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8月25日 星期六

【廣播】情戰…張愛玲編劇〈情場如戰場〉


情戰…張愛玲編劇〈情場如戰場〉
粟子

「林黛飾演的千金小姐葉緯芳,有收集追求者的嗜好,自恃美色驕人,任性地玩弄垂涎的男人……奉寧濫毋缺為情場座右銘。」作家邁克解剖張愛玲電影劇本中的「女結婚員」,直言〈情場如戰場〉(1957)的女主角是位典型的愛情大胃王、情場霸王花,無論喜歡與否,一律放電撩撥,那怕真心只有一顆,依舊逗得男人們團團轉。面對姊姊好言相勸,她更是肆無忌憚:「我喜歡熱鬧,越多越好!」類似角色落到其他編劇手裡,肯定變成人見人厭的反派,但在張愛玲的筆下卻變得誘人異常,配合林黛天真嬌憨的詮釋,活脫脫就是一位少不更事的刁蠻女—一切看似頗具心機的作風,都只是她不知輕重的無心之過。
〈情場如戰場〉以一對富家姊妹為核心,妹妹希望所有男人拜倒石榴裙下,即使真心喜歡表哥,仍不惜搶奪姊姊的心上人,鬧得所有人為她的任性妄為傷透腦筋。故事點出愛情就是一場永無止境的勾心鬥角與你爭我奪,無論存心是否良善,唯有手段才是贏得戰爭的不二法門。相較日後採用的片名,更偏愛張愛玲原訂的〈情戰〉,一如她的本意:「為了更廣義地呈現親情與愛情皆有較勁鬥爭的本質。」只是礙於「電懋」內部的理由,從而由簡從繁:「片名《情戰》發音不亮,末字不屬平(最好陽平),難於響亮有勁。而且本片為流線型輕鬆喜劇,應改一流線型新型片名,庶幾一見即知內容大概,較可吸引觀眾。」儘管〈情場如戰場〉一目了然,卻削弱男女為爭奪愛情引爆的對峙想像,實在是「符合好萊塢電影的商業取向」時,被迫犧牲的弦外之音與文字美感。


重返影壇
「寫文章是比較簡單的事,思想通過鉛字,直接與讀者接觸。編戲就不然了,內中牽涉到無數我所不明白的分歧複雜的力量,得到了我所信任尊重的導演,還有『天時,地利,人和』種種問題,不能想,越想心裡越亂了。」受聘為「電懋」編劇時,張愛玲已由港赴美,對於作品的評價與票房,惦記焦急非常,一來擔心旁人說嘴是「紙上談兵的書生」,二來更在此事攸關生計。作為第一個在港拍成的劇本,〈情場如戰場〉的成績備受關注,所幸影片十分賣座,戒慎恐懼的張愛玲這才「乾了一身汗」。其實,公司內部基於種種考量(諸如:片名通俗性、拍片條件限制、女主角個性塑造等等),曾對某些場面作出改動,接到宋淇的去函解釋,張愛玲顯得毫不介意,反倒安慰對方:「千萬不要說『過於干涉編劇自由』的話。」身為一位不在片廠的編劇,她深諳自己無法插手電影拍攝過程的根本問題,於是選擇信任與包容。
〈情場如戰場〉並非張愛玲原創,根據學者許珮馨的考證,此片應是揉合〈願嫁金龜婿〉(1953,How to Merry a Millionaire)、〈紳士喜歡金髮女郎〉(1953,Gentlemen Prefer Blondes)等多部材料改編加工而成:「仍是仿擬好萊塢都市浪漫喜劇的風格,設計俊男美女情場追逐的橋段。」當然,她也有滲入自己獨到的觀察力與見微知著的敘事特色:「張愛玲在改編上脫胎換骨之處,確是從親情的角度挖掘人性的黑暗面,使都市浪漫喜劇也有深刻的人性呈現……」也就是說,基礎架構固然不是張愛玲的點子,但細節卻是經過精心設計與安排。儘管外界認為她當電影編劇的初衷不過是賺快錢作稻樑謀(引自馮晞乾),實際仍是出自同人手筆,且創作時無論題材(宋淇可以建議,她也可以拒絕)、內容都由張愛玲自身作主,整體而言,她仍是劇本的主宰。


