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2月9日 星期四

【廣播】愛的跨國旅行…尤敏主演〈香港之星〉


愛的跨國旅行…尤敏主演〈香港之星〉
粟子

「你只是看到這樣的面孔,聽到這樣的談話聲調,慢慢你發覺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微笑……」約瀚在其文章「尤敏,THE ULTIMATE」毫不隱藏對尤敏(1936~1996)的主觀偏愛,他自覺絕不會和她成為朋友,因為拒絕「從第二個非偶像的角度認識她」。一如約瀚形容,尤敏擁有女性嫻靜溫婉的天賦,纖弱純潔中透露著靈性,她的美是自然柔和的存在,悠悠散發耀眼但不奪目的光芒。六0年代初,兼具傳統與現代氣質的尤敏被「東寶」相中,與「電懋」拍攝系列港日合作電影,其中與寶田明(1934~)搭檔、並稱「香港三部曲」的〈香港之夜〉(1961,香港の夜)、〈香港之星〉(1962,香港の星)、〈香港‧東京‧夏威夷〉(1963,ホノルル・東京・香港)最為知名,尤敏由此晉升戰後首位在日本廣受歡迎的華人女星,貼切印證她跨越文化的國際魅力。
「千萬不可和日本男人戀愛,如果假戲真作,那無疑是中國的一大損失!」飾演情侶的尤敏與寶田明無可避免傳出緋聞,女方笑言收到影迷警告信,一向善於應對的寶田明故意接話:「每晚都想起妳,使我無法入睡。」如此明目張膽的告白,反倒顯示真沒什麼。或許不願挑動中日敏感神經,電影裡相愛的兩人始終未能真正相守,從〈香港之夜〉徹底傷痛的死別、〈香港之星〉淡淡哀傷的生離到〈香港‧東京‧夏威夷〉尤敏行前那記響亮的愛的巴掌……作為以泛亞洲為背景的都會愛情寓言,跨國戀愛固然可行,背後仍隱藏許多無解的難題。與其執著牽強的團圓結局,不如留下無限想像,隨各國觀眾自由發揮,如此安排,正是編導的高明之處。


由夜而星
「我選擇尤敏擔任『香港之夜』的女主角,就是希望她能成為一個國際性的演員,她長得很美,……她的美,很容易被日本人接受。」、「尤敏是一個傑出的演員,在日本,能夠演一部影片,就大紅大紫的明星,除了她還似乎少見。」一手促成尤敏主演〈香港之夜〉的「東寶」首席製片藤本真澄,對心目中「有才能、肯努力、工作態度認真、非常聰明」的香港女星讚不絕口,據傳「東寶」上層最初屬意葉楓擔綱,唯藤本見過尤敏後,立即決定更弦易轍。「我們大規模地為她作了一個宣傳計畫,當時有人想把她稱作『山口淑子第二』,尤敏私下向我表示,她不願意用這個頭銜,所以我們馬上改以『香港的珍珠』來形容她。」為培植這位來自異國的巨星,「東寶」砸下兩千五百萬日幣宣傳費,重視程度甚至超越自家一姐司葉子。未幾,〈香港之夜〉在日創下極高票房,尤敏浪潮席捲東洋,堪稱該年日本影壇最轟動人物,影迷絡繹致電或寫信詢問新作何時開拍。數月後的1962年2月,原本人馬為〈香港之星〉齊聚東京,片中尤敏不再是身份曖昧的中日混血,而是貨真價實的中國女性。
和〈香港之夜〉相同,〈香港之星〉由千葉泰樹執導、笠原良三編劇,內景均在「東寶」位於東京的片廠拍成。儘管是再次合作,尤敏坦言仍有許多差異:「日本電影比較注意技術方面的運用,一部戲通常有四到五個副導演,而國片只有一個,在工作的時候,人手多常常比人手不夠來得順手些。」面對語言隔閡與工作態度的差異,身為東道主的寶田明主動成為溝通橋樑,尤敏對此十分感謝:「他為人很好,而且非常照顧我,在日本拍戲時,對我不熟悉的事情,都很耐心地替我解說。」良好的朋友互動,看在外人眼裡卻是戲假情真,發出多篇互動密切的記實報導,畢竟兩人確實登對。


