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09年2月26日 星期四

【廣播】執著理想的電影之父…黎民偉(上)


執著理想的電影之父…黎民偉(上)
粟子

「我發覺自己太渺小,難負起電影文化運動的使命;但,我自己承認是電影的忠僕,不惜為它作任何犧牲。我將不避一切艱難困苦,與同志肩負這重任。」(摘自1934年元旦賀年卡)面對新的一年,黎民偉(1893~1953)仍片刻難忘對電影的熱愛與使命,令人欽佩之餘,不免好奇收到卡片的人是怎樣的反應,會不會邊念邊苦笑:「大過年的,老黎未免太較真!」從青年時對攝影愛不釋手,參與話劇社宣傳革命思想,到籌組電影公司擔任製片,黎民偉對志向始終是一以貫之,不只為電影付出全副心力,也創下許多香港影史的「第一」。儘管途中屢屢遭逢變故,為此顛沛流離、耗盡家財,也無半句怨言,追悼會上「國片之父」的輓聯確是最佳註腳。
盡心投入數十年,黎民偉自謙是「中國電影搖籃時代之褓母」、一名無所成的「失敗者」,他列表寫下「歷年失敗之回顧」,次次皆累積高昂損失,甚至被迫變賣私人房產負擔職工生活。若以營利而論,黎民偉確實賠多賺少,相較日進斗金的富商巨賈,真是苦得可憐,但在中國電影的發展歷程,黎民偉的付出點滴可見,重要遠勝搶拍投機的同業。懷抱理想的人雖然有些天真、也賺不了錢,卻能勇往邁進,相形之下,損失的金錢也就不需計較,心靈的富足已是填補的最佳良藥。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9年2月26日播出〈電影筆記:香港電影之父黎民偉(上)〉專輯,下集於3月4日播放。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2/26
節目摘要:黎民偉、電影〈母性之光〉
播放歌曲:〈天倫〉主題曲「天倫歌」(朗毓秀演唱)
相關文章:
1.【廣播】第一代賢妻良母…林楚楚(黎民偉之妻)
2.【廣播】執著理想的電影之父…黎民偉(下)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執著理想的電影之父…黎民偉(上)
該處有更多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關於黎民偉
廣東新會人,日本橫濱唐人街出生,六歲時回港定居。1909年,十六歲加入孫中山創立的「中國同盟會」(1915年入「中華革命黨」、1924年入「國民黨」),隔年剪去辮子。1911年,與同志組織香港第一個文明戲劇團「清平樂話劇社」,社名由胡漢民、陳少白所定,暗喻「掃平滿清,人民始得安樂」。由於社會風氣不允女子登台,黎氏常以反串之姿粉墨登場,劇目「偵探毒」、「愛河潮」皆大受歡迎,卻因題材不乏革命思想,屢遭清廷官員轉請港英政府禁演。同年,參加廣州黃花崗起義,以「清平樂」為掩護,利用戲箱協助搬運彈藥。
1913年,與四哥北海和上海「亞細亞影片公司」的布拉斯基(Benjamin Brodsky)合組「華美影片公司」,拍攝香港第一部故事短片〈莊子試妻〉。黎氏任編劇並反串莊子之妻,黎北海為導演及演出莊子,黎氏妻子嚴珊珊飾演婢女,是中國第一位電影女演員。後因布拉斯基返國,缺乏器材技術而暫停拍片,曾任警察、演出話劇,多次赴台灣旅遊,與長兄之女黎灼灼的同學林楚楚相識結婚(和第一任妻子嚴珊珊為平妻關係)。
1923年中旬,創辦香港第一間電影製片公司「民新製造影畫片公司」。隔年,赴日拍攝〈中國競技員赴日本第六屆遠東運動會〉,也到內地攝製多部以孫中山為主題的紀錄片,包括:〈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孫大元帥出巡廣東北江記〉、〈孫中山北上〉等,不僅過程亦備極辛苦,還得自掏腰包,獲孫文贈墨寶「天下為公」作為表彰。與此同時,將《聊齋誌異》的故事「胭脂」改編為同名電影〈胭脂〉(1925),由黎氏與妻子林楚楚主演,黎北海任導演與反派角色,講述一對情侶經歷惡人破壞,險遭陷害的曲折愛情,是香港第一部故事長片。公映不久,爆發省港大罷工,與兄長理念不合及革命黨人的敏感背景等因素,決定攜帶部分器材轉往上海發展。未幾,與李應生合辦「上海民新影業」,陸續出品無聲片〈玉潔冰清〉(1926)、〈和平之神〉(1926)、〈三年以後〉(1926)、〈海角詩人〉(1926)、〈復活的玫瑰〉(1927)、〈天涯歌女〉(1927)、〈觀音得道〉(1927)、〈月老離婚〉(1927)、〈西廂記〉(1927)、〈木蘭從軍〉(1928)、〈再世姻緣〉(1928)、〈戰地情天〉(黎民偉導,1928)、〈祖國山河淚〉(黎民偉導,1928)、〈熱血男兒〉(1929)及以甫發生的五卅慘案為故事主軸的半紀錄半劇情片〈蔡公時〉(黎民偉監制,1928)等。


