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廣播】愛的美夢成真…〈一簾幽夢〉


愛的美夢成真…〈一簾幽夢〉
粟子

「我要告訴你一句話,只有三個字,很俗氣但是很必須,而且我早就應該跟你說……我愛你。」瓊瑤原著的〈一簾幽夢〉(1974)最末,女主角紫菱終於看清自己心意,對守候多時的丈夫吐露真情。此前,她雖不至於對另一半的付出視而不見,卻總將深刻初戀長埋心底,不自覺推升這份失落的完美,導致她一旦有機會選擇,便喚醒這股無法克制的激情,不由自主精神出軌。擅寫糾葛愛情的瓊瑤深諳「愛不到最好」的人性,透過紫菱的反覆與掙扎,點出箇中盲點,傳遞珍惜已有幸福的寓言。
「我有一簾幽夢,不知與誰能共?」整日盯著珠簾發白日夢的紫菱,悄悄愛慕姊姊的男友楚濂,相較優秀出眾手足綠萍,個性浪漫、頭腦精明卻大學落榜的她,是個失意的女孩。以為絕無可能的愛情,竟獲得男方積極回應,出乎預料的兩情相悅,卻因意外嘎然而止……為遠離是非痛楚,她抱著逃避心態另嫁遠走,本以為就此與愛絕緣,孰料卻碰上更適合的雲帆。對紫菱而言,獲得楚濂的愛確是百分百的美夢,可惜無緣成真;相形之下,與雲帆的開頭固然平淡,卻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他的灌溉與體貼。等到失去,才明白這份以為不是愛的愛,其實早已深植心靈,自以為盼愛而不得愛的落寞,其實早已美夢成真。


幽夢憂夢
〈一簾幽夢〉幕前愛恨濃烈,幕後卻為種種突發意外疲於奔命,角色更替、緋聞謠言……開拍半年才得上映,一度「幽夢」成「憂夢」,所幸票房告捷(台北市年度第二、香港第十七),「憂夢」搖身「優夢」,辛苦終有所償。首先,開鏡第三天,原訂飾演楚濂的鄧光榮返港處理交通違規糾紛(因為未繳交罰金且置之不理),遭當地法院限制出境。導演白景瑞見事情難解,當機立斷換角,改由以瓊瑤作品〈心有千千結〉(1973)竄紅的秦祥林取代。只是,礙於無法明說的瑜亮情節,後者表示不願接受旁人「剩下的角色」,甚至提出演戲份較少費雲帆。導演見如此挑三撿四改下去豈不沒完沒了,趕緊透過關係請託勸說,秦祥林才點頭答應。
與此同時,甫閃電結婚的甄珍、謝賢趁劇組停擺,回港領取身份證,未料兩人同樣一去不返。報導繪聲繪影指謝賢聽聞自己將被更換—認為他不適合片中深情正派的角色,感到十分不悅,遂聯合妻子共進退。擔任製片的黃卓漢得知緣由,立即親自登門解釋,才讓這對銀色夫妻釋懷。由於這番波折導致拍攝進度落後,原本赴歐洲取景的計畫改為鄰近的韓國,使兩人「寓蜜月於工作」的願望小有失色。
演員塵埃落定,作為全片核心人物的甄珍卻因哭戲過多、眼藥水點過頭,導致眼睛紅腫掛病號,為儘速康復,她專程向某名中醫求診,由於對方不知其有心臟虛弱的宿疾,扎針時竟導致暈眩昏迷……事後雖很快清醒,卻對身體造成不良影響,必須請假靜養。關於眼疾還有另一種陰謀論,部分媒體將禍首指向謝賢:「甄珍在拍片期間,每天有人給她送玫瑰花和寫情書,引起謝賢不悅,一怒打了甄珍耳光,因而使甄珍把眼睛哭得紅腫,不能拍戲。」無論實情如何,可知的是幾年當紅炸子雞的忙碌生活,已把她累得近乎報銷。此外,為補拍外景,甄珍得在冷天穿著夏裝連戲,連吹幾日寒風,又因此染上急性肺炎。銀幕上青春活潑的紫菱,實際卻是為拍戲吃盡苦頭的阿信,的確是觀眾看得掏心掏肺、淚眼模糊時,難以想像的另一番苦境。


山寨惡夢
為趕〈一簾幽夢〉熱潮,腦筋靈活的片商王龍索性將即將上映的影片〈斗室〉,更名為〈一年幽夢〉,藉此提高在港上映的能見度與票房成績(台灣已經上映,片名為「斗室」),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原名「斗室」的〈一年幽夢〉由甄珍、鄧光榮主演,導演則是〈一簾幽夢〉的主角謝賢,雷同的演職員表若不仔細分辨,很容易發生混淆。
身份尷尬非常的謝賢,曾去函請片商恢復使用原名,畢竟這本是依達的同名原著,也已經宣傳上映,沒理由拾人牙慧。然而,從事製片多年的王龍十分明白炒新聞的重要,擺明利用諧音之便,卻還是編出一套勉強說通的理由:「《斗室》描述青年一年間由失明到復明的愛情故事,改為〈一年幽夢〉並無不可。」同一時間,他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將片頭拷貝海報都製作完成,既成事實,旁人也不好再阻止。其實,〈一年幽夢〉雖不比〈一簾幽夢〉吸人目光,倒也是有一定水準的文藝作品,這樣「委曲求全」反而讓人萌生「山寨」惡感……或許是王龍堅持由「斗室」而「一年幽夢」時,遺漏計算的得失。


