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廣播】面同命異…丁皓主演〈喜相逢〉


面同命異…丁皓主演〈喜相逢〉
粟子

長相雷同的雙胞胎或陌生人始終是戲劇偏愛的「老梗」,不僅戲裡能整得其他人團團轉,製造無窮把A當B、將B視A的笑料,戲外亦可清晰對比演員分飾二角的演技,同時展現越見成熟的攝影合成技術。眾「假雙胞胎」中,最早可回溯三0年代的黑白有聲片〈姊妹花〉(1933),顧名思義,女主角胡蝶飾演自小離散的孿生女,一個純樸善良、一個虛榮驕縱。攝影師為當時最出色也是點子最多的董克毅,透過他的巧思設計,觀眾對兩個胡蝶演對手戲感到驚訝不已,成功為電影創造噱頭。
時序步入五、六0年代,林黛、李菁先後憑藉分飾二角的〈金蓮花〉(1957)、〈魚美人〉(1964)獲得亞洲影后殊榮,皆是挑戰面貌相同但個性命運截然不同的角色。不過,相較上述電影寫實甚或悲苦的劇情,擅長都會時裝片的「電懋」,將「假雙胞胎」運用至風格輕鬆諧趣的輕喜劇路線,讓暱稱「小情人」的丁皓在〈喜相逢〉(1960)中大玩角色錯置—賣花女錯闖富家豪宅、富家女誤入貧窮叢林……一路誤打誤撞,營造類似琳賽蘿涵(Lindsay Lohan)在成名作〈天生一對〉(The Parent Trap,1998)的雙面笑料。


理想投射
「在父權制上的電影片廠制度中,女性角色與女明星的製造經常是男創作者的慾望反映。但如果只建立電懋的電影中『女星多是尤物,男星多是失敗者』這種二元對立,又可能簡化了電影中呈現出來的更複雜的男性情結。」學者游靜分析「電懋」作品裡常見「期待敢於向封建家庭反抗的少爺救苦難女性離開困局」的劇情設計,認為與其創作團隊多為「從上海逃難到香港」的小資產階級文人身份關係密切。
也就是說,儘管電影是以女性為主軸,實際卻蘊含男性創作者對自身和社會的體悟與希冀,如同丁皓在〈喜相逢〉的角色—被養父母欺侮、被大流氓逼迫、被小流氓調戲、躲避警察追逐的賣花孤女……解藥就是機緣結識的理想男性(雷震飾演的善良富家少爺),用真情帶她逃出生天。只是,電影畢竟和現實不同,游靜坦言:「這些冀望,在急速被殖民化、資本主義化的香港社會如何能落實?哪一種男性才可在這個社會中拯救女性,又改變社會制度上的不仁不義呢?」答案雖是悲觀多於樂觀,但這份無法實現的缺憾,正是夢工廠存在的價值,一如〈喜相逢〉的英文片名「Dreams Come True」,至少夢想能在銀幕成真。
除將個人對社會的理想投射影片,〈喜相逢〉也顯露這群南來影人對南方(香港)在地文化的隔閡與幻想,學者黃愛玲寫到:「片中的丁皓一人分飾窮人家的賣花女和從舊金山回來的千金小姐,賣花女被誤認為千金小姐,出席眾多接風飯局,最有趣的是去到某同鄉會,全部都是穿長衫馬掛的老人,吃的是『野蠻』的蛇宴,背景傳來粵曲聲,真是百分百的外省人看廣東佬—exotic(異國情調)。」雖然定位為土生土長的賣花女,扮演她的丁皓無論口條舉止卻處處流露外省氣質,與在地文化貼合的粵語片相比,更凸顯兩者差異。


