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0年7月4日 星期日

【七月影圖專欄】瓊瑤筆下三見鍾情…〈海鷗飛處〉


【七月影圖專欄】瓊瑤筆下三見鍾情…〈海鷗飛處〉
粟子

「怎麼可能算得如此精準?」隨著〈海鷗飛處〉(1974)劇情推移,凡事較真的朋友發出不平之鳴……誤殺丈夫的幽怨少婦、獨擔家計的純情歌女、遊戲人間的富家千金,橫跨香港、新加坡、台灣的高超騙局,竟是同一少女自導自演。如此大費周章,目的卻再單純不過…「整」心儀的同學哥哥,把真情流露的他耍得團團轉!環顧影圈,女主角非精靈俏皮的甄珍(1948~)莫屬,任性、不服輸、賭氣說反話後的懊悔模樣,緊緊抓住觀眾情緒。儘管瓊瑤再三強調創作同名小說時「心裡無甄珍」,卻也不否認「她演活了這個角色」,畢竟像甄珍這般集古靈精怪、惹人憐愛與親和力於一身的巨星級演員,幾十年也出不了一個。
瓊瑤原著、李行導演、張永祥編劇,甄珍、鄧光榮、謝賢主演,〈海鷗飛處〉堪稱言情文藝的頂級組合,無怪能在武俠動作當道的七0年代中期殺出一條血路。電影在北市票房高達850萬台幣,僅小輸李小龍的〈新龍爭虎鬥〉,在港亦開出150萬(當時約1200萬台幣)的好成績,為該年唯一進入全港賣座前二十名的文藝片。


〈海鷗飛處〉敘述青年記者俞慕槐(鄧光榮)接連在香港、新加坡遇見面容相同的女孩,前者是企圖自殺的少婦海鷗(甄珍),後者為獨立負擔家計的歌手葉馨(甄珍)。慕槐對葉馨由憐生愛,返台後嘗試與她聯絡,唯所寄信件全遭退回。鬱悶困惑之際,他遇見和海鷗、葉馨長得一模一樣的妹妹同學楊羽裳(甄珍),但她堅稱兩人從不相識。慕槐對羽裳展開追求,私下則調查她的入出境記錄,待羽裳陷入情網,就毫不留情戳破海鷗、葉馨皆是羽裳扮演的祕密,同時謊稱自己從未付出真心,先前一切都是對她「遊戲人間」的懲罰。
羽裳一怒之下嫁給對她百依百順的歐世澈(謝賢),未料世澈存心謀奪楊家財產,婚後一改態度、對羽裳百般折磨,令她追悔莫及。深愛羽裳的慕槐同樣度日如年,他提議私奔,羽裳卻不忍男友遭世澈攻擊而婉拒。年餘,攜妻子移民美國的世澈結識更富有的油田之女,終於同意離婚,羽裳獨自回到台灣,和在機場等候的慕槐緊緊相擁。


談起創作靈感,瓊瑤回憶某次赴歐美旅行,偶然看見遨翔天際的海鷗,心底不禁好奇:「海鷗終日飛來飛去,生存究竟為了什麼?追逐自由?尋找快樂?還是僅僅為了填飽肚子?」對海鷗的遐想,衍生出楊羽裳這個自負自傲的角色,她沒有固定方向,嬌縱自我、情感飄忽,不斷追尋希望。
故事架構上,瓊瑤自敘摒棄「從頭說起,徐徐道來」的傳統寫作方式,而是將高潮安排在開頭,以三次看似巧合的相遇,開啟後續愛恨交織的糾結。面對讀者「太巧」的疑慮,瓊瑤先以「人生故事太難料」四兩撥千金,又解釋像羽裳這般「聰明、俏皮、驕傲、熱情、倔強」的人物確實存在,她唯有經歷「聰明反被聰明誤」的痛苦,才能領悟真摯感情的珍貴。


「你為什麼要這樣好,你不知道我是怎樣一個人,我不配你待我這樣好。」瓊瑤筆下不乏精心設計的美麗對白,讀者看得入心入肺,但對將小說「影像化」的編劇卻是「如臨大敵」!
長年與李行合作的張永祥坦言,最初對處理類似的句子毫無頭緒,他誠實告訴導演,若改得不好,會使電影失去瓊瑤感;若不修改,幕前幕後都將面臨如何詮釋的挑戰。聽完編劇的擔憂,李行當機立斷:「這就是『瓊瑤』,要改編她的作品就要保持她的原味,要不就不做!」於是張永祥把書上的句子原封不動剪貼至稿紙,作法由〈彩雲飛〉(1973)、〈心有千千結〉(1973)、〈海鷗飛處〉至〈碧雲天〉(1976)一路沿用,造就瓊瑤原著電影的全盛時期。

參考資料:
1.《聯合報》1974年3月11日~1974年6月29日,相關報導共三則。
2.黃仁編,《行者影跡:李行‧電影‧五十年》,台北:時報文化,1999,頁181~182、319、365~366。

本文同時刊登於:
1.高雄電影圖書館七月份月訊」紙本
2.電影瘋‧瘋電影【台灣戲夢】瓊瑤筆下三見鍾情…〈海鷗飛處〉
3.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七月影圖專欄】瓊瑤筆下三見鍾情…〈海鷗飛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