非林莫屬
「林黛在過去拍的片子中,不是梳辮子扮鄉下姑娘,便是潑辣的少婦,在『情場如戰場』裡,她得到了一個最適合她個性的角色,天真、任性、聰明、頑皮的年輕姑娘……」憑〈翠翠〉(1953)的村姑角色一飛沖天,林黛戲路不免受到侷限,演來演去都是刁蠻丫頭。影評觀眾一度懷疑僅止於此,但隨著類型越觸越廣,在在證明她的能耐不僅於此。〈情場如戰場〉中,林黛飾演將愛情視作遊戲的妙齡少女,心有所屬之餘,還是故意玩弄姊姊的暗戀對象與其貌不揚的追求者,搞得眾人為她大吃飛醋、大打出手……眼見攪亂一池春水,仍是抱著隔山觀虎鬥的心情高聲喝采,沒有絲毫「玩弄男性」的罪惡感。坦白說,此角只有芳華正茂的林黛足以勝任(當時宣傳是張愛玲為林黛度身訂造),不只因為她的外貌天真無邪,更在人見人愛的觀眾緣,小奸小惡反倒引人喜歡。放眼影壇,試問誰還有這般「顛倒黑白」的魔力?!
「基於林黛是明星偶像,也是票房靈藥,導演岳楓將其性格修改成,在內容上去掉劇本女主角工於心計的戲份,……」許珮馨列舉數場被刪去的場景,包括:扯破姊姊禮服、取笑暗戀者穿著等,共通點都在免去引發觀眾對女主角的惡感,避免破壞林黛的正面形象。雖然上述改動會淡化劇本中「姊妹間的競爭關係」與「男女主角間迷藏式的戀情」,卻增強林黛身為票房偶像的光彩—打扮入時、略帶小惡魔氣質的俏皮嬌嬌女,由純樸村姑蛻變為令人眼睛一亮的摩登千金。
對於這些變動,導演林奕華不諱言是明星凌駕編劇(乃至導演)的象徵:「從哪些情節需要改動,或哪些場面被刪掉的落實,不難看見『明星制度』是怎樣支配大片廠制度所生產的電影。而當編劇也不外是生產線上的其中一對手,不管他或她的來頭多大,最終還是要以演員擅長的戲路作為創作的依歸。」只是,當張愛玲精心調配的「心計」變成林黛口中的「好玩」,角色性格與心理刻畫也跟著被弱化,一定程度陷入輕鬆喜劇的刻板框架。雖滿足於眾樂樂的訴求,卻也犧牲劇本中高來高去、興風作浪的「情戰」氣氛,成為一以貫之的直白:「林黛所演的,並不是張愛玲筆下那個以為暗戀對象故意跟自己鬥氣,實則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的緯芳;而是打一開場便旗幟鮮明,並以一聲聲『我恨你!』來向『表哥』求愛的『表妹』。」(引自林奕華)表面上「亂交男友,亂撒情苗」的緯芳,其實只是「年輕不懂事」的表現,由林黛扮演的她(只能)有一顆純潔的心,所有叛逆作為,都是為引發愛人醋意而刻意使壞的盲點。


明星+明星
暌違十餘年投入編劇工作,張愛玲仍舊響亮非常,金字招牌自是電影公司不容錯過的宣傳標的,「電懋」的官方刊物《國際電影》(1956.11)便以此為主題撰文:「她說是在百忙中寫好的,並且一再叮囑,這個戲無論如何要由林黛主演,因為女主角的個性與外型,她是以林黛做對象來創作的。……他們(指岳楓、林黛)覺得張愛玲的故事劇本、人物創造,果然不同凡響……」無論實情如何,說法確有「文壇明星」與「影壇明星」相互輝映的用意。
只是,若以誰為誰抬轎而論,不可諱言張愛玲是做了林黛的綠葉,正如林奕華的分析:「以張愛玲和林黛在彼時彼地的名氣來較量,前者多少有點落難才女的況味,她所擁有的只能算是虛名,後者卻是實實在在的『前途無可限量』。而張愛玲的處境之所以使人喟嘆,乃在於她越是被擺上神檯,越似是明升暗降。」畢竟真正扛起票房重任的,是青春無敵、如日中天的林黛。至於張愛玲,頂多就是電影成功的幕後推手之一,這也是編劇(集體合作)與作家(單打獨鬥)的不同之處。其實,不只是張愛玲,在林黛耀眼奪目的光環下,其餘幕前幕後都成為影子。她不只自身發亮,亦得到最多關注與照耀,如此加成效果,造就不可一世的巨星風華。