諷刺笑料
〈喜相逢〉將劇情重心擺在賣花女芳芳身上,她因容貌與彭家自海外歸國的貴客素芬相仿,陰錯陽差遭到誤認,從而被視為上賓款待,出入各式高檔場所。芳芳瞬間由怎做怎錯的窮人搖身成為人人吹捧的貴人,明明身心都是同一個,卻因外在條件的轉換,而有天差地別的待遇。電影的樂趣,就是利用「素芬外貌、芳芳內心」與「芳芳外貌、素芬內心」造成「我非我」的錯亂笑點,進而點出人們錦上添花、嫌貧愛富的誤謬。
首先,彭家上下見貴客心神不寧,自顧自誤會是精神疾病導致的短暫錯亂,特地找來極富盛名的醫師治療。芳芳經過一番不明就裡的檢查,得到「精神衰弱外加精神分裂」的診斷……此處本是藉「誤診」引發「眾人以為素芬有病」因而對她更加戒慎恐懼的情緒反差與詼諧反應,卻也何嘗不是對某些醫術不精的諷刺。只是,碰巧因為銀幕這頭的觀眾都知道芳芳沒病,這位「良醫」才成了搞笑的「庸醫」,否則難說不會像彭家人一樣,急著把偽裝素芬的「假小姐」芳芳送至精神病院?!其次,眾人為素芬舉辦歡迎會,拱在國外學習音樂的她高歌一曲,只見從頭到尾畏畏縮縮的芳芳自信滿滿起身,唱出優美但鄉土的中國小調……男士表情困惑問:「外國也唱這個?」自以為是的來客一派神氣答:「這才是高超的地方!」若知道眼前人不是富家女而是孤身飄零的賣花女,想必只會得到一個「土」字!
別於〈姊妹花〉、〈金蓮花〉強調貧富差異導致的「面同命異」,〈喜相逢〉將這層牢不可破的隔閡以幽默方式表現,有幾分「富人不過爾爾」的弦外之音。片末芳芳在素芬祝福下與富家子締結連理,以「喜相逢」結局體現賣花女的「美夢成真」,不合理的大團圓結尾,卻十分符合「電懋」娛樂至上的訴求。有趣的是,編劇易文並未嘗試解釋芳芳與素芬長相雷同的原因(最常見莫過自小失散的雙胞胎),而是將其歸為「巧合」。其他角色除讚嘆「長得像」,也無人深究箇中秘辛,畢竟〈喜相逢〉的重點在芳芳陰錯陽差的一番灰姑娘般的奇遇,而非糾葛難解的身世之謎。


雙面挑戰
關於丁皓的報導,多是強調她青春無敵、俏皮可愛甚至有幾分孩子氣的天然性情,演技部分倒是少見評論。回顧她在〈喜相逢〉的分飾二角,影評的讚美竟是「居然能分際得清楚」,明褒暗貶的文字看在丁皓眼裡或許會覺得嘔,因為她甚至為素芬不惜扮醜,深度眼鏡、大爆牙、口吃、老小姐姿態……如此犧牲已超出玉女範圍。其實,丁皓詮釋活潑少女時,常有過分誇張的問題,像是〈玉樓三鳳〉(1960)中,她明明是大人,卻老是活蹦亂跳、情緒高漲、任性胡鬧,彷彿不定性的小孩,尤其相對同片的李湄、王萊,更顯角色浮面。〈喜相逢〉前段芳芳誤入彭家的劇情也掉入類似窠臼,熱鬧之餘也顯紛亂,所幸不慍不火的「憂鬱小生」雷震穩住飄忽不定的女主角,使劇情在不偏離軌道的情況下,發揮丁皓詼諧嬉鬧的魅力。
「怎麼這兒的人專拿別人眼鏡兒?」比起同於丁皓銀幕形象(甚或本色)的芳芳,後段出現的素芬頗有令人驚豔(驚訝)的效果與笑點,只見被摘下深度近視眼鏡的她瞇著眼、不知所措,喜感可謂破表;被錯認識賣花女,接連被芳芳養母、彭家母親賞巴掌的無辜神情,更點燃爆笑神經……儘管只是配角,但比起觀眾熟悉的芳芳,素芬確是別具一格的嘗試與突破。放眼「電懋」一線女星,願意且能夠如此放得開的,左思右想,真只有丁皓。


