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

【廣播】愛的最佳組合…〈彩雲飛〉


愛的最佳組合…〈彩雲飛〉
粟子

身體健壯、注重養生的鄧光榮(1946~2011)因心臟病突發驟逝,曾與他合作多部文藝經典的甄珍談起這位「最佳男友」,言談間除了難以置信的傷感,也包含許多銀幕內外的記憶。〈白屋之戀〉(1972)、〈彩雲飛〉(1973)、〈海鷗飛處〉(1975)裡愛得深刻,甄珍坦言兩人實際「完全不來電」,因為像鄧光榮這樣的男演員長得太帥,「我只喜歡醜的。」
「我的個性是較為外向的,由於興趣廣泛,不重小節,對於一切新奇的事物,全都想試它一試!」儘管學武出身、能踢善打,「長得太帥」的鄧光榮卻注定以「談情說愛」發光發熱。「製片人和導演都把我定了型,終於使我跳不出『文藝片』的圈圈。說句不好聽的話,這簡直跟有些女明星拍『脫戲』一樣,拍過一部,就一輩子當定了『脫星』!」回顧這段「軟性」經歷,作風「硬派」的鄧光榮總是心情複雜,既由此紅透國語影壇,也因日日詮釋和私下個性天差地遠的角色,不時感嘆煎熬。得知鄧光榮這番心路歷程,便更欽佩他在〈彩雲飛〉中「故作浪漫」的深情演出,畢竟真實生活裡的他熱愛打獵騎馬潛水,遠多過跑沙灘談戀愛……


製造浪漫
七0年代,瓊瑤原著的文藝愛情片已是票房保證,各公司紛紛以優厚條件購買版權,作品蘊含濃厚儒家思想的導演李行,也投入這場爭奪戰。最初屬意的《窗外》(1963)雖被搶先一步,導致〈女學生〉(未拍成)計畫半途中止,卻在瓊瑤建議下以四萬元港幣購入《彩雲飛》(1968)與《海鷗飛處》(1972)原著,開創甄珍、鄧光榮領銜的三廳電影先聲。有趣的是,這對紅透半邊天的最佳文藝組合,竟不是李行一開始的屬意人選—最初男女主角計畫由柯俊雄、蕭芳芳擔綱,但他們分別因檔期和學業問題婉拒,經過一番尋覓,最終選定甫合作〈白屋之戀〉的「學生王子」與「小淘氣」。
「我把書上的句子,用剪刀剪下來貼在稿紙上、絕對保持原味。」面對原著裡層層疊疊、詩意非常的浪漫語句,編劇張永祥陷入兩難—不改,怎麼拍;改了,失原味。聽到他的顧慮,李行當機立斷:「這就是『瓊瑤』,要改編她的作品就要保持她的原味,要不就不做。」於是他展開剪剪貼貼的改編之旅。原味呈現的〈彩雲飛〉上映時創下奇蹟式的賣座成績,不僅以高達308萬的票房收入穩居年度全台第六,更造就七0年代前期最受歡迎的銀幕情侶。


