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1年6月23日 星期四

【廣播】唱呀唱不停…〈特別快車〉


唱呀唱不停…〈特別快車〉
粟子

歌唱片風潮一吹幾年,隨著周璇時代過去,逐漸劃下休止符。電影賣座不復往日,至五0年代初,已無片商敢用插曲幾甚至十幾首的劇本,熟悉影壇生態的行內人士不諱言:「現在已沒人要看從頭唱到尾的片子!」其實,各類片種還是會將歌曲穿插其中,但頂多兩三首作為調劑,那怕紅得發紫的李麗華也不會例外……。情勢直到林黛主演的〈翠翠〉(1953)才出現翻轉,與劇情貼切搭配的山歌傳唱極廣,帶動票房一路長紅。片商見「歌唱題材」有利可圖,逐漸增添插曲份量,但無論再怎麼加,比例上仍有所保留。
就在此時,由上海南來香港的「影劇大王」張善琨靈機一動,在所有人不看好的情況下,將三0年代「中國流行音樂之父」黎錦暉的舊作重新編寫,拍成歌曲比重極高的〈桃花江〉(1955)。儘管幕後急就章、製作成本低,電影卻出乎預期打敗李麗華、林黛掛頭牌的大片。不只解決「新華」資金不足的燃眉之急,捧紅「鐵三角」填詞陳蝶衣、作曲姚敏、代唱姚莉,亦助女主角鍾情躍升一線女主角之林,片酬一翻數倍。好不容易覓得賺錢之道,「新華」自不會錯過良機,接連開拍多部歌唱片。為了讓主角名正言順唱個過癮,故事不少以歌舞團為場景,鍾情十有八九飾演俏皮可人的首席歌舞女郎,男主角(先為陳厚、再由金峰接手)則多是熱愛音樂的年輕人,他們在片中演出的歌舞劇主題往往就是電影名稱。類似條件不一而足,隨後上映的〈特別快車〉(1956)可謂箇中典型。


褒貶互見
〈桃花江〉在台港星馬大賣特賣,「新華」打鐵趁熱拍出〈特別快車〉,果真登上賣座排行前三傑,與李麗華的〈海棠紅〉(1956)、林黛的〈橘子姑娘〉匹敵。然而,相較另外兩部電影所下資本(前者號稱中國第一部彩色片、後者遠赴日本外景),〈特別快車〉明顯陽春……鍾情高興時站在布景前笑臉唱,難過時同樣站在布景前苦臉唱,投資比〈桃花江〉未見大器(唯可想見演員片酬、幕後歌酬必定水漲船高)。對此,屬名老汐的影評批評:「〈特別快車〉是以姚莉代鍾情唱的歌來掩蓋簡陋的製作,流行歌曲愛好者的貢獻,使票房『好的冤枉』。」
自〈桃花江〉大受歡迎開始,一些自詡「擔心國片前途」的評論者,就直指這類以三0年代舊歌為題材,再經對位、變奏、和聲等方式改編為插曲的電影,實屬投機取巧的歪風。身為「肇事者」,張善琨語帶無奈:「觀眾的叫好聲救不了我們的窮!」言下之意是,與其砸重資「賭博」,倒不如「依樣畫葫蘆」穩紮穩打,於是造就一部接一部的輕鬆簡單歌唱片。
頗受觀眾青睞的〈特別快車〉也非毫無可取,當時報導認為影片雖難與日本、西洋相提並論,但較〈桃花江〉另有風味。插曲往往安排在劇情間自然唱出,歌舞場面則不夠豪華,卻也不至太單調。此外,擅長文藝片的導演易文與任職副導演的快手王天林相輔相成,情節流暢、手法明快,愉悅而不沈悶。最後,從〈特別快車〉的電影本事內文,不難看出歌曲對電影的重要性:「本劇有插曲三支及舞台上演唱的曲子八闕,共十一首,比美高梅(註:創於1922年的美國米高梅公司MGM)的〈一曲情深〉(1954,Deep in my Heart)裡的歌還要多。」很難想像,在〈桃花江〉之前,沒有人敢拍「絕對不賣錢」的歌唱片