1930年,和「華北影片公司」老闆羅明佑合作拍攝電影,一年後,基於復興國片的共同願望,決定合創「聯華影片公司」。首作〈故都春夢〉(1930)、〈戀愛與義務〉(1931)即打響名聲,相較資產階級意謂較濃的「明星」與拍攝古裝片為主的「天一」,「聯華」更受知識份子與青年學生歡迎。黎氏長期擔任「聯華」製片主任,由於他的把關與堅持,影片多有相當導正社會風氣的教育意義。根據黎氏在日記中表示,經他製作(任製片主任)的「聯華」影片如下:〈一剪梅〉(1930)、〈人道〉(1931)、〈桃花泣血記〉(1931)、〈續故都春夢〉(1932)、〈三個摩登的女性〉(1932)、〈母性之光〉(1933)、〈人生〉(1933)、〈城市之夜〉(1933)、〈香雪海〉(1934)、〈神女〉(1934)、〈國風〉(1934)、〈天倫〉(1934)、〈寒江落雁〉(1935)、〈浪淘沙〉(1935)、〈慈母曲〉(1935)與紀錄片〈十九路軍抗日戰史〉(1932)等約二十一部。同時,也與美國華僑趙樹燊成立「海外聯華」,合資拍攝〈黑心符〉外,已將「聯華」名片發行至美國及加拿大。
1936年,「聯華」財政危機惡化、內部明顯分裂,黎民偉不再當權,同年十月退出經營,於上海復辦「民新」,新片〈母愛〉(1936)、〈靈肉之門〉(1936)、〈新人道〉(1937)、〈秘密女探〉(1937)等。1937年底,上海失守,黎氏舉家回港,曾協助羅明佑開辦「真光電影公司」,開拍〈人類的呼聲〉後因故停頓。1940年,與朋友陳君超創立「啟明製片廠」,提供拍攝服務,隔年廠房遭日軍轟炸摧毀,僅能救出〈勛業千秋〉(又名〈建國史一頁〉)及〈淞滬抗戰紀實〉少數幾部由黎氏攝製的珍貴紀錄片。


1942年,日軍佔領香港,黎民偉拒絕脅迫利誘,舉家乘宜陽丸離港,途經廣西各地,並在桂林開設「大光攝影社」維持生計。不久,黎氏獲羅明佑邀請出任「中國影業聯營公司」經理,在廣州經營「廣州大戲院」。1947年中,再接受羅氏委託以「聯華」總廠長身份至上海,希望爭取復業未果,即辭職返穗,後赴港獲聘為「永華影業」片廠洗印室技術顧問。
1950年,正當黎氏引進國外最新沖洗技術時,卻因病只能上半天班被「永華」去職,「北京電影沖印廠」本擬聘請擔任廠長,則以罹患癌症婉拒。期間病情一度受控制,卻因全港唯一電療儀器損壞,導致頸部淋巴腺腫瘤加劇,面臨惡劣情況,仍勉力接下〈神犬喋血記〉(1953)製片職務。1953年10月在港去世,享年六十歲。黎民偉共計製作故事片53部、紀錄片30多部,以1926至1937年為黃金歲月,歷經電影事業無聲到有聲、草創到蓬勃,幾番成敗仍堅持理想,真切貫徹「電影忠僕」的志願。

