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廣播】內定私情…第六屆亞洲影展幕前幕後


內定私情…第六屆亞洲影展幕前幕後
粟子

某某電影、某某明星曾得過某某獎座,事過境遷,無論當初是實至名歸、大爆冷門或疑點重重,都沒必較真,重點是「殊榮在握」,誰也搶不走!由日本一手促成的亞洲影展,在國際影展尚屬「稀有動物」的五0年代,確是各國與各電影公司逐鹿爭雄的最佳舞台。轉赴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行的亞展進入第六屆,不同於擔心重蹈「最佳勇氣獎」覆轍的中華民國,拿獎易如反掌的日本倒有了新念頭……與實力最近的香港影界密談,表示願意減少派遣優秀作品、放棄競爭影展的主要獎,再承諾讓日籍評審全力支持香港。日方並非大發慈悲,而是意圖「拿獎座換票房」,透過香港電影公司在東南亞的龐大發行網,開拓日本電影的海外市場。
於是,早在公布得獎名單前,媒體已搶先披露「邵氏」、「電懋」分獲「最佳影片」金鑼獎與「最佳女主角」銀鑼獎的好消息。「這是件不可能的事!」儘管主辦單位、各國評審言之鑿鑿,但結果確是「百發百中」,很難不落人口實。探知許多內幕的記者,忍不住一語雙關:「尤敏素有『玉女』之稱,這次以『玉女私情』得獎,箇中是否有『私情』,且不必說它……」


自我檢討
談港日的「疑似交易」前,暫且先把目光投向總是在旁「默默耕耘」的台灣電影。〈養女湖〉(1957)事件已過兩年,但受辱的傷口依舊見疤,雖然依舊派出尚稱浩大的代表團,卻始終難脫「大處著眼(希望),小處得手(配角獎、童星獎、紀錄片特別獎等)」的陪榜命運。記者不諱言,獎不能當飯吃,也稱得上「精神遺產」,況且還有增進國際認識(說白了就是打開對方市場)的重大使命,怕醜歸怕醜,仍得硬著頭皮參加這場亞洲星光大拜拜。
經過謹慎評比,代表團決定派出親情倫理片〈苦女尋親記〉(1958)及民初愛情悲劇〈懸崖〉(1959)參賽,前者由上屆最佳童星得主張小燕領銜,後者則為「中影」商借「電懋」玉女丁皓來台主演。〈苦女尋親記〉的司馬昭之心非常明顯,可謂「小處得手」的代表;以中國北方鄉村為背景的〈懸崖〉,一度被「中影」視為派往威尼斯或坎城影展的強棒,唯礙於「凡參加其他影展就不得報名亞洲影展」的規定,只得放棄「遙遠的夢」,轉而爭奪「可能的夢」。有趣的是,當眾影評得知「中影」悄悄花一萬多台幣,把戲稱「垃圾」的〈長風萬里〉(1958)配上英語對白字幕時,不禁出言諷刺:「假如該片乘長風行萬里出了台灣海峽,則『最佳勇氣獎』的正式頒贈典禮,當又為期不遠矣。」所幸相關人士看過後「心裡有數」,未因疏忽客套亂賣人情,台灣電影免於再度「震驚國際」!
看著日本、香港連年滿載而歸,寶島觀眾難免興起恨鐵不成鋼的感嘆,不少製片、導演被問及此事,都把首要問題指向「錢」…台灣市場小,老闆只想著小獲利,投資也跟著縮水,如港日的大手筆大製作簡直是天方夜譚。不過,長期觀察電影圈的影評卻有另一番體悟:「我們的電影工作者,常是以錢來作擋箭牌,似乎我們只要有錢影業就不會落後……其實不然,搞一電影錢固然重要,工作情緒和工作制度、以及思想、知識卻比錢更重要。」他舉例,部分導演、演員重視「方城之戰」多過正職,時常遲到又不看劇本,到現場才臨時修改調度,加上職責劃分不清,出了問題就推諉,如此怎能拍出媲美港日甚或好萊塢的佳作?!
各位或許好奇,為何早年參加亞展(或其他國際影展)的作品多出自公營片廠,其實也是源自上述的困境。每年,新聞局都會收到來自國際影展(坎城、威尼斯、亞洲)的邀約,並將消息轉達影圈,只要不是影片「拙得太過份懸殊」,都有「出國比賽」的機會。然而,就在舉辦第六屆亞展這一年,官方左等右等,竟然沒有一間民間公司「有勇氣」提出影片,箭在弦上,最後只有「責成」黨營的「中影」獨家提出作品候審。


