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8月5日 星期日

【廣播】情與義之間…樂蒂主演〈太極門〉


情與義之間…樂蒂主演〈太極門〉
粟子

「今後我想我不會再演武俠片了,因為拍武俠片辛苦得太讓我吃不消了!」與胞兄雷震、導演袁秋楓合組「金鷹公司」,本欲不受牽制自由發揮,無奈事與願違,最終必須順應潮流,製作最具觀眾緣的武俠片〈風塵客〉(1968)、〈太極門〉(1968)。作為公司最具票房號召力的明星,樂蒂勉為其難舞刀弄劍,吃盡苦頭的結果,就是婉轉但堅決的宣示。其實,自張徹執導的〈獨臂刀〉(1967)創下極佳賣座,影圈隨即被真拳實打(別於過往套招替身)的氣氛籠罩。不僅男演員各個功夫了得,女星也是騎馬拳腳樣樣精通,只是,對比科班出身的硬底子,儘管有名師調教惡補,不少人仍是趕鴨子上架……就像為〈豪俠傳〉(1969)摔斷腿骨的李菁,即使做好安全措施,還是免不了為戲掛彩。
不同於多數以男性為主軸的武俠片,〈太極門〉的核心人物是憑「古典美人」形象馳名影壇的樂蒂,詮釋掙扎於「血緣親情」與「養育恩情」的盲劍俠。相較單純為打而打,樂蒂較偏愛〈太極門〉中的角色,至少在刀劍衝突之餘,尚有餘裕發揮演技。此外,甫結束與陳厚的婚姻,她不諱言投入此片時心境已輕鬆許多,表現亦比之前的〈決鬥惡虎嶺〉(1968)更令自己滿意。


金鷹始末
「合組這間公司的目的,是為了興趣的關係,希望能放手的工作,拍出自己所喜歡的影片。」袁秋楓敘述成立「金鷹」的初衷,主要來自希望由自由在拍片的願望,畢竟大公司有賣座成本的考量,很難隨心所欲發揮。基於免去這層壓力的前提,三人都有為此犧牲的覺悟:「根本就沒有顧慮要拿多少酬勞,是以拍好片第一,金錢都在其次。」然而,最初的理想很快被現實磨損,敵不過武俠片當道的熱潮,端莊斯文的樂蒂與溫文儒雅的雷震都被迫為了自家公司上陣砍殺,和原本的「興趣」背道而馳。
作為經營者之一,樂蒂雖對恭維之詞敬謝不敏,但實際也已晉升「製片家」行列。面對「老闆」的新身份,多愁多慮的她似乎無法適應,不僅身體頻頻出狀況,困擾多年的失眠更是加劇,經過月餘思索,毅然退出經營。1968年4月,「金鷹」鄭重在香港各報刊登啟示,說明樂蒂不再是股東,雙方改為三年基本演員合約關係,日後盈虧都與她無關。記者好奇為何「來去匆匆」,樂蒂坦言:「我不懂製片方面的行政工作,再說我也不是作老闆的料子,所以我想我還是單純作一個演員,多演幾部夠水準的片子我就心滿意足了。」也認為自己難以兼顧演員、製片雙重角色,重重心理負擔,致使她做下退出的決定。本想和小妹一同開創新局的雷震,十分明白樂蒂責任心強、患得患失的個性,加上兩人數度投資失利,體諒她擔心血本無歸的煩惱,因此十分同意與理解。樂蒂過世當日,還曾到公司找哥哥閒談,可見此舉絲毫未影響兄妹情誼與彼此互動。附帶一提,「金鷹」一如樂蒂憂慮認賠收場,撐到最後的雷震認為這與經營者「太老實」相關,應該收的款項拿不到、待清償的款項少不了,一來一往,便是許多永遠無法兌現的呆帳。