演員評比
鍾情作為無庸置疑的第一女主角,表現不若〈桃花江〉活潑討喜(能歌善舞的葛蘭是最佳對照組),對嘴表情有欠稱職,加上人物性格、造型平淡,是全片稍嫌可惜的地方。有趣的是,鍾情本人是位都市氣息的摩登小姐,來到銀幕,卻擅長演出刁蠻純真的鄉下村姑,一如令她嘗到走紅滋味的「小野貓」。因此,當脂粉未施的村姑變身成熟世故的紅牌,鍾情反而不那麼上手,例如:面對不能(不願)明說的感情歸屬,將芳心暗許演成不置可否、將真怒演成假氣、將沒感情演成有曖昧、將有依戀演成不在意……也就是說,此時的鍾情演技尚有提升空間。
相形之下,男主角陳厚的角色比〈桃花江〉裡傻裡傻氣的農夫更適合他。片中,陳厚詮釋醉心歌舞表演的司機,為達成劇本被歌舞團採用的願望,只得配合團主假冒經理身份。陳厚一向善於詮釋心地純良卻又(被迫)撒小謊、犯小錯的青年,遭委屈的尷尬神情、被拆穿的不知所措,都詮釋得十分到位,展現眾男星望塵莫及、令人會心一笑的喜劇才華。至於「銀幕壞蛋」洪波,難得棄惡從善,飾演被債務追著跑、有幾分小聰明的團主。坦白說,他的「戲」從來無庸質疑,所有言行舉止都做到足,無論「笑裡藏計」還是「火燒眉毛」都演得恰到好處。唯一欠說服力的,正是他那張壞蛋臉,刻板銀幕形象令洪波難逃使壞宿命,那怕〈特別快車〉裡一個壞蛋都沒有!


下滑隱憂
〈特別快車〉的成功顯示歌唱片熱潮持續,只是觀眾買帳不定到哪時,類似作品雖然一直「有人看」,卻有下滑的形式。更大的警訊是,沒有一部片插曲傳唱程度超過〈桃花江〉,不進則退,曾經風光不可一世的系列電影,很難逃離「日久生厭」的危機。
探究箇中源由,長期觀察影圈生態的記者有四點分析:影片題材陳舊單調;歌曲不中不西,多是陳腔濫調;「舞」既談不上藝術價值,連娛樂性質都失去;部分鏡頭剪接舊片,偷工減料、欺騙觀眾。不可否認,跟風的老闆都有幾分投機心態作祟,就算出身正統(幕前幕後與〈桃花江〉原班人馬)的〈特別快車〉,歌舞場面也只勝過學校遊藝會,主角站著唱、配角頂多左右搖晃,連整齊畫一都難,遑論舞蹈動作。當然,歌唱片的號召主要在「歌」而非「舞」,影迷絕大部分是為了「享受無憂無慮的娛樂」進入戲院,在還沒看膩之前,還是可以忍耐這些小缺點。
1956年下旬,儘管問題還未真正浮現,但憂心電影發展的「有志之士」,卻已先天下之憂而憂:「短視的製片家,卻往『迎合』處鑽,如此下去,觀眾當然不會增加。……如自以為有『忠心觀眾』而以劣貨蒙混賺錢,以下品去壓低觀眾的水準,那麼錢將越滾越少,觀眾亦將醒覺而逃。」由於歌唱片的插曲靈感多是源自三0年代黎錦暉的舊作(包括改編和新創),致使部分將他作品視為「黃色歌曲」(即靡靡之音)的影評對此觀感欠佳,轉而提出建議:「為什麼不選擇我國的名曲或民歌作主題,諸如黃自的『長恨歌』、趙元任的『海韻』……不論在教育、娛樂、甚至生意眼上都是上乘之作。」只是,上述說法多少忽略「第八藝術」的娛樂價值,即藝術歌曲並非不好,唯有時陳義過高,在文藝悲劇十分合適(如:〈夜半歌聲〉(1937)、〈夜夜盼郎歸〉(1958)等),但至喜劇就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越看〈特別快車〉越覺得熟悉,原來與另一齣由樂蒂、陳厚主演的歌舞片〈萬花迎春〉(1964)異曲同工。兩部電影裡,陳厚都是迫於現實、不得不假扮富人的汽車伕(前者是為劇本被歌舞團採用,半推半就答應團主假冒經理;後者是為歌舞劇能順利上演,假冒富家女未婚夫),使他被「誤會」的癥結,都是所開得那台車。雷同情節,不僅是兩位文藝系編導易文、陶秦所見略同,也反映觀眾對此類故事(因誤會引發重重笑鬧)的喜好,和片商偏好穩紮穩打多過開創新局的「寧小賺、莫大賠」心理。
相距幾年,彩色闊銀幕的〈萬花迎春〉無論軟硬體都較〈特別快車〉豐厚,尤其是歌舞場面更是專業、業餘的對比。不過,或許正因為這份不專業的純樸,〈特別快車〉帶給觀眾純粹與純真的快樂,確是其他影片所難比擬。就像喜愛鍾情系列電影的影迷,透過這些作品,沈醉在記憶裡溫馨溫情的小世界。

參考資料:
1.本報訊,「特別快車」,《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5月13日。
2.老汐,「我們對戲劇事業的期望」,《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9月16日。
3.○歌,「對國產歌唱片的建議」,《聯合報》第六版,1956年10月14日。