香港爭奪
隨著「邵氏」、「電懋」競爭白熱化,亞展也成為雙方角力的延續,從挑選參展影片、選舉香港團代表到獎落誰家……無所不爭,叫勁意味濃厚。基於名額限制,兩間公司僅能各派一部彩色、一部黑白國語片,「邵氏」為〈江山美人〉(1959)與〈千金小姐〉(1959),「電懋」則是〈龍翔鳳舞〉(1959)和〈玉女私情〉(1958)。四部一時之選,都經過反覆的琢磨與推敲,原因絕非「拍得好」或「會得獎」如此簡單!
「邵氏」方面,〈江山美人〉是繼〈貂蟬〉(1958)大放異彩後的力作,影片集結原班人馬…導演李翰祥、兩屆影后林黛、當家小生趙雷,上層對此片深具信心,是備受倚重的主力。選擇黑白片時,高層在〈千金小姐〉與〈嬉春圖〉(1959)間猶豫不決,前者由陶秦執導,林翠、嚴俊主演,講述任性富家女愛上已婚中年建築師,是帶幾分不倫禁忌的文藝小品;後者則為岳楓導演,林黛、趙雷主演的時裝喜劇。以捧自己人(基本演員)的觀點出發,〈嬉春圖〉自是首選,可惜主角與〈江山美人〉完全相同,新意大打折扣;反觀戲劇張力較強的〈千金小姐〉,由於林翠拍罷就與「電懋」簽約一年,短時間內無法再為「邵氏」效力,一度成為此片報名影展的阻力……幾番斟酌,「邵氏」最終決定給林翠「一個很遠的交情」,以圖將來再合作。
「電懋」方面,陶秦執導的歌舞片〈龍翔鳳舞〉叫好叫座,雖然女主角一個是「中影」外借的張仲文,另一個是才獲解凍的李湄,但形勢逼使公司不得不對其另眼相看。至於黑白片,〈情深似海〉(1960)、〈玉女私情〉、〈二八佳人〉(1959)、〈姊妹花〉(1959)都屬上乘,主角分別為葛蘭、尤敏和林翠,無論派哪一部,都勢必面臨「捧哪位女明星」的尷尬。出乎意料,「電懋」未選擇效力多時的葛蘭、林翠,反而挑中才轉入的尤敏……據傳這甚至引發旗下主角明星不滿,指公司偏幫新人、不念舊情。撻伐聲中,〈玉女私情〉裡飾演尤敏父親的資深影星王引,認為尤敏在片中展現精湛的演技:「這有兩個原因,一是戲路吻合尤敏的性格,另是尤敏富有急切於演好一部戲的決心與信心。」


交換內幕
影展開幕在即,原本應該無人知曉的得獎結果,卻以耳語形式廣為流傳,內容不脫日本、香港利益交換,一個賣片子、一個賺面子。
「大映」社長永田雅一所代表的日本影界,所以願意出錢出力籌辦亞洲影展,東南亞的市場商機自是「不用說的祕密」,只是幾年過去,依舊難以如願(最明顯的例子是,日本明星在吉隆坡因無人認識遭到冷淡對待,與港台明星被影迷瘋狂追逐的盛況截然不同)。此時,他們見在東南亞有完整發行網及連鎖戲院的香港電影公司,對獎座頗為重視,於是浮現「各取所需」的想法。目標清晰,前來香港談判的日籍電影巨頭顯得坦白:日本現在是要爭取威尼斯國際影展,向世界稱雄,為全亞洲人爭光,因此吉隆坡(第六屆亞展)的獎品,可以讓香港區去獲得。讓香港得獎就不擔心日本市場被打破?熟知內情的記者代答:「他們不得獎而可以推銷影片正是求之不得的,反正中國片就是得了再多獎,也打不進日本市場!」
日本確定退出,水準略高於其他會員國的香港影壇卻難高枕無憂,畢竟這才是「邵氏」與「電懋」協調的開始。爭到面紅耳赤的兩家同行,卻因為國語片在星馬票房下降,有了「唯有奪得主要獎才能振奮觀眾」的共識。談到最傷感情的「分配問題」,「邵氏」本想取得最佳女主角,但被「電懋」反對:「林黛已經蟬聯兩屆影后,如果三任都是她,不但明顯露出破綻,還會給外國人譏笑國語片沒人才。」幾經折衝,由「邵氏」奪下最佳影片、「電懋」囊括最佳女主角。當然,在1959年5月8日名單確定前,上述僅限「捕風捉影」……無奈結果與預測十成十吻合,更增添「祕密交易」存在的可能。


