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8月12日 星期日

【廣播】為了愛......…杜娟、中森明菜


為了愛......…杜娟、中森明菜
粟子

愛情的特性在於陷進去便失去理智、昏天暗地、典型非一分耕耘一非收穫,愛得頭暈眼花時,不是飄飄欲仙就是墜入地獄,頭腦心思全繫在對方身上,遑論俗套人間事。心靈沈溺雲霄飛車的同時,曾經著力至深的理想事業早就拋到腦後,即使念茲在茲的成功已經(即將)手到擒來,依舊毫無顧忌放棄拋棄捨棄……所有(旁人視為的)犧牲,只為追逐一份虛無飄渺的感情。行文至此,腦海浮現偏愛非常的中森明菜(1965~),手到擒來的似錦前程,就因一段早已千瘡百孔的戀情徹底拋棄,值不值得,已非大搖其頭的外人所能理解。然而,「為愛賭一切」的豈止有她,娛樂圈不時可見這般愛得濃烈盲目的「愛情中人」,崛起於六0年代華語影壇的杜娟(1942~1969),同是令人不勝欷噓的例證。
「我應當對父母孝順,但是我跟啟成確是一輩子的事!我希望媽改變態度,否則我太難處了!」二十出頭,眼見即將一飛沖天的杜娟堅持與愛人共組家庭,雙親雖想阻止,也是徒勞枉然;同樣正值雙十年華,演藝地位如日中天的中森明菜對近藤真彥一往情深,時不時吐露「願意結婚」的明示,無奈左等右盼一場空。不論是如願締結連理的杜娟抑或始終與紅毯失之交臂的明菜,皆為這份自己選擇的愛付出極高代價,事業的明顯挫折之餘,亦依賴酒精麻痺自己,深刻影響接下來的人生路-前者與膩友共赴黃泉、後者終身為自殺未遂事件纏繞……不滿三十歷盡滄桑,作為目睹始末的旁觀者,除了遺憾還是遺憾。


「她在銀色圈裡,也曾發射過無限的光芒,不管你愛不愛看國語片,沒有人不知道杜娟的名字。」芳齡二十七的「熱女郎」杜娟和女性密友一同服藥棄世,消息震驚影圈。記者不諱言婚姻失敗是她鬱鬱寡歡的癥結,卻也認為「死非其時」,因為最壞的日子已經過去……十五歲接觸大銀幕,由龍套、特約演員一路磨練至一線主角,正欲發光發熱,竟決定嫁作人婦。未料,婚後感情迅速降溫,娟歷經分居離婚的煎熬,杜娟回到曾經如魚得水的職場,早已後浪推前浪。同樣具誘惑力的眼神、同樣嫵媚的飄逸長髮,卻無法再得到同等的重視,萬丈光芒只剩昨日黃花。
杜娟的戲路與形象都十分浪漫,銀幕上,飾演狂放不羈的叛逆少女,雜誌裡不乏她野性動感的神情;銀幕下,與導演、男演員或作曲家的爆出緋聞,而她總是不置可否,種種傳聞成就「熱女郎」的封號。只是,撇開公眾認知的軀殼,杜娟的內心依舊期盼一份真摯而穩定的感情,可惜事與願違……


