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15年10月23日 星期五

葛蘭是大頭仔?

葛蘭是大頭仔?

演藝圈向來「廣結善緣」,舉凡災難捐助、弱勢勸募、人道關懷都因為他們的登高一呼而廣為人知,迅速發揮推己及人的擴散效應。在沒有電視直播的半世紀前,則採取售票式的現場登台募款,明星們不計酬勞通宵準備、載歌載舞,甚至犧牲色相誇張搞笑,稱得上出錢出力、煞費苦心。類似義舉中,以1961年2月由電懋為首的電影工作者發起的香港濟貧運動「萬花迎春」陣容最是浩大,不僅有精心設計的歌唱、短劇、舞蹈、相聲、口技、服裝秀等表演,更動員公司一線紅星傾力參與。只見才華洋溢的葛蘭,一會兒著旗袍演唱、一會兒穿洋裝作戲、一會兒又戴上大頭仔頭套演兒童劇,台前台後忙得不可開交,恰恰是能者多勞的最佳例證。
「萬花迎春」分別在港九的皇后、樂宮兩間戲院演出,節目共十七個單元,類型包山包海、豐富多元,有幸觀賞的娛樂記者形容現場笑聲掌聲不斷:「觀眾不愁沒有胃口,你祇要坐下來,便捨不得半途而廢,除非是等到散場,那時你覺得興有未盡,但不得不快快離場。」為了增添義演的可看性,片約繁忙的明星特別抽空排練舞台劇,由於劇本精煉、演員精彩,不僅博得滿堂彩,新鮮有趣的題材亦被相中改編成電影,稍後上映的賣座片〈南北和〉(1961)便是源於「萬花迎春」裡的同名短篇小品。

相較可見到明星真面目的節目,特別為小朋友安排的「大頭仔」顯得格外「暴殄天物」─林翠、葛蘭、秦羽、丁皓、蘇鳳、方華、丁櫻等七位影星一律頂著全罩式孩童面具上場,遑論誰是誰,連誰有沒有上場都說不準!據設計此節目的岳楓導演表示,選擇讓擅長面部表情作戲的群星遮住整張臉,就是希望演員們能用大動作和聲音展現每位頑童的「童心」,達到老少咸宜的目的。有趣的是,在眾人都使用誇張肢體與宏亮童音的情況下,觀眾根本分不出誰是誰,「滿腹玄虛」的記者同樣摸不著頭腦:「本來應該指明這幾幅圖片裡的人物,但當明星們摘下面具,鞠躬謝幕時,記者沒搶到那個鏡頭。」因此這些大頭仔姐姐的真實身份「從頭到尾」是個謎。
不同於影星渾身包緊緊的「大頭仔」,由「雄獅」喬宏與「豔星」丁好主演的默劇「海灘春色」則是清涼無比的泳裝風情。故事描述少女(丁好)對壯碩帥氣的救生員(喬宏)一見鍾情,為了爭取他的注意,假意溺水暈倒,救生員稱職相救,如願以償的少女把握機會「面帶微笑胡亂撫摸」(報導圖說原文)。不一會兒,少女故技重施,這次出現的卻是外型平庸肥胖的救生員劉二哥(劉恩甲),他秉持慈悲為懷的善意相救,反遭存心不良的少女一把推開,惹得一陣哄堂大笑。娛樂效果十足的喬宏被摸與劉恩甲被拒,再次印證「人就是貌相」的不變真諦。

票房紅星輪番登場,令人好奇哪位足以能扛起壓軸重任?答案既非又唱又跳又演的葛蘭、也非一直展現壯碩肌肉的喬宏(除了「海灘春色」脫,也在「人猿泰山」露),而是當時已處於半退休狀態的「一代妖姬」白光。風韻猶存的她悠悠唱著名曲「何處是兒家」,雖不似青春女星那般活潑俏皮,卻有收服全場目光的魅力,以如此傳奇巨星擔綱最後一棒,相信是台上台下零爭議的決定。


相關文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粟子著作×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