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廣播】精神之愛…瓊瑤原著〈幾度夕陽紅〉

精神之愛…瓊瑤原著〈幾度夕陽紅〉
粟子

「在五四運動時期,浪漫愛象徵對舊式封建社會的反叛,是邁向中國現代化的一部份。六0年代瓊瑤的小說則探索愛情本身的內含及其意義,這是完全屬於私人情感領域。」學者林芳玫在其論文改編著作《解讀瓊瑤愛情王國》中解析瓊瑤筆下引人入勝的情愛糾葛,認為其特色在傳統與現代感情觀的過渡—表面為愛勇敢無畏,實際仍背負重重倫理道德、宗親理法的束縛,既夢幻又寫實。相較七0年代專注建構愛情夢幻國度,二十幾歲的瓊瑤文字間更有大時代的歷史情懷,尤其關注和自身經驗相仿、遷居來台的外省族群。其中最出色的作品,莫過寫成於1964年的《幾度夕陽紅》,巧妙將傳宗接代的封建觀念與動盪戰亂的抗戰背景結合,揉合成一段跨越兩代、內斂濃郁的深刻愛戀。
民國前後,不少地方仍保有一種觀念—十餘歲的男孩赴外地讀書前,家中會作主幫他安排一門親事。妻子多是門當戶對的名門閨秀或小家碧玉,年齡略長於男方,可協助料理家務,亦能確保香火不斷,徐志摩、徐悲鴻、魯迅家裡都有這樣一位精挑細選的太太。在丈夫音訊杳然的漫長時光,她們克守婦道作媳婦、當母親,不會不敢亦不曾有任何怨言;反觀離鄉背井的年輕另一半,學校習得新知識、社會吸收新思維、周遭接觸新異性,不僅眼光見識已非當初吳下阿蒙,更淡忘家鄉殷殷期盼團圓的髮妻,自然而然徜徉自由戀愛的喜悅中。為對自己許諾的真愛負責,男方執意返家與賢慧靜默的原配離異,無奈不論處理方式為何,都是兩敗俱傷、三方皆輸的悲劇。瓊瑤原著的〈幾度夕陽紅〉(1965),正是描繪這段五四青年由芳華正茂綿延至遲暮之年的無緣戀情—陰錯陽差被迫中斷的愛情,再見已人事全非,儘管此生難再重逢,卻蘊含由衷的祝福,形成一種看似無情、實際濃厚的精神之愛。


往日重現
〈幾度夕陽紅〉有兩條主線,分別為戰時的後方重慶與六0年代的台北。主角何慕天與李夢竹相識相戀於重慶,後因有孕在身的夢竹得知慕天在昆明老家已有妻室,憂憤痛苦下選擇不告而別,從此天各一方,直到下一代的愛情才讓兩人在台北重遇。由於書中對流亡學生的點滴有生動描述,因此當文字影像化時,便針對此部分琢磨再三,復以出品公司「國聯」主事者李翰祥對美術布景的專業與講究,造就不計成本追求盡善盡美的經典畫面。
為真實呈現重慶沙坪壩生活,特地登報徵求「二十五年前的四川民俗資料」,譬如:鄉間大家庭的陳設、茶館中的佈置,鄉間小巷弄以及小吃館的景象。強化硬體設施之餘,編劇姚鳳磐也針對原著裡未詳述的細微情況有所增添:「劇本建議部分對白採用四川方語……黃捅樹茶館么師(即茶館裡專司泡茶者)動作,重慶之夜街頭常聞『炒米糖開水』等,都盡量予以穿插。」雖礙於政治現實,無法回到重慶實地取景,卻透過反覆考證重新梳理離鄉背井者日夜難忘的故地舊友,展現電影娛樂之外的記錄價值。
籌備多時,沙坪壩茶館於台北「金山活動中心」的浴場沙灘搭建而成,為營造學生川流不息的氣氛,請來許多臨時演員穿上藏青色大學制服;茶館內店小二以四川方言吆喝,窗外則是絡繹不絕的一人小轎,時空儼然倒轉三十年。實際上,「國聯」早期製作的電影皆製作精良、堅持質量,為求如實更是不惜成本,〈幾度夕陽紅〉便是箇中明證。若對將本求利的商業公司,大可不用費盡心力還原,花錢為這類「拋棄式」建築大興土木……但或許正因為李翰祥吃過這類因預算考量,導致影片效果打折扣的悶虧,使他對求好心切的追求勝過精打細算,無奈這也是導致「國聯」五年告終的致命要害。


