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8月25日 星期四

【廣播】愛的選擇…〈玉女私情〉


愛的選擇…〈玉女私情〉
粟子

生與養的爭奪始終是倫理題材最無往不利的絕招,無論前者因為何種原因拋下責任,時隔多年再現身,總能引爆後者內心滔天巨浪的衝擊,不能共存的兩愛爭奪,造就無數賺人熱淚的激情場面。相較上代的愛恨糾結,不知情的孩子被迫一夜長大,一切「理所當然」實際竟是「無私恩情」,直系血親瞬間被毫無關連的陌生感取代,儘管彼此依舊是原來的彼此……。回顧五、六0年代影壇,類似親情大戲很得粵語廈語(台語)片所好,賣座無往不利。師出同門的國語電影不遑多讓,勁歌熱舞的〈曼波女郎〉(1957)也藉此染上悲劇氣氛,將無憂無慮的「書院女」葛蘭從溫暖天堂打落棄兒地獄。
對比目眩神迷的歌舞片,尤敏領銜、同樣講述生養恩情的〈玉女私情〉(1959)顯得純粹。影片透過父女日常生活間的互動關懷,描繪養育過程中逐步建立、堅實而無可取代的親密關係,雖然娛樂效果不若〈曼波女郎〉,蘊含的感動與內涵卻再進一步。甫轉入新東家「電懋」的尤敏,憑正對戲路的〈玉女私情〉躍升亞洲影后,與如日中天的林黛平起平坐,這或許是她在「邵氏」不慍不火幾年、未曾預料的更上層樓。尤敏的演技受到肯定,顯示電影的成功是幕前幕後通力合作的成果,如果沒有適合的劇本、恰當的配角、細膩的畫面、嚴謹的製作、講究的布景燈光化妝……像〈玉女私情〉這般著重情感交流的作品,動人程度鐵定大打折扣。


玉女幕後
以親情為主軸的〈玉女私情〉,改編自杜寧原著《女兒心》,同類作品在當時被統稱為「三毫子小說」,顧名思義,小說一冊要價港幣三毫,深受大眾喜愛。參與「三毫子」時代的作家阿杜,曾撰文敘述其時代背景:「五、六十年代香港假髮塑膠花業旺盛之後,製衣業鵲起,經濟走向現代化熾熱階段,市民對文化生活要求殷切……左右報紛起,附屬刊物擺滿攤檔,老實說當年的民間文藝氣氛濃過今日多多……每星期大批推出的十頁二至三萬字中短篇的『三毫子小說』,不似今日最大批的是專門『爆內幕』、『揭陰私』甚至創作造謠的清一色『八卦雜誌』。」市民收入提升,對娛樂活動的追求跟著豐沛,其中很大部分反應在閱讀習慣,便利快速便宜的中短篇小說於是應運而生。同理可證於七0年代的台灣,當時瓊瑤、玄小佛等各類文藝愛情甚至奇情小說大行其道,支持主力都是具經濟能力的年輕女性(多在加工出口區從事勞力密集產業)。巧的是,部分著作也被電影公司相中,帶動一波俊男美女的三廳電影熱潮。
有完整故事為底,〈玉女私情〉在角色個性與情節鋪陳上具一定的豐富基礎—清純可人的「玉女」、隱藏「私情」的母親與無悔付出的父親,交織一個沒有對錯、以「愛」為中心的親情選擇題。將文字搬上銀幕,必經再經過一番去蕪存菁與重組潤飾,責任便交給擅長描繪劇中人物心理變化的編劇秦亦孚。出身書香門第的她,曾以秦羽為藝名演出電影〈情場如戰場〉(1957),後將重心轉向劇本創作。秦亦孚對改編原著頗有心得,尤其懂得透過簡單的對白動作,不著痕跡刻畫人物關係與心態轉變,史詩電影〈星星月亮太陽〉(1961,徐速原著)就是很好的例證。
〈玉女私情〉是秦亦孚的水準之作,影片前半「自然的父愛」與「壓抑的母愛」對比呈現、十分精彩。稍嫌可惜的是,劇情後半雖起伏卻俗套,一如影評梁秉鈞的分析:「我以為若果減低這些煽情戲份,純看女兒在生父母與養父之間選擇,人情味會更濃厚、意義也更深呢!」坦白說,片末在「垂垂老矣的殘障養父」與「光鮮亮麗的富有雙親」之間猶豫的尤敏,觀眾十有八九猜到她最終會為照顧前者長留香港。本該感人肺腑的真心抉擇,因為雙方的過大落差而落入「負責任」與「報恩」,反倒削弱前段細細經營的「親情」力量。


