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廣播】雙面誘惑…樂蒂主演〈太太萬歲〉


雙面誘惑…樂蒂主演〈太太萬歲〉
粟子

對於一位事業有成甚或不愁吃穿的男人,即使家有嬌妻,也難免被身畔風花雪月迷惑,無論是腦中幻想或身體力行,如此思想行為已屬「出軌」,哪有不好好整治的道理!樂蒂、張揚主演的〈太太萬歲〉(1968)便是講述大男人自食惡果的都會狂想曲,丈夫百般阻止極具才華的妻子重返職場,卻遭變裝易容的她幾番捉弄,最後乖乖奉行「女男平等」,誠心接納與另一半共事。坦白說,太太雖在表面獲得勝利,實際卻是心緒複雜—既高興能力受到肯定,亦難過深愛的丈夫三兩下便不禁引誘,瞬間把溫順乖巧的「家貓」拋到九霄雲外,儘管受害(妻子)與加害(小三)都是自己。
自1964年轉投「電懋」,樂蒂一心希冀拓展戲路,不在侷限「古典美人」。未料,隨著老闆陸運濤意外過世,公司政策急轉直下,除先前已開拍的民初戰爭片〈最長的一夜〉(1965)、〈亂世兒女〉(1966),全是接到打安全牌的古裝邀約,令她鬱鬱寡歡。拍攝此片前,樂蒂已迫於潮流演出數部武俠片,好不容易盼來暌違的文藝喜劇,又面臨婚姻觸礁的當口,心情惡劣不言可喻……將戲中先生(張揚)耍得團團轉的同時,身心反倒被真實先生(陳厚)攪得一團亂,人生有時就是如此出乎意料。


由武而文
張徹執導的〈獨臂刀〉(1967)在華語影壇掀起熱潮,連帶引爆趕拍武俠片的風氣,無論「邵氏」、「國泰」都全力投入攝製,一時間刀光劍影、好不熱鬧。不過,隨著類似片種大行其道,片商也嗅到生產過剩的危機,逐漸形成一股「物極必反」的氣氛,紛紛停拍古裝武俠片,轉而計畫拍攝時裝片。就在這由古而今的時刻,期盼文藝片得樂蒂拿到〈太太萬歲〉的劇本,熱中服裝設計的她,終於有機會在一展鑽研多時的時尚美感,幽雅端莊之餘令人目不暇給,一如導演王天林的描述:「戲裡的衣服都是她自己設計的,她是很注重打扮的女性。」
自陸運濤去世,由「電懋」改組的「國泰」高層對電影認知有限,見什麼電影賣錢就一窩蜂拍什麼,風格迥異的〈太太萬歲〉是經過王天林的積極爭取,才得以面市。相較與樂蒂另外合作的四部黃梅調或武俠片〈金玉奴〉(1965)、〈鎖麟囊〉(1966)、〈決鬥惡虎嶺〉(1968)、〈紅梅閣〉(1968),王天林最喜歡輕鬆嬉鬧的〈太太萬歲〉,不僅因為故事別出心裁、不落俗套,亦在題材的開創性。單就票房收益論,〈太太萬歲〉在台北市的票房達到一百五十萬元,雖是〈獨臂刀〉的二分之一強(二百八十萬),卻已堪稱成績優異的賣座強片。「除了幾部具有情節、演員陣容堅強及製作夠水準的武俠片例外,大部分製作比較粗糙的武俠片,是遭受觀眾厭棄的。反而觀之,文藝片如今並非不可拍……顯示觀眾並未摒棄文藝片的心理。」其實,無論風潮如何轉換,幕前幕後的傾力合作才是影片受歡迎的不二法門。


雙面魅力
〈太太萬歲〉頗具「電懋」時期都會喜劇、城市童話的影子—精明妻子以迂迴招數調教古板老公,暫時易服變成另一個人,以超強實力(無論內在或外貌)擊敗瞧不起女人的丈夫。別於多數「徹底兩人」的分飾二角,樂蒂必須透過肢體語言或細微神情,「刻意」讓觀眾知道兩角是同一人—表面上(張揚面前)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個體、私底下(觀眾面前)是一位全然相同的女性,演技難度其實並不亞於甚至更難於真正的分飾二角。值得一提的是,樂蒂由家庭主婦變身幹練主管時,除了點上一顆美人痣,還故意搔首弄姿、神情挑逗,增添無限媚態,對影迷而言可謂驚艷。儘管從影以來,多飾演賢淑溫婉的大家閨秀,但樂蒂的演技絕非如此,就像〈後門〉(1960)中客串偷情姨太太的數秒鏡頭,就能看出她勾魂攝魄的使壞魔力。
「樂蒂這個人,除了自己以外,對其他事都想的開,對朋友很好,但是對自己不好。所謂對自己不好,就是常常覺得自己不夠好,自我要求比較高。」別於〈太太萬歲〉中的嬉笑怒罵,樂蒂此時正經歷人生最痛的感情波折,明明詮釋幸福洋溢的小女人,卻因為種種痛楚累得骨瘦如柴。樂蒂曾為了角色想逼迫自己心情好點、吃胖點,無奈難解糾纏的婚姻難題如影隨形,想擺脫又擺脫不掉,在在使內向的她有苦難言。拍罷〈太太萬歲〉,暫無工作的樂蒂決定迅速斬斷關係,在胞兄雷震與私家偵探的協助下拿到陳厚不忠的證據,入稟法院訴請離婚,結束五年苦多於樂的孽緣。


