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廣播】南腔北調的跨域愛情…〈南北和〉


南腔北調的跨域愛情…〈南北和〉
粟子

「國產片中,這是一部夠水準而有意義的笑劇,以南北兩個地理環境不同,生活習慣各異的區域,來作為本片的素材。」由「電懋」出品、宋淇編劇、王天林執導的〈南北和〉(1961)首開華語影壇雙語融合先聲,不僅反映香港當地南腔北調的現況,亦突破國粵語壁壘分明的藩籬,其極高的票房紀錄,更讓雙方一再合作類似題材的電影。相較今日對〈南北和〉的褒多於貶,影片拍攝期間卻浮現不少隱憂,部分評論直言會發生語言隔閡與演員調性的難題,甚至將新嘗試視為「國語片市場不景氣而玩的新噱頭」。幸運的是,如此難處理的好題材,最終交給拍遍各種方言(粵廈潮)各類片種(動作武俠恐怖古裝喜劇)的「萬能奇人」王天林,他在宋淇的劇本中增添「更多的廣東元素」,成就影評筆下:「結構簡單、淺顯通俗,但卻熱鬧異常。」將〈南北和〉塑造為兼具娛樂效果與紀錄社會萬象的都會喜劇。
為躲避1949年前後的政治動盪,一群原居中國大陸各省市的人士被迫攜家帶眷南來香港,新移民所帶來的文化衝擊,正是〈南北和〉描述的時代背景。初來乍到的外省人與落地生根的本地人,舉凡溝通方式、行事作風等等歧見,難免引爆誤會衝突。電影以誇張鮮明不失幽默風趣的寫實手法,呈現觀眾生活周遭屢見不鮮的趣事,果真促成票房紅盤,續集〈南北一家親〉(1962)、〈南北喜相逢〉(1964)接連面市之餘,對手公司「邵氏」也推出類似的〈南北姻緣〉(1961);同樣面臨省籍情結的台灣,則在此基礎上拍出國台雙聲的〈宜室宜家〉(1961)與〈兩相好〉(1962),一時蔚為風潮。


幕後周折
「電懋」每年例行舉辦慈善籌款活動,其中有名為「萬花迎春」的歌舞表演,裡面包含一段「南北和」的獨幕劇,由宋淇撰寫對白,很獲好評。五0年代下半,適逢國語影圈陷入低潮,高層遂興起將話劇改編電影的念頭,期待國粵語明星發揮雙重魅力,在兩種語言通行的香港與東南亞一帶創造高收益。影片最初發佈由老資格的岳楓擔任導演,葛蘭、文蘭(梁醒波之女)主演,後改為三十出頭的王天林執導演筒,丁皓、白露明擔綱主角,種種調整幕前幕後的內情,確是經過一番曲折。
首次讓國粵演員齊聚一堂的〈南北和〉,陣容為雙生雙旦外加兩位戲份頗重的丑角梁醒波與劉恩甲。這類大雜燴式電影,單一演員很難有所發揮,記者不諱言:「在演技上既無進步的幫助,在聲望上反而受到影響。」導致尤敏、葛蘭相繼婉拒參演。另一個理由是,任職製片主任的宋淇此前並未做過編劇,甫因〈野玫瑰之戀〉(1960)站上事業頂峰的葛蘭要求看過劇本後再決定同意與否,傳到自恃甚高的宋淇耳裡:「既然她對劇本有懷疑,索性不派她演了!」考慮再三,決定將角色交給丁皓接手。至於文蘭,除演技稍嫌僵硬生澀,本對她沒有異議,唯後來希望能將旗下全力培植的粵語新星白露明加入國語陣線,遂由她替換文蘭演出。附帶一提,被譽為「銀壇靚女」的白露明,是「電懋」在「學生情人」林翠婚後力捧的青春少女型人才,繼〈南北和〉又主演國語片〈遊戲人間〉(1961)、〈好事成雙〉(1962)、〈南北一家親〉、〈諜海四壯士〉(1963)、〈南北喜相逢〉等。與林翠爽朗灑脫的男孩子氣相比,白露明顯得溫柔可人,加上有濃濃廣東腔的國語,多飾演柔弱婉約的懷春少女,和公司原本的期待不甚相同。


