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2021年6月17日 星期四

周曼華的故事─正派開朗的優雅典型,冬瓜美人「不計較、認命、樂觀、大方」的陽光人生

 紅極一時的「冬瓜美人」周曼華(1922~2013),十歲進入歌舞團任兒童角色,團體生活養成禮貌周到、爽朗親切的性格,即使走紅仍不改初衷。早年顛沛流離的生活,也讓她將未雨綢繆的在茲在茲,時隔數十年還不忘母親的寓言故事──相士指富翁有日會行乞度日,富翁不信,某日只穿夏季短衫的他被一陣旋風捲至外地,富翁身無分文,落魄淪為乞丐。說到這,周曼華搖了搖自己日日配戴的金手環,笑言這正是「一陣旋風」來時的應對之道。生在亂世,她面臨的豈止一陣突如其來的驟變,由上海、香港輾轉來台,因此格外珍惜今日的太平時光。
1940、1950年代為周曼華電影事業的黃金時期,國語影壇地位數一數二,尤其擅長詮釋賢淑聰慧、有主見的妙齡少女或青春少婦,奠定溫柔敦厚的銀幕形象。水銀燈外,儘管曾經歷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卻能在感情破裂時當機立斷,再於中年結識年貌相當、興趣相投的伴侶,家居恬淡幸福。與周曼華見面時,始終開朗的她只有在談到早逝丈夫時流露落寞神情,感嘆另一半走得太早,讓自己提早面對孤獨。所幸自怨自艾的傷痛只是短暫,周曼華在親友陪伴與自我調適下逐漸恢復生氣,寬心享受自由自在的晚年時光。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6月15日 星期二

「古典美人」樂蒂31年人生中,唯一一次台灣行(1968.05.02~05.09);可惜她來了1個禮拜、病了5天

自樂蒂加盟「邵氏」,即時常有訪台消息,無奈都是空歡喜。多年的約定終於在1968年5月2日達成,樂蒂與好友影星翁木蘭結伴,單純前來度假,是她唯一一次台灣行。樂蒂此次來訪受到極熱烈的歡迎,報紙每日倒數計時,不只因為觀眾期盼太久,也顯示她在國語影壇的巨星地位。有趣的是,無論樂蒂本人或記者都稱「第一次回到祖國╱自由中國」,想當然是國共政治對立下的時代產物。旅行期間,樂蒂數次接受平面與電視媒體專訪,她似乎是不擅打太極拳的直腸子,工作、家庭到有意迴避的婚姻,所有問題皆誠懇以告。
飛機抵達前,機場前後已擠滿影迷,降落後,航警更得將玻璃門上鎖,防止秩序混亂,隔著重重人牆、從縫隙看見她的女學生驚嘆:「比電影上的樂蒂還要美!」記者難得使出文學手筆,鉅細靡遺記述她踏出機艙的那一刻:「樂蒂穿著淡黃色的洋裝、淡黃的耳墜、淡黃的高跟鞋,隆起的髮型上還有一支淡黃的胡蝶結。配上松山機場背後的翠綠山巒,在襯上蔚藍天空,樂蒂的這身打扮,加上她那瘦削卻勻稱的身段,顯得更突出。」由於迎接人數超過預估,記者會場地由原先的機場接待室轉往圓山飯店,經過近1小時折騰,才確定在國賓飯店12層的摘星樓舉行……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6月13日 星期日

