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10月19日 星期三

丁皓的一段情


丁皓的一段情
粟子

「可惜鍾啟文後來太迷戀丁皓(1939~1967)了!每逢丁皓在片場拍片,鍾啟文定必進片場觀看,文件也得送往片場給他簽署。」作為「電懋」的總經理,時任導演的王天林坦言鍾啟文辦事能力很高,陸運濤更是信任非常。直到「迷戀丁皓」的司馬昭之心越演越烈,引爆男女明星群起反彈,紛紛以跳槽方式向老闆發出最後通牒。
於公無可挑剔,於私卻因為毫不掩飾的偏心導致人心背離,冰凍三尺、誤會難解,四面楚歌的鍾啟文最終只得離職;未幾丁皓也離開一手提拔的東家,閃電結婚去。儘管從未承認戀愛,從相處互動的蛛絲馬跡,卻不難想像關係匪淺,一如「丁皓交好運」報導的結論:「許多人都說,這位三十多歲的總經理,與部下談談戀愛,也是很正常的情形。」


1959年,丁皓和鍾啟文傳出密切往來的消息,不時同進同出,幾乎形影不離。在此之前,丁皓因俏皮搗蛋、口沒遮攔的孩子氣個性,頗令「電懋」高層困擾,她雖能演到女主角,但作品總不脫神怪或笑鬧片;再因與男星馬霖的緋聞鬧得沸揚,險些危急演藝前途。爆出桃色風波不久,丁皓在鍾啟文的嚴厲斥責下痛哭,經過徹底反省,下定決心痛改前非。「從今以後,我做事、拍戲都要像大人樣,現在見到我的人,都說和以前是兩個人,現在是多麼的乖呢!」戒除「十三點」的最大毛病,清純可人、聰明率真、演技自然的丁皓確有美好前途。
「電懋公司對丁皓是有壞變好,由好變捧,由捧而大力的捧了。」相較行之有年的標準作業程序,鍾啟文毫不避嫌的態度可謂前所未聞。首先,他放下繁忙公務陪同丁皓赴日旅行,這是尤敏、葛蘭等一線紅星也未曾有過的待遇;其次,丁母生日時,鍾啟文不僅動員「電懋」員工前往道賀,自己更送上金塊厚禮,此舉同樣是格外破例的殊榮;再者,公司宣示將派給她大製作、大卡司的影片,對尚未累積賣座紀錄的年輕女星而言,真能用鴻運當頭形容。談起不甚合理的好,正值雙十年華的丁皓四兩撥千金:「和鍾啟文一齊到日本,是因為接受日航公司招待坐免費飛機兜風玩玩罷了!」


舊約未滿,鍾啟文已與丁皓簽下新約,傳聞每部片酬高達兩萬五千港幣,超過李湄、葉楓,僅次兩屆影后尤敏,漲幅之大,可用N級跳形容。回顧她初加盟,每月支薪兩百元、拍片另有兩百補助,後陸續調升為各四百、各八百,距離破萬之譜不過兩三年前。值得一提的是,此時香港影業正值不景氣,眾人面臨減薪危機,只有丁皓逆勢向上,「反常」行徑難免引來「為何交好運?」的種種揣測……
記者活靈活現敘述始末:鍾啟文最初對丁皓印象很差,直至丁皓至吉隆坡參與第六屆亞洲影展返港,才徹底翻轉—甫入「電懋」的尤敏憑〈玉女私情〉(1959)登上影后,公司偏幫新人冷落舊人的作風,引來其他一線女星不滿,密謀聯合排擠。期間,只有丁皓站在尤敏一邊,使她瞬間由「不懂事」變為「識大體」。此後,丁皓成為鍾啟文「最關切的女演員」,每天早晨都與她通半小時以上電話;職員也不時目睹總經理到永華片廠等丁皓收工,接送上下班。對於各式傳聞,「電懋」宣傳部主任黃也白連忙代鍾啟文否認:「他是個生活嚴肅的人,平日待人處事都非常謹慎,怎麼會和自己的演員談戀愛呢?那是絕不可能的事。」文末,記者在結論寫到:「黃也白既如此說,也只好照這樣再報導。」打從心底不信這種官樣文章。
「鍾啟文,我現在起就叫你阿鍾,或著啟文,不再叫你鍾經理,鍾先生了。」立志做「大人」好段時間的丁皓,仍在片場對「伯樂」大發嬌嗔,旁人看在眼裡已是見怪不怪,畢竟兩人不只是同事。為了使丁皓有更好發展,鍾啟文除屢屢提高片酬,亦為她量身打造適合劇本,甚至親自來台執導(亦是他首次擔任導演)以康藏地區為背景的〈一段情〉(1962)。與總經理聯袂現身,丁皓一派天真爛漫道:「我願意做男人,因為男人可以娶三妻四妾。我目前沒有男友,可以舉手發誓!」