杜娟本名彭小萍,四川成都人,蘇州出生,上海成長。十二歲時舉家遷居香港,入讀教會學校,因家計負擔沈重輟學,隨父到片廠謀生,於〈青春兒女〉(1959)等數部電影中擔任群戲演員。1958年中,正式加盟「邵氏」,初期使用藝名「杜鵑」,在〈妙手回春〉(1958)、〈江山美人〉(1959)為配角。轉折發生在陶秦執導的文藝片〈曉風殘月〉(1960),改名「杜娟」的她排名雖在張仲文、丁紅之後,但表現頗為出色,由此獲得矚目,陸續於〈一樹桃花千朵紅〉(1960)、〈盲目的愛情〉(1961)、〈神仙老虎狗〉(1961)任第二女主角。未幾,導演陶秦相中杜娟才華,為她量身打造時裝喜劇〈狂戀〉(1960),展露獨特野性魅力。氣漸升,陸續主演〈儂本多情〉(1961)、〈南北姻緣〉(1961)、〈杜鵑花開〉(1963)、〈妙人妙事〉(1963)、〈姊妹情仇〉(1963),以時裝為主,亦在巨製古裝片〈白蛇傳〉(1962)、〈紅樓夢〉(1962)分別為林黛、樂蒂配戲,飾演要角青蛇及紫娟。期間,杜娟的演技頗受肯定,曾憑文藝片〈第二春〉(1963,又名巫山春回)獲第二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1962年末,赴台拍攝「邵氏」與「中影」合作的〈黑森林〉(1963),詮釋天真爛漫的原住民少女,角色討喜活潑,與她十分契合,締造事業高峰。與喬莊合作、同樣在台拍攝的〈山歌姻緣〉(1964)亦創下票房佳績,幾近站穩主角地位。正欲事業起飛之際,她不顧親友公司反對,與家族經營「九龍巴士」的少東雷啟成締結連理,不久因懷孕淡出影壇。產後積極復出銀幕,參與武俠片〈虎俠殲仇〉(1966,王羽首作)、〈邊城三俠〉(1966),與新捧出的新星秦萍、李菁相比,明顯失去競爭力,僅能退居配角。
1966年初,陸續傳出夫妻失和,糾纏年餘才告分手。杜娟寄情工作,主演007式電影〈特警009〉(1967),於歌舞片〈艶陽天〉(1967)、諜報動作片〈黑鷹〉(1967)任反派,戲份不若後輩鄭佩佩、胡燕妮,唯仍有吃重演出。杜娟因故與「邵氏」提前解約,投入粵語片圈發展,參演〈方世玉三打木人巷〉(1968)、〈危險十七歲〉(1968)、〈情人不要忘記我〉(1968)、〈飛賊白菊花〉(1969)等,均為配角。1968年重返「邵氏」,最後作品為奇情懸疑片〈獵人〉(1969)。1969年底,與女性友人在寓所自殺身亡,得年二十七歲。


杜娟由特約演員成為一線女星的歷程,在電影圈實屬罕見。熟悉明星制度的記者分析,承擔重任的第一或第二女主角都是公司特別選拔出來,加以訓練培植,配合完整的宣傳計畫細心打造;至於特約演員,通常在許多片中出現,屬一兩句台詞的閒角。觀眾看慣了他們的臉孔,逐漸產生「這就是特約料子」的印象,基於先入為主的觀念,即使能夠獨當一面,也會被懷疑是否「夠格」。十五歲因父親職務之便,入片廠打工,後經李翰祥介紹與「邵氏」簽約,依舊在特約浮沈,直到接下改變命運的〈曉風殘月〉,杜娟飾演印象中較不討好的風騷放蕩少女,沒想到卻憑出色表現意外竄起,再經〈狂戀〉的推波助瀾,果然一炮而紅。
〈狂戀〉以後,杜娟的作品屢創佳績,即使是小成本的時裝喜劇〈神仙老虎狗〉、〈南北姻緣〉都登上年度十大賣座之林,足見她在觀眾心中的份量。奠定「時代少女」形像外,杜娟也受導演袁秋楓啟用,在〈紅樓夢〉嘗試古裝造型。原本外界對此頗多質疑,但都因她出色的表現煙消雲散:「杜娟飾演紫娟,演來神氣活現,成績出人意料,打破了一般人對她不能演古裝的錯誤看法。」繼之拍成的〈白蛇傳〉,杜娟細膩掌握小青的忠與義,不做第二人想。
由二線要角到獨挑大樑,幾乎部部賣座,杜娟與丁寧、丁紅、范麗同列「四小名旦」。相較另外三人,最晚受捧的她可靜可動、能純能豔、宜古宜今,戲路更廣,明星光環無庸置疑。「本片中的杜娟,是最突出的一個,此姝前途無量。」儘管自〈曉風殘月〉以來好評不斷,卻還是被部分記者譏為「醜明星」:「一再得到陶秦力捧的杜娟,她的成績如何呢?看過她在水銀燈下表演的人都說她是邵氏新星中最好的一個,所吃虧的是那張臉不討人喜歡。」然而,或許是相由心生,迅速走紅的杜娟有越來越美的趨勢,1962年訪港的好萊塢影星珍‧西蒙絲(Jean Merilyn Simmons,1929~2010)就誇讚:「杜娟充分代表了東方女性的美麗與魅力,她有一股顛倒男性使男性不能抗拒的魅力,這魅力相當於蘇菲亞羅蘭或是碧姬芭鐸所擁有的。杜娟的前途正光芒四射……」如此轉變,不僅在於化妝術的進步,自信心的提升與星運的順遂,想必是使她容光煥發的核心因素。