外省記憶
〈幾度夕陽紅〉將愛情與史實巧妙融合,反映瓊瑤早期取材的特徵—外省族群經歷歲月洗禮的悲歡離合,如:《窗外》(1963)、《菟絲花》(1964)都是以此為主軸展開。主角的人生是層層時代波瀾造成的結果,人格獨立自主、心底滿腹辛酸,內在保有舊式的禮法教養,卻又無法抗拒自由戀愛的甜美誘惑,於是左右掙扎,既想勇敢去愛又缺乏拋棄所有、奮力一搏的決心。故事中,曾經愛得濃烈的夢竹、慕天異地重逢,彼此都已遠離無憂無慮的求學生涯,唯獨愛情像時空膠囊般完整存留心靈一隅,再多怨懟也無法抹殺對往日情的戀慕……坦白說,這種依依不捨的情緒,不只是對初戀情人的懷念,亦包括逝去的青春年華。
時光流轉,邁入中年的夢竹遷居台灣,在日式木屋忙碌家務,女兒乖巧嫻靜、兒子頑皮好動,丈夫是收入一般的公務員,對妻子體貼、對兒女慈愛,擁有單純寧靜的小幸福。電影裡出現的不只是夢竹一家,亦是許多1949年隨國府遷居來台的外省移民縮影,他們沒有祖上恆產、人脈關係,為了生計錙銖必較度日,卻又保有年輕時養成的生活美感。如同沙坪壩場景的考究,劇組對「夢竹家」同樣煞費苦心,屋內擺設兼具視覺美感與寫實情形,簡簡單單的竹椅木桌,卻透露儉樸雅致的文人氣質。此外,屋外的半開放式簡陋廚房、破洞的日式拉門,以及女主角用以貼補家用、日夜踩踏的縫紉機,一景一物都經過細心琢磨,虛實交錯,成就瓊瑤電影難得落入凡間的情境。


解構夕陽
〈幾度夕陽紅〉固然在瓊瑤作品中獨樹一格,其實仍依循一套「通俗劇模式」,學者林芳玫分析:「即情節複雜、高潮迭起;情感表達方式強烈而誇張;人物關係因家庭夙怨而糾纏不清;人與人之間的誤解造成種種終身憾事及恩怨情仇;主角的身世之謎及其謎底的揭曉;以及戰亂、分離、重逢。」連串重疊發生的事件扣人心弦,千絲萬縷的愛恨由上代綿延至下代,舊恨差點釀成新仇,所幸雙方開誠布公解開誤會,讓子輩免於重蹈覆轍。
儘管父母反對常是瓊瑤作品的主要阻力,但在〈幾度夕陽中〉卻是以另一種形式現身,林芳玫寫到:「父母的干涉與反對並不是他們完全不贊成自由戀愛。事實上,他們自己年輕時就曾為愛情而反叛家庭。他們的反對常是因為擔心自己過去的戀情曝光,而這段舊情往往與女主角的身世有關。」由迷離詭異的局面、秘密逐漸揭露至事實全然曝光,讀者(觀眾)與女主角共同經歷一場解謎之旅,雖然結局往往帶來別離與隱退,卻也開啟另一段幸福人生。特別的是,〈幾度夕陽紅〉中的兩代主角—夢竹及其女曉霜,都是堅強但又惹人憐愛的傳統女性角色,無論她們多麼信仰自由戀愛,現實始終都是「被愛」的一方,一如林芳玫敘述:「她對愛情的描述完全是從女性的立場出發。更進一步說,是女性對兩性關係的幻想,在此幻想中規範男性應做些什麼來保障女性的終生幸福。」融合對愛情與親情的渴望,瓊瑤所創造的不只是感情的烏托邦,亦是閱聽者對現實不如意的補貼與想像。