跳槽私情
「為了藝術、為了觀眾而演戲,就希望有好故事、好劇本來主演,如果那間公司做到這點,我就會屬於那家公司。」入行五年,尤敏在「邵氏」度過順遂平穩的時光,公司安排擔任主角、演唱插曲,電影維持一定票房,卻始終沒有代表作。1958年末,雙方合約到期,尤敏趁難得空檔赴美度假,返港時再度被追問「花落誰家」,她輕快答:「不忙,等我拍完這部『玉女私情』再決定吧!」實際上,香港兩大電影公司「邵氏」、「電懋」都對這位銀壇玉女表現極高誠意,動員公私力量拉攏芳心。
除了吃喝玩樂的人情攻勢,勢在必得的「電懋」深諳「攻心為上」,提出精心籌備的〈玉女私情〉。不僅角色量身打造,搭配演員王引、王萊、張揚都與林黛主演的〈紅娃〉(1958)重疊,可謂「電懋」一時之選。雙方表露誠意與決心,聰明如尤敏,空口白話的遊說已無法影響她的意志,隨著〈玉女私情〉開鏡,合約也跟著塵埃落定。拍攝期間,尤敏經歷喪親之痛,與外祖母感情極佳的她儘管哭紅雙眼、情緒低落,仍勉力到片廠開工:「拍戲是公事,不能因為私事而誤公事。」展現專業的工作態度。
對內提供最佳陣容、對外爭奪獎項殊榮,「電懋」老闆陸運濤對尤敏的欣賞不言可喻,禮遇鋪天蓋地,她本人也點滴心頭。二十三歲獲得第六屆亞洲影展最佳女主角,芳華正茂的尤敏逐步邁入生涯顛峰,相形之下,陪公司打拼多時的葛蘭、林翠、李湄難免萌生「對事不對人」的怨懟。身處暴風中心的尤敏不可能置身事外,莫名的排擠與放話一度令她感到無奈,所幸沒多久便煙消雲散,畢竟娛樂圈沒有永遠的敵人。


玉女影后
過去,對尤敏的印象多停留在「老實受委屈」的女孩子,至〈玉女私情〉才打開不同層次的演技與形象,讓觀眾相信她是能演也會演的。整體而言,尤敏的戲可分作三個階段,前半段帶點天真淘氣的姿態,顯出她小家碧玉的身份;中段發現姨媽是生母時,憤怒發洩被棄受騙的情緒,與見到生父時厭惡憎惡的表情,是難得一見的衝動;後段徘徊與生、養的掙扎,既難捨養父又期待母愛的矛盾,最終呈現經歷事件的沈澱與成長。
〈玉女私情〉助尤敏登上影后,好消息在當時卻引發一陣或褒或貶的議論:合作演員多稱讚她實至名歸,飾演生父一角的台灣演員藍天虹受訪時不諱言:「尤敏是一個嫻靜的好演員,年內演技進步很多,得獎並非僥倖。」部分影圈人士也認為她對比往日,有飛躍式的突破;而一些「毒舌」或「嚴格」的影評記者,則直指亞洲影展向來有「不能說的祕密」,加上「電懋」毫不掩飾的力捧,一切就像尤敏獲獎的作品名稱般隱藏「私情」;也有一派「公正人士」將原因歸於「角色鮮明」與「正對戲路」,兩相加成,獎項自然手到擒來。不過,無論背後有無內幕,半世紀後的今日,「亞洲影后」已是尤敏最為人熟知的頭銜,純度就像999黃金般無庸置疑。