南北差異
「行李摩登,唱時代曲,當空中小姐—一定是『外江女』。」〈南北和〉中講粵語的梁醒波一口咬定打扮時髦的丁皓是「北方女」,相形之下,被他綁在家幫忙的女兒白露明,就是土生土長的乖巧港女。學者傅葆石分析,這種將「多采多姿又屬於現代生活的職業」與「北方移民」的連結,不時出現在「電懋」作品中,葛蘭主演的〈空中小姐〉同是明顯例證。電影裡,這群離開原生家庭的「北方人」,不再謹守門戶之見、封建禮教,轉而接受開放西化的觀念,從家居擺設到處世態度都是如此。所以,北方父親劉恩甲從未插手女兒選擇的職業,或著想管也管不住;梁醒波則一而再三阻斷白露明外出工作的意圖,而他身上仍保有中國傳統父執輩的威嚴。
除意識型態的差異,〈南北和〉也以飲食習慣大做文章。先是丁皓向廣東男友李清輸誠,揚言愛清爽粵菜勝過鹹又油的北方菜,尤其嗜吃梅香鹹魚;後有白露明對北方男友雷震坦率表白:「我情願吃臭豆腐!」針對「以吃示愛」的安排,作家邁克有深入觀察:「誰都知道,梅香鹹魚和臭豆腐分別是南北民間食物中的『極品』,嗜愛者寵幸有加,厭惡者走避不及。如此工整的對仗,以最極端的實例嘲諷南北的水火不容,實在是電影飲食笑料中的高筆。」邁克認為〈南北和〉將複雜深層文化因素,透過「深入淺出舉一反三」的劇情表達,令觀眾發出會心一笑,種種鋪陳就是此片最成功的地方。
比起後續類似取材的姊妹品,挖掘生活點滴妙趣、小題大作發揮的〈南北和〉,無疑是最經典的一個。當然,梁醒波與劉恩甲的搭檔更為影片大大加分,試想若少了這兩位堅持己見、由「不合」到「合」的「南發」、「北大」老闆,「南北大發」勢必失色許多。


編導之間
「拍《南北和》時,宋淇不在場。他是一個頗『招積』(高傲)的人,也很西化,當時他的身體狀況已不太好,聽說動過手術切除了一邊肺,經常會用手掩著右邊的胸部。」曾是童星的作家鄧小宇回憶文藝氣息濃厚的宋淇,在「電懋」很受敬重,對自己的作品亦深具信心。相較動筆的文人編劇,片廠實務出身、已做導演十年的王天林坦言:「構想到我這裡就有問題,我覺得要把這個劇擴充並不容易,單獨一場戲可能還較易掌握,但要擴充則為必有那麼多素材。」他讚揚宋淇很有學問,但並不表示「懂得什麼是趣味」,於是他自主給電影增加許多粵語的逗趣互動,而這些都是宋淇「不懂的」。
生於上海的王天林,巧妙將南北兩代故事交錯呈現,父輩衝突與兒女戀愛的反差堪稱一絕,劉恩甲、梁醒波各自大唱京戲、粵劇的橋段,更是展現劇中人養成於不同文化背景的妙喻。稍嫌籠統的是,劇中李四寶(劉恩甲)來自上海,因此有上海人大手大腳、擺闊好面子的刻板印象,但他始終說得是北方官話而非上海話,似乎將來自不同省分的「北方人」化約為「說國語的上海人」。