假性緋聞
「那絕對是宣傳!」藤本真澄接受訪問時,嚴正澄清尤敏與寶田明間的浪漫傳聞,語畢他半開玩笑:「她不能一直用談愛來作宣傳,也許她今後的戀愛,會是真的了!」這位年近五十的單身製片家,其實是記者筆下「尤敏的另一個他」,不置可否的態度,反倒引來「真有其事」的揣測。謠言越傳越烈,大大引發尤敏不滿,甚至興起推卻〈香港之星〉的念頭,藤本得知惹惱玉女,嚇得趕緊去函致歉。「尤敏與藤本的友誼顯然是商業性的,至於寶田明,藤本已說過完全是百分之百的宣傳。」一手促成「兩男搶一女」話題的媒體,多番引爆話題的「消費」後,終於還尤敏清靜。
「我想我若結婚的話,大半是不會嫁給一個電影圈裡的男士。」1962年初,尤敏第兩次半來台(第一次為1954年隨港九自由影人祝壽勞軍團、半次為1958年由美返港時過境),難逃逼問何時出閣的宿命,她一一解釋與雷震、寶田明、曾江的「純友誼」之餘,亦再度強調嫁給圈外人的想法。同樣對白也出現在尤敏與寶田明的對話,她表示希望交往的對象是三十歲以上、有經濟基礎的男士,並宣示:「我演電影只演到結婚以前為止,如果我結婚了,就立刻放棄演員生活。」從出道至息影,尤敏常扮演身世飄零、遭遇淒涼的小家碧玉,私底下的她卻很有自我主張,不掩藏喜歡與厭惡,對事業家庭愛情都是如此。


跨國友情
尤敏與寶田明的情誼源於〈香港之夜〉,被包裝為「銀幕情侶」的兩人,應該「自然」會發展出「友達以上」的關係。為滿足好奇,媒體多次刊出他們會面談話的全紀錄(細節到猶如劇本,令人懷疑記者是躲在哪偷看,或全程錄音?),從互相關懷、小有鬥氣到離情依依,雖標題名為「雪一樣純潔美麗的友情」,但是愛人還是朋友,著實霧裡看花。
「我寫信給你連回音也沒有,你到底是說謊先生。我想你一定是陪女朋友……」、「對不起,是我的英文不大行。」結束〈香港之夜〉工作,雙方約定每週通信一次,實際卻是音訊杳然,直到七個月後才因〈香港之星〉再度聚首。羽田機場擠滿前來迎接尤敏的日本影迷,人海中也可見百忙撥空趕來的寶田明,彼此開口都是「我很想念你」。赴北海道拍攝外景時,尤敏見到雪樂不可支,寶田明則充當滑雪教練,親切指導遠道而來的「香港女友」。然而,表面看來輕鬆愜意的兩人,其實內心都背負著不足為他人道的煩惱—尤敏被債務(至親以其名義借貸導致)訴訟纏繞,每次出國都需得到法官額外施恩才能成行;寶田明與日本世姐兒島明子婚約成謎,女方一度片面宣布與他人訂婚。
月餘,寶田明為〈香港之星〉來港,風度翩翩的他條理不失幽默地說明這段轟動港日的緋聞:「我們是事業上的合作者,合作必須有真正的感情,才能使電影更加完善。因此,來往比較密切……所謂的羅曼史,可能便由此產生。」相較說起尤敏的開朗,寶田明談及未婚妻時格外認真:「事實上我們並沒有鬧翻,因為兩人在形式上已成夫妻……迄今仍然保持著深刻的愛戀。」與此同時,被各式「寶田明問題」圍繞的尤敏,也以嚴肅口吻答覆:「我鄭重否認與寶田明墜入情網。」
1963年底,距離「還不到結婚時候」的宣言不過一年,尤敏與富商高福銶的喜訊已轟動亞洲。寶田明經日本「明星週刊」邀請,與她進行一段知己般的訪問。「不行,他不願意。他說:『我又不是明星,不希望人家因為我是尤敏的未婚夫,特別注意我。』對不起。」聽聞對方欲索取照片,尤敏代另一半婉拒,又說退出同屬「電懋」、「東寶」合作的〈再會〉,也是源於「他」:「老實說我現在有一點後悔……因為此間拍片的形成很緊湊,而且Eric也不大贊成。」語末,寶田明歡迎尤敏來日渡蜜月時務必通知,尤敏也承諾會去信聯絡。「該是以不關心來表示真正的關心的時候了。」報導結尾巧妙歸納兩人曾經滄海的感情世界,如今尤敏覓得夫婿、寶田明和未婚妻重修舊好,影迷何不放他們自由?!時隔年餘,寶田明為〈最長的一夜〉(1965)現身香港,已經退出影壇的尤敏兩度探班,友情可見一斑。


