇對她有一語道破的絕妙形容:「她的娛樂性來自她無可再生硬的演技。」、「她的善良令到你煩,宜得摑她一巴掌。」與丁皓、雷震同期入公司的她,永遠是善良記者筆下「不爭先不落後」的最佳綠葉。


好男人?
「如果他稍微放開一些,那他的吸引異性的力量就會大大的減低了。」記者認為張揚的魅力就在害羞靦腆的神情,以及不知是真不知還是裝不知的遲鈍,對比陳厚近乎阿飛的凌厲機智,溫文儒雅正是他走紅影壇的賣點。
時裝片中,具書卷氣的張揚常扮演坐辦公室的白領,有時是藏身獨立辦公室的富少爺,有時是和同事共享空間的兢兢業業小職員,前者汽車洋房美女應有盡有,後者雖然收入有限,倒也能悠哉享受小資生活。〈雨過天青〉裡,張揚雖有份足以養家活口的工作,卻因家累重而日日為錢煩惱,復以遭到辭退,心緒煩亂至極,便遷怒任勞任怨的新婚妻子。從影以來,張揚最擅長詮釋這類「缺陷好男人」—善良卻容易被煽動;明知誰也不能怪,卻忍不住怪罪無辜的第三者;明知自己有錯,卻又惱羞成怒以傷人言詞反擊;將自私包裹在無私的糖衣中,還要看透一切的另一半含笑吞下……最重要的是,他都能在女主角徹底看破前翻然悔悟,真心誠意低頭認錯。這樣的男友或丈夫不能說壞,但說好又難免言過其實,說穿了,就是吃五穀雜糧的平凡男人。


「這一類的婚配,現在社會中是極普遍的,由於男女雙方的經濟條件都差,大家沒有什麼苛求,往往在媒人的說合下,兩家子就變成了一家子。」For better ...... for worse,〈雨過天青〉的英文片名更顯睿智,對獨自扶養孩子的鰥夫寡婦來說,旁人眼中互補的結合,究竟是讓雙方的日子過得更好還是更壞?坦白說,就算沒有親戚從中作梗,夫妻也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重要在於能理性平和地溝通,而不是像張揚飾演的丈夫那般亂發脾氣、離家出走。
夫妻互動沒有標準教條或能夠依循的課本,得從實際生活中慢慢磨合體悟,找到合乎彼此性情的相處模式,單靠一方的忍耐並非長久之計。〈雨過天青〉裡李湄除被視為原罪的寡婦身份,其餘無論相貌持家修養都好得無可挑剔,卻因一再容忍導致被軟土深掘……當然,她的劣勢正源自再婚的身份,在性別不平等的現實下,擁有相同條件的她與他,前者常是自覺理虧的一方。

參考資料:
1.黃奇智,「李湄和喬宏」,《國泰故事(增訂本)》,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9,頁202~205。
2.鄧小宇口述,「鄧小宇:電懋的世界」,《國泰故事(增訂本)》,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9,頁266~275。
3.鄧小宇,《吃羅宋餐的日子》,香港:三聯,2009,頁31、195。
4.國際電影畫報社編,《雨過天青》電影本事,香港:國際電影畫報社,1959。


雨過天青(For better ...... for worse)
導演:岳楓
編劇:岳楓
演員:李湄、張揚、蘇鳳、田青、鄧小宇,陳寶珠,劉茜蒙、李允中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首映時間:1959年8月20日(香港)
劇情簡介:
屋內一片喜氣洋洋,高永生(張揚)與陳美娟(李湄)在高家舉行婚禮。歡樂氣氛中,小虎(鄧小宇)是最興奮的一個,他雖不明白這件事對他造成什麼影響,但爸爸說過,今天他將有一個新媽媽。看著活潑可愛的小虎,美娟打心底喜歡,暗暗決定要像愛親生孩子般的照料他。幸福洋溢中,只有永生的姊姊(劉茜蒙)不以為然,她認為弟弟僅是受薪階級,財力有限,負擔一子已經吃力,何況美娟是帶著一個女兒的寡婦……「寡婦進房,家敗人亡!」她再三勸誡永生,甚至拒絕出席儀式。
秀娟(蘇鳳)見姊姊覓得如意郎君,很替她高興,臨去前,美娟拉住妹妹小聲道:「大梅(陳寶珠)這孩子妳暫時替我照顧照顧。」女兒大梅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她不反對母親再嫁,只是擔心母女倆在新家被欺侮。秀娟猜知外甥心思,好意勸:「妳不要怕,現在的爸爸人很好,再說,妳對他好,他也會對妳好,以後你們是一家人了,日子久了總會有感情的……」大梅憶起逝去的生父態度一向很差,由衷希望繼父能善待母親。來到新家,大梅顯得格外拘謹,永生與小虎對她熱情招呼,令美娟母女安心不少。


解決兒女問題,永生想起了自己的姊姊,想用美娟的賢淑打動她的心。一週後,他帶著一家四口去拜訪姊姊、姊夫(李允中)……「就是她?」小虎口中的姑媽坐在牌桌上,一臉不削地看著美娟,接著將目光轉向大梅:「這是她帶來的?」如此不客氣的口吻、不協調的場面令永生頗為尷尬,美娟深覺遭人輕視,臉上浮現不悅。過了晚飯時間,姑媽還沒有停手的意思,小虎、大梅餓得受不了,永生只好先行告辭。
家中有兩個學齡孩童,經濟負擔沈重,美娟也想盡一己之力,欲洗衣貼補家用,永生憐惜道:「好是好,就是妳太累了。」兒女相處愉快,美娟、永生感情也濃,一家和樂無比。未料晴天霹靂,永生服務的公司倒閉,經理自殺,他也跟著失業……