配角鮮明
儘管甄珍耀眼非常,〈一簾幽夢〉其他人的光芒卻未被掩蓋,不只因為個性塑造立體人性,也在演員的出色詮釋,眾角色中,又以汪萍飾演的綠萍令人印象最深。和不被期待的紫菱相比,綠萍可謂人人稱羨的完美女人,無奈配角身份使她成為「成功為失敗之母」的代表,落得男方「完美但不真實」的批評,失去雙腿與愛情,花樣年華就此每下愈況。汪萍以內斂寫實的方式演繹綠萍內心世界的轉變,從自信飛揚、萎靡痛楚、試圖振作到憤世嫉俗,層次展現她對丈夫(摯愛)、妹妹(情敵)複雜難解的情緒。作為紫菱的對照組,綠萍本是一面反射光芒的鏡子,注定黯淡無光的失敗者,卻因為汪萍精湛而深層的演出,增添令人不勝欷噓的悲涼。
「我不是你的叔叔,如果你不認為我是乘虛而入,如果你不認為我選的時間不太對,如果你還不認為我太討厭,或太老,我希望……你能接受我做你的丈夫!」對比紫菱口中「楚楚可憐」的楚濂,深情守候的費雲帆無疑是令絕大多數女孩著迷的白馬王子。成熟多金的他,除自認的「老一點」,幾乎十全十美。時不時送給另一半超乎想像的驚喜,為安慰對方失落吉他彈到指頭流血也在所不惜……被細心呵護的紫菱,哪有不動心的道理?雖然未曾表示不滿,但當不斷付出的雲帆得知妻子依舊沈溺舊愛,還是忍不住火山爆發,感嘆紫菱:「根本不懂真正的愛情!」坦白說,此指控對「愛鴻遍野」的瓊瑤電影可謂最經典的無解難題(試問是否只有對你才是真愛,對別人便不是?),話雖如此,他還是勝過頻頻質問「妳愛我嗎?妳不愛我了嗎?」的「愛情初等生」楚濂。不知是角色設定抑或導演要求,謝賢在〈一簾幽夢〉的表現明顯不若粵語片時裝片中瀟灑自在,部分動作顯得刻意甚至僵硬,紳士有餘、自然不足。值得一提的是,他與甄珍當時新婚燕爾,蜜月與片尾告白的橋段格外真實甜蜜,戲假情真,完整保存那份已經消逝的真情實意。


「六0年代是瓊瑤小說『類型』的建立,七0年代則是由類型更進一步窄化為公式。……一本小說可能包含兩個以上的主線,而女主角也許經歷了多次的戀愛經驗。」根據學者林芳玫分析,〈一簾幽夢〉可視為瓊瑤作品轉型的例證—既保有早期較多樣的取材與劇情發展,亦發展出日後常見的歌曲與情節融合的三廳電影模式。不僅如此,演員卡司也呈現一種過渡—七0年代年中一枝獨秀的甄珍與象徵「二秦二林」的秦祥林,前者逐漸減少片量的之後幾年,正是後者與林青霞、林鳳嬌獨領風騷的時刻。演員一代換過一代,唯有故事歷久彌新,無論作品如何轉型,都不能掩蓋瓊瑤跨越數十年的浪漫魅力。

資料參考:
1.本報訊,「一簾幽夢換角 鄧光榮在香港涉訴訟 秦祥林接任男主角」,《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9月6日。
2.戴獨行,「一簾幽夢卡斯脫 傳說將全部翻新」,《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9月11日。
3.本報訊,「甄珍謝賢返台 續拍一簾幽夢」,《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9月24日。
4.本報訊,「針灸治眼疾 甄珍受虛驚」,《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10月2日。
5.戴獨行,「斗室改名一年幽夢 謝賢王龍隔海爭執」,《聯合報》第九版,1974年11月9日。
6.戴獨行,「一簾幽夢‧一波三折 現在總算拍完了」,《聯合報》第九版,1975年1月25日。
7.林芳玫,《解讀瓊瑤愛情王國》,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2006。