王丹鳳的故事─從小影迷蛻變為「1950年代最美中國女明星」,挨過文革、重獲新生

「我是從一個影迷,走上演員的道路。我很喜歡看電影,小時候,哪怕什麼都要省下來,(就為)去看電影,家裡貼滿了電影明星的照片。」2005年,王丹鳳(1924~2018)接受電視台訪問,談起少女路上巧遇偶像周璇,自稱就像得到什麼寶貝似的,興奮之情宛如昨日。儘管堅持不露面,聲音卻是宏亮爽朗,不難想像她眉飛色舞的模樣。
與陳燕燕相仿,王丹鳳自幼就對電影產生極大興趣,不只愛看,更打聽與影圈相關的任何訊息。外型條件加上滿滿的熱情,十六歲即躍升銀幕,以〈新漁光曲〉(1941)蜚聲影壇。回顧年輕時快速崛起的幸運,王丹鳳顯得格外謙遜,坦言自己當時什麼都不懂,只是遵循導演的指示哭笑。
「我想只有深入生活,才能瞭解人物的思想情感。」回顧〈護士日記〉(1957)中深深烙印觀眾記憶的白衣天使,王丹鳳沒有丁點高深莫測,只有一分耕耘的樸實簡單。閱讀資料時也發現,不是科班出身、不懂表演理論,似乎是她很在意的遺憾,因此無論參與電影或話劇,總是盡己之能、努力以赴。長達40年的演藝生涯,雖然口口聲聲「從沒哪個角色演得最好」,實際卻透過不斷的觀察學習、反省累積,由明星蛻變為表演藝術家。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6月11日 星期五

邵氏版〈梁山伯與祝英台〉(梁祝)在台灣爆紅後,掀起的「凌波奇蹟」與「波迷奇緣」

1963年由樂蒂、凌波主演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瘋魔台灣,根據媽媽的記憶,當時只要有收音機的地方,都在播放梁祝的歌曲,任何人都能朗朗上口。就在全台灣都已經徹底瘋狂的時候,我的外婆才在朋友的大力推薦下,勉為其難的去看了「第一次」的梁祝,哪知道從此以後她就成為凌波的忠實影迷,每天下班一定拿著便當去看不知第幾次的梁祝!之後外婆開始參加南部地區的「波迷俱樂部」,東奔西跑的聯繫會務,認真的討論凌波的未來,她自己還坐火車到台北參加波迷大會,並且在經濟不太寬裕的情況下,盡可能的收藏凌波的照片和雜誌,這些事跡讓我無法和現在凡是節儉、小心到家的外婆連在一起
現在提到「追星族」這個名詞,大家一定都會聯想到騎著摩托車瘋狂追逐、拿著自製歡迎版在機場入境大廳呼喊,或在舞台下嘶吼「我愛你」的年輕人,有誰想過自己的外婆也曾是其中的一員,喜歡一個明星到入迷的地步。我的外婆是一個性格內斂又保守的人,對每件事情都「N思而行」,可是在我喜歡上黃梅調之後,才發覺原來她也曾是一個瘋狂的追星族……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6月9日 星期三

小野貓─鍾情的「復出啟示」:當票房靈藥變毒藥,如何轉念重生為良藥?

「截至1960年底為止,這以前的鍾情的生命史,其實就是一部『傳奇』!她的聰明,她的氣魄,是為圈內人所樂道的。可惜的是,她的聰明未免有時用錯了地方,魄力也用錯了地方,恰恰又遇到突如其來的影業的風浪,一下子幾乎被淹沒了!」第36期《銀河畫報》(1961.02)刊載一則名為〈寄語鍾情珍重千萬〉的報導,文中概述鍾情(1932~)跌宕起伏的演藝生涯,與她嘗試以自製電影〈何月兒傳奇〉(上映時更名:妖女何月兒)重返銀幕的心境轉折。短短幾年,鍾情歷經由二線瞬間衝上雲端、兵敗山倒墜落深淵,再從谷底沉潛翻身的戲劇性發展,樓起樓塌活生生在眼前上演,票房靈藥與毒藥的差距原在觀眾的一念之間。
「鍾情能否創造出第二個黃金時代?」認識鍾情甚久的影劇記者凌行素坦言是「目前很難斷定」的問題,實在是「桃花一夢」來得太快太猛太猝不及防,一人一生遇上一次已是「傳奇」,慢說是第二次……。人生難免有高有低,只是如鍾情這般「高到天堂頂、低至地獄底」的卻是相當罕見,面對這段令人有些難以消受的「幸運」,她在深思熟慮後,選擇以成熟謹慎的態度復出,為的不只是自身理想,也是給愛護她的朋友、喜愛她的影迷一個「我很好」的寬慰。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6月7日 星期一

