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9月14日 星期一

尤敏的影后運

尤敏的影后運

「當我端起杯子要喝的時候,又有攝記走過來,舉起相機說:『尤敏小姐,請妳拍一張照片好嗎?』於是只好放下杯子,擺個姿勢,拍、拍、拍,就把喝水的時間也拍了去!」1960年4月初,代表「電懋」赴東京參與第七屆亞洲影展的尤敏,出乎意料地憑〈家有喜事〉連莊影后,如日中天的事業與清新秀麗的氣質,使她成為會場上鋒頭最健的主角。
評審結果公布前,尤敏一度因舟車勞頓、氣候變化致使玉體違和,本以為「志在參加」(出發前,總經理鍾啟文特地「訓話」稱這次無論獎大獎小,作為亞洲電影協會成員就應當熱情出席),能夠趁空檔在飯店養神。沒想到,隨著確定再次封后,便再無好好睡好好吃甚至好好喝杯水的私人時間,慶功宴、歡迎酒會一場接一場,恭賀電話、記者訪問一個接一個,相片裡笑靨如花的尤敏,實際已瘦了一圈。這種疲於奔命的行程,即使回到香港仍不得閒,敬業的她難得哀哀訴苦:「我回來十一天,拍了七天的照片,病了兩天,還有大大小小的宴會應酬,真有點吃不消啊!」據記者觀察,眼前的尤敏雖有幾分憔悴,但心情倒是愉快,恰恰引證人逢喜事精神爽。



攤開第七屆亞洲影展獲獎名單,主要項目幾乎都由香港國語影壇囊括,包括:最佳影片〈後門〉、最佳女主角〈家有喜事〉尤敏、最佳導演〈家有喜事〉王天林、最佳編劇〈家有喜事〉汪榴照、最佳女配角〈母與女〉歐陽莎菲,堪稱對港產電影「驚人進步」的全面肯定。面對身為創始國與東道主的日本屢屢鎩羽,當地記者質問:「何以日本在這麼多作品竟然在歷屆亞洲影展中找不出一部最佳電影?」負責主持審查會的日籍主席今日出海(日本著名小說家、評論家、舞台演出家)含蓄答:「香港作品確有很多優點,這是日本應該多加觀摩的。不過,日本因為五月間要參加坎城國際影展,六月間又有柏林國際影展,所有的影展都不准提出已在其他影展上參加的作品,所以這屆亞洲影展,日本的作品看來就顯得不多。」白話是,當年日本影壇的軟硬體已穩居亞洲第一,如此「跳下來」與其他亞洲國家公平競爭,猶如大學生和高中生(香港)、中學生(韓國)、一群小學生(自由中國、馬來、印尼、菲律賓)同場較勁,與其勝之不武,倒不如挑戰更具競爭性的世界級殿堂。同一年,懷抱雄心壯志的跳級生「卲氏」也以〈倩女幽魂〉(李翰祥導演)報名坎城影展,儘管贏得「迷人的故事」、「精緻的彩色」、「優美的音樂」與「良好的演技」、「美貌迷惑了觀眾」等口頭讚譽,卻也使樂蒂失去角逐亞洲影后的機會。


如同所有的競賽影展,亞展每年都有得獎名單提前外流的小道消息,而且多與正式結果八九不離。對比之後的大獲全勝,「電懋」與「邵氏」代表團在出發前顯得異常低調:「我們大多數的(影劇記者)同行,都推測這次大概只有王引(〈後門〉男主角)能撈個什麼獎回來,對於其他不敢抱有奢望。」早先曾傳出鍾啟文力捧的丁皓,可能以一人分飾二角的〈母與女〉登上最佳女主角,但不久就被輿論淡忘,眼見香港女星就要退出亞洲影后的競賽場,沒想到最終還是落在「無心插柳」的尤敏身上!頒獎當日,這位準影后始終是現場開麥拉的焦點,當典禮主席堀久作將獎座交給她時,現場立刻爆出如雷掌聲。
蟬聯影后,尤敏依舊維持一貫實話實說的性格,坦言自己喜歡「〈玉女私情〉中那個不懂事的女孩」多些,絲毫沒有喜新忘舊的意思。停留東京期間,她不僅是媒體的最愛(有尤敏的地方就有記者)、受到日籍影人的熱烈款待,日活、大映、松竹、東和等電影公司老闆亦對她另眼相看。最難能可貴的是,一向保守主義盛行的日本娛樂圈,對尤敏一反常態地追捧與推崇,彷彿是他們夢想中的「理想典型」。審查會主席今日出海讚賞她「不但人漂亮、演技更漂亮」、「未來前途光芒萬丈」,曾近距離採訪的日籍記者更不諱言:「日本女星中能與尤敏在演技上爭衡的為數並不多。」一飛衝天的人氣也開啟她與日星寶田明合作「香港三部曲」(香港之戀、香港之星、香港‧東京‧夏威夷)的契機。


得獎除了優異的演技,時機與運氣同樣缺一不可,尤敏數度站在天時地利的一方,方能成為難能可貴的三度影后(兩度亞展+一度金馬)。慶功宴上,好友林翠、葉楓給尤敏熱情的貼臉祝賀,總是木訥收斂的她難得在公眾場合笑開懷。得獎固然是好事一樁,能如此輕鬆自在地和朋友們相聚,才使這份快樂加倍再加倍。

同時刊登:【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尤敏的影后運

相關文章:
1.內定私情…第六屆亞洲影展幕前幕後
2.尤敏的婚姻觀
3.尤敏沒有美國夢?
4.不只是玉女…尤敏、周慧敏
5.愛的跨國旅行…尤敏主演〈香港之星〉
6.玉女…尤敏‧名曲賞析
7.封底故事…尤敏賣雪櫃?
8.葛蘭錯愕、林黛驚喜…亞展影后爆冷秘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