出眾演技
〈幾度夕陽紅〉以父執輩夢竹、慕白、明遠與子女輩曉彤、雙雙、如峰的兩代三角戀愛為主軸,以戲份論,比例在伯仲之間,但若著眼於戲劇張力與動人程度,自是糾纏數十年的前者勝出。當時未滿二十歲的江青,無疑是片中最出色的一位,許多時候以老妝示人,扮演年齡足當自己母親的複雜角色—她雖對現任丈夫的收容付出萬分感激,卻無法忘懷年輕時那段深刻愛戀,復以聽聞舊情時的暈眩痛苦與忍受丈夫冷嘲熱諷的無奈,皆展露過人戲劇才華。不同於前一年〈西施〉的(1965)眾星拱月,〈幾度夕陽紅〉令她綻放幽靜光芒。可惜的是,男女主角久別重逢的重頭戲受限篇幅遭到壓縮,轉折稍嫌不夠深刻。江清的優異演技於第五屆金馬獎獲得影后肯定,這也是影片在該屆盛會的唯一獎項,和獲得全面肯定的健康寫實電影〈我女若蘭〉(1966)相比,她的表現若非明顯優異,絕難突破重圍。
別於江清初入影壇即穩站主角,在影圈耕耘九年的楊群憑著〈幾度夕陽紅〉初嚐走紅滋味,畢竟投入「國聯」前,他一直鬱鬱不得志。最初,楊群與雷震、丁皓等同期進入「電懋」,雖有機會與如日中天的林黛合作〈金蓮花〉(1957),男主角卻派給更加溫文儒雅的雷震,他則是拉胡琴的柔弱閒角。憑著演技獲得矚目,未料卻意外讓自己定型,找上的都是陰柔二三線,幾年都熬不出頭,楊群數度興起不如歸去的感慨,所幸同為演員出身的妻子俞鳳至好言鼓勵,才有信心再搏一年。
六0年代中,李翰祥來台組織「國聯」,隨著簽下關山、趙雷等一線男星落空,才將目光轉向頗具資歷但始終與主角失之交臂的楊群。對於導演的看中,他不諱言價錢是重要因素:「我便宜嘛!」即使開頭便在〈菟絲花〉(1965)擔綱領銜,片酬卻是一般新人水準。旁人眼中的「國聯」力捧小生,楊群對李翰祥的知遇之恩固然感激、也難掩懷疑:「要拍〈幾度夕陽紅〉大戲,還不見得想用我。電影下星期開拍,今天才宣布男主角是我。」直言導演想用更強的人,但礙於現實必須妥協,他只是勉為其難的備胎。〈幾度夕陽紅〉的成功,使「國聯」與楊群各有所得,前者捧出外型實力兼備、價格實惠的看板主角,後者一吐多年怨氣、脫離漫漫「綠葉」生涯……對楊群而言,演技從不是問題,欠缺的只是足供發揮的機會,這正是李翰祥與「國聯」所給予。因此,即使之後屢屢拖欠薪資甚至結束營業,仍對東家懷抱感謝之情,再三表示若不是公司的發掘投資,就無今日的楊群。


「你覺不覺得,得與失,是很難講的。」回首前塵,心靈緊緊相繫的夢竹與慕天最終天各一方,不圓滿的結局,反倒粹練出另一番令人心神嚮往的真情,難以言傳的感觸,或可從片末台詞窺知一二:「你的心,我珍藏著,我保留著,從以前到現在,到永恆。」愛情是不是要相守一起才稱完美?還是明瞭並珍惜對方心意才最珍貴?看似各奔東西,實際卻把刻畫心靈的疑惑和痛苦徹底解開,將永恆真愛常埋彼此心中。

參考資料:
1.本報訊,「幾度夕陽紅 找臨時演員」,《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8月26日。
2.本報訊,「國聯公司徵求 四川民俗資料」,《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8月27日。
3.基隆訊,「海濱小山上 熱情的鏡頭」,《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11月5日。
4.本報訊,「幾度夕陽紅 拍抗戰時期外景戲」,《聯合報》第八版,1965年11月9日。
5.本報訊,「『幾度夕陽紅』已經全部殺青」,《聯合報》第八版,1966年1月17日。
6.林芳玫,《解讀瓊瑤愛情王國》,台北:台灣商務,2006,頁57~71。
7.焦雄屏,《改變歷史的五年》,台北:萬象,1993,頁123~130、252~253。