女性典型
「葛蘭的形象,大概比較符合現代女性的定義,與此相比的另一個跨國女性尤敏,她在不少電影中性格內向柔順,好像接近傳統女性的形象。然而,在電影圈發展下來,尤敏比葛蘭有更多跨國的機會,更能走進現代的亞洲城市裡。」學者黃淑嫻在文章「跨越地域的女性:電懋的現代方案」中,論及「電懋」多部跨國作品,其中包括尤敏主演的〈香港之星〉,開頭即點出「傳統玉女」尤敏較「洋派書院女」葛蘭更易被異文化接受的有趣現象。
〈香港之星〉裡,尤敏飾演在日本就讀醫學院的香港女子王星璉,隻身求學的她有獨立的一面,卻也背負繼承父親救貧志業和接受師兄(父親的得意門生)管束的責任與枷鎖。星璉和日籍青年長谷川透(寶田明飾)在香港初識、日本巧遇、吉隆坡重逢、香港離別,自然營造天涯若比鄰式的亞洲愛情網。熟練掌握中日英語、擁有高雅溫柔服從等特質的星璉,雖具備醫學專業,但她的魅力來源仍是那份「傳統女性」的價值,一如黃淑嫻引自Yamaguchi Yoshiko等人的分析:「尤敏以這樣的氣質,擊敗性格爽直、富有現代感的團令子,成為日本男性的夢中情人。……日本男性好像要告訴當時新一代的日本女性(觀眾),如果她們要叛離傳統女性身份的話,他們將會在另一個文化中尋找他們理想的情人呢。」也就是說,有現代感的女性固然迷人,卻也比比皆是(香港的葛蘭、日本的團令子),相形之下,尤敏溫柔自主但不具威脅性的形象更顯珍貴。


儘管跨國合作需要多方磨合與容忍,尤敏卻是樂多於苦,不僅得到異國影迷的瘋狂追捧,亦熱中嘗試別於香港的表演與工作模式。「要是別人問在十年的銀幕生活當中,印象最深的作品是什麼,我會毫不猶豫地答覆是『香港之夜』,這一部影片使我的青春更加豐富。」因〈香港之夜〉開啟東洋市場,才有了日後的〈香港之星〉、〈香港‧東京‧夏威夷〉,成就尤敏豐富演藝生涯的重要體驗。不僅如此,對比〈香港之夜〉,〈香港之星〉的特別在於她不再需要中日混血的保護殼,而是以純正香港人之姿扮演日本電影裡的女主角。
據傳〈香港之星〉原本有設計吻戲,但尤敏因「不想做自己不願意的事」而拒絕,導致劇本大幅修改。關於此點,兩位影星的對話中也反應當時兩地影人觀念的差異,寶田明問:「妳不拍接吻鏡頭,是不是影迷如此要求?」尤敏答:「我從來沒拍過這種鏡頭,同時香港的電影也很少這樣的場面。」寶田明困惑:「那不大自然。」不同於銀幕塑造的「國際型的柔順女子」,尤敏在銀幕外「另有保存自己個性的方法」(引自黃淑嫻),特別是她作為一個香港人的身份。換句話說,日本觀眾透過〈香港之星〉認識的尤敏,其實是外國人眼中賢慧中國女子典型的投射與銀幕形象的混合體,並非她本人。