第六屆亞洲影展共有來自七個國家地區(印尼、香港、中華民國、菲律賓、印度、日本及韓國,泰國未出席)的四十一部電影(二十七部故事片、十四部非故事片)參展。自接機開始,部分在當地有高知名度的明星(作品在此地上映的香港明星為主),一直被熱情影迷重重包圍,現場不時失控,屢屢發生旗袍被撕破、耳環被扯下、臉手被摸甚或刮傷的憾事,亦有女明星逃到廁所避難,等人潮散去才能偷溜回旅社。人們日也跟、夜也跟,明星不解:「這些影迷不吃不睡嗎?」大會職員妙答:「馬來亞是熱帶地方,有些人整夜不睡,有些人夜晚做工、娛樂,有些人白天做工、娛樂,旅社四周的影迷,是白天與夜晚換防的!」
場外熱鬧滾滾,場內則美言讚聲不斷,以永田雅一為首的創辦元老,既不滅他人志氣、也適時長自己威風,儼然亞洲電影一片大好。所幸,六屆影展並非只有一種聲音,影展評判委會主席加薩利就以「以幽默包裹諫言」的方式,點出作品缺失:「這幾天內看了六十個小時,感到亞洲各國的電影側重暴力的表現,頗為悲觀。這種情形可能為你們贏得『粗野的東方人』的外號。……我接受這個任命時,以為可以看到很多好電影,但是看了電影後,卻知難而不能退。」


第六屆亞展主要獎項
獎項╱獲獎者╱國籍╱作品
最佳影片╱江山美人╱香港
最佳導演╱增村保造╱日本╱冰壁(大映出品)
最佳編劇╱井上靖╱日本╱冰壁
最佳男主角╱中村錦之助╱日本╱小城英雄
最佳女主角╱尤敏╱香港╱玉女私情
最佳男配角╱月形龍之助╱日本╱小城英雄
最佳女配角╱崔小萍╱中華民國╱懸崖
最佳彩色攝影╱村井博╱日本╱冰壁
最佳黑白攝影╱董紹詠╱香港╱千金小姐
最佳剪接╱王朝曦╱香港╱玉女私情
最佳錄音╱(待查)╱日本╱冰壁
最佳音樂╱姚敏 香港╱龍翔鳳舞
最佳藝術指導╱(待查)╱日本╱冰壁

參考資料:
1.本報香港航訊,「『龍翔鳳舞』、『江山美人』等 決定參加亞洲影展」,《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3月10日。
2.本報特稿,「參加亞洲影展 有待仔細商量」,《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3月12日。
3.余心善,「影壇勿故步自封 糾正陋習力求進步」,《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3月14日。
4.本報香港航訊,「電懋邵氏積極籌備爭奪金禾獎」,《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3月26日。
5.本報香港航訊,「四部片要爭奪五項獎 邵氏電懋彼此效勞」,《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3月27日。
6.姚鳳磐,「寫在參加亞洲影展之前」,《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4月12日。
7.本報香港航訊,「亞洲影展內幕」,《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4月25日。
8.本報香港航訊,「金鑼獎誰屬」,《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1日。
9.中央社吉隆坡三日法新電,「亞洲影展 定今揭幕」,《聯合報》第三版,1959年5月4日。
10.本報訊,「四十五部影片 逐鹿『金鑼獎』」,《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6日。
11.本報馬來亞首都吉隆坡航訊,「六屆亞洲影展紀盛」,《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7日。
12.本報馬來亞首都吉隆坡航訊,「六屆亞洲影展紀盛」,《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8日。
13.中央社吉隆坡八日法新電,「第六屆亞洲影展揭曉」,《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9日。
14.本報香港航訊,「從『金鑼獎』說起」,《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10日。
15.本報馬來亞首都吉隆坡航訊,「六屆亞洲影展誌盛」,《聯合報》第六版,1959鎳11日。
16.姚鳳磐,「亞影評判員魏景蒙 金鑼獎是怎樣產生的」,《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5月26日。
17.維基百科(日文)…氷壁

相關文章:
1.最佳勇氣獎的啟示…第四屆亞洲影展〈養女湖〉
2.無懼死別的永恆愛情…葛蘭作品〈情深似海〉
3.曼波女郎的遺憾…談葛蘭的演與唱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9/09,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第六屆亞洲影展的港日交易內幕與台灣影壇的自我反省
播放歌曲:〈江山美人〉插曲「扮皇帝」(靜婷、江宏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內定私情…第六屆亞洲影展幕前幕後
該處有更多粟子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