據聞對丁皓非常看重的「電懋」總經理鍾啟文,一度想助愛將以另一齣分飾二角的〈母與女〉(1960)登上亞洲影后,熟料大獎落在志在陪榜的〈家有喜事〉(1959)尤敏身上,坦白說,她的鎩羽也是無可厚非。回顧五、六0年代影圈,丁皓確屬本色型演員,俏皮妞兒、頑皮少女、無憂村姑……雖有時誇張到欠真實,卻也覺得瑕不掩瑜。不可諱言,她的優點是怎麼演怎麼可愛,缺點亦是如此,強烈的個人特色使丁皓勿須也無機會琢磨演技,因為會找上她的都是同一類型。
作為「電懋」出品的丁皓電影,〈喜相逢〉充分展露都市輕喜劇的童話感—純潔善良的女孩傻有傻福、彬彬有禮的才俊有情有義,原本毫無交集的男女,因為一場相互扶助的冒險產生曖昧情愫,最終在有點阻礙卻又迅速迎刃而解的轉折下終成眷屬。「愛情真是奇妙的事情,看丁皓與雷震在片中的遭遇,就知道愛情也如花朵,必須在自然環境中,才能顯其嬌豔,吐其芬芳。」〈喜相逢〉電影本事的內文寫來詩意,也道破愛情題材百拍不厭的原因……因為她真是奇妙的事情。

參考資料:
1.本報訊,「丁皓的新片『喜相逢』」,《聯合報》第六版,1960年10月11日。
2.黃愛玲編,《國泰故事》增訂本,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9,頁6、115。


喜相逢(Dreams Come True)
導演:卜萬蒼
編劇:易文
演員:丁皓、雷震、劉恩甲、吳家驤、林靜、朱牧、沈重、高翔
出品:國際電影懋業有限公司
首映時間:1960年8月26日(香港)
插曲:三首。賣花歌、大場面、喜相逢
劇情簡介:
樂觀開朗的芳芳(丁皓)自小被養父母帶大,每日賣花挑起家計,仍不時遭養母毆打,混混小龍(沈重)時常調戲、流氓吳大寇(朱牧)不時需索保護費,令她既厭惡又恐懼。芳芳本想暫時不作生意,藉此逃避兩人糾纏,但養母(嘉玲)卻誤解她故意偷懶,狠心抽打咒罵,養父(劉恩甲)雖然愛護芳芳,卻是有心無力。養母氣憤難平,急急催促她換上乾淨洋裝,拎著裝滿鮮花的皮箱到碼頭做生意,揚言若無賺錢便不許回家。
芳芳向負責管理的警察苦苦哀求未果,趁輪船到港之便才混進管制區,她努力兜售鮮花,不慎撞上來此接船的青年彭西鴻(雷震)。花灑滿地,西鴻對眼前少女印象深刻,還來不及交談,她就為躲避警察逃跑。慌亂間,芳芳藏身彭家的豪華汽車,一不小心被反鎖在內。司機見她長得與貴客馮素芬(丁皓分飾)一模一樣,馬上通知在碼頭舉布條迎接的彭家老小,彭母(高翔)不由分說就向「馮小姐」道歉,西鴻明知芳芳並非來客,但基於對她的好奇與好感,索性將錯就錯,視為上賓款待。彭母見兒子對素芬友善,心底暗暗叫好……彭父長年在美經商,與馮家為世交此次馮小姐來港養病,他特別來信交代家人務必妥善照料,囑咐西鴻多多接近,期盼兩家結秦晉之好,以便請馮家協助度過事業難關。


芳芳半推半就進入彭家,瞥見小龍、大寇站在門口監視,表情因緊張而顯僵硬,四姑媽(林靜)以為「馮小姐」是精神衰弱才看來「不正常」,好意請她上樓休息。西鴻妹妹西美(張劍飛)透過鑰匙孔偷看,發現「馮小姐」正興奮地手舞足蹈,又笑又跳在地毯上打滾,完全摸不著頭腦……其實是芳芳從未見過如此富麗堂皇的房間,大開眼界之餘,更宛如來到天堂一般。不久,四姑媽請來梁醫生(吳家驤)為她看診,芳芳趕緊澄清自己沒病,仍被迫接受一堆檢查,得到精神衰弱加精神分裂的診斷。
西鴻為「馮小姐」送來行李,裡頭裝滿他代為購入的洋裝行頭。芳芳不解他為何幫忙隱瞞真相,西鴻坦言對她一見鍾情,得知芳芳身世遭遇更添愛憐。西鴻答應協助芳芳暫匿彭家,相談愉快的畫面,正巧被母親目睹,以為兒子與「馮小姐」進展快速,心中大喜。彭母趁機告知西鴻「父親生意即將失敗,需要請求馮家幫助」的祕密,他心想自己一手促成全家錯把馮京當馬涼,暗覺不妙!