一向無拘無束、被喚作「野丫頭」的杜娟,因為婚事受阻眉宇間盡是落寞。杜娟十八歲時與大五歲的雷先生相識,很快陷入愛河,隨性瀟灑的她不愛則已,一旦愛上就是難捨難分。得知女兒有意捐棄大好將來,母親尤其激烈反對:「希望她能在二十五、六歲的時候才結婚,因為杜娟在邵氏簽的是新人合同,公司方面很捧她,幾部片子拍下來賣座都不錯,已經沒有按照一般新人待她;但是,如果一旦杜娟結了婚,是否還會像目前這樣地來對待她?」父母並狠心非阻斷女兒幸福,而是懷抱「望女成鳳」的善意,只是此刻的杜娟根本「充耳不聞」。
實際上,「想婚」的杜娟處於事業顛峰,〈黑森林〉、〈山歌姻緣〉港台皆屬叫座,步入家庭實在可惜。不過,這些「告誡」對向來我行我素又正值熱戀的她而言,都是「不成理由的理由」。在台趕拍〈山歌姻緣〉時,日日長途電話熱線傳情,拍戲興致大不如前;回到香港,杜娟眼裡只剩愛侶,連續退劇本、數度推掉宣傳部安排的拍照與受訪行程,即使答應出席也常是遲到數個鐘頭……連串脫序行為引發公司冷藏,致使她暫無新片開拍。


「很聰明、很天真、也很任性」的杜娟頭頭也不回跳進「戀愛墳墓」,沒有明星偏愛的奢華氣氛,婚宴當日儀式簡單、賀客稀少,堅決反對的雙方家長皆未出席。儘管與「邵氏」的合約持續有效,也歡迎她重返水銀燈下,但杜娟仍決定專心協助丈夫事業。期間,夫妻曾在九龍開設照相館,但因不懂經營,很快就告轉讓。曾經以為的小開丈夫,實際不比外人想像富有,杜娟只好以片酬積蓄補貼。日子一久、坐吃山空,夫妻常為經濟問題爭吵,動嘴完動手,再深濃的感情也會磨蝕殆盡。「她的感情生活過得很不美滿,丈夫經常虐待她、甚至打她,但杜娟個性很強,從不把事告訴任何一位朋友。」為了生活,杜娟默默回到片廠,卻時常遲到或心不在焉,直到爆出離婚消息,眾人才知她的婚姻生活不若想像。
協議分手期間,杜娟常受雜事困擾,拍戲不是遲到就是根本不見人影,引起高層不滿。「邵氏」不堪一再損失,提出「解除合約」的警告,但她依然故我,最終與有提攜知情的東家不歡而散。對於公司指自己「不敬業」的批評,杜娟也難掩委屈-自嫁作人婦,凡參與的電影,女主角都派給比她資淺的後進,直接影響工作情緒與熱情。對此,在商言商的「邵氏」也有一番合情合理的說詞:杜娟雖是從影多年的影星,卻不像林黛、尤敏擁有影后頭銜,或如葛蘭、林翠主演過甚多影片,她僅是「向上竄時而突然結婚的明星」,沒有龐大的觀眾後盾、穩固的票房紀錄,公司不會對她大量投資。
其實,杜娟一度碰上最好的時機-頭牌明星林黛過世、樂蒂轉投「電懋」、凌波則是以反串崛起,新一批女星(李菁、方盈、鄭佩佩等)未成氣候,種種情勢導致當家花旦懸空。若她願意推遲愛情、專心電影,以其精湛演技,登上影后也不無可能。機會稍縱即逝,信仰「愛情至上」的杜娟心甘情願「為愛犧牲」,無奈當一切化做泡影,被犧牲的事業同樣一去不返。