未完,至「【廣播】執著理想的電影之父…黎民偉(下)」。


母性之光(黑白無聲)
導演:卜萬蒼
編劇:卜萬蒼
演員:陳燕燕、金焰、黎灼灼、魯史、黃君磐、何非光、談瑛、劉繼群、韓蘭根、殷秀岑
出品:聯華影業公司
片長:92分鐘
首映時間:1933年
附註:黎民偉擔任製片主任;片中插曲之一「開礦歌」是作曲家聶耳(1912~1935)創作的第一首電影歌。
劇情簡介:
音樂家林寄梅(魯史)見女兒小梅(陳燕燕)歌聲悅耳,有意助她往歌唱事業發展,以期分擔家計。宴會上,寄梅要女兒演唱自己的作品「春之戀歌」,從事音樂相關工作的客人,皆目不轉睛望著這位能歌擅舞的妙齡少女,只有母親慧英(黎灼灼)強顏歡笑,似有難言之隱。
一曲唱罷,紛紛起立鼓掌,其中一人願與小梅簽約表演、另一人則不計代價想邀請她灌錄唱片。見演藝之路一片光明,寄梅與小梅樂得又笑又跳,唯獨慧英一臉憂愁,她趁女兒回房時埋怨丈夫:「你別只管這樣嬌縱這孩子,你應該給她更好的教育!」寄梅認為女兒已受足夠的教育,更坦言:「以後該讓她賺錢了!」慧英聞言眉頭深鎖,她翻出深藏抽屜的的相片,是她年輕時抱著女兒和另一名年輕男子鄒家瑚(金焰)的合照,思緒也回到十餘年前……


家瑚見不少革命同黨被軍閥抓住,慌亂間跑回家,表示必須立即離開,否則一定有危險。慧英含淚為他收拾行李,家瑚則抱著不到兩歲的女兒告別,他不知此次遠行幾時才能歸來,只得交代妻子:「小梅我很愛她,妳替我好好地教養她,讓她成為一個於社會有用的女性。」
離情依依,慧英送走家瑚後即哭倒在地。家瑚逃往南洋,從此音訊全無,慧英困於生活改嫁寄梅,一切小梅皆不知情,視繼父為親生父親。寄梅帶小梅購買化妝品,有意遵守家瑚「好好教養女兒」約定的慧英本不想答應,卻又說不出口。她將照片藏在身後,心裡又是一陣酸處。

小梅被捧為「歌舞皇后」,在夜總會登台表演。青春活潑的她立刻引來南洋礦場之子黃書麟(何非光)注意,糾結朋黨大聲叫好,此舉竟引來其他客人韓君侯(韓蘭根)、劉大魁(劉繼群)與殷偉成(殷秀岑)不滿,展開一場「拍掌大賽」。經過一番爭鬥,人多勢眾的書麟引得小梅注意,便將手中捧花拋向他。回到後台,寄梅正吹捧女兒如何受歡迎,即送進一大盆署名「黃書麟」的花籃,寄梅趕緊告訴女兒:「黃書麟是南洋富商的兒子,他爸爸是礦業大王呢!」未幾,書麟瀟灑現身,手裡拿著鑽戒禮物,林父見女兒淘金有望,編理由讓兩人獨處。
沒多久,小梅的歌聲已家喻戶曉,不分男女老少都著喜愛她的唱片,邊聽邊扭動身軀。由於身份轉變,小梅開始燙頭髮、穿華服、戴首飾,她欣喜向母親展示新裝,滿臉愁容的慧英卻語重心長:「女兒啊,妳應該把妳的將來想得更清楚一點,照妳這個樣子,怕要走上墮落的路啊!」小梅不解:「爸爸說要這樣才是上進哩。」見女兒執意相信父親言談,慧英無意間透露時情:「妳可知道妳爸爸並不想他的女兒是這樣的啊!」「為什麼?」小梅困惑追問,卻見母親欲言又止。


