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5月8日 星期五

鄧麗君‧偶像人生在今宵

鄧麗君‧偶像人生在今宵

到新的日本市場以新人姿態推出非母語的日文單曲,二十出頭、事業有成的鄧麗君選擇一條極具挑戰性的未知道路。集訓數月後,她以甜美可人的偶像包裝正式出道,用甜美嗓音唱出懷春少女的曖昧心事「今夜かしら明かしら」(1974)。別於中文版「不論今宵或明日」的清新純情:「你的微笑使我忘了憂愁,深深印在我心田。……我希望和你再能相見,不管是今宵、不管是明日,甜甜蜜蜜,永不分離。」,日文歌詞「今晚我還不想回去」、「我的一切都是你的」、「總有一天被你抱在懷裡,是今宵或明日?」處處隱含誘惑暗示,如此對比,恰恰反映七零年代的台灣(華人社會)與日本娛樂圈對年輕女孩形象塑造的差異。

鄧麗君的首張日文單曲並未如希望地闖出佳績,銷售量始終在不上不下的75名浮沉,即使賣力上電台宣傳、安排電視演出、舉辦簽唱會仍然成效有限。已經許久不曾「賣不好」的鄧麗君不只自己情緒低落,更對唱片公司和工作人員感到抱歉,畢竟他們對這位華人世界的新生代巨星懷抱著極高的期待。
儘管鄧麗君當時不過21歲,但相較動輒15、16歲的同期新人,還是顯得年齡略長,加上咬字仍有口音,單憑歌藝實在很難脫穎而出。既然偶像策略難以突破重圍,不如改走實力派演歌路線,數月後,Teresa Teng發行第二張單曲「空港」(1974),歌曲離別的哀愁感與飽含情感的詮釋十分契合,創下極高的銷售量之餘,更陸續獲得第3回銀座音樂祭新人賞、第7回新宿音樂祭審查員特別獎勵賞\銅賞以及第16回日本唱片大賞新人獎等殊榮,歌曲屬性由流行樂轉為演歌,歌迷則由年輕男孩變成中年大叔。從此,鄧麗君揮別笑咪咪問著「是今宵或明日」的可愛少女,踏上「有時候自己一個人去旅行也不錯」的輕熟怨婦之路,日式偶像曲風成為「今宵限定」的短暫回憶。


很喜歡鄧麗君演唱「今夜かしら明かしら」的片段,散發有點羞澀又帶些俏皮的青春氣息,若不說她在港台的輝煌紀錄,就是一位愛唱歌、有天賦、具親和力的女孩子。雖然剛到日本的日子,生活不那麼適應、語言不夠流利,過往成就也得歸零,但只要鄧麗君是鄧麗君,就不會有被埋沒的可能,這或許就是她當時廣受歡迎的理由,至今仍令人難以忘懷的獨特魅力。

同步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鄧麗君‧偶像人生在今宵

相關文章:
1. 鄧麗君,愛人
2. 鄧麗君,つぐない
3.鄧麗君是〈歌迷小姐〉
4.鄧麗君,別れの予感
5.鄧麗君,時の流れに身をまかせ
6.香港自助行和鄧麗君喝杯古坑咖啡
7.鄧麗君的電影情緣
8.鄧麗君與Teresa Teng…跨越文化的亞洲歌姬
9.妳的笑,像浪花對我飛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