黃河的故事─影壇「標準處男」、「好男人」的專情與癡情、愛財與遭欺、潦倒與中大獎

「了不起控告我好了!大不了賠償損失!」一向溫良恭儉、文質彬彬的好好先生黃河(1919~2008)難得在〈日月潭之戀〉(1956)拍攝現場發飆,不顧與電影公司反目的風險,堅持離台返港追愛。製片黃卓漢見他失魂落魄,決定成人之美,盡力加快進度「讓他去瘋」,話雖如此,眾人卻早已看穿「黃河追不到紅線女」的殘酷事實。時隔數月,火燙癡心瞬間降至冰點,寫滿愛語的情信被痛苦懊悔的「絕命書」取代。「我為了清除她對我的掛慮,不顧一切的給她去信……當時經過了不少的困難,我總算趕回來了。」黃河細數與紅線女的來往,深情歷歷在目,無奈流水無情,再愛再恨再難捨,都只能劃下句點。為了這段「不知有無開始」的愛,黃河一度失去活的勇氣,所幸及時搶救挽回性命。
不同於許多私生活多采多姿的同行公子哥兒,黃河三十好幾仍打光棍,不愛入跳舞場,無不良嗜好,被譽為影圈的「標準處男」,唯一愛看存簿數字直線上升,是比嚴俊還「猶太」的「老猶太」。黃河演技穩當,特別擅長正派老實人,與成熟女星搭檔也稱登對,是製片家最偏愛的藥中甘草。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6月5日 星期六

為藝術犧牲:中國影壇第一位因拍片殞命的女明星─19歲的楊柳青;民國24年的女明星私生活小統計

翻閱民國24年出版的《電聲電影圖畫週刊─胡蝶潘有聲結婚特輯》,除了鉅細靡遺且帶有粉色意味的胡蝶結婚始末,也意外發現一則當年視為平常、今日肯定罕見的聳動小統計。報導標題名為「女明星的婚姻與性生活、死與活、情人與孩子」,羅列影史截至當下(民國24年)為止的「已死亡者」、「自殺者」、「死於拍戲工作者」、「辦過緩刑者」、「正式舉行婚禮者」、「有丈夫者」、「今年與人同居而未經公開者」、「今年生育者」、「曾離婚者」、「曾經解除婚約者」、「嫁給導演先生者」、「做過影片公司老闆娘者」等女星姓名,雖說都是實情,但如此條理清晰的分類與白紙黑字的記錄,仍然顯得直白。
時隔80年,當時影迷「一看標題姓名即知背後故事」的常識,已成為難度頗高的久遠歷史,譬如「死於拍戲工作」的蒲驚鴻,網路上關於她的介紹只有一句「上海灘歌舞皇后」;另一位芳齡19即香消玉殞的楊柳青,則是因拍攝戰爭場面時的「真槍真彈」烏龍槍擊身亡。
作為中國影壇為藝術「犧牲」的先驅,楊柳青的死正是小疏失釀大禍的例證,不僅開槍士兵行為離譜,劇組也未盡督導與提醒責任,以致眾人眼睜睜地看著女主角「白白送死」。楊柳青過世同日,好友謝青萍自上海寄來的問候信剛好送達,內容敘述從報紙上得知〈孤軍〉劇組有人遭遇不幸(他猜測是同片另一位女演員),叮囑她注意身體、小心安全……無奈,她已再也看不到朋友這番善意的提醒。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6月3日 星期四

