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尤敏沒有美國夢?

尤敏沒有美國夢?

1958年,與「邵氏」合約進入尾聲的尤敏,放長假赴美遊歷半年,途中免不了與美國影圈人士餐敘,也獲得不少矚目與好評,揚名世界的契機並非遙不可及。面對各種試探和邀約,她卻欠缺進軍好萊塢、挑戰百老匯的高度企圖心(更正確地說,是沒有不顧一切爭取到底的意志)。未幾,日本女星梅木三吉擔綱原本一度屬意尤敏演出的電影〈Flower Drum Song〉(中譯:花鼓舞,1961)角色,不少人為此感嘆她錯失大好良機。相形之下,身為當事人的尤敏顯得淡定泰然,一如母親對她個性的形容:「我的女兒有一個優點,什麼是在未做之前,先考慮它的失敗可能性。」於是,無論天上掉下多棒的禮物,都會先打上幾個問號;因此,即使「美國夢」再好再誘人,空中樓閣也難勝踏踏實實的「香港生活」。

「尤敏以一個女孩子,隻身遊覽美國,舉動行止,處處都要自己安排,此時遇到平生一件極大的決定,當然要慎重考慮,當時的情況也可能是進也不見得就能攻佔而退則可以守成,尤敏終於選擇了後者。」尤敏描述,在旅途中曾與〈花鼓舞〉導演真基利(Gene Kelly)匆匆一見,雖然無暇詳談,但對方介紹電影作曲與製片與己認識,她也請託家人將過往的電影劇照速遞至美,可謂互有誠意,足見兩方存在合作的可能。遺憾的是,〈花鼓舞〉轉眼成空,記者揣摩尤敏的心境轉折,認為她雖有「自我突破」的意圖,也有於公於私無法割捨的「顧慮」,「照原定計畫回港」便是她深思熟慮的結果。
細數玉女的不試圖在美大展拳腳的理由,整體不脫「兩守」─守信和守成,前者是尤敏出發前已與「電懋」有了「返港即加盟」的默契,而她向來是影圈中相當重信諾的一位,就算新老闆同意由敏暫時留美,她內心也過意不去;後者為趨吉避凶的人之常情,畢竟在港人熟地熟、有家有業,兩相權衡答案不言自明。別於銀幕上備受欺凌的柔弱角色,現實生活裡的尤敏一向很有主見,說過的話、決定的事極少推託反悔,就像她在記者面前依舊不避諱對此行業的「戒心」:「起初還好,到後來弄得大家都不開心。」一語道破明星與記者的微妙處境。

「閱歷便是學問。尤敏曾在美國觀摩影劇事業為時半年,在演技上她當有若干進步,如今她又改換環境拍片,我們對於她的新片『玉女私情』寄以莫大的關心與希望……」對尤敏而言,儘管這趟「行萬里路」沒有帶來晉升好萊塢的光環,但肯定不失為一次收穫豐盛的旅程。之後的她,不僅憑藉〈玉女私情〉、〈家有喜事〉連續兩年亞洲影后,更成為極少數跨足東洋影壇的華人影星,回顧不強求的「美國夢」,恰恰印證塞翁失馬的真諦。

同時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尤敏沒有美國夢?

相關文章:
1.尤敏的婚姻觀
2.不只是玉女…尤敏、周慧敏
3.影后的誕生…尤敏、張曼玉
4.封底故事…尤敏賣雪櫃?
5.泛亞洲的玉女典型…尤敏
6.愛的跨國旅行…尤敏主演〈香港之星〉
7.玉女…尤敏‧名曲賞析

2 則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