特別快車(Holiday express,有聲黑白)
導演:易文
編劇:易文
演員:鍾情、陳厚、洪波、吳家驤、馬力、顧媚、陳又新、尤光照
出品:新華影業公司
首映時間:1956年
插曲:多心病、聽我唱、重回你的懷抱、感傷的旅程、寂寞的生命、總算你有福氣、新天地、伴侶那裡找、永遠的伴侶;特別快車歌劇,包含:特別快車的愛情、車站風光(一)、愉快的旅程(三)
劇情簡介:
「薔薇歌舞團」擁有台柱李盈盈(鍾情),生意不差,團長阮英(洪波)固然高興,卻還是常有周轉不順的時候。這天,報社、餐館、服裝公司又來討欠款,盈盈不解問舞台監督(陳又新):「我們這個團為什麼老是這麼窮?」眾人在團長辦公室鬧成一團,阮英見狀,趕緊自後門溜走。才鬆一口氣,眼前又出現一位自稱是周慕爾(陳厚)的年輕男子,他滿臉笑容:「請你原諒我這樣冒昧……我是一個汽車司機,但我原來是幹戲劇的。為了吃飯,沒辦法,就當了銀行經理王伯成(馬力)的汽車伕。我寫了一個劇本,叫做特別快車,可以說是一個世紀的音樂舞蹈和文學的結晶品,我願意給你的薔薇劇團拿去排演,演出一定動人。」被追債的阮英起先很不耐煩,直到聽見「王伯成」三字,腦海浮現妙計……他以「考慮演出劇本」為餌,請慕爾將汽車開至後台小巷。追債人見到王伯成的車,以為他和王經理很有交情,阮英順水推舟,稱王伯成與李盈盈陷入熱戀,還寫了新劇本「特別快車」。「善意謊言」不僅暫時解除債務問題,大家還願意繼續出力支持由「王經理」捉刀的新作。
盈盈與伯成的緋聞引來劇團導演湯志超(吳家驤)不滿,兩人本是公認一對,如今女友琵琶別抱,惹得他到香閨興師問罪。不明就裡的盈盈遭志超一陣埋怨,心裡很不痛快,雙方不歡而散,志超也拒絕執導「特別快車」。新戲排練在即,阮英索性將錯就錯,讓慕爾以王伯成身份到劇團擔任導演,為兼顧車伕工作,每晚十點以後才能來排練場,團員以為王經理事業繁忙,也就不以為意。慕爾對音樂造詣頗深,外型瀟灑、溫文儒雅,盈盈對他好感日增。


王經理個性規矩耿直,因此當員工聽聞他著迷於歌舞女郎,都暗自取笑他「深藏不露」,伯成見大家態度有異,雖覺奇怪,卻也無心深究。隨著「緋聞」越傳越烈,王父(尤光照)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到歌舞團找盈盈談判,他直言兒子已與董事長姪女李小姐(顧媚)訂婚,為了他的前途著想,請兩人務必分手。盈盈直覺被侮辱,差點將王父作為補償的支票撕去,阮英趕緊一把搶下,再笑嘻嘻打圓場:「一切包在我身上!」慕爾晚間到歌舞團,盈盈怒氣未消,他急如熱鍋螞蟻。阮英明白慕爾吃悶虧,但為了「特別快車」能順利上映,也只能勸他忍耐。
李小姐得知未婚夫另結新歡,故意帶他到歌舞團欣賞盈盈演出。伯成對此向來興趣缺缺,頻頻打哈欠、擦眼鏡,真實反應看在未婚妻眼裡,卻是故作姿態,認定兩人定有不可告人的祕密。李小姐氣得乘計程車拂袖而去,伯成趕緊到巷子找汽車,未料竟碰上喝醉酒的志超。他拿刀子亂刺王經理坐車,伯成本想阻止,卻反被志超追殺,一路逃進後台,撞上躲在櫥櫃裡的慕爾……李小姐與王父也到此地,經阮英說出始末,這才真相大白。
伯成、李小姐重修舊好,王父同意將先前支票給盈盈的作為投資「薔薇歌舞團」的資本,慕爾也終於回歸真實身份。「特別快車」上演,果如慕爾預期賣座大好,歌舞團從此免受欠債之苦。

相關文章:
1.明星、畫家,兩段藝術人生…鍾情、楊林
2.一見鍾情小野貓…鍾情
3.消失的48小時!—「鍾情失蹤事件」從收藏簽名照談起
4.中廣「生活WII一下」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回顧
5.仙樂飄飄處處聞…姚敏
6.心靈之愛…徐訏原著〈盲戀〉
7.共享美麗時光…《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的美麗與哀愁》出版
8.影壇萬能奇人…王天林
9.歌唱片綠葉首選…金峰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6/23,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特別快車:鍾情、陳厚攜手主演,在當年創下頗佳票房的無憂無慮歌唱片
播放歌曲:〈特別快車〉插曲「多心病」姚莉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唱呀唱不停…〈特別快車〉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