兩三年間,鍾啟文對丁皓的「捧」已是人盡皆知的公開祕密,好劇本、高片酬雙重加持,令其他票房地位年資超過「小丁皓」的明星很不是滋味,有意另謀高就。老闆陸運濤眼見事態嚴重,親自飛港處理,之後就是「鍾啟文辭職獲准」的爆炸性頭條。
「我因為尤敏致函陸運濤才辭職的,大牌明星實在很難弄呢!」鍾啟文將離開「電懋」歸咎「玉女」,指她在信中表示「不能與鍾啟文再合作下去」,使一向十分倚重的陸運濤不得不壯士斷腕。見「辭職糾紛」箭頭直指自己,不願遭抹黑的尤敏曾特地為此與記者見面,表示寫信給陸運濤純為公務,信中沒說不與鍾啟文合作,唯丁皓的片酬問題確實造成不滿,身為「始作俑者」的總經理卻僅僅是「付之一笑」,直接影響眾人工作情緒。其實,不單是尤敏,包括李湄、葛蘭、葉楓、張揚等均因此理由或多或少對鍾啟文有所埋怨,因為對比丁皓一路由八千飆至三萬,其餘都是減薪一途。「李湄就飛往新加坡向老闆親自告狀,訴說鍾啟文偏愛丁皓,對公司內的所有女明星都不公。……陸運濤對公司男女主角明星所指,丁皓對電懋公司毫無功績之事實頗為同意。」至此,王天林印象中「太迷戀丁皓」的鍾啟文,被迫離開付出無數心血的「電懋」,也徹底揮別電影圈。


隨著鍾啟文的離職,丁皓地位明顯下滑,與公司互動冷淡。1963年底,旋與相識一年的馬來西亞華僑青年宣布結婚,因懷孕淡出影壇。遺憾的是,婚姻不到兩年即分手收場,丁皓在粵語片重新起步,既非芳華正茂也無伯樂力捧,星運難復過往燦爛。事業愛情家庭的不如意,使她萌生短念,以安眠藥結束二十八年生命。
一段始終未經證實的情,讓丁皓體驗漫步雲端的樂,也嘗到頓失依靠的苦。相形之下,精明睿智的鍾啟文則是難得糊塗,明知會引來各式議論,卻依然故我。相信以後者的閱歷,十有八九能預見結局,為何依舊偏向虎山行?或許因為理性總是選正確的,而感性總是選想要的。

參考資料:
1.本報訊,「丁皓鍾啟文 今過台小憩」,《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8月12日。
2.本報香港航訊,「鍾啟文捧丁皓」,《聯合報》第六版,1959年8月21日。
3.本報訊,「小丁皓抵台」,《聯合報》第三版,1959年10月8日。
4.本報香港航訊,「丁皓交好運」,《聯合報》第八版,1959年11月27日。
5.本報香港航訊,「黃也白證實丁皓簽新約」,《聯合報》第八版,1959年11月28日。
6.本報香港航訊,「丁皓仍有孩子氣」,《聯合報》第六版,1961年1月18日。
7.本報香港航訊,「鍾啟文等 二十五來台」,《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3月18日。
8.中央社訊,「拍一段情外景 電懋演職員 今起分批來」,《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4月3日。
9.本報訊,「電懋外景隊 今往后里鄉」,《聯合報》第八版,1962年4月7日。
10.本報香港二十九日航訊,「五位大牌影星杯葛下 鍾啟文被迫辭職」,《聯合報》第六版,1962年8月30日。
11.本報香港航訊,「尤敏與鍾啟文之間」,《聯合報》第六版,1962年9月2日。
12.本報香港航訊,「香港影圈 葉楓轉入邵氏 出多年一口氣」,《聯合報》第六版,1962年9月12日。
13.黃愛玲、盛安琪編,《香港影人口述歷史叢書之四:王天林》,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7,頁67~68。


相關文章:
1.小情人的如戲人生…丁皓
2.玉女婚姻路…丁皓、葉蘊儀
3.小情人…丁皓‧名曲賞析
4.賣花女的美夢成真…丁皓作品〈喜相逢〉
5.門戶不對的兩代愛情…〈母與女〉
6.都會女子的相依友情…〈玉樓三鳳〉
7.南腔北調的個性之爭…〈南北和〉
8.中廣「生活WII一下」五、六0年代香江明星回顧
9.共享美麗時光…《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的美麗與哀愁》出版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丁皓的一段情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2 則留言:

  1. 如同粟子在廣播節目中所說:「丁皓就像仙女棒,點燃時璀燦無比,但是也很快就燒到盡頭」,離開電懋後,之前的風光全部都沒了;
    鍾啟文毫不避嫌地偏袒愛將,對她其實是傷害(原先只聽說丁皓在電懋太得寵,引起其他演員不滿,卻不知她和鐘啟文有私情)。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丁皓有種獨特的俏皮氣質,若持續在影圈發展,即使沒有鍾啟文如此費心費力提拔,應該也會有一片天。如您所說,她因為坐直昇機般的愛護,遭到同公司上下內外的側目,這樣的看中,其實對丁皓並非全然的好事。

      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