兜兜轉轉,成為粵語片明星的杜娟,只得在二三線起伏,片酬減少至每部兩、三千港幣;與此同時,她也力圖振作,懇求「邵氏」重新接納,只是演來演去皆是賣弄性感的配角,與全盛時期無法相提並論。時不我與的痛楚,使杜娟很受刺激,經常打扮妖豔、流連夜總會,過著難以振作的混沌生活。婚姻出問題前,杜娟性格樂觀開朗,很反對仰賴藥物助眠,因此當朋友知悉她服藥自殺的噩耗,都覺得不可思議,同屬「四小花旦」的丁紅便困惑道:「杜娟是不該自殺的,她要自殺的日子已經過去了!」
1969年深秋,杜娟與同性好友何小姐被發現倒臥在九龍寓所、氣絕多時,她聘請的女傭猜測,無法與獨子見面是壓垮她求生意念的最後一根稻草。母親則認為女兒的死早有徵兆,只是沒能及時察覺-杜娟稱即將到美國遊歷,安慰母親要多多保重、不要掛念,她會為自己安排,未料竟是走上絕路。杜娟留下兩封遺書,致母親的信中談到尋死的原因是「忍受不住現實環境的打擊」,所以選擇「離開這個罪惡深淵到極樂世界去」;給丈夫信則依稀可見對婚姻挫敗的失落:「……當你接到了這個消息,會有什麼感覺呢?開心嗎?人生如夢,我希望你將來娶得一個好太太,更希望你前途美好……」與杜娟共赴黃泉的何小姐家境優渥、曾在美留學五年,兩人認識三個月,感情親暱非常。不同於杜娟「事出有因」,何小姐以英文撰寫的遺書是以好友的決定為依歸,因為她曾帶給自己快樂與親切的接待。對於何小姐的貼心陪伴,杜娟生前曾向友人感嘆:「認識女友比認識男友好,男友大多數靠不住。」


歷經顛峰自殺潛沈再起,獲得無數歌唱獎項與創下極佳銷售紀錄的中森明菜(1965~),實際背負身心重重重擔。混和好強與柔弱、癡情與剛毅的敏感心靈以及多愁善感的好強個性,最終成為奪去前程的殺手,透過自我放逐的任性,蠶食優異過人的天賦魅力。只要見過全盛時期的中森明菜,絕無法抗拒她在舞台上自信精準、自然奔放的完美演出。她的聲線兼具高傲坦率、熱情滄桑;她的肢體柔軟而細膩,彷彿與歌曲合而為一,濃烈的情感隱藏在冷酷的半透明薄紗之後,令人既想被她使喚、又想保護她……一切美好本可細水長流,卻因坎坷愛情嘎然而止。
成功演繹多首風格各異、心境成熟、跳脫糾葛的睿智歌曲,中森明菜似乎很瞭解愛情的箇中滋味,但那其實只是身為專業歌者的她,心底其實又有另一番琢磨。畢竟無論形象如何百變,她的骨子裡,仍是一個忍耐力強且為情孤注一擲的等愛女子。