資深價值
女主角和父親(先生父後養父)、母親(先姨媽後生母)三角關係為主線的〈玉女私情〉,雖有尤敏、張揚的戀愛穿插,卻是調劑而已。年長要角分別由王引、王萊擔綱,無論地位資歷演技評比,都是一等一的組合。默片時期從影的王引(1911~1988),龍虎武師出身,少時是體魄強健的正直青年,老時散發影圈罕見的硬漢風采。王引是少數能在年過半百、仍維持極高聲望的男星,此時的他一面擔任導演、一面掛名領銜,片約繁忙非常。王引同期作品尚有〈苦兒流浪記〉(1960)、〈喋血販馬場〉(1960)、〈手槍〉(1961)、〈天倫淚〉(1961)、〈新婚大血案〉(1963)等,多詮釋個性堅毅果敢的典型人物。〈玉女私情〉中,他塑造的並非刻板印象的慈父或嚴父,就是一位真心愛護女兒、全心為女兒著想的好爸爸,一切作為出自無私無我的「愛」。
相對「越看越偉大」的父親,突自海外歸來的生母顯得「血肉」許多—為追隨愛情、理想離開不如意的婚姻。因為犯了「遺棄親生女兒」的原罪,這位打扮光鮮的富太太,每次現身總顯得心事重重。壓抑痛苦又有幾分身為母親的理直氣壯,複雜情緒絕非一般演員所及,仔細搜索腦中人選,只有「千面女郎」王萊能夠擔此重任。王引、王萊交織的光輝,在「祕密未說破」時尤其精彩,為不讓女兒察覺真相,雙方表面上故作輕鬆,實際蘊含深藏多年的埋怨和虧欠。由於兩位扶持與襯托,使尤敏在內斂含蓄之餘有了別於以往的突破,從「演了幾年戲」的明日之星,轉變為「有演技會演戲」的當紅巨星。


新舊觀念
台灣諺語「生的放一邊、養的大過天」正可反映〈玉女私情〉的核心價值,那怕未盡養育之恩的親生父母出手再闊綽,女兒還是毅然投向養父懷抱。老實說,對倫理親情片「招數」略知一二的觀眾,結局全屬意料之內……不可能會有編劇如此大膽,讓女主角真的跟著富爸爸富媽媽到義大利學音樂,遺下剛被截肢的養父不管。
電影主題固然「安全」,卻也隱含新時代的突破—對生母追求愛情的肯定。對此,黃淑嫻一篇名為「跨越地域的女性:電懋的現代方案」有深入探討:「王萊這個角色,又帶出另一種比較曖昧的道德。……電影帶著同情呈現她捨棄女兒的矛盾。但對於捨棄一段沒有愛情的婚姻,王萊雖然感到抱歉,但從來沒有表現後悔。」即便被女兒質問,她也誠實以「愛情」解釋,沒有用「聽來更合理的理由」(如:丈夫不能生育、對她毫不關心、為實踐音樂夢想等)替自己開脫。也就是說,儘管有道德瑕疵,但已婚女性為愛拋家的行為是可以被理解與諒解的,如此個人主義的開放觀念,正是「電懋」獨樹一格的摩登與開創風格。


「尤敏的美麗的確是現在的女明星無法比擬的。我們對她的懷念與傳誦,決不是一廂情願,而是有確鑿的證據。」童星時曾與尤敏合演〈小兒女〉(1963)的作家鄧小宇,貼切形容今日罕見的明星風範。和同期女星相比,尤敏不屬誇張豔麗,而是靜靜綻放幽雅氣質,她的美麗與善良經過角色潤飾更為出眾,是「戲捧人」的最佳代表。
回顧十年演藝路,〈玉女私情〉絕是尤敏的顛峰與轉捩點—之前是主角卻沒好戲,之後是影后卻難突破,角色與尤敏是命中注定的契合,缺了彼此,一切都將失了顏色。有演技的明星所在多有,遇上好劇本的機會卻非人皆有之,天時地利人和,造就風靡影壇的玉女時代。

