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歐陽莎菲要讓丈夫知道......

歐陽莎菲要讓丈夫知道......

「往事如煙本來不想再提,每一個人都可能有得意、也有傷心的片段,但說到莎菲最得意的時節,就不能抹掉她和屠光啟的一段不談了。」1958年下旬,一度「誤入歧途」轉投左派影壇的歐陽莎菲(1923~2010)與洪叔雲夫婦宣告「迷途知返」,資深紅星與導演才子相偕召開記者會,自是值得大書特書的頭條焦點。儘管主要目的是說明「棄暗投明」的心境轉折,但記者有志一同地將重點畫在最引人入勝的感情問題,畢竟這對互動恩愛的「銀河鴛侶」曾經引爆轟動一時的四角關係,旁敲側擊外加溫故知新,造就一則看似衷心祝福實則八卦處處的精彩報導。
「憑良心說:莎菲的個性,百分之一百是女人脾氣,自己並無成見,她祇知道愛著洪叔雲,一切惟叔雲之命是從,正如她倆在影圈中一樣,莎菲是主角,叔雲是導演,戲的主題與佈局,導演要負責任。」署名沈惟白的影劇記者劈頭就將憑著〈天字第一號〉(1942,屠光啟導演)紅透上海灘的歐陽莎菲寫成萬事不知的「小女人」,無論銀幕形象多麼精明幹練、政治立場如何右轉左拐,全然是受到另一半的栽培和影響。這樣的說法雖有幾分偏頗,倒也符合部分現實,畢竟從眼光準確的屠光啟到風度翩翩的洪叔雲,她的走紅與發展的確與「身旁的那一位」密切相關。



隨著〈天字第一號〉創下超高票房,歐陽莎菲與屠光啟儼然成為最佳拍檔,遊走在各間電影公司,於公一演一導合作無間、於私陸續誕下三名活潑可愛的女兒。未料,旁人以為的幸福家庭,在歐陽莎菲拍攝〈別讓丈夫知道〉(1952,洪叔雲導演)期間傳出變化,赴澳門出外景時感情更已「水漲船高」,熱戀的濃情密意不僅瞞不住現場工作人員,也迅速傳進「真正的丈夫」耳裡。回到香港,夫妻為此爭執不斷,歐陽莎菲眼見「不讓丈夫知道」的事已然「讓丈夫知道」,索性對外攤牌「婚是離定了」!「想不到平素柔順像一隻綿羊的莎菲,竟拋下了女兒演出一幕『出走』的悲劇。」友人多次調停無效,只得勸屠光啟接受現實,雙方協議離婚─其中三名女兒大毛歸父、三毛歸母(暫留上海的二毛不論),唯女方再嫁時得「交還」屠家。
歐陽莎菲為愛飽受流言蜚語、終於恢復單身的同時,身為有婦之夫的洪叔雲也有自己的家庭問題。特別的是,當時的記者(或可延伸至社會輿論)對外遇的事實與其後的處置顯得格外寬容,甚至懷抱敬佩:「洪叔雲的才幹是呱呱叫的,人也魁格英俊,可惜他早已(1941年)結婚,太座(粵語片明星容玉意)也是電影圈內人,不跟太太弄清了手續,叔雲與莎菲之結合總難解決,好在洪叔雲真有他的一手,答應每月撥給一筆不少的生活費,把太座哄得服服貼貼,於是在1954年1月15日公開宣佈與莎菲同居。」關係塵埃落定後,愛情如願的兩人卻面臨事業低潮─歐陽莎菲礙於年齡漸長片約減少,洪叔雲則因個性倔強固執而流於孤芳自賞,種種不如意構成他們「北上」(即轉投親中共的左派影界)的理由。兩年過去,原本冀望的機會並未來臨,取而代之的是心理的失望與生活的困頓,遂在友人的牽線下再度「向右看齊」,按照右派(親台灣國民政府)媒體說法:「叔雲的薪水微薄之至,連個人生活都不易支持,何況他還要負擔兩個家?尤其慘澹的是無戲可導,『臥薪』的滋味,比以前懷才不遇的情況更為難受。而莎菲以廉價拍賣藝術生命所得的代價,也未必就能養活自己。簡單的說,他倆之毅然回到自由世界,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鬱鬱不得志與生活不能維持的兩大問題。」當理想無法成真、抱負難以伸展、收入不敷使用,就是又到了「轉向」時候......

〈別讓丈夫知道〉片末,歐陽莎菲決定將不能讓丈夫知道的秘密(與初戀情人相逢且險些私奔)告訴與自己友好的小姑,言談間已有接受懲罰的覺悟,沒想到小姑只是善意叮囑「別讓丈夫知道」,真相石沉大海不一定是包庇嫂嫂,但肯定有保護哥哥的意思。對當年的屠光啟而言,或許也有幾分「別讓丈夫知道」的感慨,如此或可暫時掩耳盜鈴、以拖待變......無奈四方都是圈內人,就是再裝聾作啞也躲不掉「讓丈夫知道」的命運。時光流轉,1979年歐陽莎菲與屠光啟再婚,與她私交甚篤的蔡瀾曾談及這段婚姻關係:「莎菲姐坦白可愛,有什麼說什麼。談起了屠光啟,她說那個死鬼,不提也罷,反正不是我錯在先。淡淡幾句,說明是因為屠光啟在外胡攪。」總之,丈夫(或太太)難免有些不想讓另一半知道的,而當丈夫(或太太)知道這些不該知道的,不是翻天覆地的短篇單元劇、就是怨懟一生的長壽連續劇。說到底,只要成「偶」,怨與佳不過是一字之差。

同步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歐陽莎菲要讓丈夫知道......

相關文章:
1.摩登間諜老奶奶…歐陽莎菲
2.完美間諜…歐陽莎菲、何莉莉
3.門戶不對的兩代愛情…〈母與女〉
4.冬瓜美人‧進行式…周曼華(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