中森明菜,日本東京都清瀨市人,家中經營肉舖,共有兩兄兩姊一妹,母親表示她出生時如陽光般燦爛耀眼,故暱稱「太陽之子」。幼時家境欠佳,明菜從小立志進入歌壇,一方面是來自母親的願望與鼓舞,另一面也希望藉此改善經濟情況。四歲入「橫山昭子現代芭蕾工作室」,學習古典芭蕾達十年,累積深厚基礎,日後表演常可見她幽雅的舞蹈姿態。1978、1980年,兩度挑戰新人選拔節目「スター誕生!」(明星誕生!),皆因選曲失誤而落敗,至1981年,十六歲的中森明菜以自身偶像山口百惠的名曲「夢先案内人」(1977,夢的嚮導)再度參賽,由於歌曲與其厚實飽滿的中低音質吻合,贏得史下最高分記錄。獲得最優勝賞之餘,更得到多間經紀與唱片公司「舉牌指名」,分別與「研音」與「華納-先鋒」簽約,如願進入歌唱界。
培訓期間,不僅接受各種課程,亦一度建議改藝名為「森アスナ」,但為本人婉拒。1982年5月1日發行首張單曲「スローモーション」(1982,慢動作)而正式出道,歌曲遠赴洛杉磯錄製,屬於節奏輕快的純情作品,成績並不突出,最高名次僅至三十,唯停留公信榜有三十九週之久,在新人而言十分罕見。未幾,第二張單曲「少女A」(1982)則改走帶性感意外的叛逆路線,塑造截然不同的形象,甚至因歌詞具性暗示,一度遭「日本放送協會電視台」禁播。正反討論引發矚目,連帶促使銷售量飆升(最高位第五名),亦創下近四十萬的銷售佳績。「セカンド・ラブ」(1982,第二段戀情)又回到甜美可人、懷抱淡淡哀愁的溫婉氣質,不僅助中森明菜登上公信榜冠軍,更是至今賣銷量最好的單曲,達七十六萬張。之後的「1/2の神話」(1983,二分之一的神話)、「トワイライト -夕暮れ便り-」,(1983,夕陽-黃昏時的來信-),同樣是在兩種形象-純情與叛逆間遊走,展現別於其他偶像歌手的多樣包裝與優異聲線。
第六張單曲「禁区」(1983,禁區)無論曲風演唱技巧皆有長足發揮,首次獲邀參與年末的「紅白歌合戦」,為連續六度參與的開端。自「北ウイング」(1984,北翼)起,中森明菜的歌藝更添進展,開頭嘹亮渾厚的長音已是實力派歌者的象徵,此時稚嫩的假音已鮮少出現,轉而大量運用擅長的中低音優勢,自1984至1989年為其歌唱事業黃金期,曲曲叫好叫座,包括:「サザン・ウインド」(1984,南風)、「十戒 (1984)」(1984)、「飾りじゃないのよ涙は」(1984,眼淚不是裝飾品)、「ミ・アモーレ〔Meu amor é・・・〕」(1985,我的愛……)、「SAND BEIGE -砂漠へ-」(1985,沙棕色-沙漠-)、「SOLITUDE」(1985,孤獨)、「DESIRE -情熱-」(1986,慾望-情熱-)、「ジプシー・クイーン」、「Fin」(1986,結束)、「TANGO NOIR」(1987,黑色探戈)、「BLONDE」(1987,金髮女郎)、「難破船」(1987)、「AL-MAUJ (アルマージ)」(1988,飄盪)、「TATTOO」(1988,刺青)、「I MISSED "THE SHOCK"」(1988,錯過衝擊,公信榜最高第三位,終止「禁区」以來連續十四首單曲冠軍記錄)、「LIAR」(1989,騙子)等。不僅如此,中森明菜的造型也極具創造與話題性,被視為年輕女性的時尚指標,無論是「SAND BEIGE -砂漠へ-」的阿拉伯沙漠風情、「DESIRE -情熱-」的改良式和服、「TANGO NOIR」的芭蕾舞衣概念裝束、「BLONDE」的拼接式洋裝、「I MISSED "THE SHOCK"」的歐洲宮廷裝扮……只要推出新單曲,就會帶給觀眾驚艷的視聽享受。
出道年餘,中森明菜已展露出類拔萃的唱功,十九歲就憑「北ウイング」奪下「第26屆日本唱片大賞」最優秀明星賞、金賞,之後再陸續以「ミ・アモーレ」、「DESIRE」、「難破船」、「TATTOO」獲該獎項肯定,寫下空前紀錄。和稍早出道的松田聖子相比,中森明菜的音域較為低沈,曲風則屬成熟且揉合豐富民族元素(森巴、拉丁、美式、非洲),兩人常被媒體相提並論,似有若無的較勁意味常是歌迷茶餘飯後的話題。值得一提的是,由井上陽水創作的「飾りじゃないのよ涙は」以近乎呢喃的繞口令方式表現,超高難度的曲調,她卻演繹的非常出色、不做第二人想。濃厚且穿透力十足,刻意延伸中長尾音的「明菜顫音」式唱腔,也被視作獨步歌壇的個人特色。
1989年7月,中森明菜疑似因與近藤真彥的感情糾紛,在男方住處割腕自殺。事後,她曾出面公開向對方致歉,稱一切已完全康復,實際卻是陷入長年的酗酒與厭食中。中森明菜與近藤真彥結識於1983年,由於年貌相當、廣受歡迎,理所當然被塑造為金童玉女。隨著合作電影〈愛・旅立ち〉(1985,愛之旅),戀情逐漸明朗,儘管女方不諱言希望早日結婚,但宣稱希望三十歲才考慮成家的近藤真彥,卻不時傳出與女星過從甚密的緋聞,令她痛苦非常。自殺未遂事件後,中森明菜一度因形象受損淡出,隔年才推出節奏輕快明亮的「Dear Friend」(1990,親愛的朋友),銷售重回公信榜首位,短暫恢復聲勢。「水に挿した花」(1990,水中之花)則是她目前最後一首冠軍的單曲,其後雖持續發行新作,但成績已不復以往耀眼。演唱之外,中森明菜亦偶爾參與電視劇演出,其中最知名與成功的,莫過和安田成美、東幹久合作的「素顔のままで」(1992,難得友情人),她在飾演個性大而化之的業餘舞蹈家,將角色掌握得十分出色。與黑木瞳主演的「プリマダム」(2006,戀上芭蕾),則是其最新一部戲劇作品。
2000年後,中森明菜以收錄翻唱曲的專輯「ZERO album-歌姫2」(2002)與「歌姫3 ~終幕」(2003)引發討論(唱片封面的光頭造型、翻唱對手松田聖子舊作),不只銷售量較前幾年有所起色,突破大膽的製作概念也受到肯定,因此受邀出席暌違十四年的「紅白歌合戦」。2003年,來台擔任金曲獎頒獎人,為中森明菜首度造訪寶島。2007年中旬推出首張演歌翻唱專輯「艶華 -Enka-」(2007),獲「日本唱片大賞」企畫賞。此後,漸漸減少在傳媒露面,但仍維持固定的晚餐秀表演,至2010年10月底,經紀公司對外宣布其因長年勞累導致免疫系統下降,需無限暫停活動,現仍在自主調養中。回顧中森明菜三十年演藝生涯,曾有二十一支單曲與連續十三張原創專輯獲得公信榜首位的殊榮,是八0年代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傳奇歌姬。