兩位太太
提及〈太太萬歲〉,腦海也會浮現另一齣由張愛玲編劇、桑弧執導的同名(1947)影片,巧的是,兩位太太均是左右逢源、對家庭百般照料的好樣版,卻都無法阻斷丈夫「向外發展」的意圖。對比張愛玲筆下一心持家的「家花」蔣天流,樂蒂的版本則融入六0年代獨立自主的女性意識,她固然還是愛家愛丈夫,但也想擁有屬於自己的事業,透過重新投入就業,證明自我的存在價值。雖然兩位太太都好得幾乎無可挑剔,也從未有過拋家的念頭,竟都還是被慣壞的另一半逼得痛下勞燕分飛的決心。說來也不能全怪不懂事又自我中心的「孩子」丈夫,實在也是先前的她們把他們縱容得太厲害,沒有絲毫反駁,成為助長惡果的幫兇?!
劇情縱有差異,兩部〈太太萬歲〉倒都是以男人眼中的「好太太」為主題,樂蒂版本雖在明處抨擊沙文主義,實際上沒有脫離夫妻相處的刻板印象(不至於對丈夫言聽計從,但事事仍需經過對方同意)。電影開頭,美麗能幹的樂蒂確是男人夢寐以求的「樣版」,不僅像照顧孩子般貼心服侍丈夫,還得時常忍受「妳們女人不懂」的霸道言論。為了達成工作心願,一下當太太一下做同事,快把自己累得精疲力盡,幾經波折,最終還是因為「對家庭無微不至」、「對丈夫關懷備至」與「能力優秀丈夫數倍」等種種因素加成,才得到另一半的應允,得償宿願外出工作。坦白說,若非角色優秀至此,這位太太仍舊只能乖乖待在家,繼續聽著丈夫自吹自擂,做沒有聲音的背後推手。


「明明長相一樣,怎麼可能認不出?」觀眾這廂發出疑惑,畢竟樂蒂只是換了髮型、點了黑痣、改了打扮、調了語調、變了神態,同床共枕的老公非但認不出,還自信滿滿分析:「是有點像,但氣質身材又不大一樣。」一口咬定認定家裡「那位」,絕對無此能耐。上述狀況離譜也不離譜,一如不少遑論交談、甚至目光都難得交會的夫妻。因為光陰的磨損,彼此從最相愛的知己褪色為不熟悉的親人,難怪妻子略施小計,就能輕鬆蒙混過關。
回到現實,樂蒂或許希望自己也有這般「化一為二」的功力,無論是套住花心的丈夫抑或逃離痛苦的婚姻……可惜人都只有一張面皮、一種個性,無論外在如何轉變,內心依舊被相同的情愛綑綁。

參考資料:
1.本報香港航訊,「邵氏與國泰 籌拍時裝片」,《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3月1日。
2.謝鍾翔,「從武俠片到文藝片」,《聯合報》第五版,1968年6月12日。
3.黃玥晴,《古典美人樂蒂》,台北,大塊,2005,頁184、303~307。


太太萬歲(Darling Stay at Home)
導演:王天林
編劇:楊菁
演員:樂蒂、張揚、田青、王萊、李琳琳、李影、狄娜、江山
出品:國泰機構(香港)有限公司
首映時間:1968年1月28日
片長:95分鐘
獲獎:第六屆金馬獎優等劇情片
劇情介紹:
瑞娟(樂蒂)是位盡責體貼的太太,盡心照顧丈夫張衛明(張揚),每日她總會打好洗臉水、備妥早餐,再將賴床的衛明喚醒。長期下來,衛明將瑞娟的貼心視作理所當然,不僅滿嘴歪理,還認為妻子遠不如在酒店公關部擔任主任的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人。衛明不願妻子交際應酬,更不同意瑞娟外出工作,直言她應該乖乖處理家務。其實,瑞娟通曉多國語言,處事圓融俐落,唯因為深愛丈夫而自願放棄機會,留在家做好太太。
鄰居施老太太(王萊)及孫女莉莉(李琳琳)見衛明頑固異常,很替瑞娟不值,決定協助她改換身份、隱瞞丈夫到酒店應徵。在莉莉幫助下,瑞娟戴上假髮與假痣,變裝成聰明幹練的吳玲達(樂蒂分飾)。副主任馬無堤(田青)見新來職員與瑞娟外貌相仿,驚訝異常,趕緊轉告衛明。他直言妻子不可能在未得到允許下到公司,隨即致電返家,此時莉莉開啟預錄的對話錄音帶,順利瞞天過海。