自我挑戰
「導演李行,將這部電影著重於刻畫兩種環境培養出不同性格的姊妹,一個柔順,對任何事都沒有意見;一個剛強,一開口就很有主見。前者像個影子,後者才是實實在在的女孩子。」資深影評黃仁分析〈彩雲飛〉劇情,點出故事重點就在甄珍分飾的一對姊妹—相貌相同的雙胞胎涵妮與小眉,嬰兒時就被分開扶養,直到涵妮因病過世,小眉才透過男主角得知逝去姊姊的存在。儘管已經入行多年且擁有影后頭銜(1971年憑〈緹縈〉獲亞洲影展最佳女主角),擅演青春少女的甄珍不諱言「演起來吃力」,並因為通告太過密集而數度病倒。精神肉體累得昏天暗地,她還是積極參與〈彩雲飛〉的後製工作,還破例撥空親自為飾演角色配音。整體而言,甄珍的表現可圈可點,特別是詮釋體弱憂鬱的涵妮,和她一貫活潑陽光的銀幕形象截然不同,揣摩更添難度。除利用髮型化妝穿著等輔助,甚至眼神語調動作等細微枝節也所設計,令有相同容貌的涵妮與小眉散發各自獨立的氣質。
相較甄珍在戲裡的挑戰,鄧光榮的難題則是在戲外—第一次和李行合作的他,直言曾嚇得「心裡怦怦跳」,因為早已耳聞導演拍戲時「嚴厲如暴君」,深恐會被修理。巧合的是,李行相中鄧光榮擔任男主角,唯一猶豫的就是他傳聞中血氣方剛的浪子個性,擔心因此耽誤拍攝工作。然而,鄧光榮與李行正式合作後,都認為「百聞不如一見」,雙方不只合作愉快,更建立真摯而綿長的友誼。
為搶在農曆新年黃金檔期推出,〈彩雲飛〉一路採「急行軍」的高速進度,史無前例瘋狂趕戲。即將殺青前夕,幕前幕後都拼得人仰馬翻,記者對此有生動的描述:「他們就像一群即將抵達終點的運動員一樣:雖然已經累得筋疲力竭,但仍咬緊牙關全力朝前衝刺。」所有通告都是早班接晚班再接早班,一路忙下來,掌控全局的李行竟也清瘦不少。欣賞文藝片的觀眾或許怎麼也想不到,畫面上愛得難分難捨的男女,現實卻被分秒必爭的檔期紅線壓迫,別說談戀愛,連話家常的時間都嫌浪費。


不只談情
「他是個極為尊重倫理傳統的人,對孝道尤其常懷在心,從他的家庭規範延伸到作品內涵,處處可見。」一如老搭檔張永祥對李行的貼切觀察,以固執著稱的他,總是一以貫之、秉持原則地處理手上題材。即使是談情說愛的瓊瑤電影,也滲入李導演的個人風格,像是特別強調人倫親情,即男主角雖會為爭取愛情頂撞父執,但最終還是要尋求雙親的認同。李行會使用較多篇幅解釋長輩為何持反對態度,以及兒女面對親情與愛情的衝撞、掙扎與妥協,使父母不只是「為反對而反對」的阻礙而已。
「若你手中的泡沫碎了,可以去找第二個,說不定第二個才是真正的珍珠。」〈彩雲飛〉中涵妮隱喻自己若不幸早逝,希望男友能再覓真愛的橋段,浪漫唯美之餘,包含對生命無常的感嘆及對未來的期許。也是李行,才能將瓊瑤電影拍得如此夢幻不失寫實。


十八歲時自二千人徵選會上脫穎而出,鄧光榮不僅憑校園電影〈學生王子〉(1964)踏入影壇,更開啟近半世紀的銀色生涯。來台拍攝〈白屋之戀〉前,已有不少拍國語片的邀約,但都被他拒絕:「因為粵語片拍得快,賺起錢來比較容易!」無奈好景不長,粵語市場在七0年代初沒落。鄧光榮自述,1970年是自己最倒楣的時候,事業不順、父親過世……所幸很快否極泰來,在國語片大展宏圖,成為一線文藝小生,每年主演超過十部類似題材的作品。鄧光榮在片中處處展現男孩子的朝氣,騎機車、跳舞甚至打架都帥氣十足。
談起這段「王子」生涯,他雖有埋怨,卻也有所獲得:「我承認文戲也有好處,那就是文戲較能發揮演技。」投資成功、生意順遂,中年的鄧光榮如願在戲裡當上黑道大哥,現實生活則常撥空到勒戒所教書,攜女探訪孤兒院、老人院。在這個世界做自己很難,在演藝圈做自己更難,鄧光榮卻能頂住各種看法,不論是王子還是浪子,這一生,他都堅持做貨真價實的自己。