維持顛峰狀態數年,中森明菜的作品幾乎每發必賣,歌藝同樣有口皆碑,相對公領域的順遂,家務事卻使她陷入困擾。首先,妹妹中森明穗以拍攝裸露寫真集與影片投入演藝圈,如此「選擇」連帶拖姊姊下水,日日面對追訪;其次,父親經營的飲食店生意欠佳,甫度過癌症危險期的母親又無預警搬出獨居,儼然感情生變;最後,也是影響最深的,正是她和近藤真彥糾纏多時的分分合合,雖然感情幾度化險為夷,卻還是沒能盼得「終成眷屬」的那一日……
交往期間,明菜用情很深,因此一直處於「劣勢」,得知男友獲獎甚至比自己贏得大賞還興奮;反觀近藤真彥,似乎對女友比自己更受歡迎的事實頗為苦悶,作為同期碩彥,中森明菜的歌曲名次總是凌駕其上,令他倍感壓力。1987年前後,雙方的戀情危機已是公開事實,現實歷歷在目,導致中森明菜每每演唱加藤登紀子創作的「難破船」(描述愛情像海上遇難的船般前途坎坷),總會情緒激動得哽咽流淚、不能自已。此曲後,中森明菜不僅形象由此轉為悲情哀傷,實際上也確是這般低落沮喪。1989年,男友與松田聖子疑似在美幽會照片曝光,無疑使關係雪上加霜,短短數月,體重自四十六驟降至四十,日日流連夜店酗酒,厭食失眠纏身。
1989年7月11日傍晚,中森明菜在東京六本木、近藤真彥的公寓內自殺,所幸搶救得宜,未釀成憾事。儘管真實原因不明,熟悉箇中內幕的影劇人士分析:「中森明菜的個性拘謹,極為放不開,她亟欲與近藤結婚,卻得不到承諾……」未遂事件使她如日中天的事業瞬間墜入谷底,不僅所有廣告迅速撤換,巡迴演唱也告終止,男友也受到波及,部分演出被迫取消。不只形象嚴重受創,中森明菜也因自殘傷口過深,導致手肘神經斷裂嚴重,甚至一度傳出「可能自此退隱歌壇」的謠言。十分尊敬山口百惠的中森明菜,一直視偶像「結婚隱退生子」的選擇為理想模式,無奈事與願違。復以個性保守、愛鑽牛角尖、將煩惱壓抑心底,難以割捨的痛苦妒忌惶恐掙扎層層疊疊,最後釀成兩敗俱傷的結局。
「我要對我的自私行為所惹起的麻煩和引來的擔憂深致歉意。」中森明菜伸出手腕:「現在一切都好了。」對於一時想不開的原因,只是淡淡說:「我無法信任我最信賴的人。」奇特的是,坐在身旁的近藤被問及「兩人關係」時,僅稱自己是「顧問」身份,使外界再度陷入「私下成婚」或「低調分手」的迷霧中。1990至1991年間,兩人終於正式分道揚鑣(過程頗為不堪,據傳近藤真彥邀請不知情的她參與記者會,卻是在現場宣布兩人分手,明菜內心震驚、外表卻強裝鎮定),雖然一派輕鬆(表示想當未婚媽媽),私下卻是流言不斷-經常在午夜買醉,搖晃走在六本木街頭。1991年中,積極「復活」的中森明菜得知近藤真彥將與交往一年的女友成婚,大受打擊的她採排時因急性腸胃炎當場暈倒,身心傷害可見一斑。