參考資料:
1.本報香港航訊,「尤敏的『玉女私情』」,《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12月10日。
2.本報香港航訊,「尤敏爭奪戰揭幕」,《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12月13日。
3.本報香港航訊,「尤敏痛失外婆」,《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1月4日。
4.本報香港航訊,「電懋邵氏積極籌備爭奪金禾獎」,《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3月26日。
5.中央社吉隆坡八日法新電,「第六屆亞洲影展揭曉」,《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9日。
6.本報訊,「藍天虹自港返台」,《聯合報》第三版,1959年5月23日。
7.白濤,「看『玉女私情』的兩座獎」,《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25日。
8.本報香港航訊,「尤敏為何與僑光簽約?」,《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6月20日。
9.阿杜,「三毫子小說」,《文匯報》,2007年1月22日。
10.黃愛玲編,《國泰故事》,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2,頁219~221、164~165。


玉女私情(Her Tender Heart)
導演:唐煌
原著:杜寧《女兒心》
編劇:秦亦孚
演員:尤敏、張揚、王引、王萊、藍天虹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音樂:綦湘棠
片長:96分鐘
首映時間:1959年5月21日(香港)
獲獎:第六屆亞洲影展最佳女主角(尤敏)、最佳剪輯(王朝曦)
附註:尤敏與導演唐煌加盟「電懋」首作;同場加映〈電懋影展代表團榮歸新聞片〉
劇情簡介:
少女李佩英(尤敏)自小與父親李伯銘(王引)相依為命,伯銘以寫作為業,父女感情極深。某日,長期旅居羅馬的姨媽顧韻梅(王萊)訪港兩週,從小失去母愛的佩英對此期待非常。伯銘對韻梅態度異常冷淡,韻梅見佩英侍父至孝,露出羨慕又悵然的複雜表情。佩英向姨媽詢問母親點滴,並說父親稱姊妹相貌相似,韻梅聞言更顯黯然。
伯銘有意避開韻梅,但鼓勵女兒與姨媽見面,數日過去,佩英對韻梅十分信任、無話不談。同學的表哥、擔任醫師的林重文(張揚)與佩英互有好感,她不知如何是好,與父親分享又覺羞澀,便將祕密告訴姨媽。韻梅言談間盡是真誠關心,幫佩英細細分析,並計畫與重文見面,佩英首度體會母親般的溫暖,對姨媽更添感激。佩英第一次遺漏為父親買稿紙和香菸,伯銘苦笑女兒已忘了自己,每次談到韻梅,他總是欲言又止、支吾其詞,佩英不解父親為何不喜歡姨媽。


佩英受邀參加舞會,重文前來迎接,韻梅見他斯文有禮,支持兩人交往。席間,佩英展現美妙琴藝,賓客讚賞有加,她說出想和姨媽一樣到義大利進修的願望。晚間,重文送佩英回家,向李父談起她的天賦才華,轉述「佩英想隨姨媽到國外深造」,伯銘若有所思,遲遲沒有接話。重文單純以為是父親不捨女兒,笑言安慰「有志者事竟成」,暗示不出國也可以有好發展,相信佩英無論身在何處都能成為一位知名鋼琴家。
韻梅送給佩英一架昂貴的全新鋼琴,拒絕接受的伯銘直接前往酒店理論,與此同時,想和姨媽見面的佩英也來到此地,在房外聽到兩人談話。原來,韻梅是佩英的生母,與伯銘婚後又愛上現任丈夫曾志平(藍天虹)。痛苦於乏味婚姻與遲來愛情,韻梅選擇離開伯銘和女兒佩英,與志平遠走他鄉……伯銘離開後,悲憤莫名的佩英現身指責韻梅,她氣恨母親不顧責任道義拋夫棄女,如今又以姨媽姿態現身,行徑非常可恥,要她永遠離開此地。伯銘得知女兒辱罵母親,厲聲指責佩英不孝,他坦言韻梅雖對不起自己,但不能改變兩人的血緣親情,以及對母親應有的尊敬與親愛。語末,伯銘教育女兒應該體諒韻梅辛苦,要她向前妻致歉。
佩英明白父親用心,不再埋怨韻梅,母女關係更進一步。十八歲生日將至,佩英在家舉行舞會慶祝,希望雙親都能參加,父親欣然同意。當日,伯銘外出為女兒買蛋糕,不慎遭貨車撞倒重傷,佩英聽聞消息幾乎暈厥。韻梅擔心女兒情緒激動,勸她服下安眠藥,此情此景讓韻梅想起十六年前離家的往事……本想帶女兒同行,但男友認為「多一個人就多一份負擔」,為了追求自身幸福,最終含淚放棄佩英。