「片中的女主角丁皓本身是廣東人,拍攝時我讓她講廣東話對白,但她居然不會講。」〈南北和〉中「假扮北方人」的丁皓,是最貨真價實的「南北和」代表,但長年說國語台詞的她,卻在難得講粵語台詞時NG:「我最鍾意食梅香鹹魚,唉呀漏了,㗎啦。」王天林笑言如果沒有後半段,這句話還是能用,偏偏她衝口而出「唉呀漏了」,只能整段重錄。丁皓的例子,正好說明語言的習慣性,即使是母語也會因為使用頻率不高或在工作場合鮮少運用而生疏;反之,就算是後天學習,如果日日掛在嘴邊,也會自然而然朗朗上口。同理可證於省籍,隨著相處會逐漸隱沒於無形,若非刻意提起,經歷兩三代,哪分得出先來後到?儘管結局有幾分矯情,卻也道破合則兩利的不爭事實。
近年,台灣的八點檔本土連續劇吹起「自然語」風潮,也就是因應不同情境與內容,自由調配國台語(甚至英日)。演員講得順口、觀眾聽得順耳,畢竟你我平日就是這樣生活。看似自然的轉變,其實是經過長時間的創新與適應,行文至此,更凸顯〈南北和〉在呈現真實與語言運用上的開創價值。


參考資料:
1.本報訊,「劇作家交了好運 電懋籌拍『南北和』」,《聯合報》第六版,1958年3月6日。
2.本報香港航訊,「電懋集合南北影星 拍攝『南北和』」,《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10月20日。
3.本報香港航訊,「『南北和』女角陣前換將 葛蘭要得『亞后』才結婚」,《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10月24日。
4.本報香港航訊,「電懋捧白露明」,《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11月2日。
5.本報香港航訊,「電懋 籌拍 新片」,《聯合報》第六版,1961年1月14日。
6.本報香港航訊,「『南北和』破紀錄」,《聯合報》第六版,1961年3月22日。
7.小明,「影評 評『南北和』」,《聯合報》第八版,1961年7月25日。
8.聯新社香港航訊,「丁皓行情漲 下月遊歐美」,《聯合報》第八版,1961年8月21日。
9.尤興仁,「評中影新片宜室宜家」,《聯合報》第八版,1961年11月22日。
10.黃愛玲編,《國泰故事(增訂本)》,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9,頁53、150、181、272。
11.黃愛玲、盛安琪編,《香港影人口述歷史叢書2:王天林》,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7,頁65~66。


南北和(The Greatest Civil War on Earth)
導演:王天林
編劇:宋淇
演員:丁皓、白露明、雷震、張清、梁醒波、劉恩甲、鄧小宇、小佩佩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香港)
首映時間:1961年2月14日(香港)
附註:原為「電懋」於1958年響應濟貧運動演出的歌舞劇「萬花迎春」中的一段諧劇「南北和」;為1961年「商業電台」、《江商晚報》、《亞洲畫報》合辦的「十大最受歡迎國粵語影片」入選影片之一;姊妹作〈南北一家親〉、〈南北喜相逢〉。
劇情介紹:
廣東籍香港人張三波(梁醒波)開設的「南發」洋服鋪隔壁,新開一間名為「北大」的同類型商鋪,老闆李四寶(劉恩甲)來自上海,性格豪爽不拘小節,開口閉口免費、特價,與錙銖必較的三波截然不同。三波看不慣四寶作風,在家嘟囔發牢騷,想不到新鄰居就是李家!四寶的女兒翠華(丁皓)摩登時尚,是以四海為家的空中小姐,她與同樣任職航空公司的地勤麥永輝(張清)相戀,而永輝正好是張家的親戚。來自上海的乘客王文安(雷震)對翠華頗有好感,循線找到住處,登門造訪時,卻對三波的女兒麗珍(白露明)留下深刻印象。


