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喬宏是都更受害者?

喬宏是都更受害者?

「一個已經證實的消息說,大觀園農場已被計劃在九龍市區擴建範圍之內,喬宏的房子要限期於兩年內搬遷。這是最使他不安的事。」自1956年來港,喬宏便落戶九龍清水灣道上的大觀園農場,由初入影壇、結婚成家到於公於私獨當一面,他始終固守於此,過著和五光十色娛樂圈迥異的清幽生活。五、六零年代的電影雜誌不乏以明星家居主題報導,女明星多入住交通便利的市中心新式大廈(與女性朋友分租或獨居),電梯、電視、電冰箱、彈簧床、布娃娃、沙龍照是標準配備;同樣定居市區的男明星則走清爽簡潔路線,書櫃、吉他、黑膠唱機,出刊時,再搭配一張伏案寫信或簽名的現場照。唯獨喬宏截然不同,他住在青山綠水的近郊,以平價汽車代步,偏好健身舉重、組裝模型、修理機械,對音樂繪畫頗有涉獵,和銀幕上動輒出拳的硬漢形象大異其趣。



大觀園農場是不少有志從事電影工作者一到香港的落腳處,旁人未紅前的暫居所卻成喬宏最鍾情的安樂窩,年復一年,鄰居來來去去,只有他種花種樹、搭棚架屋彷彿打下萬年樁。良禽擇木而棲,明星們一旦走紅,無論出於本意抑或公司安排,多會搬入符合身分地位的新居、購入豪華氣派的新車,這樣的「升等」雖非必要,卻是何樂不為的水到渠成。特別的是,類似想法從未列入喬宏考慮,他非常滿意自己的小洋樓,時不時動手維修加固、進行改造,甚至為夏季納涼在房簷前搭建一個木棚,言談間難掩神氣:「你看我搭得怎樣?將來沒有辦法的時候,我也可以憑這木作手藝混口飯吃。」
相較今日都市更新不時引發爭議或挑起抗爭,半世紀前的住戶和輿論顯得口徑一致─儘管不捨卻無可奈何,畢竟在當年「都市化」仍是未遭質疑的正向發展,講白了就是「讓你過更好生活」的美事一件,大家只得乖乖摸著鼻子搬家。在「市區擴建計劃」勢在必行的氛圍下,即使對房子其周圍的花草樹木感情深厚,記者筆下鐵漢柔情的喬宏也只得哀愁接受,暫時過著內心戀棧舊居、現實尋覓新居的矛盾生活。

同步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喬宏是都更受害者?

相關文章:
1.外型,誤我良多…喬宏、劉德華
2.影壇雄獅與銀色傳教士…喬宏
3.我要飛上青天…葛蘭主演〈空中小姐〉
4.只能說遺憾…〈教我如何不想她〉
5.性別遊戲…丁皓主演〈遊戲人間〉
6.親情的真諦…〈女人四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