經歷情變自殺復出,中森明菜固然展現再起的堅毅,卻總給人「不穩定」的印象-身材日漸消瘦、負面消息纏繞。種種不順遂的境遇,一如婚變後的杜娟。明明度過一段煎熬的感情,得到的卻不是柳暗花明而是前途黯淡,雙重打擊豈是當事人所能承受?!曾以為得來不易的幸福,卻不如想像中那般禁得起考驗;曾為了愛義無反顧的勇氣,卻換來失去一切的痛楚……杜娟和明菜都曾試過自殘,一個如願、一個獲救,坦白說,此步是最傻最不應該的選擇,卻也不難想像她們這麼做時是多麼萬念俱灰。成功事業與美麗愛情,如果只能二擇一,你(妳)會選擇什麼?魚與熊掌的取捨,沒有對與錯、無法重來,只能讓時間能證明一切。

參考資料:
1.《聯合報》1960年8月11日~1969年12月4日,杜娟相關報導共十五則。
2.《聯合報》、《聯合晚報》1986年12月26日~2007年3月2日,中森明菜相關報導共四十一則。
3.夏雨,《藝海星沉說杜娟》,香港:四海週報,1969。
4.維基百科…中森明菜

相關文章:
1.愛的代價…杜娟、楊采妮
2.熱女郎的浮與沈…杜娟
3.對唱見真情…〈山歌姻緣〉
4.封底故事…尤敏賣雪櫃?
5.愛的難破船…中森明菜
6.中森明菜,令人迷戀的歌姬
7.魔女的條件…松田聖子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8/02,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兩代明星比一比】杜娟、中森明菜【主題】為了愛:為愛犧牲大好前程的中日兩代女星。
播放歌曲:「難破船」中森明菜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為了愛......…杜娟、中森明菜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