隨著女兒的成功,寄梅即成為各音樂會不可缺的貴賓。某日,林家三口聯袂出席宴會,一名慧英的舊識元謨神秘走來,稱介紹老友和她認識,走至幽靜處,站在陽台的男子緩緩回頭,竟是失蹤多年的家瑚!
不同於慧英情緒激動,家瑚冷冷道:「林太太,久違了!」他表示返回上海數月,透過元謨才知慧英住處,還來不及多說,寄梅已走至附近。得知家瑚來自南洋,寄梅稱他必然「發了不少財」,家瑚卻說該處曾是「國人發財的天國」,但受世界經濟恐慌的浪潮波及,現在失業的人已爆發一波回國潮。說到這,小梅在眾追求者的促擁下歌唱,慧英介紹:「她是我們女兒。」寄梅不疑有他,殊不知這句話是講給家瑚聽。
慧英決定叫小梅認親生父親,家瑚立即拒絕,並說「理由回頭告訴妳」。音樂會中,家瑚受邀上台演唱「開礦歌」,曲中洋溢勞動者的血汗呼喊,激昂情緒令在場人士忍不住跟著打拍子,女兒小梅也在其中。演唱結束,小梅天真問寄梅:「這個人的嗓音很好,爸爸你來介紹他讓我認識。」家瑚見到親生女兒不免激動,往昔點滴浮現,慧英看在眼裡更添淒涼。

慧英找到家瑚住處,對他態度親暱,家瑚依舊冷淡稱對方「林太太」,慧英以為丈夫不原諒自己改嫁,但他卻稱認為這樣的處置妥當。家瑚回憶在南洋十多年,曾做過礦工,為此挨了不少工頭皮鞭,也因為反抗被拉去坐黑牢……由於這些經歷,使家瑚知道有比妻子更重大的責任。
得知妻子有意坦白一切與自己復合,家瑚反潑一大盆冷水:「我這趟從南洋改名換姓逃回來,我很忙,並且也沒有力量顧到妳們!」對於女兒的職業,家瑚也有意見:「我不希望我的女兒專做供奉紳士們的歌者,她應該是被壓迫者的歌者。」他拿出朋友籌辦托兒所的捐款遊藝會,請慧英讓小梅前去表演,她信心滿滿答應。回到家,慧英向女兒提起此事,小梅沒有主意,只說要問父親。寄梅見無利可圖,冷冷答:「我們不參加任何遊藝會!」
小梅在父親的暗許下與書麟對飲,她不勝酒力暈眩,兩人卻稱不會喝酒如何交際應酬,頻頻催促乾杯。慧英自外歸來,見女兒喝得爛醉,忍住怒氣拉丈夫入房「溝通」。「寄梅,你不應該這樣害我的女兒!」慧英劈頭痛罵,寄梅自認是「摩登父親」,說完即大笑離開,對妻子的怒氣視而不見。