定居美國才開始寫以香港為背景的電影劇本,為解決「生活問題」而接下差事的張愛玲,選擇脫離現實的夢幻題材—不愁生計的俊男美女在大別墅中談情說愛,藉此隱藏對當地現況的未知。從〈情場如戰場〉開始便一再見到她運用好萊塢愛情喜劇的橋段所編寫的故事,雖然機智依舊,卻不及上海時期〈太太萬歲〉(1947)的鞭辟入裡與〈不了情〉(1947)的纏綿哀怨。儘管如此,對生活在為五斗米折腰的觀眾來說,這類輕鬆笑鬧的電影確是可以暫時逃避現實的安慰劑,功能類似風靡台灣七0年代的三廳電影。
「表哥,我除了你從來沒愛過別人,我跟別人好都是假的,都是為了想叫你妒忌。」林黛片末的真誠告白,終於換來表哥斬釘截鐵的「我愛妳」,為情戰了半天,還是說清楚最實在。看到這,不免好奇她到底愛他什麼?除了難以言喻的愛情吸引,或許也在男方長年不為所動的定力,非但不嫉妒,還整日端起架子教訓。招數使盡仍告無效,終使這朵愛情霸王花越陷越深,最後自動卸甲投降。

參考資料:
1.《情場如戰場》電影本事,香港:國際電影畫報社,1957。
2.林奕華,〈片場如戰場:當張愛玲遇上林黛〉,《國泰故事(增訂本)》,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9,頁172~178。
3.許珮馨,〈張愛玲與都市浪漫喜劇〉,《張愛玲:電懋劇本集(1)好事近》,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10,頁35~42。
4.馮睎乾,〈張愛玲的電懋劇本〉,《張愛玲:電懋劇本集(1)好事近》,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10,頁21~26。
5.邁克,〈親愛的女結婚員〉《張愛玲:電懋劇本集(1)好事近》,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10,頁29~32。


情場如戰場(The Battle of Love)
導演:岳楓
編劇:張愛玲
演員:林黛、陳厚、張揚、秦羽(即秦亦孚)、劉恩甲、徐行、高翔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主題曲:情場如戰場(劉韻演唱)
首映時間:1957年5月29日(香港)
附註:張愛玲在港上映的首個電影劇本;編劇秦羽參與演出。
劇情介紹:
富家千金葉緯芳(林黛)與姊姊緯苓(秦羽)年齡相仿,個性卻南轅北轍,她活潑好動、喜愛結交男友;緯苓則嫻靜端莊、不善交際。這日,緯芳與父母、姊姊、表哥史榕生(張揚)來到青山別墅度假,不同於親人總是慣縱她,只有表哥常義正辭嚴地規勸:「學那些邪魔歪道,拿人家耍著玩,最好讓每一個男人都追求妳,妳就高興了!妳這樣亂交異性,亂撒情苗,將來妳才有苦頭吃呢!」緯芳表面不服,老是出言頂撞,內心卻對他愛慕非常。一行人正玩得起勁,緯芳接到來自陶文炳(陳厚)的電話,此人是她在數日前於派對認識的追求者。為了引起榕生妒意,緯芳高聲應允文炳邀約,得意道:「你們不理我,有人理我。」
約會當日,盛裝打扮的文炳來到咖啡廳,意外碰見正在寫稿的舊同學榕生,閒談時,他表示自己目前借住親戚別墅,文炳靈機一動:「能不能借我用一天?」隨後前來的緯芳恰巧與榕生錯過,她接受文炳的週日約會,卻婉拒接下來的晚餐,因為已答應幫表哥抄寫稿件。晚間,榕生堅持先工作再吃飯,並說出若是緯苓幫忙早就完成的實話,惹得緯芳大怒:「我知道你有偏心!」她懷疑表哥私心喜歡姊姊,一番爭執後,更意有所指:「總有一天,你會向我投降!」