參考資料:
1.東京航訊,「東寶再予電懋合作 拍攝香港之星」,《聯合報》第八版,1961年11月24日。
2.本報香港航訊,「電懋東寶拍香港之星 開鏡將遲至三四月間」,《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1月22日。
3.姚鳳磐,「尤敏與『他』!」,《聯合報》第三版,1962年1月24日。
4.本報香港航訊,「櫻花戀的傳說 困惱玉女尤敏」,《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1月29日。
5.東京航訊,「雪一樣純潔美麗的友情!尤敏和寶田明 北海道訴離衷」,《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3月7日。
6.本報香港航訊,「尤敏已赴日 拍香港之星」,《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2月27日。
7.聯新社香港航訊,「寶田明在香港否認相戀」,《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4月1日。
8.本報香港航訊,「我和尤敏 是事業上的合作者」,《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4月1日。
9.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圈 蘇鳳退出影壇」,《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4月15日。
10.東京航訊,「尤敏在東京灌唱片 用日語唱香港之花」,《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4月27日。
11.東京航訊,「別了,寶田明」,《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6月21日。
12.姚鳳磐,「尤敏來了」,《聯合報》第六版,1962年10月31日。
13.本報訊,「寶田明尤敏 越洋通話」,《聯合報》第八版,1963年12月5日。
14.趙堡,「人不單是為結婚而生活!寶田明的婚姻觀」,《聯合報》第七版,1964年9月5日。
15.黃淑嫻,「跨越地域的女性:電懋的現代方案」,《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162~173。
16.約瀚,「尤敏,THE ULTIMATE」,《號外三十:人物》,香港:三聯,2007,頁73~75。
17.《香港之星》電影本事,香港:電影懋業有限公司,1962年。


香港之星(Star of Hong Kong)
導演:千葉泰樹
編劇:笠原良三
演員:尤敏、寶田明、團令子、王引、林沖、草笛光子、加東大介、馬力、馬笑儂
出品:東寶株式會社(日本)、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香港)
首映時間:1963年3月22日(香港)
插曲:香港之星(寶田明)、香港之花(尤敏)
附註:港日合作攝製;伊士曼七彩闊銀幕影片;泛美世界航空公司協助拍攝。
劇情介紹:
星璉(尤敏)自幼喪母,與父親王椿伯(王引)相依為命。王父為香港難民醫院診療所主任,一心為貧苦大眾服務,受其影響,星璉選擇赴日女子醫科大學就讀,希冀畢業後繼承父志。寒假期間,星璉返港探親,未料贈給父親的禮物—Sony原子收音機竟無故故障,急急拿到其辦事處修理。與此同時,任職東南公司的日籍青年長谷川透(寶田明)派駐香港期滿,回故鄉北海道前,來此找朋友話別,見眾人忙於工作,遂代為接待星璉,對她留下深刻印象。隔日,長谷川將新的收音機送至王家,說明是摔壞而非商品瑕疵,星璉暗罵此人不懂禮貌,後自父親口中得知事實確是如此,才明白自己錯怪對方。


星璉在日留學期間,借住父親好友杉本玄太郎(山村聰)家中,與其女可那子(團令子)感情融洽,時常相伴出遊。自港返日,星璉送給她一套旗袍,自己則穿上和服,身為服裝設計師的可那子趁機道:「這次我們受雜誌委託要在下雪時到北海道拍攝時裝照片,我沒有得到妳的同意,已經推薦妳去了!」星璉不願當模特兒,但又對雪景動心,加上可那子的苦苦哀求,只得勉為其難答應。
工作很快完成,不耐天寒的星璉回旅社休息。好動的可那子獨自跑去滑雪,不慎扭傷腳踝,幸得一位青年協助,才得順利返回旅館。星璉一看,原來是數日前在香港有過一面之緣的長谷川。由於可那子受傷,長谷川便盡地主之誼帶星璉四處遊歷,參觀電視塔與北海道大學。回到東京後,兩人持續聯絡,感情與日俱增,幾乎每個週末都一起度過。反觀對長谷川同樣有愛慕之意的可那子,雖不時為自己製造機會,但他的目光始終停留在星璉身上,可那子將一切看在眼裡,選擇默默退出。