一簾幽夢(Fantasies behind the pearly curtain)
導演:白景瑞
原著:瓊瑤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汪萍、秦祥林、謝賢、江彬、傅碧輝、盧碧雲、魏甦、王豪
首映:1974年
出品:第一影業機構(香港)
插曲:一簾幽夢、詩意
劇情介紹:
汪家舉行酒會,標準成年人的社交場合,只有二女兒紫菱(甄珍)一身輕便,躲在角落大快朵頤。來客費雲帆(謝賢)對她產生好奇,攀談才知她因聯考失利鬱鬱寡歡,紫菱笑言自己遠不如漂亮溫柔文雅的姊姊綠萍,她帶給父母驕傲,自己則是失意。溫文俊雅的楚濂(秦祥林)邀請紫菱共舞,她卻主動和姊姊交換舞伴,其實眾人早將綠萍、楚濂視為一對,認定兩人遲早訂婚,紫菱也不例外。
汪母(傅碧輝)責備紫菱不用功讀書,希望女兒能和長女綠萍一樣擁有高學歷,即使重考幾年都在所不惜,她特意邀請楚濂來為紫菱補習,工作繁忙的他也答應撥空幫忙。紫菱坦言對唸書毫無興趣,楚濂承諾不再補習,氣氛輕鬆融洽。綠萍歸來,紫菱故作雀躍將楚濂推向姊姊,轉身卻面露淒楚。紫菱請雲帆教導吉他,歌聲透露失意,她與雲帆酒醉歸來,目睹一切的楚濂怒不可遏,隔日終於向她告白,坦承早在十五歲便愛上紫菱,無法忍受任何一個男人與她單獨相處,驚訝萬分的紫菱感動不已:「門外珠簾上的每一個珠子、每一個夢都叫做『楚濂』。」兩人陷入熱戀,常以補習的名義見面出遊,雲帆見紫菱沈浸愛河,為她感到高興:「妳現在不是失意,應該叫得意。」


自與楚濂相戀,甜蜜非常的紫菱擔心傷害姊姊,趁機刺探綠萍心意,得知她深愛楚濂,內心頗感憂慮。楚濂認為三角戀愛總是悲劇,自己更無法亦不願同時顧慮兩人,決定向綠萍攤牌。騎車途中,楚濂腦海千頭萬緒,竟閃神發生車禍,綠萍為此失去一條腿,內心痛苦萬分。楚濂甦醒後,悄悄告訴紫菱並未說出「事實」,並決定以贖罪的心情向綠萍求婚。紫菱的痛苦只有雲帆清楚,他總是溫柔地陪伴安慰,紫菱不解雲帆為何對自己這麼好,他趁勢答:「世界上的男人不只楚濂,只要不嫌太討厭、太老,希望能作她的丈夫。」承諾婚後帶她到世界各地旅行,遠離情愛煩惱,更指不一定是有愛情才能結婚,感情亦可慢慢培養。
紫菱幾番思索,決定接受雲帆,別於母親極力反對,汪父(魏甦)透過雲帆得知紫菱犧牲,轉而表示同意。紫菱去探望嫁入楚家的姊姊,綠萍說丈夫對妹妹要結婚的事表現激動,她也感覺丈夫心裡有另外一個人,當日並非要和自己求婚,而是另有難言之隱......紫菱聞言心驚膽跳,只得安慰姊姊勿胡思亂想。婚後,紫菱隨雲帆四處旅行,無論身在何處,他都記得在房間訂製珠簾,種種舉動讓紫菱受寵若驚,但她始終未說出「我愛你」。兩年周遊世界的生活,雖讓紫菱眼界大開,但心中仍最想念台北,雲帆看穿心思,認為兩人感情穩固、時機成熟,決定返國定居。


回到台北,綠萍對紫菱態度惡劣,言談間更屢屢提起她與楚濂的舊情......原來綠萍偶然得知楚濂深愛紫菱,會娶她為妻,完全是為弭平自己的罪惡感。紫菱勸姐姐多遷就、多忍讓,畢竟失去才知道得到的可貴。不以為然的綠萍指自己從未「得到」何來「失去」,堅持要與楚濂離婚,她氣恨紫菱不若自己努力上進,卻樣樣心想事成,而她卻被困在輪椅和痛苦的婚姻裡。紫菱巧遇楚濂,他表示曾嘗試作個「好丈夫」,內心卻無法忘懷對紫菱的感情,楚濂認為雙方各自離婚後,便能重拾往日愛情。
雲帆見紫菱態度轉變,猜測她可能與楚濂來往,他努力按捺情緒,仍難掩焦躁不安。傍晚,紫菱在楚濂催促下提出離婚要求,雲帆氣憤這些年對妻子的苦心經營全成泡影,他答應放紫菱自由,同時拒絕再見面。紫菱捫心自問,才發現已離不開雲帆,她向楚濂說出兩人只存在友誼、自己已愛上雲帆的真相。紫菱終於懂得什麼是真正的愛情,回到家,決定告訴雲帆很俗氣、很必須、同時早就該說的一句話:「我愛你。」

相關文章:
1.失意少女的珠簾夢…甄珍作品〈一簾幽夢〉
2.瓊女郎…甄珍、陳德容
3.不只談情…秦祥林、林瑞陽
4.縱橫影壇的俏皮妞兒…甄珍
5.台灣第一美人…夷光、蕭薔
6.翻案的再翻案…〈武松〉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9/13,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一簾幽夢(1974):瓊瑤原著、失意少女美夢成真的愛情童話。
播放歌曲:〈一簾幽夢〉插曲「詩意」蕭孋珠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愛的美夢成真…〈一簾幽夢〉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