參考資料:
1.謝鍾翔,「『風從哪裡來』、『路』是人走的 李行欲趁『彩雲飛』」,《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8月9日。
2.謝鍾翔,「星星點點 鄧光榮甄珍拍『彩雲飛』」,《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10月23日。
3.謝鍾翔,「彩雲飛排定黃金檔期 李行全力衝刺」,《聯合報》第八版,1972年12月19日。
4.王雅蘭,「甄珍憶鄧光榮 太帥不來電」,《Upaper》第二十版,2011年3月31日。
5.黃仁編,《行者影跡—李行‧電影‧五十年》,台北:時報文化,1999,頁176~177、365~366。


彩雲飛(The Young Ones)
導演:李行
原著:瓊瑤
編劇:張永祥
演員:甄珍、鄧光榮、紫蘭、曹健、葛香亭、傅碧輝、黃曼、韓甦、儀銘
出品:香港興發
首映時間:1973年
獲獎:第十一屆金馬獎最佳彩色影片美術設計(鄒志良)
附註:1973年台灣賣座第六名(308萬元)僅次於〈猛龍過江〉(897萬元)、〈唐山大兄〉(485萬元)、〈心有千千結〉(395萬元)、〈刺馬〉(320萬元)、〈四騎士〉(320萬元)。
劇情介紹:
青年孟雲樓(鄧光榮)自港來台就讀大學美術系,借住父親(葛香亭)好友楊子明(曹健)、雅筠(傅碧輝)家中,雙方一見如故。雲樓欲將禮物送給其獨生女涵妮(甄珍),楊母卻直接交給姪女翠薇(紫蘭),面露傷感道:「妳想她用得著嗎?」令始終未見到涵妮的雲樓頗感困惑。深夜,雲樓隱約聽見琴聲,靜靜觀察,才知是出自一位白衣女子,而她就是一直沒有現身的涵妮。雲樓早先就對涵妮充滿好奇,如今更驚訝於她的美麗與氣質,他不解楊家父母為何要將女兒「藏起來」,涵妮坦言有心臟宿疾必須靜養,雲樓聞言更添憐愛。兩人互有好感,相約每晚相見,在旁目睹的楊母十分擔心兩人會產生愛情。


雲樓像翠薇打探涵妮點滴,惹得她埋怨不已,楊母見狀,心中暗下決定。晚間,她約雲樓單獨談話,提及女兒病情,直言只有保持心理平靜才能延長有限的生命,希望涵妮「避免一切感情的困擾」,言下之意是要雲樓與她保持距離。琴聲響起,雲樓只能忍痛失約……一連數日,刻意晚歸的他難掩心緒混亂,意興闌珊離開迎新舞會,返家竟見到涵妮在樓梯間等待。雲樓再也無法壓抑內心情感,熱情向涵妮示愛,狂喜的她心臟不堪負荷,暈倒在男友懷中。
楊母對險些造成可怕後果的雲樓很不諒解,一度要求他搬出楊家。雲樓承諾願意一輩子不結婚守候這段愛情,聽在剛甦醒的涵妮耳裡自是萬分感動,央求父母務必讓他留下。此後,雲樓將所有空閒時間都留給涵妮,她也因此活潑開朗許多……兩人到海邊踏浪,涵妮捧起浪花激起的泡沫、有感而發:「若你手中的泡沫碎了,可以去找第二個,說不定第二個才是真正的珍珠。」
孟父來信指責好友為何讓生病的女兒與他健康的兒子戀愛,要求雲樓立刻回港,涵妮隱約感到氣氛不對,眾人只得對她善意隱瞞。數日後,傳來孟母(黃曼)重病的電報,雲樓決定返家一趟,未料母親根本沒事,他則被軟禁在家。雲樓擔心涵妮近乎發狂,甚至出言頂撞父親,母親不忍兒子為情痛苦,將護照交還雲樓,希望他能成熟處理此事。回到台灣,迎接雲樓的卻是涵妮過世的消息,其實她在男友離開當日就不堪打擊暈倒,就此離開人世。