伯銘傷勢嚴重,醫師建議鋸腿保命,佩英痛苦萬分,重文固然不捨,也只能勸她接受。伯銘術後甦醒,發現自己少了一條腿,難過得無法自己。李家陷入愁雲慘霧的同時,韻梅接到自羅馬發來的電報,內文寫著志平即將來港,他自述有接走佩英的「充分理由」,不想妻子再蹉跎。韻梅憶起出發前曾允諾丈夫會在兩週內接女兒到義大利團聚,如今期限將至,伯銘卻遇上橫禍,叫她如何開口?!
志平來港,對栽培佩英成材自信滿滿,其實他才是孩子的生父,伯銘自始至終知道自己無法生育。韻梅礙於現況,勸丈夫勿急於一時,唯志平以生意忙碌不耐久候為由,堅持向伯銘攤牌。志平向負責後續治療的重文詢問,病人是否能接受重大打擊,從而說出他與佩英是親生父女的祕密。志平說出真相,答應盡一切力量培養女兒,伯銘基於給佩英更好的環境,忍痛同意讓她隨父母到義大利;另一面,韻梅遊說女兒同行,答應可利用假期返港省親,佩英猶豫不決,決定以父親的意見為依歸。
為了佩英前途,自述「不是親生父親」的伯銘,故意冷淡以對:「你姓曾、我姓李,從今天起,我們沒有關係。」欲藉此逼走女兒。佩英不信父親轉變,一再到病房請求懇談,但他都避不見面、甚至偷偷出院。見佩英執意尋找,重文理解伯銘用心良苦,勸她接受長輩好意、與親生父母赴義大利留學,才不辜負父親的自我犧牲。重文承諾將代為照顧李父,待她學成歸國,父女就能重逢,隨即送佩英前往機場。伯銘見愛女離去,心中百感交集,悄悄尾隨其後,想遠遠地再看她一眼。


行前,佩英偶然見到父親摔倒的身影,不顧志平、韻梅阻攔執意下機,韻梅見兩人感情深厚,勸丈夫釋懷。佩英表示要和父親永遠在一起,真摯親情令眾人很受感動,重文認為有這樣一位偉大的父親,即使不去義大利,佩英也能成為優秀的音樂家。

相關文章:
1.內定私情…第六屆亞洲影展幕前幕後
2.泛亞洲的玉女典型…尤敏
3.影后的誕生…尤敏、張曼玉
4.玉女…尤敏‧名曲賞析
5.婚姻的真命天女…〈快樂天使〉
6.縱橫影壇的千面女郎…王萊
7.共享美麗時光…《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的美麗與哀愁》出版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8/25,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玉女私情(1959):尤敏首度獲得「亞洲影后」的作品,一段生與養的親情選擇題。
播放歌曲:尤敏演唱「媽媽要我早出嫁」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愛的選擇…〈玉女私情〉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2 則留言:

  1. 當年這些小說只售港幣三毫,今日一本「尋夢園系列」已經超過50元港幣,漲價超過一百倍!
    又,馮淬帆未進影視界前也寫過不少三毫子小說。

    回覆刪除
  2. i-Joel:
    物價真不可同日而語,看蒐集的老雜誌都是港幣五毫、一塊,現在這個價錢什麼也買不到了!原來馮淬帆也曾寫過小說,真是多才多藝。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