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12月25日 星期日

一聞難忘


一聞難忘
粟子

在大陸旅遊,最快樂的莫過餐餐吃熱炒,肆無忌憚品嘗各省各市各鄉各鎮的糖醋里肌、魚香肉絲、宮保雞丁…...配上熱呼呼白飯,天堂不過如此!結束成都市區馬不停蹄的緊湊行程,腳掌雙腿都已失去知覺,為了徹底放鬆身心,決定外帶晚餐回旅社慢慢享受。至今仍對初打開便當盒時的氣味印象鮮明—正統濃郁的酸甜辣香,配合鮮豔油亮的色澤與重鹹重甜的滋味,確是貨真價實的色香味俱全。你一口我一口分食,原本挨餓的胃與疲憊的腦都獲得滿足,「房間夠冷,剩下就放桌上吧!」稀鬆平常的對白,竟惹得全家徹夜難眠……

人是很現實的動物—餓的時候,飄散空中的菜香怎麼也聞不膩,還兼有刺激味蕾的效果;只是一旦吃飽,美妙感也隨之消失,甚至會變成另一種難以忍受的「臭」!這間快炒店香到驚人的食物,使我深深體悟恰到好處的重要,無論香或臭都是如此。
回想那晚,睡得離桌子最靠近的我,自從閉上眼睛,就不斷聞到混合酸甜鹹辣的濃烈香氣。與漫畫的呈現方式一模一樣,氣味彷彿一道白色煙霧,循著呼吸軌跡撲鼻而來。此刻,腦海浮現鄰居吵架、救護車經過時,會用棉被蓋頭、手指塞耳阻擋魔音傳腦的畫面,一個勁地被動逃避……試過塞住鼻孔、用嘴呼吸,但只要進入淺眠狀態,鼻子就會自動恢復功能,醒腦香味隨即竄入,如此反反覆覆,哪睡得著!
逼得實在沒辦法,我被迫離開暖被窩,抽幾張衛生紙蓋在紙盒上。雖無法徹底阻斷,至少檔下七八成,加上幾分「入芝蘭之室」(畢竟是香味,還是不用「入鮑魚之肆」吧)導致的嗅覺麻木,比起之前已經好得太多。正躺回床上,以為睡著多時的粟媽幽幽開口:「妳把菜蓋住啦!香得我頭疼!」這才知道,原來父母都是受害者。


聽聞「一滴香」一類的化學調味料在中國大陸一度被廣泛使用,大鍋清水只要放一滴,立刻肉香四溢。「您要啥滋味都有!」記者以隱藏攝影機向不知情的廚師打探,得到他近乎讚嘆的答覆,不用購買真材時料、費心費火熬煮,這玩意真是神奇到嚇人的地步!雖不知我吃下肚的香噴噴熱炒有無放這類人工添加物,但就像許多不承認自己有整形的明星,明明看得(吃得)出來的事,就不用打破沙鍋問到底了吧!

相關文章:
1.呼!成都好辣
2.另一種偷拍
3.成都自助行 超級任務體驗川味人情
4.China 中國大陸
5.粟子貪食記

2 則留言:

  1. 粟子,真想不到這些可口菜餚,竟然讓人夜不成眠!令我不禁想到地溝油、蘇丹紅辣椒、一滴香、神仙水,這些添加劑真可怕!
    Elsa

    回覆刪除
  2. Elsa:
    吃得香噴噴又過癮的時候,真沒想到會因此徹夜難眠!經您一提也想起「轟動一時」的地溝油,對消費者而言,這些添加物真是看不見的隱形慢性殺手。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