女俠辛酸
拍攝自家公司的作品前,樂蒂已為「國泰」的〈決鬥惡虎嶺〉到沙田學習騎馬,技巧雖堪稱嫻熟,但仍令她提心吊膽。不僅如此,由於〈太極門〉中多場逼真的打鬥戲不能使用替身,勢必得「自己動手」,過程中便無可避免造成大小不等的傷疤。「拍武俠片是最辛苦也是最有危險的。」從影十餘年,樂蒂難得對熱中的電影事業露出疲態,實在是箇中辛酸不足為外人道。殺青前,她細數為〈太極門〉、〈風塵客〉付出的代價-臉部嘴唇刺傷、手被刀割傷、遭石塊砍擊右足造成長達兩吋的傷口,角色失明後還得在荒山野嶺翻來摔去,臉上手上都是擦破痕跡。「影片中的打鬥實在使我受不了,從現在起到我考慮退休的幾年期間,希望飾演較為女性化的角色。」隨片登台時,樂蒂再三宣告脫離「打殺生涯」,文藝作品才是她心目中展現演技的首選。
刀劍無眼,女星卻為票房前仆後繼變身女俠,即使再大牌也難例外。別於樂蒂幾番敬謝不敏的含蓄告白,當時暱稱「小淘氣」的甄珍則是直言不諱:「武俠片這玩意不知道是哪位『天才』發明的,演起來真不是人受的!」、「這種戲要是演多了,我不被嚇得變神經病才怪呢!」她憶起開拍首日,拿著沉甸甸的劍不斷與人作廝殺狀,返家後躺在床上「一雙手臂和兩條腿酸痛麻木得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樣」,隔天只得以請假休養。回到棚內,甄珍苦笑:「演起來比出外景時操勞受累更令我不堪忍受!」吊鋼絲、跳繃床,就是再怕再無助,也由不得說不要。「不過,我想今後我不會再演武俠片了,因為這種罪實在難受。」訪問末了,甄珍吐出與樂蒂異曲同工的感慨,實在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另類視角
與強調門派與師徒情義的多數武俠片不同,〈太極門〉有幾分跳脫固定框架的諷刺意味,部分對白頗為出乎意料。劇中,樂蒂是一名身世未知的孤女,直到師父宿敵被殺,才被告知自己竟是仇人之女,從此陷入親情與恩情的兩難。整體而言,她的角色十分傳統,即無怨無悔承接莫須有的指控與罪過,甚至數度不求回饋地以德報怨……令人感到特別的,是張揚飾演的男主角,一個對權勢名利毫不感興趣、略顯隨性衝動、數度道破包裹在仁義道德之後的惡意盲點、看透名門正派不過爾爾的少俠。
礙於故事主軸與篇幅,張揚的角色沒有得到發揮,感覺像是楊過(憤世嫉俗)與令狐沖(灑脫自在)的混和體,也有幾分文藝片真誠守候的癡情,可惜都不夠深入。儘管如此,這種對江湖沒興趣、對掌門無懸念的男性角色,在武俠片中可謂另類異數,無怪會引來師妹惱羞成怒的批判:「當初何必學武功!」張揚長年以來鮮少參與古裝片,卻也在這波刀劍風潮中未能倖免。雖然肢體動作不若王羽、狄龍等青春男星俐落猛健,倒也堪稱盡力盡量,配合一貫正派爽朗的氣質,表現可圈可點。


〈太極門〉片末,臉龐劃傷的樂蒂睜著毫無神韻的眼睛,靜靜聆聽敵手腳步,隨即迅速揮劍,斬斷對方臂膀……這應是她從影以來數一數二的狼狽血腥時刻,那怕心中百般不願,依舊兢兢業業做到最好。為證明自己不若旁人以為的弱不禁風,愛打保齡球的樂蒂笑言:「都以為只能玩八磅重的,事實上我的是十二磅的保齡,很多朋友知道了我有這份臂力後,都瞪著眼睛表示驚奇呢!」歷經婚變打擊,無論身心都有更添堅強,尤其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雖然下定決心不再演武俠片,真實人生中的樂蒂卻有著說一不二的俠女性格,正是這股真性情,才是吸引影迷長年支持的魅力與動力。

參考資料:
1.本報訊,「樂蒂雷震和袁秋楓 春節後回國 拍新片外景」,《聯合報》第九版,1968年1月22日。
2.本報香港航訊,「樂蒂拍武俠片 馬上弓箭嫻熟」,《聯合報》第八版,1968年2月5日。
3.本報訊,「袁秋楓雷震昨來台」,《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2月6日。
4.本報香港九日航訊,「樂蒂不做老闆 退出金鷹公司」,《聯合報》第九版,1968年4月14日。
5.本報訊,「樂蒂今返國」,《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5月2日。
6.謝鐘翔,「樂蒂‧落得逍遙遊」,《聯合報》第三版,1968年5月3日。
7.本報訊,「樂蒂歸去 離情依依」,《聯合報》第三版,1968年5月10日。
8.本報訊,「樂蒂臨別依依」,《經濟日報》第八版,1968年5月10日。
9.謝鐘翔,「女星們不願意 拍攝武俠影片」,《聯合報》第八版,1968年5月20日。