幾度夕陽紅(Many enchanting night)
策劃導演:李翰祥
執行導演:楊甦
原著:瓊瑤
編劇:姚鳳磐
演員:江青、楊群、汪玲、劉維斌、甄珍、金石、秦沛、吳風、鈕方雨、李登惠
出品:國聯影業有限公司(台灣)
首映時間:1966年9月24日(台灣)
片長:179分鐘(第一部98分鐘、大結局81分鐘)
獲獎:第五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江青)
劇情介紹:
【第一部】
李夢竹(江清)不時為生計苦惱,卻從來毫無怨言,她有兩個孩子,女兒曉彤(汪玲)嫻靜美麗、兒子曉白(秦沛)活潑好動,丈夫楊明遠(劉維斌)則個性拘謹、愛家顧家,生活平靜安穩。明遠雖對家人無悔付出,言談間盡是鬱鬱不得志的苦悶,夢竹深知丈夫為養家放棄鍾愛的繪畫事業,內心常懷感激與歉意。
明遠昔日藝專同學王孝城(吳風)造訪楊家,見舊友已是生活優渥的知名畫家,更加傷感無奈,雖有意重拾畫筆,但已無往日才情。趁明遠離席空檔,孝城神秘地問夢竹:「知不知道有個人也在台灣?」還未詳述,就因他的現身而中斷。明遠聽孝城的建議,專心作畫,卻因為疏遠多時而靈感全無,脾氣更加暴躁,夢竹只得好言安慰,默默收拾殘局。

曉彤受邀參與舞會,結識英挺帥氣、文質彬彬的來客魏如峰(金石),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此景看在如峰表妹何雙雙(甄珍)盡是不滿。如峰與曉彤不時相約見面,感情進展迅速,陷入熱戀的他將此事告訴情同父子的姨父何慕天(楊群),正巧聽到此事的孝城感嘆:「世界果然是這麼小?」
暗戀如峰的雙雙心有不甘,日日與太保鬼混,身為父親的慕天十分無奈,直言女兒物質生活豐沛,到底還缺少什麼?雙雙氣憤:「我要一個母親!」與此同時,曉彤和如峰談到自己的家庭,認為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媽媽,固然家境普通,她總是盡力實現女兒的心願。曉彤為與如峰見面而向母親撒謊,雙雙則在偶然間結識曉白,基於報復心態,約他陪己到處遊玩……夢竹見一雙兒女各有心事,不禁為此煩惱。另一面,明遠見同學平步青雲,自己只是一名吃不飽餓不死的公務員,有苦難言的他竟然喝得酩酊大醉返家,看到妻子女兒,口沒遮攔指兩人是妖精,沒嫁富人,反倒嫁給窮人吃苦,夢竹聞言一臉淒楚。

夢竹偶然得知女兒結交男友,由衷替她感到高興,希望能與如峰見面。慕天明白如峰心有所屬,好意規勸女兒放下之餘,亦勸姪兒勿搬離自宅,還請他帶女友到家中一聚。慕天見到曉彤時難掩情緒起伏,其實他已透過孝城得知其為自己親生骨肉,過程中頻頻打探楊家點滴。曉彤坦言母親為家付出甚多,不僅細心照顧兒女,還得忍受父親的無理取鬧。知悉箇中緣由的慕天,擔心自己的出現將引發軒然大波,特地囑咐如峰前往楊家勿提自己姓名。
夢竹見如峰一表人才,十分同意兩人交往,唯談到家庭時,如峰無意間提及姨丈身份,氣氛因此驟變……夢竹一陣暈眩、淚流滿面,晚間更要求女兒與男友絕交。曉彤不明就裡,她沈默不語,腦海浮現二十年前往事......
一群流亡學生時常聚在重慶沙坪壩的茶館天南地北談論時事,其中「小李白」慕天文藝氣息濃厚,和號稱「沙坪壩之花」的夢竹被視為才貌相當的一對,但男方始終未有行動。慕天、夢竹相互吸引,甚至能讀出對方心事,一次「畫心」遊戲,慕天猜出夢竹所畫是「層層心事有誰知」,而慕天寫著「我的心早已失落」的紙條則為夢竹悄悄收藏。李母得知女兒和男同學過從甚密,私自將她監禁,奶媽不捨小姐絕食,偷偷放走夢竹,並囑咐慕天善待。兩人在沙坪壩附近租屋同居,消息鬧得滿城風雨,暗戀夢竹多時的明遠不解慕天為何不明媒正娶,同學小羅則稱有難言之隱。慕天返昆明省親,遲遲無消息,懷孕三月的夢竹千里迢迢趕去,卻面臨意想不到的處境......