慧英與家瑚漫步小路,碰巧被女兒小梅目睹,見母親對另一個男人流露愛意,心中暗問:「怎麼對得起爸爸!」另一面,小梅已習慣書麟的貴重禮物,也不吝於對他投懷送抱。慧英以為女兒行為不檢點,對她幾番指責,沒想到反倒引來小梅對她和鄒先生親密來往的疑問。慧英有口難言,讓小梅以為抓到把柄。
小梅與書麟結婚的消息躍上頭條,歌舞皇后與富商之子的結合,是上海灘一等一的大事,不少小梅的愛慕者為之心碎。儀式進行時,慧英表情漠然,透過報紙得知女兒結婚的家瑚則是悲憤莫名。婚後,小梅隨書麟回到南洋,隨即參觀賺取暴利的礦區,書麟志得意滿向妻子介紹。然而,當她見工人汗流浹背開墾,自己的丈夫卻喝著別人捧來的水杯、嫌天氣太熱時,心底因家瑚的歌曲而流露不忍之情。她試圖勸公公黃曉山(李君磐)別太嚴苛,卻引來他在商言商的答覆:「現在經濟恐慌已影響到南洋,不讓他們多做一點工,就要不能維持了。」言下之意是媳婦太天真。
女兒嫁給富商後,寄梅整天通宵打牌,慧英則萬分無奈。某日,她去找在「平民托兒所」教音樂的家瑚,看見天真活潑的學生,終於展露暌違許久的笑顏,但憶起女兒與自己遭遇,又不禁悲從中來。家瑚勸慧英不妨將母愛轉移至孤苦伶仃的孩子身上,才令他破涕為笑。


上海「桃花歌舞團」赴南洋表演,更請來歌舞明星陳碧莉(談瑛)表演「珠光豔舞」,小梅因懷孕無法前往,反成為丈夫見異思遷的溫床,以相同招數展開追求。數日後,小梅輾轉得知書麟外遇,落寞又不解:「我離開了父母,隨你來到南洋,你怎麼可以又愛上旁人呢?」無奈丈夫越來越冷淡,產下的是又一位「千金」,無法母憑子貴,公公對她亦不滿意。
由於懷孕時身心刺激過大,小梅染病遲遲未能康復,甚至有危及生命的可能。夫家無人關心,只得請傭人打電報給人在上海的父母,一切遭遇令曾經少不更事的小梅覺悟:「書麟,我很感激你給我這樣的教訓,使我明白了很多的事情。」慧英接到「兒病危,母速來」的電報,剎時六神無主,本向寄梅索取旅費,他卻謊稱口袋空空,只得找家瑚協助。手頭很緊的他只得典當財物,這才湊足船資,不同於其他人快樂出遊,慧英與岸邊送別的家瑚都毫無笑的理由。
得知女兒生病期間,書麟竟然從未出現,想起孩子出生即面臨沒有父親的窘境,令慧英感嘆母女同命。之後,慧英說出小梅的親生父親是家瑚,亦拿出當年照片作佐證,小梅好奇為何不早點說明身份,慧英誠實已告:「我屢次想告訴妳,因為妳爸爸的緣故,暫時不便告訴妳。」小梅希望康復後回上海與父親家瑚、母親慧英開始更自然的新生活。


小梅赴律師事務所辦理離婚,她不要贍養費等任何補償,唯一就是想帶女兒離開。書麟本不想答應,父親卻稱:「一個女孩子給了她,那有什麼關係!」兒子遂點頭同意。離開南洋前,小梅語重心長道:「這一點點的收穫,就抵得我所損失的一切了!」
報紙刊出「前歌舞皇后婚變回滬」的新聞,原本追求失利的眾男子抱持看好戲心態,忍不住哈哈大笑。另一面,歷盡辛苦的慧英母女,來到家瑚的畫室,小梅滿心歡喜認父,慧英則帶來行李,決心一家團圓。寄梅循線找來,見他亟欲接母女回家,小梅質問父親是否又想賣自己一次,更恨恨道:「你是我的什麼爸爸?我的爸爸在這裡!」兩人衝突升高,家瑚只得出面阻止:「我因為責任關係,不能讓你把她們帶回去。」寄梅遂被推出屋外。
慧英與寄梅離婚後,和女兒一起在托兒所工作。為了籌措經費請醫生常駐,家瑚又提出辦遊藝會的想法,小梅雖不想再獻色相,但見女兒及育幼院孩童貧病交迫,只得上台演唱。遺憾的是,她的女兒仍因父親書麟遺留的梅毒過深不治,小梅懇求醫生未果,與母親慧英相擁而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