星期天,緯芳來到文炳口中的別墅,眼前景色卻讓她十分詫異:「這不是我家別墅?」見對方神色自若,才明白文炳有意裝闊,心有暗下主意、好好整蠱一番。文炳在別墅內大出洋相,緯芳看到姊姊的照片還刻意吃醋,惹得他手足無措……直到文炳不慎掉入泳池,到房間更衣,發現緯芳的照片也掛在壁上,這才如夢初醒,困窘地幾乎暈厥。
文炳來到榕生住處欲歸還鑰匙,碰上正與表哥談話的緯苓,兩人都對集郵感興趣,相談甚歡。數日後,緯苓請託表哥將一張巴西郵票交給文炳,換取幾張歐洲郵票,榕生明白表妹心意,屢屢代為聯絡。緯芳無意間得知姊姊和文炳互有來往,反倒激起她的好勝心,榕生見狀提醒:「緯苓很喜歡陶文炳,妳不要夾在中間胡攪,妳總是這樣不道德。」緯芳聞言不以為然,反而開口邀請文炳來家中遊玩幾日,緯芳在榕生面前與文炳打情罵俏,此情此景更令有苦難言的緯苓心寒。與此同時,受葉父聘請至別墅鑑賞古玩的教授何啟華(劉恩甲),也著迷於二小姐的風情,對她窮追不捨。


「她就是心眼活,虛榮心大,恨不得普天下男人都追求她,誰要是跟她認真,那誰就倒楣,會受到很大的刺激。」榕生亟欲勸醒文炳、啟華,但二人對此聽若罔聞,緯芳頻頻對啟華獻殷勤,惹得文炳大吃飛醋。面對表哥一再勸說,緯芳氣他對自己的「博愛」毫無妒忌、不知道自己的心意,怒怒道:「表哥,我恨你!」另一面,緯苓為吸引文炳目光,開始學習妹妹穿著打扮,榕生不捨表妹隨之起舞,遂向她分析緯芳心態:「依我看,緯芳對文炳不過是耍弄而已,明天,王壽南的兒子來,天字第一號的大闊人,我敢擔保他一來,什麼教授呀、文炳呀,全部都會淘汰。緯苓,這是妳唯一的機會。」
為能與緯芳一同參與化妝舞會,文炳、啟華紛紛卯足全力,兩人爭風相對、互不相讓。在文炳心中,啟華是突然冒出的情敵;在啟華來看,文炳根本自作多情,一言不合,竟然打成一團,榕生出面勸阻,反遭雙方毆傷。葉母明白又是二女兒犯事,只得責備幾句,本來樂不可支的緯芳也知道自己有錯,向表哥致歉卻碰了軟釘子。事後,文炳與啟華決定開誠布公詳談,竟發現緯芳對兩人說的蜜語完全相同!他們決定聯合陣線,要求緯芳攤牌……


「我不愛你們,我愛我表哥!」聽完問話,緯芳斬釘截鐵答,始終是局外人的榕生大驚失色:「妳真會玩花樣,把我也拉在他們一起耍著玩。」她進一步解釋,自己長期以來的作為都是想引起榕生的妒意,無奈總是造成反效果,緯芳反省道:「我用這方法錯了,反而叫你看不起我,我以後不這樣胡鬧了,你請相信我的話吧!」見表哥抱持懷疑,她既氣又惱,榕生嘆:「誰叫妳說謊說得太多,總該自作自受。」「表哥,我愛你,我從小就愛你,我永遠愛你。」聽到緯芳這番告白,榕生雖然動心,卻再三叮嚀自己小心應付,以免上當後被她取笑。
隔日,榕生悄悄收拾行李,對文炳解釋若不離開,遲早也會和他一樣被耍著玩,已和緯苓產生情愫的文炳半開玩笑:「怕什麼?王壽南的兒子來了,她又轉風向了。」眾人來到樓下,恭敬迎接王壽南之子,熟料竟是一位十二三歲的男孩!榕生直覺不妙,趁機駕車離開……終於脫離緯芳的勢力範圍,他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慶幸自己跳脫愛情圈套,不像文炳、啟華那般作繭自縛。自鳴得意之際,背後竟伸出一雙纖纖玉手,緩緩摟住他的脖子,不消說,她就是緯芳。

相關文章:
1.張愛玲的編劇旅程
2.得失之間…張愛玲編劇〈人財兩得〉
3.糟糠妻的反擊…張愛玲編劇〈桃花運〉
4.女結婚員的自覺課…張愛玲作品〈六月新娘〉
5.張愛玲的自誇與自鄙
6.追逐心中最愛…林黛主演〈杏花溪之戀〉
7.愛與犧牲…林黛主演〈不了情〉
8.林黛的人間不了情
9.巨星之死…阮玲玉、林黛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8/23,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情場如戰場(1957):文壇明星張愛玲與影壇明星林黛的精彩合作,教你如何打贏愛情戰爭。
播放歌曲:「小村姑」林黛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情戰…張愛玲編劇〈情場如戰場〉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