【大結局】
夢竹發現慕天在昆明已有原配妻子蘊文,且即將生產,蘊文故意指責丈夫花名在外、四處招惹女孩,她不以為意,也希望夢竹認清事實。飽受刺激的夢竹痛不欲生,一度欲投嘉陵江自殺,正欲行動之際,被一直默默關懷她的明遠阻擾。他坦言心儀多時,願意照顧她與孩子,夢竹對此深情厚意感激非常,遂答應其求婚。同一時間,慕天幾過百般努力,終於取得離婚證書,回到重慶,卻是夢竹與明遠結婚的消息。慕天自孝城口中得知夢竹在昆明受辱,重返兩人吐露愛意的山坡,頓感人事全非,選擇黯然離開。

時間回到如峰訪後當晚,夢竹輾轉難眠,明遠諷刺妻子始終忘不了慕天,更說要把曉彤還給他;夢竹則心慌意亂,不明白明遠為何如此咄咄逼人。楊家整日爭吵不休,明遠極盡揶揄能事,只曉彤與男友深夜未歸頗有「乃母之風」,聽在夢竹耳裡異常痛苦,難過提出離婚......明遠聞言又指夢竹沒有良心,數落為妻子放棄繪畫的往事,稱自己在婚姻中毫無過失。
夢竹親訪慕天,慕天自述當年是怕傷害她、太愛她才會隱瞞已婚的事實,夢竹不願接受說法,亦拒絕曉彤與如峰的婚事。慕天承諾將隱居鄉下,才使夢竹態度軟化,同意不再阻止女兒愛情。分手前,慕天贈給一個珍藏多年的木盒,盒中盡是她用過的物品,得知對方從未遺忘舊情,夢竹內心十分感動。另一面,雙雙利用曉白對她的信任,透過他的轉述刻意誇大如峰風流韻事,曉彤淚眼質問如峰,他稱只是逢場作戲,女方無法接受。

明遠醉醺醺返家,咆哮夢竹心中始終愛著慕天,對他的付出視若無睹,語畢更趕妻子出門。夢竹慌亂之際遇到慕天,得知她為此飽受折磨,誠摯提出求婚。明遠留書出走,陳述對妻子的深刻愛情與嫉妒她對慕天永遠不變的思念,雖然由衷疼愛非親生的曉彤,但只要看到眼睛就像見到慕天,令他恐懼非常......內容不慎被曉彤知悉,她急急向母親求證,才得知口中的何伯伯竟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夢竹得知明遠失蹤、心急如焚,幾經波折才在河邊找到亟欲自殺的他,兩人相擁而泣。同夜,曉白痛恨如峰欺騙姊姊感情,又與自己愛慕的雙雙關係曖昧,糾結不良少年將其痛毆。得知消息,眾人趕往醫院,所幸如峰已無生命危險。
重重愛恨真相大白,曉彤、如峰感情穩定,雙雙、曉白勤學讀書,慕天則信守承諾,隱居山間寺廟。一日,孝城前來探望,帶來曉彤即將訂婚、明遠將開畫展的好消息,言中提及夢竹過得平靜,唯托他交給慕天幾行字—正面是二十年前慕天「畫心」時寫得詞句,背面則是夢竹呼應的答詞:「你的心,我珍藏著,我保留著,從以前到現在,到永恆!」

相關文章:
1.【七月影圖專欄】瓊瑤的亂世經典…〈幾度夕陽紅〉
2.永恆的精神之愛…〈幾度夕陽紅〉
3.瓊女郎…甄珍、陳德容
4.縱橫影壇的俏皮妞兒…甄珍
5.我的2007金馬影展—三片一體「李翰祥」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10/11,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幾度夕陽紅(1965):瓊瑤原著、橫跨數十年的史詩愛情故事
播放歌曲:「幾度夕陽紅」電視劇同名主題曲「幾度夕陽紅」潘越雲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精神之愛…瓊瑤原著〈幾度夕陽紅〉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