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7月12日 星期二

單身樂蒂的新嘗試


單身樂蒂的新嘗試
粟子

「她離婚後的第一件大事便是與雷震、袁秋楓合組金鷹公司,用工作、事業來治療她感情上的創傷。」1967年11月,樂蒂一如往常頻繁擔任《國際電影》封面,只是不同以往端莊沈靜的形象,雜誌裡的她,露出暌違多時的開朗笑容,活潑展現各式姿態,彷彿婚姻烏雲已經消散。儘管態度積極正面,記者仍劈頭將「認真工作」歸因於「忘卻情傷」,結論難免讓自以為平靜的樂蒂,心底再掀波瀾—是真的走出婚變陰霾,還是假裝(逼迫)相信一切雲淡風輕……


與陳厚的五年婚姻,勢必讓立志守護家庭的「古典美人」嘗到現代「速食愛情」的苦果,但這正是她不顧重重阻力,千挑萬選的伴侶。多年前,還是單身的樂蒂曾說嚮往相親結婚(甚至盲婚啞嫁),戀愛在婚後開始,慢慢累積濃厚情意,最終形成混雜親情愛情友情的深刻情誼。雖明白箇中道理,實際上她還是免不了「異性相吸」的宿命,喜歡上一個好交遊、愛熱鬧、玩遊艇、會放電更會接電的摩登男子,見識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就像樂蒂年輕時的預言,在婚前開始的愛情,注定面臨降溫的命運。
共處的兩千個日子,想必苦甜交錯、有悲有喜。相較努力隱忍的妻子,繽紛多彩的陳厚也可能不如想像中痛快,再至離婚前後千夫所指的罪惡感,更難視若無睹。有時覺得他們是在彼此對的也是錯的時機相遇,對的是都有結婚的念頭—有過一次婚姻紀錄的陳厚,恢復單身漢後又渴望曾經的妻兒溫暖;事業有成的樂蒂,希望與相愛的人建立永久穩定的親密關係。錯的是忽略個性本質上的差異,並非互相的適度體諒忍讓就能解決。倒不是說兩人沒有在一起的可能,只是還得有為對方放棄犧牲的思想準備,譬如:陳厚放棄身為帥氣男性的自由、樂蒂犧牲家居寧靜的渴求……但常此下去,會不會又形成更深更多、冰凍三尺的怨懟?


1967年下旬,樂蒂快刀(或說慢刀,畢竟她自述已慎重考慮四年)斬亂麻,結束和陳厚的夫妻緣分,未幾宣布和哥哥雷震、好友袁秋楓合組「金鷹」,嘗試製片領域。為迎合市場需求,亟欲站穩腳步的新公司選擇以武俠動作片出發,推出樂蒂擔綱主演〈太極門〉(1968)和〈風塵客〉(1968),那怕女老版本身對舞刀弄劍一向興趣缺缺。「拍武俠片,對她來說,是一種新鮮的嘗試。拍攝之前,習武甚勤,而打保齡球,則是習武的一種輔助運動。」向來對運動敬謝不敏的樂蒂,獨獨衷情保齡球,一打再打從不嫌膩。始料未及的是,時常流連球場的習慣,使她巧遇少女時的初戀—影星高遠,意外成為記者筆下介入他和陳思思婚姻的影射對象。暌違十年的舊愛再被提起,如鬼似魅纏繞,擺明是炒冷飯的欲加之罪,樂蒂除了無辜也有無奈,因為她最清楚「小三」帶給別人的苦與痛。
「如列為所知,有一個時期,亦即是樂蒂的婚姻遭到嚴重打擊的時期,她愛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如此沈默,如此抑鬱。」隨著事情徹底解決,樂蒂逐漸恢復生機,組公司、拍電影、打保齡球……臉部線條越發柔和輕鬆。雖然當製片的日子不長(樂蒂不久宣布退出「金鷹」股份,恢復單純合約演員),卻是一個恰當的轉機,不僅轉移糾結多時的情緒,也接觸不同的挑戰,這或許是她結婚時從未想像的發展。


相關文章:
1.樂蒂訪談全記錄---1968.5.2
2.樂蒂訪談全記錄---1968.5.9
3.樂蒂的叛逆期
4.當樂蒂還沒那麼紅的時候
5.兩代倩女…樂蒂、王祖賢
6.樂蒂的一九六八(上)
7.樂蒂的一九六八(中)台灣行
8.樂蒂的一九六八(下)遠去
9.分身巧計訓傲夫…樂蒂作品〈太太萬歲〉
10.樂蒂:影星們不是壞人!
11.樂蒂的愛情觀
12.樂蒂單飛記
13.樂蒂不愛當古典美人?!
14.樂蒂的銀幕四角戀
15.樂蒂的幸福時光
16.小樂蒂…祝菁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單身樂蒂的新嘗試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