陷入熱戀的星璉開始魂不守舍,逐漸荒廢功課,指導教授請同樣在此留學、亦是王父得意門生的張英明(林沖)提出勸告,要她為了日後的理想,短暫犧牲個人的自由。英明的一字一句,宛如父親的提點,星璉眼前是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一是做照護貧苦的醫生、一是投向愛人的懷抱,盡情享受人生。與長谷川約會時,星璉說出暫時無法見面的決定,他不解箇中緣由,但直覺與英明有關。困惑與嫉妒使長谷川心情大壞,遂到舊情人早苗(草笛光子)經營的酒吧狂飲,當晚更在她家過夜。
隔日,在服裝門市負責接待的可那子為早苗服務,拾獲她掉在地上的照片,影中人正是長谷川,早苗誇耀說:「他是我的愛人,漂亮嗎?」可那子本想將此事告訴星璉,唯聽她說不再見長谷川時,便將這些話吞下:「她一定也知道,說了反而增加她的難過。」可那子主動去找早苗,質問她為何已有情夫又招惹長谷川,沒想到反遭「多管閒事」的諷刺。回到家,可那子喝得酩酊大醉,身旁還有張寫著長谷川名字的紙條,星璉恍然大悟:「可那子喜歡長谷川!」
公司派長谷川三日內啟程前往香港負任,一去至少兩三年。行前,他冒雨在星璉學校門口等待,終於見到朝思暮想的愛侶:「如果妳畢業後回香港的話,也許我們可以在那裡再次見面。」星璉無奈:「過去我們的來往,請你當作沒有這回事吧!我已經有未婚夫了!」長谷川直覺此人是英明,星璉不置可否,只是忍住眼淚、登上巴士離去。


長谷川帶著失戀的心情到香港工作,星璉則埋首書堆,月餘順利通過國家考試、正式畢業。離去前,星璉邀請可那子到香港旅行,更意有所指道:「妳一定要來,同時可見見長谷川先生。」為了促成兩人好事,星璉謊稱衷情的對象是英明,其實內心另有打算……一回香港,星璉就想父親表示,要到新加坡的醫院向一位肺病專家學習;同時,寫信邀請可那子前來小住,暗中安排她與長谷川見面。「我們只不過是幼時玩伴,長大志同道合而已,沒有婚姻關係!」聽完英明的說法,可那子這才瞭解星璉的用意,但她仍決定向長谷川說出真相:「請你讓我的好朋友幸福快樂!」
長谷川向公司請調新加坡,經過一番探訪,才在吉隆坡的醫院找到星璉。「沒有妳,我活不下去!」星璉本想拒絕,但見長谷川深情款款的告白,她再也無法隱瞞真心:「我也愛你!」長谷川順勢向星璉求婚,她允諾寫信向父親徵求同意,兩人終於一掃陰霾。正感幸福之際,星璉卻接到香港的急電,寫著王椿伯因工作過度導致心臟病發……長谷川立刻陪伴星璉回港,趕上見父親最後一面。
同一時間,長谷川接到公司臨時指派,要馬上前往美國舊金山,他致電星璉,希望行前再見一面,但她忙於父喪無暇接聽,只得請英明轉達。英明說出長谷川的留言,她只是坐在父親的遺體旁,動也不動。結束喪禮彌撒,星璉匆匆走出教堂,英明擔心她放不下診療所,堅定道:「妳熱愛那位日本青年的心情,王先生一定會原諒的,王先生留下來的事業,我會繼續下去,妳是一個女人,應該為愛情而活!」星璉由衷感激英明的諒解,驅車趕往啟德機場,卻見長谷川搭乘的客機緩緩起飛。滿懷惆悵的她,淚眼向愛人道別……


相關文章:
1.泛亞洲的玉女典型…尤敏
2.影后的誕生…尤敏、張曼玉
3.不只是玉女…尤敏、周慧敏
4.玉女…尤敏‧名曲賞析
5.婚姻的真命天女…〈快樂天使〉
6.封底故事…尤敏賣雪櫃?
7.愛的選擇…〈玉女私情〉
8.被遺忘的梁祝
9.中廣「生活WII一下」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回顧
10.內定私情…第六屆亞洲影展幕前幕後
11.第二屆金馬獎回顧:唇齒相依的倫理人情…〈小兒女〉
12.清瘦深情的憂鬱小生…雷震
13.共享美麗時光…《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的美麗與哀愁》出版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2/09,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香港之星(1962):兩屆影后尤敏與東洋首席小生寶田明攜手主演,港日合作的跨國文藝愛情片。
播放歌曲:電影〈紅塵〉同名主題曲「紅塵」尤敏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愛的跨國旅行…尤敏主演〈香港之星〉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