文安邀請翠華欣賞電影〈野玫瑰之戀〉義演,已有男友的她以「只此一次」應允,未料永輝隨即相約觀賞。陷入兩難之際,住在同層的麗珍碰巧出現,翠華遂建議永輝邀請表妹一同前往。電影院裡,永輝嫉妒女友語文安有說有笑,翠華體諒永輝心情,藉機與麗珍換位,永安、麗珍相處融洽,意外促成兩人戀情。隔日,文安帶來洋娃娃欲送給麗珍,熱情爽朗的翠華卻會錯意,不假思索將禮物收下。此舉引發麗珍不滿,故意在翠華面前與永輝親暱,兩女因此大吵。事後,翠華看見文安藏在娃娃內、給麗珍的情書,才驚覺自己莽撞。為表歉意,翠華發起野餐約會,為麗珍、文安製造獨處機會。
經過此次誤會,兩對戀人感情穩定,興起結婚的念頭;同一時間,三波與四寶卻因搶客大壞感情,彼此水火不容。三波取笑四寶凡事大包大攬,不只蝕本搶生意,還花四千元購入大冰箱,是個不知打算的空心大佬官;四寶則嫌棄三波小氣摳門,為節省人事成本,讓女兒幫忙看舖頭,雖名為老闆,實際只是個見識淺薄的小裁縫。互看不順眼的鄰居,因愛聽不同的節目而大搶收音機,三波唱粵劇、四寶演京戲,爭鋒相對、互不相讓,越喊越大聲,直到房東太太出面責罵,才勉強結束對抗。
三波、四寶將自己對外省人、廣東人的偏見,移植到孩子的婚姻大事,前者不准女兒嫁給「窮鬼飛仔」文安;後者不許女兒與「沒出息小職員」永輝結婚。只是,相較兩人信誓旦旦,翠華、麗珍卻相繼投靠敵營,外省女愛吃廣東菜,討厭北方菜油膩;廣東女偏好外省味,連臭豆腐都愛......聽信雙方父親耳裡,更氣得面紅耳赤。


未幾,重門面、愛接大訂單的四寶,因貨品無人領取陷入財務危機,冰箱分期、房租甚至店鋪材料帳單皆拖欠,他為此焦頭爛額,東奔西跑湊錢。此時,精打細算的三波不僅有錢將二手冰箱盤入,還能將生意欠佳的店鋪繼續經營下去。實在無以為繼的四寶,決定委請朋友仲介高利貸......來到相約的咖啡廳,只看見喝白開水的三波;與此同時,瞞著父親約會的兩對情侶剛好在二樓談情說愛。原來三波、四寶在等同一位朋友,前者基於新仇舊恨拒絕放款,後者由此知道他擅自將店內資金拿出套利,事後便故意將此消息告訴「南發」的股東何先生。


何先生氣憤三波不好好經營本業,向股東稱生意欠佳無紅利可分,卻私自將前借出,要求退股立即退股,逼得三波得馬上湊出款項。另一面,四寶的債主也再按捺不住,決定搬貨抵債。見兩位父親焦頭爛額,不知所措的麗珍趕緊致電翠華,她立即要永輝把結婚基金三萬元存款全數提出,自己則跑去找文安幫忙。
文安一到「北大」,所有貨主頓時安心,因為他正是中國紡織的經理,所有原物料貨物都是由其公司進口。三波見文安是「真的經理」,在聽聞女兒自述已沒和他來往,表情難掩失望。麗珍請父親回「南發」,此時永輝已用三萬元將何先生的股份買下,解決三波的難題。四寶見永輝一下能拿出一大筆錢,也對他另眼相看。最後,三波、四寶在文安撮合下開設「南北和」公司,由擅長交際應酬的三波擔任經理,控管成本有一套的四寶做業務主任,兩人各展所長,生意欣欣向榮,麗珍、永安與翠華、永輝也如願締結連理,成就貨真價實的南北大發!

相關文章:
1.南腔北調的個性之爭…〈南北和〉
2.花樣少女…丁皓、Ella
3.玉女婚姻路…丁皓、葉蘊儀
4.丁皓的一段情
5.看丁皓遊戲人間
6.小情人…丁皓‧名曲賞析
7.小情人的如戲人生…丁皓
8.共享美麗時光…《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的美麗與哀愁》出版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4/05,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南北和(1961):華語片中國粵語明星的首次合作,於1961年創下驚人票房紀錄的都會喜劇。
播放歌曲:丁皓演唱「口哨歌」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南腔北調的跨域愛情…〈南北和〉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3 則留言:

  1. 粟子小姐好!
    在此電影裡,我比較有印象的,反而是客串冰箱銷售員的馬力。

    回覆刪除
  2. 同感,馬力很擅演逢迎拍馬業務員之類的角色呢。

    回覆刪除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