影壇玉女─尤敏「不作美國夢」、「結婚即息影」的踏實性情

1958年,與「邵氏」合約進入尾聲的尤敏,放長假赴美遊歷半年,途中免不了與美國影圈人士餐敘,也獲得不少矚目與好評,揚名世界的契機並非遙不可及。面對各種試探和邀約,她卻欠缺進軍好萊塢、挑戰百老匯的高度企圖心(更正確地說,是沒有不顧一切爭取到底的意志)。未幾,美籍日裔女星梅木三吉擔綱原本一度屬意尤敏演出的電影〈Flower Drum Song〉(中譯:花鼓舞,1961)角色,不少人為此感嘆她錯失大好良機。相形之下,身為當事人的尤敏顯得淡定泰然,一如母親對她個性的形容:「我的女兒有一個優點,什麼是在未做之前,先考慮它的失敗可能性。」於是,無論天上掉下多棒的禮物,都會先打上幾個問號;因此,即使「美國夢」再好再誘人,空中樓閣也難勝踏踏實實的「香港生活」。
對尤敏而言,儘管這趟「美國行」沒有帶來晉升好萊塢的光環,但肯定不失為一次收穫豐盛的旅程。之後的她,不僅憑藉〈玉女私情〉、〈家有喜事〉連續兩年亞洲影后,更成為極少數跨足東洋影壇的華人影星,回顧不強求的「美國夢」,恰恰印證塞翁失馬的真諦。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6月1日 星期二

上官雲珠的故事─孤獨而燦爛的反派女星,執著於戲劇、致力於改造,最終不敵文革摧殘離世

 「演到弱女人的辛酸時,她(上官雲珠)曾在片場上放聲痛哭,失去了控制。這便是上海式傳奇,當一堆沙子變成了金子,誰都知道它們經過了怎樣的烈火。」陳丹燕,《上海紅顏遺事》,頁10。
1940年代紅極一時的反派女星上官雲珠(1920~1968),擁有極高的表演天賦,對演藝事業傾心盡力的付出,留下百變多樣的銀幕形象。熱中五光十色的戲劇表演,卻也嚮往平靜安穩的家庭生活,談過幾段轟轟烈烈的圈內戀愛,於中年罹癌又碰上文革迫害,是所處世代的傳奇人物……上官雲珠有過婚姻、有過子女,兜兜轉轉,受文革迫害至死的她,離世時不過48歲。上官雲珠的美麗與孤獨,全然象徵著一個世代的美好與完結。
儘管在銀幕煙視媚行,朋友眼中的上官雲珠倒是爽朗直率,當然也有幾分都市小姐的虛榮和嬌氣,卻不令人反感。作為一位演員,無論是自己熟悉或陌生的人物,上官雲珠總是盡心盡力把握每個機會。畢竟自十幾歲開始,她就以當明星為唯一目標,只要能演戲,付出一切也在所不辭。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

2021年5月30日 星期日

朱纓,美麗的缺憾─因情感挫折與精神隱患而凋零的女星,知名旅法畫家趙無極的第二任妻子

「美琴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可惜紅顏薄命,追求她的人沒有一個是真心的。」顧媚在回憶錄《從破曉到黃昏》(香港:三聯,2006)談及許多影壇舊識,和她感情最深也最多遺憾的,正是小學有同窗之誼、本名陳美琴的影星朱纓(1928~1972)。如同顧媚的記憶,朱纓留給觀眾的印象正是令人驚豔的「美麗」,但也僅止此,擁有極佳條件的她,從未憑著優勢走紅。
兜兜轉轉,事業愛情的坎坷在遇上旅法知名畫家趙無極時否極泰來,相戀三個月閃電結婚,幸福的愉悅取代長年的愁緒,精神困擾不藥而癒。遺憾的是,心底隱藏的缺陷卻在不久爆發,即使「異常美滿」的婚姻也無法彌補,最終傳出在巴黎自殺的噩耗。時至今日,或許記得朱纓的人不多,但只要記得的都不免嘆息……

相關文章:
(繼續閱讀...)