永生整日躲在家裡唉聲嘆氣,美娟固然著急,又不好加添丈夫壓力:「我再多收點衣服來洗,家裡吃飯還不要緊,可以對付的,再托托朋友找事吧!」然而,永生仍無法解開心結,埋怨再婚導致負擔加重,是讓己走投無路得元凶。得知弟弟失業,姑媽特意前來探望,不僅對美娟冷言冷語,更趁機向永生灌輸「寡婦不祥」的迷信:「你瞧,還沒有滿一百天,你就失業,總算你父子還保全命……」她嘮嘮叨叨講個不停,永生唯唯諾諾答應。
幾週過去,永生遲遲未覓得新職,房租遲交、學費欠款,孩子只好暫時停學。懂事的大梅幫母親燙衣,卻不慎把父親的襯衫燒焦。永生聽美娟說:「還好,是你爸爸自己的。」一時怒火攻心、趁機發作:「我的不用賠了,你們燒吧!我就這麼一件好的襯衫,你們還要給我燒壞!」他厲聲責備大梅,她難過得奪門而出,滂沱大雨中,躲進秀娟任職的茶樓。「近來爸爸和媽媽常常爭吵。」大梅啜泣道,她希望二姨幫忙介紹一份工作:「家裡少一個人吃飯,爸和媽就會少吵架了!」秀娟承諾會協助想辦法,唯要大梅先返家,以免母親擔心。來到家門口,只見小虎搖搖晃晃起身,原來他為追趕姊姊淋雨感冒、正發高燒……眾人不見永生蹤影,秀娟男友李自新(田青)趕緊請來醫生,美娟自責非常。


「為了他失業的心情是苦悶的,我什麼也忍耐,他還受了姊姊的毒,說我寡婦命,帶來晦氣,害他失業,妳想,這些話教我怎麼能受呢?」美娟淚眼向妹妹訴苦,秀娟只得好言安慰。深夜,美娟、大梅照料小虎,大梅說出希望母親答應她外出工作的願望:「我去了家裡可以省掉一個人吃飯,爸爸的脾氣也會好一點。」母女相擁而泣。永生終於歸來,得知兒子生病,竟也推到妻子頭上,話中難掩憤世嫉俗:「總是我倒楣,我倒楣,娶錯了妳!倒楣!」美娟聽丈夫的態度與姑媽無二,知道他受了姊姊的挑撥,內心又是一陣酸。
隔日,姑媽見美娟給小虎餵食稀飯,急急將她推開:「你不知道人家存心毒你!」美娟忍無可忍,決定和永生姊弟說個明白,誰知丈夫完全站在姊姊一邊,直指「寡婦進門、家敗人亡」,她徹底敗下陣:「我真想不到你這樣,我錯認了你……」小虎欲投向美娟懷抱,卻被姑媽阻止,更強行帶孩子回自己家。永生不理兒子嚎啕,自顧自收拾衣物,讓小虎與姊姊一同離開。回過頭,這對夫妻又吵起來,永生甚至說出有我沒你的狠話,一氣之下也去投靠姊姊。


住進姊姊家,永生本以為姊夫會介紹工作,沒想到他一家勢利,不僅瞧不起兩父子,表哥表姊更欺侮老實的小虎。種種不如意,令永生想起美娟和大梅的好。「爸爸,我想回去找媽媽!」小虎的呼喚與姊夫的逐客令使永生決定自食其力,碰巧自新已幫他找到一份庶務工作,情形好轉,永生對自新、秀娟坦承:「我真有點後悔,當初和美娟吵,多少受了點我姊姊的挑撥。」他本想借住自新家,卻被好友直接拒絕:「不行!朋友只有勸夫妻和好,不要爭面子,夫妻之間何必你一定要優越一點?」永生如夢初醒,決定與美娟團圓。
同一時間,大梅用茶樓收入買了玩具,想到姑媽家看小虎,但不論大梅如何哀求,她都斷然拒絕。未幾,永生向姊姊表示要帶孩子搬離,她假意挽留:「隨你的便……我也真難照顧他,這孩子可真淘氣,我叫也不聽,把一個大檯燈打碎,氣得我就把他關在房裡。」邊說邊開門,小虎竟沒了蹤影。


永生急如熱鍋螞蟻,第一時間跑回家,見美娟劈頭就問:「小虎回來沒?」兩人為了兒子安危,立即將氣惱拋到一邊,四處奔走。「有一個小孩子掉到海裡去了!」聽到遠處有人呼喊,永生飛奔至海邊,縱身跳入大海,隨即把小孩拉上岸,一名婦人感動道:「先生,真謝謝你!」原來不是小虎……心急如焚的永生和美娟,怎麼也想不到,是大梅設法把小虎救走,請弟弟在茶樓享受點心。自新、秀娟見到小虎,勸大梅送回姑媽家,但他堅持拒絕,只想回到媽媽身邊。
美娟勸丈夫先換下濕衣服,與此同時,小虎一行也回到家,永生情緒激動:「小虎,你跑哪去了?可把你媽媽極壞了!」秀娟聽出姊夫已和姊姊誤會冰釋,內心頓感寬慰。不一會兒,疲憊失望的美娟見到小虎,瞬間由悲轉喜,兩人緊緊相擁,母子情深溢於言表。

相關文章:
1.智慧魅力的熟女典型…李湄
2.標準小生…張揚
3.大明星‧名女人…李湄、劉嘉玲
4.優質男人…張揚、王力宏
5.共享美麗時光…《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的美麗與哀愁》出版
6.美麗時光,一而再…《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男星的英姿與豪情》出版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5/03,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雨過天青(1959):李湄、張揚詮釋鰥夫寡婦再婚後所面臨的重重挑戰。
播放歌曲:「啞巴會說話」李湄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夫婦之道…李湄主演〈雨過天青〉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