衛明一向視職業婦女為花瓶,認為玲達是靠總經理(李影)推薦才能獲此職位,遂計畫在時裝發表會惡整一番,他一面收起所有相關資料,一面臨時推薦玲達擔任司儀,想藉機讓她出醜。衛明將計畫告知假裝不知情的妻子,瑞娟得知詭計,趁丈夫熟睡時將資料偷出強記,再佯裝夢遊躲過突然醒來的衛明。隔日,衛明在會場大放沙文主義厥詞,所有人對他的言論不以為然,頓時噓聲四起;玲達接續上台,穩健台風、幽默談吐與流利的語言能力大獲好評,表現異常出色。總經理見狀,決定拔擢玲達為主任,計謀失敗的衛明則降為「第一副主任」。
瑞娟利用職務之便,日日要求衛明加班,讓自己有充裕時間轉換身份,有意追求玲達的無堤尾隨在後,誤以為她就住在張家隔壁。一日清晨,無堤帶著花束來向玲達求愛,行前向衛明打探妙招,他認為要「抬高自己、壓低對方」以展現大丈夫氣慨……瑞娟為免漏餡,在兩家陽台奔來跑去,忙亂間不慎將痣點錯位置,幸得莉莉提醒才免遭識破。


玲達造訪張家,衛明趁機獻殷勤,要太太好好像「能幹的玲達」學習,並說瑞娟與她相差太遠。妻子遲遲不出房見客,衛明認為是自卑感作祟,欲強拉她出來。眼見「分身術」將被戳破,玲達靈機一動說要與瑞娟單獨詳談,順利逃過一劫。為測試丈夫有無二心,瑞娟故意以玲達身份留下紙條:「今晚九時,淺水灣酒店餐廳見面。」衛明完全不知這是妻子故意試探的誘餌,蠢蠢欲動的他,言談難掩興奮。
時間將近,衛明向瑞娟撒謊指必須加班,實際是去赴玲達約會。來到酒店,衛明以為玲達愛慕自己,不僅拋棄掛在嘴邊的大男人原則,更對她大加吹捧,將明明是同一人的玲達與瑞娟,被誇張成天地般的差距。未幾,衛明向玲達吐露愛意,實為瑞娟的她氣憤至極,藉口出海談情,將他騙上無人駕駛的遊艇,讓丈夫好好品嚐「飛來豔福」的滋味。


衛明被水手救回時已經染上感冒,只得請假在家,瑞娟因此無暇分身,只得利用他睡著時偷偷趕赴公司。衛明緊跟其後,險些發現妻子的秘密,所幸瑞娟借玲達之口勸誡衛明,唯他依舊強詞奪理,令妻子無可奈何。一日,印度王子夫婦來訪,玲達又將痣黏在王妃臉上,雖然巧計掩飾,仍引起衛明懷疑……事後,他故意在瑞娟面前打電話給玲達,再趁隙跑到隔壁偷聽,終於確定玲達就是瑞娟假扮的事實。衛明故意將假髮偷走,瑞娟無計可施,只得向總經理說出自己就是玲達的實情。然而,為顧及丈夫顏面,她將變裝歸咎於和丈夫打賭能否變成另一人,並非衛明阻止自己上班的迂腐頭腦。
當晚,衛明命令瑞娟辭去工作,她好說歹說仍不能勸醒丈夫,頹喪之餘只得離家出走。瑞娟離開後,衛明才發覺太太日日努力充實自己,並為他放棄許多應聘邀約。此外,少了瑞娟的照顧,生活也變得一團亂,他才明白太太在家並非「享清福」,而是犧牲理想全心全意照顧心愛的丈夫。衛明後悔自己自私,透過電話向瑞娟認錯,也答應妻子繼續上班。夫妻重修舊好,不只是生活上伴侶亦是工作上同事。

相關文章:
1.情與義之間…樂蒂主演〈太極門〉
2.莫須有的罪…樂蒂主演〈捉鬼記〉
3.樂蒂:我需要男人!
4.樂蒂的愛情觀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8/16,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太太萬歲(1968):樂蒂難得一見的都會喜劇作品,看丈夫如何抵抗來自賢淑妻子的雙面誘惑。
播放歌曲:「老婆」SHE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雙面誘惑…樂蒂主演〈太太萬歲〉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