晚間,芳芳受邀出席彭家為她舉辦的歡迎會,客人問起父兄近況,她自然一問三不知,西鴻只得以精神衰弱症替她圓場。席間,被指在外國學音樂的「馮小姐」被邀表演,芳芳以熟悉的中國小調應付過關,正接受掌聲時,卻見大寇、小龍守候在外,突然情緒激動。彭母以為「馮小姐」復發,梁醫師認定她病情嚴重,建議送至精神病院,倉皇失措的芳芳嚇得要跳窗逃走……千鈞一髮之際,西鴻及時攔住芳芳,答應會阻止母親,請她務必留下。
深夜,芳芳不慎按到呼叫鈴,傭人趕到後,她又堅稱自己沒事,大家直覺「馮小姐」犯病,直說要找梁醫師。芳芳文言大驚,情急跳窗逃走,無奈動作引起狗吠,家僕以為小偷闖入,全家上下亂成一團。西鴻第一時間找到躲在狗屋的芳芳,教她假裝夢遊,化解尷尬場面。邀約馮小姐的請帖如雪片般寄來,芳芳對「馮小姐」一無所知,許多時候答非所問,西鴻為免她露出馬腳,只得一一陪伴赴宴。一天過去,芳芳忙亂得粒米未進,餓得軟弱無力,西鴻不忍辛苦,帶她大快朵頤一番。朝夕相處,兩人感情更深,芳芳擔心身份揭穿後不為彭母接受,西鴻安慰稱母親最疼自己,應該不會反對交往。


西鴻收到電報,稱馮小姐本人改搭他船來港,抵達日期就是今天!芳芳擔心東窗事發,又想逃跑,西鴻勸她先冷靜琢磨,商量有無其他辦法。與此同時,養母氣憤女兒竟未返家,拉著丈夫到碼頭尋找……見到剛下船的素芬,一口咬定就是芳芳,養母二話不說將她的眼鏡拔下、打一巴掌,素芬來不及開口,就被芳芳父母拉走。回到芳芳家,又莫名其妙被拳打腳踢,直到用護照證明自己身份,兩人才知弄錯,堆滿笑臉將她送回彭家。行前,一行遇到正趕回家的芳芳,養母兇狠稱回來要給她好看!同一時間,氣憤芳芳避不見面的大寇,致電告知彭母假扮一事。正感困惑,恰巧芳芳養父母帶著素芬前來,彭母直覺此人是來敲詐,盛怒之下惡言相向,馮小姐再遭錯認,無助又無奈。西鴻猜知其中蹊蹺,請母親善待馮小姐一行,再找芳芳當面澄清誤會,素芬的身份才得確認。
此時,又收到彭父電報,內容指公司危機已獲改善,馮小姐來港並非有病,而是為與愛人結婚,叮囑家人竭力協助籌備婚事。素芬對錯認之事不以為意,還請求彭母務必答應西鴻與芳芳交往,期待有情人終成眷屬。面貌神似的素芬與芳芳,都找到屬於自己的真愛,不只兩人「喜相逢」,也祝眾人都能與心中所愛「喜相逢」。


相關文章:
1.花樣少女…丁皓、Ella
2.看丁皓遊戲人間
3.丁皓的一段情
4.小情人的如戲人生…丁皓
5.小情人…丁皓‧名曲賞析
6.玉女婚姻路…丁皓、葉蘊儀
7.賣花女的美夢成真…丁皓作品〈喜相逢〉
8.門戶不對的兩代愛情…〈母與女〉
9.南腔北調的跨域愛情…〈南北和〉
10.都會女子的相依友情…〈玉樓三鳳〉
11.共享美麗時光…《愛戀老電影—五、六0年代香江女星的美麗與哀愁》出版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點選06/14,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
節目摘要:【經典電影回顧】喜相逢(1960):「小情人」丁皓挑戰一人分飾二角的輕鬆都會喜劇。
播放歌曲:〈喜相逢〉插曲「賣花歌」丁皓演唱

本文同時刊登於「戀上老電影…粟子的文字與蒐藏」新聞台
文章網址:面同命異…丁皓主演〈喜相逢〉
該處有更多粟子的電影文章可以欣賞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