太極門(Duel at the Supreme Gate)
導演:袁秋楓
編劇:易凡
演員:樂蒂、張揚、雷震、石堅、任浩、周瑾、文蘭、劉茜蒙
首映:1968年7月25日(香港)
出品:金鷹電影製片企業公司(香港)
劇情介紹:
不問世事的太極門掌門沈雲飛與妻子(劉茜蒙)、門人及自幼收養的孤女玉萍(樂蒂)隱居白雲山莊,遠離武林是非。某日,宿仇管寒冰(石堅)命徒弟申大榮(雷震)潛入山莊,盜取鎮門之寶「金劍魔鏡」。沈雲飛帶領眾人追捕,正將申大榮重重包圍之際,他將其交給埋伏一旁的師父,自己則趁亂逃離。其實,沈、管兩人恩仇源自二十年前,失去「金劍魔鏡」的管寒冰為沈雲飛所敗,他始終將恥辱牢記在心、伺機報復,二十年後,兩人再度對壘,管寒冰以「寒冰掌」擊中沈雲飛要害,導致他元氣大傷、命在旦夕......為救恩師性命,玉萍自告奮勇至天南老人處求取「千年蔘丸」。
經過一番跋涉,玉萍終於到達天南山,不巧天南老人正閉關修練,其女方小玲(文蘭)不由分說阻止,玉萍本欲忍讓,無奈對方咄咄逼人,她只得拔劍迎戰。打得難分難解之際,大師兄徐振南(張揚)出面調停,得知玉萍來由,決定代師父作主贈送蔘丸。小玲對玉萍充滿敵意,她請小玲打己出氣,未料對方真的出重掌,莫可奈何的玉萍只得負傷趕路,振南擔心安危,靜靜尾隨保護。深夜狂風驟雨,兩人暫宿古廟,振南噓寒問暖,玉萍感激非常。


歷盡辛苦返回白雲山莊,卻是師兄姐身著喪服阻止玉萍入內的陣仗,原來師母向眾人道出她是管寒冰親生女兒的秘密,接任掌門的程大宗決定忍痛「清理門戶」,將仇人之女趕出太極門,玉萍得知真相,猶如五雷轟頂。二十年前,玉萍生母(樂蒂分飾)本是太極門人,與管寒冰相戀,受其唆使偷走「金劍魔鏡」做為嫁妝。管寒冰憑此橫行江湖,妻子不忍武林殺戮,悄悄交還寶物,助沈雲飛擊敗丈夫。事後,身體孱弱的她前來投靠太極門,臨終前托孤沈家。
程大宗雖認為錯不在玉萍,唯血海深仇亦不能視而不見,堅持要她自謀生路。此時,申大榮突然現身,直言同樣出身太極門的自己,照輩份可算是「大師兄」,理應繼任掌門。申大榮欲與程大宗一決高下,但師母認為後者非其對手,玉萍勇敢應戰,幾經纏鬥竟打敗申大榮。玉萍立下大功,但仍不為門派接受,將被迫留下隨身多年的太極劍,黯然離去。目睹一切的振南忍無可忍,現身痛罵:「好一個正大門派,只會欺負弱女子!」隨即將「義薄雲天」的匾額毀去「義」字後離開。
振南勸玉萍勿需在意生父身份,只求自己問心無愧,他送上師父贈己的金簫劍給玉萍防身,兩人即告分手。未幾,申大榮稱奉師父之命帶玉萍「回家」,她思索後暫時同意。來到管寒冰的密室,玉萍希望父親能答應自己兩個要求-將「金劍魔鏡」歸還、到沈雲飛墓前謝罪,否則休想她認祖歸宗。管寒冰既氣又怒,遂將女兒關在密室。玉萍不慎觸動機關,竟發現珍藏的「金劍魔鏡」和秘笈,她聽見父親辱罵申大榮有意偷取「金劍魔鏡」,趕緊將東西放回原位,並假意軟化態度。玉萍希冀能憑己之力化解雙方仇恨,有意做收漁翁之利的申大榮不以為然道:「難!難!」