一年過去,雲樓搬出楊家獨立生活,對涵妮念念不忘的他,繪製多幅以女友為主角的畫作。某日,雲樓在超級市場遇到一位外型與涵妮非常類似的女孩,他窮追不捨,對方反應冷淡:「你是不是聽過我唱歌?」留下歌廳名稱後即消失人海。雲樓循線找到歌廳,女孩略顯驚訝,她自稱叫唐小眉(甄珍),和父親同住台北,沒有喪失記憶、沒有雙胞姊妹,一切的一切都與涵妮不同。看了雲樓的畫作,小眉直說不可思議,因為畫中人就是自己!
「妳不該在這裡,歌廳裡沒有歌。」儘管雲樓這麼說,他還是天天到歌廳欣賞小眉演出,不知不覺間,小眉也對他產生特殊的感情。只是,雲樓的收入有限,無法負擔昂貴的門票,小眉表示可免費帶他入場,深情說:「我是唱給你一個人聽的,你不來,連一個人也沒有了!」雲樓認為此舉深深傷害他的尊嚴,一語不發離開。當晚,負氣的小眉接受一位事業有成的歌迷邢寬(儀銘)邀約,卻在舞廳遇見雲樓和翠薇……嫉妒的雲樓不明就裡污衊小眉不知檢點,大受打擊的她落淚離去,之後更做出辭去歌廳工作的決定。知悉內情的邢寬約雲樓見面,表示小眉是潔身自愛的女孩,他不該不分青紅皂白辱罵。隔日,雲樓赴醫院探往小眉住院的父親唐文謙(韓甦),小眉餘怒未消,對他十分冷淡。離開病房,雲樓向小眉告白,解釋並非將她視為涵妮的代替品,而是產生真正的愛情。


雲樓帶小眉到楊家拜訪,所有人都對她們的相似感到不可思議。楊母詢問小眉父親的姓名與她的生日,確認無誤,才娓娓道出涵妮、小眉這對雙胞胎姊妹的往事......二十多年前,楊母再次流產,醫生表示她已失去生育能力,此時夫妻倆聽到隔壁嬰兒的哭聲。原來雙胞胎母親難產過世,徵得生父同意後,便收養其中身體較弱的孩子,她就是涵妮。事過境遷,楊氏夫妻將對涵妮的愛延伸至小眉,安排她到自家公司上班,但小眉堅持要具備足夠技能時再任職,獨立自主的個性更得二老喜愛。
孟父不願兒子和歌女戀愛,趕來台灣興師問罪,先責備楊家未盡長輩職責放任雲樓墮落,又嘗試以金錢逼退唐家父女。然而,小眉對他的各種威脅利誘不為所動,堅持守護和雲樓的感情。孟父見她並非想像中愛慕虛榮的女孩,加上兒子誓言非她不娶,幾番考慮後答應兩人交往,成就美好姻緣。

相關文章:
1.泡沫與珍珠…〈彩雲飛〉
2.製造經典浪漫…瓊瑤原著〈彩雲飛〉
3.鄧麗君的電影情緣
4.瓊女郎…甄珍、陳德容
5.中廣「生活WII一下」最佳銀幕情侶…甄珍、鄧光榮
6.縱橫影壇的俏皮妞兒…甄珍
7.精心巧遇的三見鍾情…〈海鷗飛處〉
8.王子與浪子…鄧光榮
9.不只娃娃臉…鄧光榮、林志穎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3/15,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彩雲飛(1973):最佳銀幕情侶甄珍、鄧光榮攜手演繹瓊瑤筆下的愛情經典。
播放歌曲:電影〈彩雲飛〉主題曲(鄧麗君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愛的最佳組合…〈彩雲飛〉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