沈雲飛祭日,玉萍帶著「金劍魔鏡」、身著喪服趕到,儘管師兄指仇恨不共戴天,她依然善意將寶物交還。未料,才一脫手,就被尾隨其後的申大榮奪去,管寒冰隨後趕到,慌亂間竟出掌打中亟欲保護師母的玉萍,致使她重傷昏死。眾人正擔心玉萍安危,正巧碰到帶徒弟前來致歉的天南老人,由於傷勢嚴重,即使服下蔘丸也已毒血攻心,必須回天南山調養,振南對玉萍關心溢於言表,使暗戀他的師妹小玲嫉妒異常。玉萍雖度過險境,卻因劇毒導致雙目失明,藥石無效。振南不願玉萍灰心喪志,安慰她可少見許多殘忍殺戮,自己也願意當她的雙眼,小玲氣憤難平,故意冷嘲熱諷:「早知要伺候一個瞎子,當初何必學武功!」玉萍深受刺激,靜靜離開天南山。
玉萍一路跌跌撞撞,巧遇四處尋找申大榮的管寒冰,他希望照料女兒,玉萍則感嘆生父殺了師父,情與義的糾葛使她陷入萬分痛苦......管寒冰聞言,承諾奪回「金劍魔鏡」後必定歸還太極門,並親自向沈雲飛致歉。深夜,玉萍在古廟門外吹奏金簫劍,簫聲引來四處尋訪的振南,她不願振南犧牲前途,以自殺逼對方離去,他表面留下錢財衣物後離開,實際暗暗跟蹤保護。荒山野嶺中,玉萍一度遭惡霸暗算,幸得振南出手才免一劫,為使她接受好意,振南自稱是身無牽掛的老人,自願陪伴玉萍尋找管寒冰下落。同一時間,管寒冰遭申大榮以「金劍魔鏡」所傷,過世前命徒弟將他送至沈墓前,了卻對女兒的承諾。另一面,毫無顧忌的申大榮帶著「金劍魔鏡」赴白雲山,誓言奪下掌門之位,否則不惜血洗太極門。他以魔鏡使人無法睜眼,再以金劍刺殺同門,師母莫可奈何,命程大宗交出掌門令牌後,全體退出白雲山莊。


玉萍與老人共結茅蘆、相互照應,振南循循善誘練劍、恢復信心。偶然機會,她發覺老人的手十分年輕,幾經追問,振南只得道出真相。此時,沈師母廣發英雄帖,懇請武林高手協助驅逐無惡不作的申大榮,無奈天南老人身染重病、小玲出家為尼,輾轉找到隱居的振南。振南聞言大笑,憶起當年太極門毫不留情趕走玉萍,氣派不可一世,如今卻也落到這步田地......自稱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不過問江湖世事,遑論天南派掌門之位。
玉萍聽到振南談話,獨自一人攜金簫劍前往白雲山莊,振南猜測事情已被玉萍知曉,隨後出發。路上,玉萍收拾四個魚肉鄉民的太極門弟子,再殺退埋伏白雲山下的惡徒。眾武林豪傑群聚太極門,與擁有「金劍魔鏡」的申大榮展開惡鬥,他利用魔鏡使人無法睜開眼睛,順勢再以金劍奪人性命,瞬間殺死大半。危急之際,玉萍趕到,雙目失明的她毫不懼怕魔鏡,申大榮屢試屢敗,最終死在玉萍的金簫劍下。太極門人見玉萍立下大功,欲推舉為掌門,但她稱已退出武林,祭拜師父後,手持太極門送還的太極劍,與振南相偕離去。

相關文章:
1.樂蒂的一九六八(上)
2.單身樂蒂的新嘗試
3.清瘦深情的憂鬱小生…雷震
4.優質男人…張揚、王力宏
5.樂蒂的一九六八(下)遠去
6.莫須有的罪…樂蒂主演〈捉鬼記〉
7.樂蒂不愛當古典美人?!
8.樂蒂:我需要男人!
9.樂蒂的愛情觀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8/02,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太極門(1968):由樂蒂、張揚主演,在傳統之餘別出心裁的武俠片。
播放歌曲:樂蒂主演〈妙手回春〉插曲「葬花」張伊雯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情與義之間…樂蒂主演〈太極門〉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